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光:21世纪初世界战略环境与中国财政支持国防现代化建设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51 次 更新时间:2005-01-05 11:33:34

进入专题: 李炜光  

李炜光 (进入专栏)  

  

  国防费是一国政府用于生产“国防”这一纯公共产品的专门投资,其增长速度和规模与一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基本国情及所面临的世界战略格局密切相关。因此,研究国防与政治经济的关系,探讨国防费增长模式,确定国防费增长规模,首先必须对我国面临的国际国内的战略环境和基本形势有一个准确的估计和判断,并在此基础上正确选择我国国防费支出的增长模式。

  

  一、21世纪初世界战略环境的四大特征

  

  1.美国与西方大国的综合实力优势继续加强,单极与多极“相持”的世界格局不会很快改变

  

  一个时期以来,许多政治家和学者断言当今世界“多极化”格局已经形成,美国独霸世界的企图受挫,然而实际情况却是,美国的实力不降反升,西方大国的实力在继续走高。美国1998年GDP总量已增至87599亿美元,1999年经济增长率为6.2%,大大高于世界平均增长率。 目前美国GDP约占全球GDP总量30万亿美元的30%左右。西方七大国1998 年GDP总量为19万亿美元,约为全球GDP总量的2/3,相当于所有发展中国家的3倍。

  

  另一方面,美国经济已连续9年高速增长,“底气”已有些不足,而日、俄经济有望走出低谷,欧洲、东亚、拉美经济则有望恢复正常水平。据国际评估机构预测,2000年美国经济增长率约为2.3%~2.9%,欧洲2.6%~2.8%,中国6%~6.8%,印度5.5%~6.8%,日本1 %以上。如果这些预测大体符合实际,将可视为世界经济增长趋于均衡、世界政治格局走向“多极化”的实际步骤。

  

  但是也要看到,在多极力量中,俄罗斯的实力虽有所恢复,但短期内仍难以摆脱“跛足大国”的阴影;日本“地基下沉”,其中央集权式的市场经济体制已为实践所证明是一种失败的模式,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份额呈下降趋势;欧盟的政治整合尚未完成,经济乍暖还寒,还不具备大国的行为特征,其独立防务计划能否完成尚须观察。另外,欧盟虽与美国有矛盾,但更多的是利益依赖,指望它们之间严重对立甚至矛盾激化只是一种幼稚的幻想;中国的综合国力虽急剧上升,但总体上仍是发展中国家,其“硬实力”一时还难以与美、欧、日比肩。相对而言,美国经济仍有增长空间,在未来5—10年甚至更长一段时期内, 其综合实力的优势不会发生根本性逆转,世界的单极与多极“相持”的局面不会很快结束,这一点应作为我们认识21世纪初世界战略环境的基点。

  

  2.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没有改变,但地区冲突和局部动荡以至战争不可避免

  

  进入21世纪,邓小平的“主题论”没有过时,爆发世界性战争的可能性降至最低点。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浩劫促使人类普遍厌弃战争,经济全球化发展使各国的依存度不断提高,核、生、化及高技术武器的威力又使大国不敢轻举妄动,大国相互间已基本确立了以和平竞争为主的战略关系框架。美国的“一超”地位不会遇到挑战,也没有迹像表明美国会以武力阻止其他大国的发展。

  

  另一方面,受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地区国家领土资源争夺、极端宗教和民族分裂主义势力泛滥、历史积怨等因素的影响和西方“新干涉主义”的刺激,地区冲突和局部动荡在所难免,而且在一定时期和一定范围内,有加剧的趋势。冲突与动荡区域将集中于伊斯兰板块、中国周边自朝鲜半岛经东南亚到南亚、中亚的马蹄形地缘战略带及非洲大陆,其中东北亚、南亚、中东等敏感地域的冲突难免使大国卷入,甚至导致高强度的局部战争。

  

  3.国际裁军与军控进程受挫,各国军费明显增加,新一轮军备竞赛已经开始

  

  美国计划在2000年至2005年额外增加军费1120亿美元,其中2000年国防预算高达2888亿美元,比1999年增加120亿美元,创冷战后新高。受美国扩军政策牵动,俄、欧、日、印及其他一些地区和国家也提出了军备扩充计划。俄罗斯军费开支增至GDP总量的3.5%,力图加强核能力和反危机能力;欧盟2000年军费开支增至1400—1500亿美元,约占其 GDP总量GDP总量的2%,今后几年,同比有可能增至3%; 日本军费开支比1999年增加1.6%,早已突破,GDP1%的限制,年额近500亿美元,居世界第二;印度2000年新增军费30亿美元,较上年增加28.2%,印度还表示要使军费达到年GDP的3%。

  

  4.全球地缘战略力量集中于亚太地域,中国战略安全面临巨大压力

  

  中国是一个幅员广阔的国家,直接与之接壤的国家有15个之多,可称作近邻的国家又有十几个。本来,世界上有如此多邻国的情况就极为罕见,加上中国又与10来个国家曾经有过、目前仍然存在着陆地边界和海域划界方面的主权争端,更增加了中国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难度与复杂性。目前在中国周边地区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敏感地带”、“潜在热点”,这些战略边界的不稳定因素主要由三层构成:一是沿陆海边疆,“台独”、“藏独”、“疆独”活动猖獗,且各有国际背景,疆独以原教旨主义为背景;二是中国与一些邻国存在领土、领海争端,包括钓鱼岛争端、东海大陆架划分争端、南沙争端、中印边界争端等,涉及中国与印韩、日及东南亚菲、马、文、印尼等国家,美国也保持准备介入的态势;三是朝鲜南北方关系尚在磨合中、印尼有可能发生新的内乱、柬埔寨和平未完全巩固、缅甸政治前景不确定、阿富汗内战仍在进行、印巴克什米尔争端悬而未决,两国核竞赛方兴未艾等等。中国是大国,处于“一大对众小”的微妙位置,有能力化解单一威胁,但如果这些不稳定因素发生连锁反应,一处有事,处处有事,就有可能使中国八方受敌,难于应付。

