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鹏:论《阳关三叠》的N种叠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2 次 更新时间:2016-05-29 23:53:23

进入专题: 《阳关三叠》  

王兆鹏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由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入乐歌唱而成的《阳关三叠》,在传唱中,各式各样的叠法层出不穷。稽考文献,知唐宋以来《阳关三叠》的叠法,有二十多种,可分三类:一是原句叠,二是破句叠,三是增句叠。原句叠,是在不改动原诗句式的前提下,用原句进行不同的重叠与组合,组合的歌诗仍是齐言体。破句叠,是将原诗七言句摊破成二字句、三字句、四字句、五字句,进行不同的重叠与组合。组合成的歌诗是杂言体。增句叠,是在原作基础上,增补新的字句,形成新的歌词。明代以前基本上是原句叠的齐言体,明代以后则大多是破句叠的杂言体。

  

   由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入乐歌唱而成的《阳关三叠》,是传唱千余年的经典乐歌。但《阳关三叠》究竟如何叠,有哪些叠法,自北宋以来,一直有不同的说法。清吴衡照就曾感叹“《阳关三叠》之说,言人人殊”①。20世纪以来,讨论更加热烈。检阅相关讨论的文章,发现一些有价值的文献论者大多没有注意到,有些文献是依据二手资料辗转引用,可靠性既有问题,又有误解。本文拟在全面搜集原始文献和借鉴时贤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阳关三叠》的叠法问题作一总的厘清和集结。

  

   一、齐言体的原句叠

   最先讨论《阳关三叠》叠法的,是北宋的苏轼。苏轼讨论《阳关三叠》的文字,分别见其《仇池笔记》、《东坡志林》和《东坡题跋》,内容相同,但文字表述略异。今人引述苏轼的意见,有的是根据《仇池笔记》,有的是依照《东坡志林》,有的是引用《东坡题跋》,有的则是辗转引录②。为了还原苏轼说法的原貌,兹将三书的记载分别引录如下。《仇池笔记》卷上载:“旧传《阳关三叠》,今歌者每句再叠而已,若通一首,又是四叠,皆非是。每句三唱,以应三叠,则丛然无复节奏。有文勋者,得古本《阳关》,每句皆再唱,而第一句不叠,乃知唐本三叠如此。乐天诗云:‘相逢且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劝君更尽一杯酒)。’以此验之,若一句再叠,则此句为第五声,今为第四,则一句不叠,审矣。”③《东坡志林》卷七曰:“旧传《阳关三叠》,然今世歌者,每句再叠而已,若通一首言之,又是四叠,非是。或每句三唱,已应三叠之说,则丛然无复节奏。余在密州,有文勋长官以事至密,自云得古本《阳关》,其声宛转凄断,不类,乃知唐本三叠盖如此。及在黄州,偶得乐天《对酒》云:‘相逢且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注云:‘第四声:劝君更尽一杯酒。’以此验之,若一句再叠,则此句为第五声。今为第四声,则一句不叠,审矣。”④苏轼这两本书记载的文字互有出入,宋人载籍中引录的文字也不一样。比如,曾慥《类说》卷九《阳关三叠》、高似孙《纬略》卷八《阳关三叠》引录的文字,与《仇池笔记》相同;而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二四和蔡正孙《诗林广记》卷五引录的文字,则与《东坡志林》一致。《东坡题跋》卷二《记阳关第四声》为:“旧传《阳关》,三叠⑤,然今歌者,每句再叠而已。通一首言之,又是四叠,皆非是。或每句三唱,以应三叠之说,则丛然无复节奏。余在密州,有文勋长官,以事至密,自云得古本《阳关》,其声宛转凄断,不类向之所闻,每句皆再叠,而第一句不叠,乃知唐本三叠盖如此。及在黄州,偶读乐天《对酒》诗云:‘相逢且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注:‘第四声:劝君更尽一杯酒。’以此验之,若第一句叠,则此句为第五声矣。今为第四声,则第一句不叠审矣。”⑥相对而言,《东坡题跋》记载的文字,语意最完整。当以此为据。

   根据苏轼这一记载,北宋已流传有三种叠法⑦。第一种叠法是每句叠唱二次,即“每句再叠”,其体式为:

   D1.渭城朝雨浥轻尘,渭城朝雨浥轻尘(第一叠)。客舍青青柳色新,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二叠)。劝君更尽一杯酒,劝君更尽一杯酒(第三叠)。西出阳关无故人,西出阳关无故人(第四叠)。

