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庆炳:文化诗学是可能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6 次 更新时间:2015-12-14 16:38:29

进入专题: 文化诗学  

童庆炳 (进入专栏)  

     文化诗学作为外部研究的意义

   当本世纪80年代初中期,韦勒克和沃伦的具有新批评学术色彩的《文学理论》被刚刚打开门窗的中国文艺理论工作者奉为西方现代文论的圭臬的时候,当我们了解了什么是“外部研究”和“内部研究”的时候,我们才恍然明白我们过去所熟悉的认识论的文论,政治论的文论,都不过是“外部研究”的一个方面而已。我们急切地想了解“内部研究”,追寻“文学本体”,揭示文学语言的奥秘,研究小说修辞等等,一时成为学术时髦。差不多20年的时间过去了,西方文学批评的潮流又变成了解构主义文论、后殖民主义文论、新历史主义文论、女性主义文论。文化批评文论,西方的文论风向又转向“外部研究”,似乎这些“外部研究”才是当下最时髦的、最先锋的、最前沿的、最值得追寻的东西。中国文论20年的风风雨雨,终于使我们头脑逐渐“成熟”起来,认识到文学理论总是在“内部研究”和“外部研究”之间游动,因此无论“内部研究”还是“外部研究”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文学的版图无限辽阔。对于文学的复杂性、丰富性和层次性,中西文论都有充分的认识。中国古代诗学提出了诗歌层次论:言—象—意—道。英伽登提出了文学四层次论:语音层,意义层,图式化外观层(作品所展现的人物、事件、背景等),意向性状态中的“世界”层(读者接受中的世界)。有时他还提出作品的形而上性质层。艾布拉姆斯提出了“文学四要素”所构成的活动理论。斯托洛维奇描画了主体、客体、心理、社会的复杂的审美结构图。伯克提出了主体、活动、背景、载体和目的五因素的文学“五重结构”。总之,文学作为人的精神活动具有无比辽阔的空间这一点,成为大家的共识。我们终于理解文学研究的视角和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而且各种视角和方法各有特点,“内部研究”和“外部研究”各有妙处。它们不过是同一房子的不同窗户,打开任何一个窗户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色。

   基于这样一个认识,我们觉得当前的文学理论可以双向拓展。一方面继续向微观的方面拓展,文学文体学、文学语言学、文学心理学、文学技巧学、文学修辞学、小说叙事学,等等,仍有广阔的学术空间;另一方面,又可以向宏观的方面展开,文学与哲学、文学与政治学、文学与伦理学、文学与心理学、文学与社会学,文学与教育学交叉研究等,也都是可以继续开拓的领域。今天我想着重提出来讨论的是文学与文化的交叉研究,但我想给它一个更美丽的词,这就是“文化诗学”。

   “文化诗学”作为文学理论研究的一个视界是可能的,因为文学是人类的一种文化样式和文化活动。人类有多种文化样式和活动,文学活动是一种古老的世代相传的文化活动。文学的文化属性是非常明显的。文学从来不是孤立地存在着发展着的,它总是与其他文化形态互动中存在着发展着。文学中处处渗透着文化的因子。文化中也活跃着文学的诗情画意。因此从文化的视角来考察和研究文学是文学自己的文化身份所给定的,不是我们硬加给它的。

   从文化视角中来考察和研究文学,这是一个独特的视角。这个视角的意义在于,它不是从文学的微观视角来考察研究文学,而是从宏观的文化视角来考察研究文学。不是从单一的学科来考察文学,而是从跨学科的视角来考察文学。杜甫的《望岳》写道:“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文化诗学就是从文化这个“绝顶”上来了望文学,文学的“众山”都会纳入到它的视野中。对同一个对象的观察,从不同的视野所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文化诗学是企图把几个“窗口”所看到的景物实现一种融合,从而力图从总体上把握文学。所以我们所说的文化诗学,就不是固定在一个视角、一个学科之内的研究,它基本上是一种跨学科的研究,所以它的洞见也是多元的,它的批评话语当然也就具有包容性。