  

  科索沃战争以来,大国地缘战略竞争的重点明显东移,印度、东盟、韩国、日本皆已卷入新一轮军备竞赛,美国新世纪的战略重点也正在向亚太转移,中国周边地区正在成为世界上高科技军备和热点最集中的地区,中国被迫卷入周边冲突或局部战争的可能性正在增大。

  

  二、中国经济发展水平与国防消费的非均衡状态

  

  20世纪的后20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取得重大成就的时期。在这20年里,中国的面貌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综合国力大大增强,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日益突出,已经发展成为当今世界不容忽视和不可缺少的一支力量,为中国在本世纪中叶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在战略上居于亚大地缘格局的中心位置,政治上奉行社会主义制度,政治、文化体系独具特色,且人口众多,经济规模大,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按汇率计算,中国GDP总量已达1万亿美元左右,居世界第7位。国外有著名经济学家估算,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GDP总量已超过4万亿美元,居世界第4位。

  

  不论中国的主观意志如何,它的崛起必然要引起本地区以至全球政治、经济、军事格局和大国体系的结构性变化,导致国际政治权力的重新配置。一些国际著名人士预言中国有可能在一、两代人内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美国则明确认定中国比俄罗斯更有能力向美国进行全面的战略性挑战,是一个“潜在”的对手。

  

  2001年,中国将开始执行第十个五年计划,实施三步走发展战略的第三阶段,要求保持7%的经济增长率和两位数的外贸增长率,并要求到2010年经济总量较2000年再翻一番,达到2万亿美元。显然, 中国正在迅速地实现工业化,它的综合国力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可能也就是未来二三十年的事情,真是“指日可待”。

  

  从世界各国国防费保障发展的趋势来看,国防费总需求旺盛与国防总供给不足一直是国防费总量运动的主要矛盾,形成所谓国防费总供给与总需求的非均衡(out-of Equilibrium)状态。从需求方面来看,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和国际战略格局的变化,国防系统存在着国防投资扩张的趋向,国防消费基金急剧膨胀;从供给方面来看,国防资源配置的短缺状态,特别是国防科研、武器装备等基础部门的国防供给严重不足,使国防建设受国防费短缺的制约,处于紧运行状态中。

  

  中国的国防建设目前仍处于“跟上”的阶段,国防费总供给与总需求的非均衡状态主要表现为在“跟上”的过程中国防投资扩张与工业化初始阶段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制约而发生的矛盾。中国处于现代国防建设的初级阶段,国防建设已经落后于世界发达国家。在当前世界“单极与多极相持”、“和平与冲突交织”、“缓和与动荡并存”的格局中,中国不得不加快国防建设步伐,急于赶上世界发达国家的国防现代化水平,这就使中国国防费运动系统内存在着强烈的增长冲动(Growth Excitement),迫使国防费保持一个较高的增长速度,国防费水平不断上升,进一步加剧了国防费需求与供给之间非均衡性的矛盾。

  

  美国政治学家安德鲁•内森和罗伯特•罗斯在《长城与空城计——中国对安全的导求》一书中指出:“中国领导人从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中看到了人民解放军落后的程度。他们从美国有线新闻的报道中看到,美国及其盟国不仅扩大了它们对中国的领先程度,而且扩大了对苏式武器和军事理论装备起来的所有其他军队的领先程度。……邓小平迅速发展经济的政策为军队的现代化提供了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并不是没有限度的。……如果扣除通贷膨胀因素和按它在国家预算总额中所占的比例来看,中国的防务预算从80年代初到90年代中期实际上可能下降了。”(注:(美)安德森•内森等:《长城与空城计——中国对安全的寻求》(中译本),新华出版社1997年版139—140页。)

  

  事情的确如此。我国国防费的绝对额从80年代初期以来呈平缓增长的态势,它的相对额却从1981年的3.45%一路降到了1998年的1.14%,这里还未扣除通贷膨胀物价上涨的因素。然而众所周知,政府是否真正重视某项事业,主要观察其相对数的变化而不是绝对量。

  

  中国国防费支出及其所占比例

   国防费 国防费占财政总支 国防费占中央财政 国防费占GDP比

   出比例(%) 支出比例(%) 例(%)

  1981 167.97 14.75 26.9 3.45

  1985 191.53 9.56 24.1 2.14

  1990 290.31 9.41 28.9 1.57

  1995 636.72 9.33 31.9 1.09

  1996 720.06 9.07 33.5 1.06

  1997 806.51 8.37 31.9 1.08

  1998 909.90 8.97 28.0 1.14

  资料来源:历年《中国统计年鉴》

  

  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研究资料表明, 扣除物价上涨因素, 我国1992年国防费实际水平仅相当于1982年的实际水平。(注:(法)克里斯汀•苏米茨等:《军费经济研究》(中译本),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24页。)

  

  与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国防费实际水平也处于低水平。根据1990年—1994年历年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计算,这一时期我国各年国防费折合美元分别为60.6、62.0、73.4、62.6亿美元,综合起来看,在70亿美元上下波动。与世界各主要国家和地区相比,差距极大。1992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韩国的军费分别为2826.0、374.8、363.6、310.3、221.0、377.3、11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炜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李炜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4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