   这种叠法,全首唱起来是四叠,苏轼认为“非是”。其实,宋人诗词中有时也称“四叠阳关”。如贺铸《采桑子》词:“四叠阳关忍泪闻。”李清照《蝶恋花》词:“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⑧张侃《同乡人别朱希文察判于咏春亭》诗:“小别诸君休作恶,阳关四叠不须成。”⑨当然,贺铸、李清照和张侃说的“四叠阳关”是否指这种叠法,无从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宋代已有“四叠阳关”的说法和唱法。李治《敬斋先生古今黈》卷四也提到“或又有叠作八句而歌之者”,就是指这种叠法。不过李治认为“叠作八句,虽若近似,而句句皆叠,非三叠本体,且有违于白注”⑩。第二种叠法是每句都叠唱三次,即“每句三唱”,其体式是:

   D2.渭城朝雨浥轻尘,渭城朝雨浥轻尘,渭城朝雨浥轻尘(第一叠)。客舍青青柳色新,客舍青青柳色新,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二叠)。劝君更尽一杯酒,劝君更尽一杯酒,劝君更尽一杯酒(第三叠)。西出阳关无故人,西出阳关无故人,西出阳关无故人(第四叠)。

   苏轼认为这种叠法“丛然无复节奏”。虽然苏轼不欣赏,但这种唱法在当时是存在的。明谢琳《太古遗音》载《阳关曲》琴谱,也提及“或云句句三叠”(11)。刘永济《宋代歌舞剧曲录要》认为:“‘每句三唱’,乃另一叠法,与前‘每句再叠’之法不同,并非‘丛然无复节奏’。”(12)一句三唱的情况,不独《阳关三叠》为然,唐白居易说《河满子》“一曲四词歌八叠”,应是每句三唱(13)。第三种,即苏轼认为与古本《阳关》吻合的叠法,是“每句皆再叠,而第一句不叠”。其体式为七声三叠:

   D3.渭城朝雨浥轻尘(第一声),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二声)。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三声,一叠)。劝君更尽一杯酒(第四声),劝君更尽一杯酒(第五声,二叠),西出阳关无故人(第六声)。西出阳关无故人(第七声,三叠)(14)。

   这与宋无名氏《古阳关》词的叠法(详后D23)有相通之处,二者都是七声三叠,只是《古阳关》在王维原作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字句而已。李治《敬斋先生古今黈》所载金元时期的三叠和声法(详后D6),也是这种首句不叠,其他三句皆叠的七声结构。

   苏轼所说的这三种叠法,是“今世歌者”所唱,即北宋流传的三种歌法。与白居易所说的唐代“阳关第四声”似乎不完全相符。苏轼说白居易所注“《阳关》第四声”是指“劝君更尽一杯酒”一句,其实,白居易《对酒》诗“相逢且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原注的是:“第四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15)宋郭茂倩《乐府诗集》卷八○《渭城曲》引白居易《对酒》诗及自注后也说:“《阳关》第四声,即‘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也。”(16)即是说,白居易自注的第四声,是指“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二句,而不是苏轼所引录的“劝君更尽一杯酒”一句。上述七声三叠法的第四声,只是“劝君”一句,而不含原作的“西出阳关无故人”。于是,今人根据自己的理解,又得出另外的叠法。如杨荫浏将苏轼所说的第三种唱法解释为:“第一句歌词唱一遍,第二句歌词唱二遍,第三句歌词则配到第四个乐句。”(17)其体式为:

   D4.渭城朝雨浥轻尘(第一乐句),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二乐句)。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三乐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第四乐句,第四声)(18)。

   今人金建民参照白居易《对酒》诗的自注,认为前二句必须叠唱三遍,才能使“劝君”二句成为第四声,于是推衍出前二句叠三遍的三叠法:

   D5.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一声,一叠)。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二声,二叠)。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第三声,三叠)。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第四声)(19)。

