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波:质疑和否定比走正路更重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9 次 更新时间:2012-11-28 14:28:54

进入专题: 质疑   否定  

叶剑波  

  

  无论个人、团队还是群体,没有自我质疑和否定,就没有长进。这种质疑否定是一种内省,对已有我进行省视,由此产生变革的自觉和冲动,个人、团队或群体才会不断扬弃“旧我”的过程中产生“新我”,社会也因此逐级向更高层次发展。

  谈到内省,先从东西方差异说起,通过比较,问题更清楚。东西方内省方式差异,决定了两者文化及社会发展不同取向。

  西方内省方式主要是基督教文化的体现。基督教的“省”即忏悔,那是对一个高高在上的意志忏悔,那个意志无条件地占据了审判席,时刻睁眼监视着每个人,无论所行,还是所思,都在监控下,容不得半点异议。这时的“省”是严酷、强制性的,这种严酷、强制性源于内心信仰,不由任何外在因素决定。

  基督教文化得益于地中海商业文明,商业注重交往,平等关系是交易得以长期持续的最基本条件,基督教即在这样土壤中产生。作为传播最广的宗教,基督教对世界文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基督教上帝跟前,所有人一律平等,而且与生俱来有罪,一原罪,二本罪,这样人一生一直要做的功课就是赎罪,每人都须背负十字架,然后等待穿过坟地被审判和拯救。这种宗教文化,真正起到了救赎作用,把人从丛林、蛮荒和洞穴中带出的野蛮习气剔除干净,成就了现代文明人,同时也成就了现代文明政治和制度。作为个人,每天不容或缺的仪式是忏悔。忏悔是心灵自我净化的一种方式,通过忏悔,人不断提升自己的精神素养。做为一种内省,忏悔把人的行为、意念在是非、善恶、邪正上进行分辨;同时它也是一种自我激励,因为懒散也是罪,上帝喜欢勤奋的人。忏悔这一内省方式对提升个人以及民族素质的作用显而易见。

  东方的内省是什么呢?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按说,别具特色的我们,也该有别具特色的内省方式,以此,我们不缺与世界普世价值相抗的资本。可惜我们的“特色”并没有给社会进步带来任何积极意义,拒绝走邪路的我们,脚下也未曾有过新路。虽然山寨换了大王旗,鸟枪变大炮,马车成宝马,结局性质依然。山是山,鸟是鸟,人是人,同台戏,唱来唱去还是一个调。不信,把清末老祖宗的台词温习一遍,你方见识什么是新,什么是旧。不仅老祖宗,大抵所有说“坚决不走邪路”的都已接近或陷入末代光景!

  其实曾子这句话没错,可“日三省”后仍旧浑浑噩噩,是非不明,邪正不分。且“日三省”最高目标,也不过求的是成功,是功名,即人在世混得如何。由此调教出来的“正人君子”,只是“教有方,保不齐日后成强梁”而已。而且“省”纯属个人自己的事,无人监督,神不知,鬼不觉。忏悔,悔的是罪,罪过;日三省,省的是过失,即忠、信和习,相比下显然小儿科,属人际关系的鸡零狗碎。与忏悔最大区别是,“省”缺乏自我否定精神,最多不过接近“察”和“醒悟”。而一个人,一个群体,一个民族,决定文明层次和文化级别最重要的内省力量是自我否定。

  忠、信和习当然应该有,这是做人根本,即底线,可坚决要走“正路”,最后甚至连这根本、这底线也可能丢得干干净净。

  质疑和否定是人类文化最积极活泼的精神,它不断触发新生力量去打破既有平衡,建立新平衡。自然、社会、群体到个人,从宏观到微观世界,轮回更替生生不息,每一存在形态都是对旧次序反抗和否定,从而形成的一种相对平衡。这相对平衡,按照物质熵定义,高层次平衡势必走向低层次。比如人体,婴儿、青年、中年和老年,都按生旺死绝墓序列演进,每一过程都有一种相对平衡,平衡一失,人就失去生存合理状态,严重的甚至就是死。人与人差异也如此,某人年老体衰却长寿,某人年轻健康却短命,年老体衰是弱平衡,平衡不破坏,一个更弱的平衡会渐渐取代现有平衡,然后一个接一个,一直维持到寿终正寝。年轻健康却短命,谁心甘情愿?但谁都阻止不了,因为找不到平衡办法。治病即恢复本该有的平衡。对人,对生命,平衡是终极需求,对群体,对社会却全然是另码事。一个社会如果视平衡为目标,那绝非好事,结局和人体步骤一样,最终延长弱平衡,社会成了一滩死水,失去全部生机,最后枯竭。在枯竭的土壤中,腐败气息又会改头换面重新登场,这时我们只见轮回,不见进化和发展。不断通过质疑和否定打破旧平衡,然后新平衡才能产生,这样社会才进步,人才进取。与此相反,以平衡为目标,结果走向反动。

  基督教忏悔显然优越于东方的内省,而忏悔需要一个宗教背景,这点我们又如何实现?宗教是人类对终极因果的某种态度和践行,按说东方宗教在此领域中,不比西方层次低,如果终极因果是大象,佛教及道家模到象身,其他宗教却只摸到象腿或象尾等。问题是人类社会相对宇宙存在实在微乎其微,而决定人类社会存在的,可能仅仅摸到象腿或象尾就足够。象身接近宇宙真相,但对短暂又低贱的人类社会现象来说根本毫无意义,这样基督教对人类社会更有存在价值。东方宗教漠视现世,可人一生总得过,何不将天国幸福在现世建立起来?从另一角度也说明,东方宗教似乎也很有自己的谋划:人在现世已够幸福,哪还有探求宇宙真相的激情?还是避开天国更好。由此,东方尽管有更高层次的宗教,现世社会及人性层次却越来越低,或者一直保留在接近野蛮的状态。在这样条件下讲宗教背景,尤其类似基督教那样的宗教背景,完全与现实相距太远,太远。那么,没有一个宗教背景,通过内省达到与忏悔相类似的作用,这只能全靠人的自觉。人的层次决定了社会存在的质量,同时社会存在的质量又决定了人的层次,两者永远纠缠不清。

  没有宗教背景条件下,我们只能祈求理性基础上人的自觉,把质疑和否定设为教育的目标,除此,别无选择。

  对于个人,质疑和否定是自我完善的唯一途径,日三省吾身,由“省”升级为质疑和否定,这时“省”就不会仅仅停留在人与人伦理层面,就会进入更高的自觉,由此不断脱胎换骨,产生一个个全新的我。

  对于团队、群体甚至社会,质疑和否定是规避由高到低,由强变弱逆向进程,或者说反动进程的一种智慧。如何形成这一智慧?第一须具备新旧判断能力,第二应具备除旧布新的勇气。新是什么?不是某人把持话筒,声音响亮,他说新就是新。新生社会形态应该具备哪些特征?视线只需绕过高墙,去看看被封堵的另一面,全都一目了然。高墙这边也有新,名词、称谓、服装、道具等,其他骨子里全是千年沉积的陈灰朽土。有了新旧判断,才有抉择的取向,除旧布新的勇气这时尤为重要。质疑和否定是造就英雄品格的灵性,一个民族丧失了这种灵性,就只能在轮回的污泥浊水中打滚,永远不得翻身。

  想避免这种轮回,想从污泥浊水里脱身,决不能贪念浑水中的鱼,质疑和否定就是洗手不干,立地成佛。你赖在水里,说正路在水里,坚决拒绝上岸,洪水来了,只能等死。

  说到底,质疑和否定比走正路更重要。

  

  2012.11.21福州

    进入专题: 质疑   否定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43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