   文化诗学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中国古代文、史、哲不分,那时的研究就是一种综合性的研究,而研究的成果就是文化诗学了。我认为像孔子的“兴观群怨”说、孟子的“以意逆志”说和荀子的“美善相乐”说等,都是最早的文化诗学。今天我们在对“内部研究”“神往”了一阵之后,突然又对这种看似无边无际的文化诗学重新发生兴趣,我想是时代使然。我们生活于一个充满了矛盾的时代,一方面我们我们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了,可另一方面则是人文精神的失落。无私奉献与贪赃枉法并存。崇高牺牲与腐败堕落并存。极度贫穷与无比富有并存。劳动热情与下岗失业并存。希望与失望并存。……我们关注这些令人焦虑的现实。这样人们在接触文学之时,多数人并不十分关心那精细的技巧,而更多地关注文学是不是喊出了我们时代千万人的心声。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我们当下的文学无疑在语言技巧上比新时期开始时的所谓“伤痕文学”、“改革文学”、“反思文学”、“寻根文学”等等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热爱当下文学阅读当下文学的人们却少了很多。这里也许有很复杂的原因。但我认为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一部分作家的作品,过分热衷于玩弄语言技巧,而其作品缺乏激动人心或震撼人心的时代的人文的内容。所以文化诗学在这个时候被部分学者所关注,是顺应时代所呼唤的文学潮流的。

     文化概念及文学的文化意义

   我们说文学是一种文化样式,那么首先要追问的是文化是什么。文化这个词大家都是熟悉的,但要把它说清楚不是容易的事情。这要从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说起。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一般都认为有“体质”和“灵魂”两项。人与人之间体质的差别现在已经可以用人类体质学的科学检测,作出准确的说明。但是若要说明人与人之间“灵魂”上的差别,就关系到文化的差别了。假设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在其出生之初,一切都相似到极点,因为某种原因在出生后分养在中国和美国,那么长大后,这对同胞兄弟虽然在“体形”上还是十分相似,但“灵魂”一定有了很大的差别。因为他们学习不同的语言,养成不同的习惯,形成不同的思想性格,学会了不同的情感表达方式,喜欢不同的艺术趣味,崇奉不同的信仰等等,这种差别就属于文化的差别了。所以文化是与形成人的不同“灵魂”的社会承传密切相关的。

   但是究竟怎样来界说文化,目前的意见就异常分歧,据说对文化的界说多达160多种。不过较重要的有广义、狭义和符号义三种:

   广义的文化概念是很多人主张的。英国19世纪人类学家泰勒的文化定义是广义的。他在《原始文化》(1871年)一书中说:

   文化或文明,就其广泛的民族学意义上来说,乃是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和任何人作为一名社会成员而获得的能力和习惯在内的复合整体。(注:爱德华•泰勒:《原始文化》,第1页, 上海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

   这个意义上的文化概念最为流行。在西方,  文化开始于拉丁文Cultuia,英文Culture,文化原是“耕作”的意思。通过“耕作”人由动物变成了人。通过不同的“耕作”人变成了具有不同“灵魂”的人。英国著名的文学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也是从广义的视点来界说文化,他说:

   文化是指带那一群传统的器物,货品,技术,思想,习惯及价值而言的,这概念实包容着及调节着一切社会科学。我们亦将见,社会组织除非视作文化的一部分,实是无法了解的;一切对于人类活动,人类团集,及人类思想和信仰的个别专门研究,必会和文化的比较研究相衔接,而且得到相互的助益。(注:马林诺夫斯基:《文化论》,第2 页,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

   马林诺夫斯基对文化的界说与泰勒的界说是一致的。马林诺夫斯基在同一部书中,还详细说明了“文化的各方面”:甲,物质设备;乙,精神方面的文化;丙,语言;丁,社会组织。各国多数学者都是在这个意义上来理解文化的。中国学者对文化的界说也多偏于这种广义的界说。如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庞朴先生认为:

