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宇军:对现代西方民主政治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8 次 更新时间:2022-05-19 13:02:43

进入专题: 民主  

方宇军  

  

   民主,已成为当今世界最强势的政治话语,它不只是几百年来西方列强的话语霸权的自然延伸,更是各国家、各民族、各国人民的精神向往,浑身上下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它成了现代西方精神殖民的开路先锋,亦幻化为后进国家顶礼膜拜的西来神明。我们不妨来打量一下这个西方文明创造出来的民主神话,摸摸它的底细,算算它的未来。

  

一 现代民主的历史路向


   按照亨廷顿的说法,由西方发轫的现代民主政治,至今已经有三波了,第一波是个长波,从1828年—1926年,近一百年,最多时有33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治,最少时缩减为11个,几乎都是西方国家;第二波是个短波,从1943年—1962年,在这二十年间,世界范围内民主国家最多时有51个,最少时有29个;第三波开始于1975年,至亨廷顿写《第三波》时仍在延续,最多时有62个民主国家,最少时有59个。[1]从这个表述来看,民主国家在不断增多,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单。

   对于这些国家的民主历程,我们不能一一走到,我们只能从中抽取三个有代表性的民主国家—英国、美国、法国,看看它们的民主之路是如何走过来的,即使我们把范围缩得这样小,我们也只能拉出一个主要的路线图。鉴于亨廷顿用达尔所说的两个维度——一个是竞争,一个是参与——来界定民主,指出多党的竞选和人民的参与选举是民主的主要标准,[2]那末我们就用这两个标准来衡量一下这三个国家的民主之路吧。

   先来看英国这个老牌的民主国家,它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最早最完善的,它的民主进程似乎也波澜不惊,较为和平地完成了封建君主制向现代民主的转换,它奉英国皇室为共主,实行君主立宪。但是,普选权的实现却不是一帆风顺的,“法国大革命”以前,英国政治中就有人提出普选权问题,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影响下,1792年英国辉格党人格雷等组成的“人民之友社”发布“告英国人民书”,要求政治平等,实行普选;同年成立的“伦敦通讯会社”也要求实行普选,并关注穷人的苦难。然而这些民主要求,被英国议会认为是无政府主义,对英国形成威胁,因此,以维护法律与秩序为由,英国议会决定原有的“人身保护法”停止生效,以便遏制人们的民主诉求。1799年,一项旨在阻止工会运动的“禁止结社法”在英国议会通过,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工人运动作出应对。可是这样的举措无异于螳臂挡车,1816年以后,英国各地的工人运动风起云涌,要求改革、吁请权利的呼声日益高涨,1824年“禁止结社法”终于被废除,1832年的“选举改革案”取得一定成果,使选举权得以扩大,获得选举权的人数从43.5万增加到65.2万。[3]不过,用詹姆斯·布赖斯的话说:“但是大多数的肉体劳动者仍然是没有选举权,所以结果不过把投票权移到中等阶级及肉体劳动者的上流部分身上去,而有产阶级,无论地主或资本家之占据国家重要的机关则依旧如故”。[4]人民大众要求普选权的斗争仍在继续,在英国最为著名的是宪章运动,它的标志是1836年成立的“伦敦工人协会”提出的《人民宪章》,宪章的主要内容有六点:年满21岁男子享有普选权;无记名投票;废除议员财产资格限制;议员支薪;选区平均分配;议会每年改选。围绕《人民宪章》人们开展了持续的运动,到19世纪末,宪章运动的六项要求已基本实现:成年男子普选权的原则在1884年已初步建立;选区平等原则于1885年确立;无记名投票制1872年开始实施;议会代表由每7年改选降为每5年改选;1885年废除了下议院议员的财产资格限制;1911年起,议员支薪400英镑。最后到了1918年,英国的选举法把选举权普及于一切成年的国民,女性与男性一样同样享有选举权。[5]至此,英国的普选制得以实现,至于政党竞选,在英国的现代政治中一直是存在的,在20世纪以前,是辉格党与托利党竞争执政(19世纪中叶辉格党改组为自由党,托利党改组为保守党),之后主要是保守党与新起的工党轮流执政。用亨廷顿的两个标准来衡量,英国在20世纪初,可以算是民主国家了。

