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鹏:两宋所传词集续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4 次 更新时间:2016-05-29 23:51:56

进入专题: 宋词   词集版本  

王兆鹏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从文学传播的角度考察宋词在当时的传播状况,将传统的版本目录学纳入到文学传播视野之内,使词集的版本目录文献变为词集的传播史料,或能盘活词学研究的资源,扩大词学研究的视域。通过考察宋代词人苏庠、毛滂、吴礼之、赵鼎、黄大舆、李弥逊、潘良贵、冯时行、欧阳澈、曾惇等十家词集在南宋时期的版本传刻情形,即可管窥宋词在当时的书册传播状况。南宋人的词集,大多有诗文集外单行本和诗文合刻本二种。词与诗文合刻,表明南宋文人已将词视为可与诗并称传世的诗体。不再像北宋文人那样,词作不能入诗文集,只能作为另册集外别行。虽然南宋尚有少数文人坚持认为词不宜与诗并刊,诗集不收词作,但大多数人已改变了这种重诗轻词的观念。词作结集刊行,成为南宋词传播的主要形式。

   【关 键 词】宋词/词集版本/文学传播

  

   笔者曾撰《两宋所传词集版本考》,对两宋所传七十三种词集的版本存佚情况做过系统考察①,今欲继之对两宋时期所传全部词别集作一总的清理,目的不仅仅是从文献学的角度考订宋人词集的版本,更想从文学传播的角度了解宋词在当时的传播状况,将传统的版本目录学纳入到文学传播视野之内,使词集的版本目录文献变为词集的传播史料,以盘活词学研究的资源,扩大词学研究的视域。

   限于篇幅,本文主要考订苏庠、毛滂、吴礼之、赵鼎、黄大舆、李弥逊、潘良贵、冯时行、欧阳澈、曾惇等十家词集在两宋时代的传布情况,暂不涉及明清以后的版本源流。

  

   一、苏庠《后湖词》

   苏庠词集,南宋时有单刻本和诗词合刻本二种。

   单刻本词集,为嘉定间长沙书坊所刻,题作《后湖词》一卷,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有著录。此集后世无传本。近人刘毓盘《唐五代宋辽金元名家词集六十种辑》和易大厂《北宋三家词》有辑本。

   苏庠又有诗集《后湖集》,亦收词。张元干《苏养直诗帖跋尾六篇》云:

   养直未见东坡时,出语落笔,便脱去翰墨畦径,自有一种风味,真所谓飘飘然凌云之志。所以受知于东坡先生,久而果为神仙中人也。德友所藏诗词,多是《后湖集》中所未有,要当流传墨本,用贻好事者。吾德友终能深袭独秘耶?如木犀词末句:“身到十洲三岛,心游万壑千岩。”是岂轩冕所能笼络也。平生大节如此,纵非仙去,自足以高一世。此语可为知者道。芦川老隐云。[1]174~175

   揣摩跋中“德友所藏诗词,多是《后湖集》中所未有”语意,《后湖集》应是诗词并收。张元干此跋作于绍兴二十八年(1158)②,跋中已提及《后湖集》,表明其时《后湖集》已刊行于世。

   苏庠《后湖集》,洪兴祖曾为之作序。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六载:

   苕溪渔隐曰:洪庆善与养直皆丹阳人,予以问庆善,庆善云:“初无此事,乃曾端伯得之传闻之误耳。余于《后湖集》序尝言之,云:不待访丹砂于 嵝,依羽人于丹丘,而罗浮之客、九转之丹至矣。仆驰书问之,且丐录近诗,居士答言:‘顷得方士神药,夺命鬼手中,服食以来,哦诗结字,无复余习矣。养直后以寿终,亦无他异。端伯之言不可信也。’”[2]290

   此段记载的背景是,曾慥(端伯)曾在所编《宋百家诗选》中说苏庠是服仙丹去世,颇神异。于是胡仔向与苏庠有交往的洪兴祖(字庆善)求证。洪兴祖说,曾慥是得之传闻而致误。洪兴祖在《后湖集序》中已对此作过特别的说明。序中既说苏庠是“寿终”,表明《后湖集》是绍兴十七年(1147)苏庠去世后编成刊行。而洪兴祖本人是卒于绍兴二十五年(1155)。因此,《后湖集》的刊行时间,当在绍兴十七年苏庠去世之后至绍兴二十五年洪兴祖去世之前。正因为《后湖集》是刊行于绍兴二十五年之前,所以绍兴二十八年张元干能见其书并与苏庠的墨本比较。