   文化,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可以包括人的一切生活方式和为满足这些方式作创造的事事物物,以及基于这些方式所形成的心理和行为。它包含着物的部分、心物结合的部分和心的部分。如果把文化的整体视为立体的系统,那时它的外层便是物质的部分——不是未经人力作用的自然物,而是“第二自然”(马克思语),或对象化了的劳动。文化的中层,则包含隐藏在外层物质里人的思想、感情和意志,如机器的原理、雕塑的意蕴之类;和不曾或不需体现为外层物质的人的精神产品,如科学猜想、数学构造、社会理论、宗教神话之类;以及,人类精神产品之物质形式的对象化,如教育制度、政治组织之类。文化的里层或深层,主要是文化心理状态,包括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审美趣味、道德情操、宗教情绪、民族性格等等。(注:庞朴:《文化结构与近代中国》,载《稂莠集——中国文化与哲学论文论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在这个意义上,文化与人的本质问题联系在一起,文化是人创造的,人又是文化创造的。文化从一定的意义上就是“人化”。在广义的文化概念中文化被分为三个层面,即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物质文化不是指原本的自然,是人创造的“第二自然”,或者说是对象化的劳动的结果。制度文化则是指渗透了人的观念的社会的各种制度。精神文化是最深层的东西,如文化心理、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审美趣味、道德情操、宗教情绪、民族性格等。物质文化最为活跃,容易变化(如不论什么时代,对外来物质文化的吸收总是先行的)。精神文化则惰性最大,不容易改变。这个广义的文化概念就是指整个社会生活,可以说无所不包。人所需要的一切,所制作的一切,所发明的一切都可以叫做文化。只要你能说出一种有特色的生活活动,就有一种文化。这个文化概念与文明概念是很难区分的,虽然马林诺夫斯基说过“‘文明’一词不妨用来专指较进展的文化中的一个特殊方面”(注:马林诺夫斯基:《文化论》,第2页,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

   另一种是狭义的文化概念。文化是个人的素养及其程度。即包括人受教育的程度、知识的多少、涵养的高低等。如《现代汉语词典》中“文化”的第三义“指运用文字的能力及一般知识。”如我们说,某人在大街上吐痰乱扔东西,太没有文化素养了。阿Q的文化素养很低, 连怎样求爱也不会。如填履历表时的“文化程度”的“文化”就专指教育程度而言。这个意义上的文化只是从修养方面来说的。

   从符号学的角度看,文化是人类的符号思维和符号活动所创造的产品及其意义的总和。  这个观点是由德国的现代哲学家卡西尔(ErnstCoher 1874—1945)提出的。卡西尔认为,人是什么?人的本性是什么?那就是文化。过去有说人是政治的动物的说法(亚理斯多德),有人是理性的动物(启蒙主义)的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卡西尔认为与其说人是政治的动物或理性的动物,不如说人是文化的动物。因为正是文化把人与非人区别开来。那么文化又怎样创造出来的呢?这就是人的劳作(work)。卡西尔说:

   正是这种劳作,正是这种人类活动的体系,规定和规划了‘人性’的圆周。语言、神话、宗教、艺术、科学、历史,都是这个圆的组成部分和各个扇面。(注:卡西尔:《人论》,第87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

卡西尔认为,动物只有信号,没有符号。信号只是单纯的反应,不能描写和推论。他解释说,动物世界(如类人猿)最多只有情感语言,没有命题语言,而人则具有命题语言。情感语言只能表达情感,不能指示或描述任何事物。但命题语言就不仅能表达情感,而且能指示、描述、思维等。因此动物与人类对外界的反应是不同的,动物是直接的迅速的反应,人的应对常常是间接的迟缓的,是被思想的缓慢复杂过程所打断与推延。“应对”常常是“命题语言与情感语言之间的区别,就是人类世界与动物世界真正的分界线”(注:卡西尔:《人论》,第38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人因为拥有符号因此创造了文化。他的公式是这样的:人——运用符号——创造文化(语言、神话、宗教、艺术、科学、历史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童庆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化诗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096.html
文章来源:《江海学刊》(南京)1999年0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