   然而,令人纳闷的是,如此优良的、具有普世价值的民主政治,英国人为什么不把它推广到那么多的英国殖民地中去呢?除了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三个白人占绝大多数、原住民几乎灭绝的三个国家建立了民主国家,其他五十余个英国殖民地直到20世纪中期独立以后,有的跌跌撞撞地被拉进民主阵营,大多数仍滞留于军人政权或极权政治中。最让中国人侧目的是,英国人在香港统治了一百多年,从未谈过什么民主政治,临到20世纪80年代和中国谈判香港回归时,才急切切地规划香港的“民主未来”,真可谓“司马昭之心”啊。

   美国曾经是英国最大的殖民地之一,经过血与火的“独立战争”,才使美国脱离了英国的羁縻,从此一发不可收,在其发展的过程中逐渐成为首屈一指的超级大国,以伟大的民主国家屹立于世,美国人为此而沾沾自喜,他们不时发布世界各国的人权报告,甚至用大把的美元和先进的武器颠覆不民主的国家,俨然一付世界民主教师爷的样式。所以,美国的民主进程特别值得玩味。

   按常理推论,美国应该是一个最民主、最平和、最没有种族偏见的国家:它没有其他古老国家那么沉重的历史包袱;它的人民绝大部分来自逃离其母国的最底层、最穷困的民众;它没有特定的民族身份,由全世界各民族组成。在1776年的《独立宣言》中就已经申明,人人生而平等,并有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等自然权利。这似乎是一个漂亮的开头。1789年生效的《美国宪法》,据说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给人们更多的期待。然而,在《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款中谈及对选举人的规定时,有“但不包括未被征税的印地安人”的字样,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北美的原住民印地安人不在选民的范围之内;[6]其他人的选民资格呢,宪法中没有明说,但从以后的宪法修正案中可以看出,黑人(因为是奴隶)肯定是没有选举权的,妇女也没有。这样看来,在1787年的美国宪法中,大多数人是没有选举权的,这是不是有点令人瞠目?一直到1920年,美国妇女才有了选举权;而黑人的选举权虽然在1870年的宪法修正案中有了明文规定,但真正的落实却还是遥远的事,这不仅因各个州的选举法花样繁多而使黑人的选举权大打折扣,更因美国的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使黑人的基本人权遭到亵弄,当马丁·路德·金1963年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演讲“我的一个梦想”时,他先讲了《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高唱的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接着话锋一转:“就有色公民而论,美国显然没有实践她的诺言。美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黑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资金不足’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此时距《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将近两百年了。看来美国的民主史真不算光彩。

