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波:王小波的猪和杰克伦敦的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8 次 更新时间:2012-07-08 17:27:06

进入专题: 特立独行  

叶剑波  

  

  我们常常发现这一现象,孤立的个体在群体中将被激发更旺盛的生命力,这就是群集效应。个体,无论哪一物种其存在合理性,都是所处群中被认可,被识别而成立。个体发展正是不断被认可,被识别的过程。被认可,被识别的努力导致两种结果,一是出类拔萃,成为被认可,被识别的群所推崇的价值或特性最充分最集中展现者;一是彻底平庸化,完整毫无保留地复制被继承的存在模式。此外,不被认可、识别往往太超群,生存方式再先进也无济于事,仅仅作为孤立的体验无法传递。可有时不被认可、识别是暂时的,在文明滚滚流程中,仿佛几簇微弱的灯标,在寂寥的夜幕下偶尔辉映,也许很久之后被已进化的后来者所认可和识别。不被认可、识别的存在方式我们称之特立独行。

  先说一下王小波的猪。群猪生存是被设定的,它们无法决定自己。在猪栏内,除了吃喝拉撒睡,它们什么都不能决定,生存唯一目的就是长膘,符合标准后即进入市场,被宰杀后成为人的食品。这时出现一只很牛B的猪,它跳出栅栏,冲破围追堵截,开始了荒野里的新生。于是天下有了一只不再注定作餐桌上菜肴的猪。它天马行空,自由自在,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它就是王小波的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类似的题材是一只狗,一只极特别的狗,这是杰克•伦敦笔下那只狗,与猪比,这狗更完整丰满。

  杰克•伦敦的《The Call of the Wild》中主人公Buck由一只被驯化的,温顺的家犬逐渐转变成一只野性十足的狗,最后又回归到森林中。相比下,王小波的猪好像是DNA传递失误,没缘由,从天而降,的确特立独行。而Buck从文明到野蛮有着一个独特过程,历尽许多痛苦和磨难,杰克•伦敦想借此表达他对斯宾塞生存法则的信仰。

  王小波的猪比较特例,即使DNA错的离谱,都无关紧要,艺术本质就该让人震惊。杰克•伦敦的狗也同样,表现手法相当到位。作为读者,我更在意从中引申出思想,更倾向于挖掘出点东西,甚至超出作者本人所表现的内容。

  那只特立独行的猪幸亏不多,多起来,餐桌上猪肉顿会消失,或徒增猎杀成本。好在DNA传递一般不出三代,有的二代就是阿斗。特立独行的生存方式极难被群猪社会认可和识别,对于肉食者们而言是好事,对猪本身,特立独行者多起来,猪群的不稳定要素便增多。群猪渐渐发现生存方式有更多选择,不光是赖在猪栏内整天吃喝拉撒睡。这只特立独行者真可谓特例中的特例。甭说特立独行,即便群猪社会中的精英也极难有存在的可能(这里说的精英主要以个体潜质及智力水准定义,不以其社会地位决定)。精英主要指群内被认可,被识别的猪价值或特性最充分最集中展现者。群猪社会进化出一种消灭精英的制度。此话怎讲?精英虽然还没达到特立独行水准,却有比常猪更多的自由意志,决计不守猪规,群众猪通过猪规,通过舆论(猪言可畏),通过“枪打出头鸟”等法消灭精英。因为精英与特立独行较接近,有时不拘小节,道德上瑕疵势在难免,极易授人以柄,落得身败名裂然后出局。或用精英控制其他精英,这也是办法。猪一进入精英层,对资源的绝对掌控优势必在精神上达到去精英化过程。未成精英前,有理想,怀大志。成精英后,不但自己不再精英,而且转身压制或奉劝其他仍苦苦挣扎,尚未精英的猪“告别革命”。

  优汰劣胜作为纯自然规,为泛达尔文主义者津津乐道,而这自然规却未必适合更复杂的社会发展进化过程。强者恒强,强到绝对垄断后就开始了下坡路。猪社会也是如此。精英掌控一切后,其他精英往往边缘化。总之,他们通过教育、就业、社会福利等等手段消灭任何精英的可能,更不必说特立独行。而精英是猪向更高级别进化的开始,精英及特立独行一旦消失,猪社会即停止进化,甚至走向反动。

  狗和猪比,有更强的“自为”能力,照存在主义祖鼻莎特说法,比“自在”存在强多了。尤其杰克•伦敦的Buck,那的确是只苦难深重又有悟性的狗。它最终恢复野性返回了森林,这究竟是进化还是反进化?按杰克•伦敦的意见,最好都回归森林,从零开始。在自然残酷无情中浴血搏击,原始生存法则决定存在,这才体现了公平。文明只是柔弱、病残、平庸的平台。这思路与曾风靡一时的“狼文化”企业理念不谋而合。其实,和上述猪社会一样,原始生存法则仅有限地适合动物界,一旦到了人的社会全然又另一码事。强者胜出后,形成强势通吃局面。最后结果,强势本身无法将自己的精华完整地保持和传递下去,同时新生Buck再找不到自己的森林,只能回到主人那摇头摆尾,充其量只能提拔到职位技术含量较高的雪橇狗。进化就此停止,接着反进化开始。强势方高屋建瓴,失去进取心,形成新强势的路全被堵死,这时既无进化也失文明,只能等强势方退化到不能支撑局面的地步。然后,新一轮原始生存法则开始起作用,在血腥气味中又形成新强势,反反复复,只有轮回,没有进化,甚至退化,一轮不如一轮。

  法兰克福学派马尔库塞曾提出,个体解放是社会解放的本质,而个体解放的标示为个体的自我本质解放。那么什么是自我本质呢?如何才能让自我本质最充分体现呢?那就是自由。社会制约的本质即为了保障每一个体享有最充分的自由,不是实现制约本身,无论其背后以什么道德理想支撑。也就是说社会制约的本质即创造更多特立独行的条件,特立独行越多,人们有越多生活模式选择,这才易于接近个体自我本质的实现。

  杰克•伦敦的生存法则能实现吗?促猪狗不断进取的森林能否存在?纵观历史,尤其西方史,我们发现一条出路;那就是靠文化,靠文明,两个字:规则。这规则就是社会共同契约,任何个体及群体不可逾越。在不妨碍其他个体自由发展的前提下,保障每一个体享有最充分的自由,也就是保障每一个体精英化或特立独行的权利。这规则是自然生存法则漫长进化的结果,不是任何理论指导的结果,那是自然的“道”。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即此理。当某猪或某狗说它掌握能囊括天下所有疑难的理论,且为“救世”运用暴力强制推行,这理论必然成为某个体或群体自肥的借口,给世界带来灾难。

  

  2011.10.25 福州

    进入专题: 特立独行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18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