叶剑波:杜少卿散财咋不为夫人考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8 次 更新时间:2014-05-21 13:16

进入专题: 儒林外史   杜少卿  

叶剑波  

踽踽独行于荒漠,一抹绿色让人倍感欣慰;习惯长夜寂静,一声清脆鸟啼凭窗而入,令人怦然心动;或者雪夜无边际的密林中跋涉,找不到前方驿站,一座林间小屋远远地送来几点暖色灯光,刹时眼前一亮。《儒林外史》读到杜少卿时即有此感,杜为吴敬梓笔下为数不多几个正面形象之一。

作者用书中高先生不屑的口吻,正话反说,将杜刻画得十分到位:“这少卿是他杜家第一个败类!他家祖上几十代行医,广积阴德,家里也挣了许多田产。到了他家殿元公,发达了去,虽做了几十年官,却不会寻一个钱来家。到他父亲,还有本事中个进士,做一任太守,——已经是个呆子了:做官的时候,全不晓得敬重上司,只是一味希图着百姓说好;又逐日讲那些‘敦孝弟,劝农桑’的呆话。这些话是教养题目文章里的词藻,他竟拿着当了真,惹得上司不喜欢,把个官弄掉了。他这儿子就更胡说,混穿混吃,和尚、道士、工匠、花子,都拉着相与,却不肯相与一个正经人!不到十年内,把六七万银子弄的精光。天长县站不住,搬在南京城里,日日携着乃眷上酒馆吃酒,手里拿着一个铜盏子,就像讨饭的一般。不想他家竟出了这样子弟!学生在家里,往常教子侄们读书,就以他为戒。每人读书的桌子上写一纸条贴着,上面写道:‘不可学天长杜仪’!”

不管水怎么浑浊,总有几个看的明白人,迟衡山就是一个,他反驳高先生:“方才高老先生这些话,分明是骂少卿,不想倒替少卿添了许多身份。众位先生,少卿是自古及今难得的一个奇人!”

关于杜之为人,仰慕归仰慕,倘身体力行,只能望洋兴叹。首先你须有足够财力支撑,起码和杜一样,有祖上遗产。我等前世积德不多,今生怎敢奢望那样的福分?若学杜的样,得先为财而劳碌,有一定财力,再向世人展示和杜一样不屑功名利禄,那时才有说服力。当底气不足以这么做时,还是低调好。我们就暂不谈功利,只谈男女,那是我等有条件涉入的。

有人问:对于本可在天长状元第里杜少奶奶、杜太太、杜老太太一直养尊处优地做下去,却不得不与丈夫一起卜居他乡,诸事躬亲操劳的杜夫人,杜少卿是否抱有愧意,并因之心生悔意呢?这涉及男女平等问题。即便尚无杜有一笔可挥霍的家产,已婚男子是否可以独来独往,不为小家庭“远大前程”打出一片天地,让自己内人向奶奶、太太、老太太方向发展?杜少卿也一样,他不是单身,有家小,自己可以放弃本该享有的东西,但他有何权力自作主张,替自己夫人做决断?让夫人和他一样过节衣缩食的生活?尤其女人尚无任何自主权力,只能依附男人而存在的社会,作为像杜少卿这样的男人更需为女人多考虑。

这问题似乎女人问答比较合适,就这问题,笔者内人讲了一个故事:有一对夫妻,男人事业有成,且越来越好。他们有个孩子,家庭条件相当不错,一切风调雨顺,晴空万里。日子稳稳当当过了很久,两人一直相安无事。男人除经常出差,待女人也不错,女人持家也无太多牵挂。但一件始料不及的事故发生了,女人无意中发现男人有外遇。仅外遇,这年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之理?这情有可原,无法原谅的是她一直信任的老公居然在外有几个,甚至还有孩子!这对她而言简直晴空霹雳。她当即提出离婚,毅然带着孩子另谋出路,在苦苦挣扎中总算有份稳定工作,最终找到一个可靠男人又重组家庭。相比下,她如不这样,日子会好很多,前夫外虽有人,毕竟对她不差,其后建立的新家庭物质上显然远远不及,就和杜夫人一样再没有养尊处优的生活,但她义无反顾。

相形之下易卜生笔下娜拉似乎浪漫了,丈夫没外遇,仅仅虚假伪善势利导致她情感幻灭,她和上面故事中女主人公做同样选择,放弃一个众人认为好的生活,选择一个差的,娜拉出走了。这是怎么呢?有人大惑不解:有养尊处优就行,何苦与自己过不去?肖伯纳说,让人们受到束缚比让他们摆脱这种束缚更容易,只要这种束缚会带来利益。中产阶级女人之所以依恋她受到的束缚,是因为她在依恋本阶级的特权。若是摆脱男人的束缚,她就必须为谋生而工作。故事中女主人公和娜拉都是为数不多的女性,她们对幸福的定位不是依据生活的舒适度,社会地位高低,她们有心灵的尺度。西蒙波娃在她的《第二性别》中谈到,除了天生的生理性别,女性的所有“女性”特征都是社会造成的。男性亦然。西蒙波娃说:“对于绝大部分女人来说,她们仍处在受支配地位。由此可见,女人在看待自己和作出选择时,不是根据她的真实本性,而是根据男人对她的规定。所以,我们必须首先去继续描述男人所梦想的女人,因为她在男人心目中仿佛是怎样的,对于她的现实处境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当观念尚未与社会同步升级,妇女即使因经济地位与男人接近平等获得相对独立,仍不能视为解放。整个社会仍遗留着男人主宰家庭的观念,个别优秀妇女付出比男人更多努力,获得相对独立后常常无法被男人接受,男人更希望另一半比自己弱势,这就决定了妇女仍会长期处于弱势而无法改变。妇女解放更本质要素纯属观念,那是社会文明程度标志,只有在观念上不再视为弱势,妇女才真正站立起来。但从自然属性决定要素考虑,妇女弱势带有天然合理性,真正从解放角度而言不是执意去破坏这一合理性,而是在顺应的前提下适度改良。就业、受教育和分配上充分体现一个社会将妇女作为弱势给予保护,更重要地是从家庭职能上进一步改变现状,家庭除了性爱和亲情体验外,其他诸如教育、抚养后代等经济职能让位与社会福利保障,女人方能在男人支配的社会中彻底解放。由此而言,当这一条件尚不具备时,大多数女性个性特征仍会长期被男性为主导的社会所决定的,于是她们理所当然会质问杜少卿:为何无视杜夫人的生存,自作主张放弃她本该享有的一切,这问题的提法从实而言,符合她们心理。大多数女性对物质生活依从,放弃了真实的情感需求,甚至彻底放弃独立的自我,在一个唯利是图丧失方向感的社会中,笑贫不笑娼再自然不过了。杜少卿的夫人如何看待呢?书中没说,但从杜少卿对女性的态度来看,从另一面可以推出杜夫人的感受。

