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伦理与伦理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 次 更新时间:2021-05-06 11:00:15

进入专题: 伦理   伦理学  

陈嘉映 (进入专栏)  

   §1 伦理学这个名称

  

   本书讨论的几个论题,如目的/手段、知行关系、性善性恶、良好生活,通常在伦理学 名下讨论。那么,我先简短说说我对伦理学的理解。

   伦理学 这个名称是从西方引进的,译自西文ethics。在西方思想史上,亚里士多德第一次把ta ethika用作专门语并创立了伦理学这个学科。西塞罗用philosophia moralis来对应ta ethika,英语继承了这个用法而有moral philosophy这个名称。Moralis的意思和ethos差不多,细说,希腊词ethos的意思偏于性格、角色、性情,character。再向远处追索,则来自炉灶。拉丁词moralis的意思偏于习俗、风度、customs、manners。不妨说,ethos更多与个人有关,moralis更多和人群有关。在近世英语里,moral和ethical有时可以替换使用,但有时两者有别,例如涉及两性关系人们更多说到morality,和工商业有关时更多说到ethics。从这些用法看,这两个词现在的含义与古时候的含义有点儿掉过来了:the ethical多涉及社会人伦关系,morality更多和个人有关。

   中国思想一向侧重于伦理领域,可说是伦理本位的。孔子的思想一般被视作伦理学说。老子一般被解释为政治—伦理学说。宋明理学因应佛教挑战,吸收某些佛学和道家因素,发展出一套本体论—宇宙论—知识论,但一般认为其核心仍然是伦理—政治关怀,尊德性也始终被置于道问学之上。但中国的学问体系不是以西方的分科之学那种方式组织起来的。十九、二十世纪之交,中国引进西学以后,始有伦理学 这个称号。

  

   §2 伦理与道德

  

   伦理 和道德 这两个词,虽然古已有之,但它们现在的含义,像其他移植词一样,更多与西文相连。伦理 相应于the ethical,道德 相应于morality。首先,它们的意思接近,我们说底线伦理,又说道德底线。但细究起来,伦理更多关涉社会人伦关系,morality更多和个人有关,例如我们说到某人的“道德品质”。此外,伦理 比道德 用得少,差不多是个总题性质的论理词。多半是由于这层关系,我们通常不会说一个人不合伦理,至少,这种说法显得相当学究气,听起来比较隔阂,因此也就不那么严重;若说一个人或一种行为不道德,听起来就相当严重。

   社会生活中有一套又一套的规范,发音或书写有一套规范,体操动作有一套规范,这些都无关伦理道德,有时也被称作技术性规范。有些规范是风俗习惯,例如有些民族不吃猪肉。不过,风俗习惯之为规范与道德规范并不总是分得一清二楚。我喜欢晚睡晚起你喜欢早睡早起,看来只是生活习惯不同,可《弟子规》教导我们说,起宜早睡宜迟,听起来有点儿像道德训诫。宰予昼寝,夫子骂他粪土之墙还鼓动弟子群起而攻之。犹太人不吃猪肉,在我们看来是习俗,但他们也许认为吃猪肉是很不道德的行为。穿着暴露只是不合习俗呢抑或有伤道德?赤身裸体在街上走呢?这把我们引到一些一般的问题:我们该怎样确定一件事情涉及道德与否。

   在有些人看来,道德与非道德之间有明确的界分,或者用康德的话说,道德畛域是自治的。与之相应,他们也会认为道德规范不随时间、地区、文化变化,它们对所有时代、所有文化和所有人都同样有效。但在我看来,道德领域不是一个孤立的领域,道德规范随着时间、地区、文化不断变化。值此之故,我认为伦理学 这个名称优于道德哲学 ——伦理 和道德 有一层细微而重要的区别:在说到伦理的时候,我们更多联系于特定的社会形态,而不同社会有个殊的伦理关系和伦理规范,而说到道德,我们倾向于把某些伦理规范从个殊的伦理关系中抽离出来,把道德视作某种独立的、普遍的东西。