   D4-D5这两种叠唱法,只是唐代《阳关曲》唱法的可能性推测。唐时的叠法是否如此,由于文献无征,无法作出肯定的判断。

   金元时期,还有一种三叠和声法。李治《敬斋先生古今黈》卷四说:“王摩诘《送元二使安西》诗云(略)。其后送别者,多以此诗附腔,作《小秦王》唱之,亦名《古阳关》。予在广宁时,学唱此曲于一老乐工某乙云:渭城朝雨(和:剌里离赖)浥轻尘,客舍青青(和:剌里离赖)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不和),西出阳关(和:剌里来离来)无故人。”李治后来觉得“某乙所教者未得其正”,于是在某乙的基础上:“与知音者再谱之,为定其第一声云:渭城朝雨浥轻尘(依某乙中和而不叠)。第二声云:客舍青青柳色新(直举不和)。第三声云:客舍青青柳色新(依某乙中和之)。第四声云:劝君更尽一杯酒(直举不和)。第五声云:劝君更尽一杯酒(依某乙中和之)。第六声云:西出阳关无故人。及第七声云:西出阳关无故人(皆依某乙中和之)。止为七句,然后声谐意圆。所谓三叠者,与乐天之注合矣。”(20)李治这种唱法的结构是:

   D6.渭城朝雨(和:剌里离赖)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客舍青青(和:剌里离赖)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劝君更尽(和:剌里离赖)一杯酒,西出阳关(和:剌里来离来)无故人,西出阳关(和:剌里来离来)无故人。

   这是综合了和声唱法与苏轼所说的首句不叠后三句叠的唱法而成,与前述D3的七声三叠法的结构基本相同。这种和声唱法,与佛教说唱的方法有些接近。上引李治《敬斋先生古今黈》卷四又说:“因博访诸谱,或有取《古今词话》中所载,叠为十数句者;或又有叠作八句而歌之者。”可见,在金元时期,当时已有《阳关曲》的歌谱流传,所以李治才“博访诸谱”,可惜没有流传下来。

   金元时期的《阳关三叠》图谱没有流传下来,明人田艺蘅编著的《阳关三叠图谱》则传存至今。只是当今有的学者因未见田艺蘅原书,曾经产生过误解,顺此作一番辨析。话题是从刘永济《宋代歌舞剧曲录要》所载引起的:“我幼年在家藏《三续百川学海丛书》中,见一书名《阳关三叠》。其书所载叠法很多。我还记得两种,皆是连原句三叠。此书何人作于何时,我却忘了,而家藏古书,经过我故乡屡次乱事,已不存在。《三续百川学海丛书》又极难得,因此我以后就不曾再见此书。但那两种叠法却是合于三叠之说。”(21)刘先生所说的这段话,只是凭记忆,原本不太准确,后来又被误读,如有的学者说:“刘永济先生的《宋代歌舞剧曲录要》,特别是总论部分对《阳关三叠》的论述十分重要,他不仅向我们提供了一本名叫《三续百川学海丛书》,其中有关于《阳关三叠》的叠法,而且还告诉我们,在宋代就有了专门论述《阳关三叠》的专著了。因此,刘先生的论述,在20世纪下半叶,对研究了解唐宋词曲和《阳关三叠》,颇具权威性。”(22)误读后,偏差就更大:

   第一,书名不确。所谓《三续百川学海丛书》,原名《广百川学海》丛书。因为前有宋左圭的《百川学海》,中有明梅纯的《续百川学海》,后有题冯可宾的《广百川学海》,所以,刘先生将《广百川学海》丛书记忆作《三续百川学海丛书》。清人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卷一五倒是著录有一部“《三续百川学海》三十卷”,然而那是另一部丛书。《广百川学海》丛书内所载阳关三叠图谱,书名不是《阳关三叠》,而是《阳关三叠图谱》。

   第二,作者及时代误解。《广百川学海》丛书的编者不是宋人,而是明人;《阳关三叠图谱》也不是“宋代”的“专著”,而是明人田艺蘅的著作。书中所载《阳关三叠》的叠法,远不止“两种”(详后),都是明代的叠法,而不是宋元时代的歌法。

对于《广百川学海》所载《阳关三叠》一书的作者,刘永济很审慎,说“此书何人作于何时,我却忘了”。因为《百川学海》的作者是宋人左圭,所以后来引用者类推《三续百川学海》(即《广百川学海》)的编者也是左圭,进而误认为《阳关三叠图谱》也是宋人的著述,并将其中所载《阳关三叠》的叠法说成是宋元人的唱法(23),更是错误的结论。其实,《广百川学海》丛书,是明代的一部伪书,是书商从明初陶宗仪《说郛》中抽取一百三十种别出印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兆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阳关三叠》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880.html
文章来源:《文艺研究》(京)2011年6期第49~59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