在一个女性完全依附男性社会中,杜少卿可谓男女平等主张之先驱,坚持一夫妻制。当友人建议他纳妾时,他说:“岂不闻晏子云:‘今虽老而丑,我固及见其姣且好也。’况且娶妾的事,小弟觉得最伤天理。天下不过是这些人,一个人占了几个妇人,天下必有几个无妻之客。小弟为朝廷立法:人生须四十无子,方许娶一妾;此妾如不生子,便遣别嫁。是这等样,天下无妻子的人或者也少几个。也是培补元气之一端。”四十无子方许娶妾,在“无后为大”社会观念下,有此见地,已属相当不易。

从杜少卿如何欣赏沈琼枝也看出他对待女性那份心细,及对夫人的尊重。沈琼枝从骗婚的盐商家逃往南京,以“精工顾绣,写扇作诗”自谋生计。可能租金低廉考虑,沈琼枝选的住处附近多为妓女出没,杜少卿从沈琼枝对恶少们怒骂中,方识其为女中之杰,决意拜访。拿定主意时,天色已晚,“正字兄,方才所说,今日已迟了,明日在舍间早饭后,同去走走。”时间选早饭后,而且不是一人独去,可见为女子名节着想。当沈琼枝得知杜夫人同在南京后,方前往拜谒夫人,细说心事,问“夫人可能救我?”杜少卿听罢赞叹:“盐商富贵奢华,多少士大夫见了就消魂夺魄;你一个弱女子,视如土芥,这就可敬的极了!但他必要追踪,你这祸事不远。却也无甚大害。”扶弱济贫,侠骨柔肠,杜少卿如此豪气,又把握男女分寸,至于杜夫人如何感受,自不必细说。

尤其与杜夫人同游山水那段,更可看出杜少卿“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专情、豪迈和浪漫。“这日杜少卿大醉了,竟携着娘子的手,出了园门,一手拿着金杯,大笑着,在清凉山冈子上走了一里多路。背后三四个妇女嘻嘻笑笑跟着,两边看的人目眩神摇,不敢仰视。”如此之景,杜夫人难道不幸福吗?当被举荐进京出仕,他百般推辞,最后不得不装病耍小花招,他对夫人这么说:“放着南京这样好顽的所在,留着我在家,春天秋天,同你出去看花吃酒,好不快活!为甚么要送我到京里去?假使连你也带往京里,京里又冷,你身子又弱,一阵风吹得冻死了,也不好。还是不去的妥当。”这里一方面说明杜少卿把官场看得很透,对现实彻底失望,另方面也表现出对夫人关爱有加,形同哄小孩。夫人哪有杜自己那水准,道理说透,听不懂,仅仅怎么说就很有讲究。

倘若,为杜夫人幸福考虑,杜少卿不该放弃仕途及钱财,那将怎样?笔者以为结局未必更好。官场,形同污浊的粪坑,经千年沉积,更是恶臭无比,哪是杜少卿这样的人容身之地?要么同蛆虫一般变臭,要么迟早被排挤清除出局。嵇康曰:“耻与魑魅争光。”这是古今明白人共识。那么钱财又如何呢?其实在权力决定社会资源分配的国度内,社会财富与官家历来两者互通往来。没有官家“关照”,再多财富也会流失。在官家至上的社会中,人们所谓幸福进阶都是以是否委身及讨好官家体系为条件的。杜少卿深知这一险恶,与其迟早被官家或有官家强势背景的族人盘剥讹诈,不如以散财行为作为对现实恶俗的对抗,同时也不失为一种布道举措。以杜少卿人品及见地,他所作所为是性情中人必然为之,也是环境挤压不得不为。

杜少卿是《儒林外史》中吴敬梓花笔墨最多的一个正面人物,基本可视为作者本人自画像。吴敬梓家产散尽,晚年生活困顿,“囊无一钱守,腹作千雷鸣”,以致冬晚与朋友城外绕行,歌吟啸呼,称之 “暖足”。从书中推断,杜夫人原型基本即作者续弦夫人叶氏,那是原配病故后不再父母包办,吴敬梓自由选择的结果,诚如书中描绘,两人自是琴瑟和鸣、志趣相投。现实中的杜夫人晚年物质生活上一定不会幸福,但在女人作为男人附庸的社会条件下,杜夫人比之其他女性应该是得到更多尊重和情爱,如此看,笔者认为她应该是幸运的。作为被杜少卿看中的女人,无怨无悔应当是她心里真实写照。

2014.3.19 福州

    进入专题: 儒林外史   杜少卿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语言学与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493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