   若说伦理学仍不免以道德研究为其探究的领域,那么不妨说,伦理学是在一般社会生活的背景下来探究道德善恶——从社会生活出发来看待伦理关系,进而从伦理关系来看待道德要求。也许反过来说更好些:伦理学从道德善恶维度来探究社会生活。的确,单要区分哪些是道德规范哪些是一般社会风俗习惯,就需要去察看一般社会生活,以及当事人对社会生活的一般看法。这又涉及当事人的性情、性格,他对美的感受等等,涉及他的整体自我和整体生活实践。例如,品格 这个词就联系着性格和道德。总之,在我看来,道德植根于伦理并与伦理生活交织在一起,伦理则植根于一般社会生活并与一般社会生活交织在一起。

  

   §3 伦理学与语言

  

   上一节说,道德 相应于morality,这是个笼统的说法,并不意味着道德 与morality同义。伦理学是哲学论理的一支,在伦理领域,像在哲学一般中,事物与谈论事物的语词无法完全分开。就拿“什么是道德”这个问题来说吧,道德不是一个物体,我们无法通过观察这个物体对它做出刻画,要回答“什么是道德”,我们必定会以某种方式从人们怎样使用道德 这个词开始。在日常会话中,人们会说到某些行为甚至某些想法是不道德的,论理家把这些行为、想法等等拢集在一起,看看人们根据什么道理把它们归为一类,归为“不道德”之类。伦理探究始终与对伦理的言说的探究纠缠在一起。哲学追索根本道理,而很多根本道理凝结在我们的语言之中。因此,哲学家在阐论其学说时,几乎都会用语言中的实例作证。第七章会讲到王阳明用知孝知弟 这些说法来论证知行合一的学说。

   这当然不只涉及思考进路。不少理论家主张有永恒不变的道德,但若考虑到希腊语里没有哪个词与道德 十分接近,考虑到道德 在古汉语里例如在道家那里的含义与如今不尽相同,考虑到即使在今天不同的伦理学派对道德 也有不同的界定,他们要论证自己的主张就多了一层困难。麦金太尔不仅注意到在中世纪临近结朿之前的任何古代或中世纪语言中都没有可以准确地用我们的a right(权利)一词来翻译的表达式,他由此还得出了一个很强的结论:根本不存在此类权利。 [1]总之,伦理学探讨的事绪和语词本身纠缠在一起,在相当程度上我们可以说,有些行为和心理,没有语言就不会有——就像有些战术是没有电子通讯设备就无法有的——例如辩解,说服,为万世师表的雄心,对人生意义的困惑,内疚,迫害异端。

   当代汉语伦理探究还有一个额外的问题。本来,我们的日常伦理生活是联系于我们的母语得到经验的,我们经验到某个人的慷慨大度而不是经验到他的magnanimousness或megaloprepeia,经验到某个人的善意或优秀而不是经验到他的goodness。伦理学作为伦理经验的反思,本来应当使用善意 或优秀 之类的母语语汇。然而,现代汉语的论理词多半是从西语中移植过来的,前面已经提到过,就连道德、伦理 这两个词,虽然古代汉语中就有,但今天它们的含义难免与morality和ethics纠结在一起。讨论西方伦理学时,碰到good这个最常用的词都可能发生困难,不知把它译成好 还是译成善。这种问题不出现在物理学那里——中国人英国人使用的是同一种物理学语言,中子 不多不少就是neutron。

   这些纠缠贯穿全书,因此我愿及早提及。

  

   §4 人该怎样生活

  

   伦理学虽与道德问题关系紧密,但它并不是狭义的道德研究,毋宁说,它联系生活整体来考虑道德维度。因此,威廉斯建议把苏格拉底问题即人该怎样生活 这个问题,作为伦理学的初始问题。 [2]或者就像今人常提的那样:伦理学探讨人生问题,探讨生活的意义何在。