   绍兴十八年开始编纂、绍兴末年成书的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③,也多次引录《后湖集》,如卷十五云:

   《后湖集》云:“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垂。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回期。”此诗造意之妙,至与造物相表里,岂直诗中有画哉!观其诗,知其蝉蜕尘埃之中,浮游万物之表者也。山谷老人云:“余顷年登山临水,未尝不读王摩诘诗。固知此老胸次定有泉石膏肓之疾。”

   《后湖集》云:余每读苏州“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之语,未尝不茫然而思,喟然而叹。嗟乎!此余晚泊江西十年前梦耳。自余奔窜南北,山行水宿,所历佳处固多,欲求此梦,了不可得。岂蒹葭莾苍,无三湘七泽之壮,雪蓬烟艇,无风樯阵马之奇乎!抑吾且老矣,壮怀销落,尘土坌没,而无少日烟霞之想也。庆长笔端丘壑,固自不凡。当为余图苏州之句于壁,使余隐几静对,神游八极之表耳。[2]97~99

   又卷五十三曰:

   东坡云:“‘属玉双飞水满塘,菰蒲深处浴鸳鸯。白苹满棹归来晚,秋着芦花一岸霜。扁舟系岸依林樾,萧萧两鬓吹华发。万事不理醉复醒,长占烟波弄明月。’此篇若置李太白集中,谁疑其非者。乃吾家养直所作《清江曲》也。”苕溪渔隐曰:养直《后湖集》又有《后清江曲》云:“层波渺渺山苍苍,轻霜陨木莲叶黄。呼儿极浦下笭箵,社瓮欲熟浮蛆香。轻蓑淅沥鸣秋雨,日暮乗流自相语。一笛清风万事休,白鸟翩翩落烟渚。”殊不及前篇也。[2]363

   一书三次引录,胡仔自是见到《后湖集》原书后录入。从所引录的情况看,《后湖集》既有诗作,也有诗话。

   至于《后湖集》的版本,南宋至少有三种:一为尤袤《遂初堂书目》著录的《苏后湖集》④。二为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著录的十卷本:“《后湖集》十卷,丹阳苏庠养直撰。其父坚伯固,亦有诗名。庠以遗泽畀其子,而自放江湖间。东坡见其《清江曲》,大爱之,由是得名。僧祖可正平,号癞可者,其弟也。庠中子扶,亦工诗,有清苦之节。庠,绅之后,颂之族。”[3]523三为《宋史》卷二百八《艺文志》著录的“《苏庠集》三十卷”本。可惜三本均佚,后世无传。

   除藏书家著录之外,诗人亦有提及者,可略见苏庠诗集的传播情况。周紫芝有《王兴周以苏养直诗见借今日偶携至直舍且诵且已自喜亦自笑也为题三诗因效其体》诗[4]216,周氏所读,当为诗卷。赵蕃《书后湖集》云:“我怀苏养直,不作汉三公。隐墅人安在,春溪草自丰。遗文尚亡恙,斯道未应穷。会与吾尊友,青灯话此翁。”[5]355

   又,曾慥曾裒集苏庠诗,给词人向子諲。绍兴二十三年癸酉(1153)曾慥《跋苏养直词翰》云:

   慥顷尝编集本朝名士《百家诗选》,仍为传引,载其出处。苏养直亦与焉。庠字养直,京口人,初以病目,自号眚翁,后徙居丹阳之后湖,更号后湖病民……。前此尽裒所为诗,以属芗林向伯恭。慥尝见其词翰巨轴,士大夫多作跋尾。慥亦题诗云:“元祐文章绝代无,为盟主者眉山苏。旧闻宗匠为诗匠,今见东湖说后湖。寂寞香山老居士,浩荡烟波古钓徒。澜翻翰墨惊人眼,一段清冰在玉壶。(徐师川,号东湖居士)今览德友所藏墨迹数轴,因书传引,附于卷后。绍兴癸酉岁初伏日温陵曾慥。[6]374

   向子諲也是苏庠的友人,有词唱和⑤。曾慥将编就的苏庠诗集给向子諲,是请其作序还是请其刊行,不得而知。洪兴祖作序和南宋所传《后湖集》,下知是否即曾慥所编之本?

