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波:犬儒主义变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6 次 更新时间:2014-04-17 00:11:51

进入专题: 犬儒主义  

叶剑波  

  

  思想流派传承常有如此现象,源头清澈透明,经岁月累积,泥砂渐多,以致最后浑浊面目全非,犬儒学派发展正是如此。时下每谈及中国知识界普遍存在媚俗、势利、价值虚无主义现象时,许多学者常冠以“犬儒主义”加以鞭挞,这委实有点不对劲,知识界诸多恶心一概用犬儒主义描绘,是否前后犬儒主义都一起遭殃?后期犬儒主义如若真如此令人不齿,未将其源头加以区别,统统只用犬儒主义一顶帽子戴去,似乎有点蛮横,不问是非青红皂白了。

  提起犬儒主义,我们自然想到住在木桶内那个怪人,也有人指出那不是木桶,而是埋葬死人的大瓮,他叫狄奥根尼,一个古希腊著名哲学家。当亚历山大问他需要什么时,他回答:“只要你别挡住我的阳光”。犬儒意即“像狗一样”读书人,英文Cynic,意指愤世嫉俗、玩世不恭或悲观者。他们质疑公众常识性认知,蔑视所有繁规琐节和文化习俗,崇尚精神独立和自由,不屑于财富、权势和名望所带来的物质享受,主张人应回归自然,如同猪狗一样过简单而易满足的生活。

  犬儒主义,其创始人安提斯泰尼Antisthenes在一个叫Kunosarges体育场讲学得名。Kuno希腊语“狗”,同时也标志着他们生活方式。人豢养的所有兽类中,狗属最灵性友善一物种,人所推崇的诸多优良品格,狗都具备。可人待狗却极不公平,文字或语言上,狗一字基本贬义,比如“狗腿子、狗家伙、狗日的、狗东西”等。咒骂诋毁沾个狗字就显得相当有力,凡与狗沾边,多半没有好果子。犬儒主义可能也因此遭厄运,“狗样学者”字面看就不是好事。搜下baidu,你就可看到如下这些文字:

  当时奉行这一主义的哲学家或思想家,他们的举止言谈行为方式甚至生活态度与狗的某些特征很相似,他们旁若无人、放浪形骸、不知廉耻,却忠诚可靠、感觉灵敏、敌我分明、敢咬敢斗。于是人们就称这些人为“犬儒”,意思是“像狗一样的人”。

  早期的犬儒派是依据一种道德原则去蔑视世俗的观念,后期的犬儒派依然在蔑视世俗的观念但却失去了依据的道德原则。这就引出了一个始料不及的后果:既然无所谓高尚,也就无所谓下贱。既然没有什么东西是了不得的,因而也就没有什么东西是要不得的。不难想象,基于这种无可无不可的立场,一个人可以很方便地一方面对世俗观念做出满不在乎的姿态,另一方面又毫无顾忌地去获取他想要获取的任何世俗的东西。于是,对世俗的全盘否定就变成了对世俗的照单全收,而且还往往是对世俗中最坏的部分的不知羞耻的照单全收(别充假正经)。于是,愤世嫉俗就变成了玩世不恭。

  关于犬儒主义的这些描述几乎出处相同版本,基本都大同小异,多为诋毁之辞。笔者最初一直以为“狗”一字在此可能负主要责任,人们对犬儒主义异议多半望文生义。

  与中国完全不同,西语中带“狗”的词多是赞誉,加“dog”的词或短语除了个别中性,大都是褒义的,这是中西方差异。中西方养狗及对狗的态度也大相庭经。西方人绝不会像中国人那样用残羹剩饭喂狗,狗有专用狗食,在超市狗食和人食并不分开。笔者以为“犬儒”在西语文化背景下恐怕不会有如此糟糕的境遇。

  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对犬儒主义有这么一段描述:

  狄奥根尼的教导,一点也没有我们现在所称之为“玩世不恭”的(“犬儒”的)东西,——而是恰好与之相反。他对“德行”具有一种热烈的感情,他认为和德行比较起来,俗世的财富是无足计较的。他追求德行,并追求从欲望之下解放出来的道德自由:只要你对于幸运所赐的财货无动于衷,便可以从恐惧之下解放出来。

  前期犬儒主义者与中国魏晋时期“简约云澹,超然绝俗”的名士风度非常相似,他们都有一种轻蔑礼教、权贵的清风傲骨挺然自立,不与众同。狄奥根尼大白天点着灯笼在街上“寻找诚实的人”,这体现他对世人的失望和对诚实及相关高贵品格的执着。正因如此,那位狄奥根尼劝别挡他阳光的亚历山大也说,如果他不是亚历山大,他也会和狄奥根尼一样。狄奥根尼死后人们在他的墓碑立柱雕上一个狗头塑像,表达了一种敬仰,一点没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是嘲讽和轻蔑。

  罗素又说:

  公元前三世纪的早期,犬儒学派非常风行,尤其是在亚历山大港。他们刊行了短篇的说教,指出没有物质财产是多么地轻松,饮食简朴可以是多么地幸福,怎样在冬天不必穿昂贵的衣服就可以保持温暖(这在埃及也许是真的!),对自己的家乡依依不舍或者悲悼自己的孩子或朋友的死亡又是何等之愚蠢。这些通俗化的犬儒学者之中有一个叫做德勒斯的说:“我的儿子或妻子死了,那难道就有任何理由应该不顾仍然还在活着的我自己,并且不再照顾我的财产了么?”在这一点上我们很难对于这种单纯生活感到任何的同情,它已经变得太单纯了。我们怀疑是谁高兴这种说教,是希望把穷人的苦难想象成仅仅是幻想的那些富人呢?还是力图鄙视获得了成功的事业家们的那些新的穷人呢?还是想使自己相信自己所接受的恩赐是无关重要的那些阿谀献媚者呢?德勒斯对一个富人说:“你慷慨大度地施舍给我,而我痛痛快快地取之于你,既不卑躬屈膝,也不唠叨不满。”这是一种很便当的学说。通俗的犬儒主义并不教人禁绝世俗的好东西,而仅仅是对它们具有某种程度的漠不关心而已。就欠债的人来说,这可以表现为一种使他减轻自己对于债主所负的义务的形式。我们可以看到“玩世不恭”(“犬儒的”)这个名词是怎样获得它的日常意义的。

  由此可见,后期通常意义的“犬儒”与其创始者完全性质背离,的确与汉语中“狗”意思相近了,它是原犬儒主义的变异,无怪乎提起“犬儒”,人们越来越不屑。但当“犬儒”一词完全成为贬义,成为清风傲骨另一面时,为了与其源头有所区别,不把后世的污泥浊水弄脏了源头,笔者以为可为犬儒主义加一前缀:“低俗”,用“低俗犬儒主义”以示与犬儒主义区别,否则简直就是一笔糊涂账,把犬儒主义的源头也否定了。

  

  

  2014.3.11福州

    进入专题: 犬儒主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02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