   我们通常不会凭空去考虑人该怎样生活,我们通常考虑的,是在一件一件具体的事情上该怎样做,例如考虑我是该考研究生呢还是该作为志愿者到甘肃农村去教书。但这种具体的考虑有时不仅是在决策论意义上做一个决定,不仅是在特定条件下盘算、权衡,而是要连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即我的整体生活旨趣一起来考虑。这时候,考虑的内容就不再只是在一件具体的事情上我该怎样做,而是连到了我该怎样生活 这个更一般的问题上。

   我该怎样生活 涉及我对生活的一般刻画和一般看法。这种刻画和认识不可能局限在一个人自己身上,我们同时也在琢磨别人的生活,例如琢磨我所仰慕的人是怎样生活的,也在考虑一般说来人该怎样生活,例如想到某些人的做法让我反感或让我轻视。我们不能假装我只管我自己该怎样生活而对他人该怎样生活不抱任何态度,实际上,由于我的行止对于我自己来说通常无可置疑并在这个意义上是自然的,我们最先是从他人那里感到是 与该 的分离——我们最先会说的是你该怎样、他该怎样而不是我该怎样。这个我们先不深论,这里要说的是,我在一件具体的事情上考虑自己该怎样做,并不意味别人也该这样做,但我该怎样生活 这样一个看似属于我自己的问题则必然联系于人该怎样生活 这样的一般的问题。

   一方面,我该怎样生活 这个问题不只关乎我自己,但另一方面,人该怎样生活 总是与我该怎样生活 连在一起来考虑才有意义。伦理思考无论行多远,都不可脱离思考者的切身关怀。尽管我们不可能只考虑自己该怎样生活而对他人该怎样生活全无所谓,人该怎样生活 这个问题却并不是在为所有人该怎样生活寻求答案。我们谁也无法为所有人该怎样生活提供答案,换言之,人该怎样生活 根本没有一个对人人都有效的或有意义的答案。

  

   §5 亚里士多德学科分类中的伦理学

  

   人该怎样生活 这个问题在苏格拉底那里是哲学的核心问题,因此也称为苏格拉底问题 。但在苏格拉底那里,并没有伦理学这个学科,是亚里士多德第一次对哲学或一般学问做出分类。亚里士多德把人类活动分成三类:理论活动、实践(praxis)、制作(poiesis)。实践不同于理论活动,因为实践改变对象而理论活动不改变对象;实践不同于制作,因为制作活动是纯粹取效的,其目的在制作活动之外,而实践的目的则并不尽在实践之外。 [3]与这三类活动相应,亚里士多德区分三类学科:理论学科,包括形而上学、数学、物理学;实践学科,包括政治学、 [4]伦理学;制作学科,包括诗学。

   亚里士多德区分理论之知与实践之知,前者是episteme,特属于实践的知是phronesis,“一种获取真知的禀赋,包含了道理(logos),关涉的是那种关乎人之善好与不善的行动”。 [5](NE ,1140b4)Phronesis通常译作实践知识 或实践智慧 ,也有译作明智 的。把phronesis译成实践知识 是有疑问的,我们后面会讲到,知识 这个词主要指明述的系统的知,译成实践知识 不如译成实践之知 。译成实践智慧 ,智慧 似乎太高了。我们会说伯里克利或管仲有实践智慧,但一个人会做饭,会盖房子,叫智慧有点儿过了。而且,无论译作实践知识 还是实践智慧 ,都更像是解说而非译名,译成实践之知 也有这个缺点。明智 这个词,如果取其古汉语里的含义,倒是相当好,但在现代汉语里,明智 主要用于对手段的考虑,而phronesis不是种技术而是德性(NE ,1140b25-26),不仅是选择正确手段的能力,也包括思考哪些目的值得追求的能力。强为之译,也许可以译作明慧 或聪慧 。

理论科学的目标是为真理而求真理,它们不改变事情本来的样子,例如,对天体的研究不改变天体的运行。实践学科不是单为真理本身之故而探求真理,例如,伦理学研究的目的不在于知道善人是什么样的人,而在于我们自己成为善人,不仅意在知道什么是德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嘉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伦理   伦理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35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