   苏庠是当时著名书法家。他的诗词,常有手书墨本传世。其友人周德友收藏他的诗词真迹尤多,时人多有题跋。除前引张元干题跋外,张孝祥有《跋周德友所藏后湖帖》:“德友少时,趣尚奇伟,一斗百篇,诸老先生慕与之游。今岁晚矣,讫未有识,一饱之不谋,可叹也。右《后湖书帖》自甲轴至己。绍兴二十八年三月望。”[7]280周必大亦有《跋周德友所藏苏养直诗帖》:“后湖居士歌诗清腴,盖江西之派别,而字画健逸,又老坡之苗裔也。吾宗德友丈宝其遗墨,殆且百纸,可谓富矣。仆生也后,不及从居士游,今以德友数十年染指之勤,一旦得大嚼焉,正使亲见扬子云,所获未必如是之富也。欣玩弥日,拱揖不暇,姑识岁月而归之。绍兴戊寅十二月既望。”⑥

  

   二、毛滂《东堂词》

   毛滂词集,有单刻本和诗文集合刻本。

   集外单刻本,有长沙书坊刻《百家词》本《东堂词》一卷,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有著录。今传明吴讷《唐宋名贤百家词》本,题名卷数并同,或从之出。《彊村丛书》本《东堂词》系据潢川吴氏景写宋本校刊。既有景宋本,则原有宋本可知,但不知此宋本是长沙坊刻本还是另外的宋刊本。

   又有与诗文集合刊本。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七载:

   《东堂集》六卷、《诗》四卷、《书简》二卷、《乐府》二卷,祠部郎江山毛滂泽民撰。滂为杭州法曹,以乐府词有佳句,受知于东坡,遂有名。尝知武康县,县有东堂,集所以名也。又尝知秀州,修月波楼,为之记。其诗文视乐府颇不逮。[3]514

   南宋陈造有《题东堂词集》曰:

   毛泽民集,合文诗、尺牍、乐府为十五卷,刊于嘉禾郡库。予校文秋闱,得是藏于家。细观静阅,其视苏氏之门秦、黄、晁、张、陈、李辈,未遽辈行,要为当时文士伯乐肯顾,宁复凡骨。士之从事斯道,当贵重之。[8]394

   可知《东堂集》为嘉禾郡所刊,只是十五卷的卷数与《直斋书录解题》所言十四卷稍有不同,或嘉禾刻本有附录一卷。按,嘉禾本刊于孝宗淳熙间。陈造又有《题东堂集》云:

   毛泽民仕临安,其守东坡。坡,士麟凤也。晚乃受知。予读《东堂集》,玩绎讽味,其文之瓌艳充托,其韵语之精深婉雅,视秦、黄、晁、张盖不多愧,比文宗学师,不彼即而彼即之,其贤于世几等。此集嘉禾有板,予己酉岁考是郡秋试,郡将赵侯送似,遂得宝藏之。[8]395

   己酉,为淳熙十六年(1189)。是岁秋陈造已得其书,知《东堂集》必刊于淳熙十六年秋之前。

   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及陈造所言“乐府”即词,可见是诗文词合刊。明焦竑《国史•经籍志》载“毛滂《东堂集》六卷又诗四卷又书简二卷又乐府二卷”[9]413,据知毛滂诗文词合刻本至明代尚流传于世。今不传。

   元佚名《氏族大全》卷七又载:“毛滂,字泽民,工诗。有《东堂集》十二卷。”[10]230《至元嘉禾志》卷十三《毛滂传》则谓毛滂“有《东堂集》十卷行于世”[1]4502。是宋末元初尚流传有十卷本和十二卷本。未知是新刊本还是嘉禾刊本所遗存。

   又,《永乐大典》卷二八零九和卷一二零四三分别保存有《东堂集》所载《木兰花》词、《毛东堂先生集》所载《剔银灯》词。毛滂当另有《毛东堂先生集》传世,其中亦载词作。

   曹勋《跋东堂先生诗卷》云:“毛泽民以文章名世,于长短句尤为超诣。若诗文,则传人间者甚少。”[12]528由此可见,南宋初毛滂词的传播较其诗为广,词名亦胜于诗名。

  

   三、吴礼之《顺受老人词》

   吴礼之有词集《顺受老人词》五卷,见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四记载:“吴子和,名礼之,号顺受老人。钱塘人。有词五卷,郑国辅序之。”[13]223然未见宋人书目著录。其书后世无传。

清黄虞稷《千顷堂书目》虽著录有“吴礼之《顺受老人词》五卷”[14]789,但属增“补”的书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兆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宋词   词集版本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879.html
文章来源:《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武汉)2011年5期第57~63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