   法兰西民族素以浪漫格调、革命激情著称于世,因之法国的民主进程是如此的风雷激荡,跌宕起伏,比之英国佬按部就班老成持重的民主,法国民主显得锋芒毕露英气逼人,比之美国人独立迅即民主蜗行的现实,法国民主则是那么的爽快利落荡气回肠。“法国大革命”让“自由、平等、博爱”的呼啸传遍世界,其影响远驾于英国模式与美国模式之上。但是,在客观冷静的历史学家看来,法国民主的历程虽然浩浩荡荡,却经历了太多的曲折与回潮,“法国大革命”的浪漫激情之花,是用人民的鲜血浇灌的。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在法国的内政外交困境中发生了,攻占巴士底狱是这次革命的标志性事件,革命后的《人权宣言》享誉全球,它宣告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是人的自然权利;权力属于人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言论、写作、出版自由;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等。革命最初并没有废黜国王,而且准备实行君主立宪制,但路易十六却欲恢复帝制并试图逃离国家,在出逃的途中被抓获。此时,欧洲的封建君主们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们唯恐法国革命的烈火蔓延到自己的领地,要武力干涉法国革命,战争于1792年4月开始,起初法国屡遭败迹,到了8月,普奥联军越过边界直逼巴黎。这时法国的无产阶级(无套裤汉)武装起来了,他们推翻君主制度,建立第一共和,把国王投入监狱,并在1793年1月把国王送上了断头台。战争仍在继续,战事对法国依然不利,吉伦特派的软弱无力或许要对此承担责任,雅各宾党人把领导权从吉伦特派手中夺了过来,很快地出台了现代国家的“第一部民主宪法”,所有成年男子被赋予普选权,并且有起义、工作或维持生存的权利,“而最有意义的是,它正式宣布,全体人民的福祉是政府的目标,而人民的权利不仅可以获得,而且可以实行。”[7]同时还颁布了一系列的改革法令,让利益向底层民众倾斜。雅各宾党人的统治是血腥的,但却扭转了战争的不利局面,使法国转危为安,[8]更吊诡的是,它让拿破仑走上了历史的前台,攫取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断送了第一共和。拿破仑虽然重行帝制,自己当上了皇帝,但“法国大革命”的精神已经深入人心,所以在1804年颁布的《拿破仑法典》中,个人自由、工作自由、信仰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私人财产的保护等等,仍占有赫然位置。拿破仑逊位之后,是波旁王朝的复辟,仍行帝制,同时兼带一点民主的成分。到了1848年,一场由法国兴起的革命席卷了欧洲,在法国再次推翻帝制,实行民主,史称第二共和。然而好景不长,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波拿巴当了总统,镇压反对派,1852年玩了一次公民投票,同意恢复帝制,这是第二帝国的由来。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法国皇帝和他的部队投降,第二帝国覆亡,马克思极力讴歌的“巴黎公社”乘机而起,试图建立第一个无产阶级的政权,亦告失败。在帝制的废墟和巴黎公社的血泊中,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成立,自此以后,法国摆脱了帝制与共和的反复,走上了民主的坦途。

   法国是最早实行男子普选权的国家,而妇女的选举权,到1944年才落实;但法国的政党政治,则显得扑朔迷离,第三共和以前,法国没有现代意义的政党,只有一些松散的、骤合骤分的政治派别;此后的政党倒也不少,却很少有独立执政的机会,基本上都以联合政府的形式出现。亨廷顿的民主政治在这里或许有了充分的表现。

   我们粗略地回顾了三个有代表性的民主大国的历史,主要从人民行使民主权利的维度来看待它们的民主进程,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些国家的民主历程都是艰难的、反复的,而且人们期待甚殷、条件最优越的美国,其民主建国却带着那么多的血泪和肮脏。我们无意讥诮这些国家的民主历史,只是要人们注意,从来没有什么生来的人人平等,更谈不上天赋的自然权利,看到的只有:为追逐个人利益而同室操戈,为各自的集团利益而大开杀伐,为本民族的利益而不惜灭绝其他民族,为自己的国家利益而奴役其他国家……这样血淋淋的现实。

   这些血淋淋的现实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呢,首先,人们要认识到,权利总是带着时代的、社会的印记,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没有亘古不变的自然的天赋的权利;最重要的在于,权利自它产生之日起,就是私自的、个人的、彼此对立的,人们在追逐个人利益、争取个人权利的过程中,往往引致人与人、集团与集团、阶级与阶级、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的冲突,归根结底,它们都植根于个人利益的对立。

  

二 现代民主的心路历程


   上一节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回望民主,这一节我们主要从理论的层面探寻民主精神上的演变,历史与理论的这种呼应,或许更有助于我们看清现代民主的面相。

现代民主的形成,和人类以往的任何历史阶段相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8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