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从传统中寻找现代

——评吴钩的“宋朝三部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4 次 更新时间:2015-12-12 17:11:43

进入专题: 杜君立   传统   宋朝   现代性   历史  

杜君立 (进入专栏)  

  

  

   世界著名的畅销书作家凯文·凯利在《失控》结尾有一个神奇的断言,他说:历史上每一次进步,都会将从前高深的技术和专家“贬值”为大路货,特别是写作。今天的信息技术发展如此迅速,各种在线博物馆、古今中外的书籍都变得触手可及,这让那些穷经皓首的传统历史学家突然要面对无数业余历史爱好者的“包围”,“专业”与“业余”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甚至有些“业余”丝毫不逊色于所谓的“专业”,即使从“学术”角度来审视。

  

   在当下这场业余历史写作浪潮中,吴钩便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在《重新发现宋朝》小试牛刀之后,吴钩先生更上一层楼,在一年之后推出了这本大部头的《宋:现代的拂晓时辰》(以下简称《宋》),并由以学术精神著称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无论从史料、史识,还是装帧、设计,这本书有很大的超越。翻开这部厚重精美的著作,细细读来,其中不乏可圈可点之处。让人对历史、对中国、对世界,都不由产生许多思索。如果加上同期出版的《生活在宋朝》,吴钩这三部以宋朝为主题的书可称为“宋朝三部曲”了,虽然出自不同出版社,但三本书的风格、内容和题材基本相同。其中又以《宋》书最为典型和完备。

  

  

  

宋代的奇迹

  

   一直以来,吴钩先生在微博上颇为活跃,他因为对宋朝的极力推崇,因此被戏称为“宋粉”。对经常关注他微博的读者来说,书里的一些片言只语或许在他的微博上有所出现;但微博过于碎片化,通过本书,人们对吴钩的宋朝研究可以一窥全貌,作者的思路也更加完整和成系统一些。

  

   在《宋》这本书中,吴钩将“现代性”作为全书主题和线索,由宋朝出现的各种现代化(近代化)展开枝节叶脉,分门别类,用点点滴滴的细节,拼凑了生动的历史大局——“瓦舍勾栏”描述宋人过着像宋瓷一样的精致生活;“契约时代”展示宋人从身份社会到契约社会;“全民皆商”细描了中国的重商主义年代;“共治天下”则充分体现了宋朝制度的分权与制衡之美。全书分为生活、社会、经济、法政四个部分,每个部分都用极其细节的“词条”解释来展开。这种“词条”式的写法,其实是向“百科全书”靠拢,显示了作者意图囊括历史方方面面的野心。

  

   与许多学术性专著不同,本书语言平实,以普通历史读者为阅读对象,为此在书中插入了100余幅宋代风情画。中国传统绘画重写意,因此常常很难将绘画作为历史的记录工具,但宋朝绘画却有所不同,出现了大量写实性的美术作品,而且这些代表中国古代艺术巅峰的作品有许多都流传至今。《宋》的封面就是一幅完整的《清明上河图》。有时候,图片的信息量远远超过文字。这些图片与文字相得益彰,使《宋》就如同一幅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图》一样,古老的宋朝在读者面前徐徐展开——随着宋朝的夜生活、瓦舍勾栏、贵族的娱乐活动、美食、节假日,甚至宋朝人的沐浴、刷牙以及天气预报、城市化、福利体系、书院一一呈现,这个充盈着拂晓之光的朝代显现着不输于当今社会的人性化、法制化、商业化的迷人之处。作者以优美而富于时代感的文字,将宋朝城市化、福利体系、书院、民风等,描绘成一幅趣味横生的充满生活气息的历史长卷。

  

   按照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的说法,一切历史其实都是当代史,只是穿上了炫目的外衣而已。历史书写者所能做到的最好状态,就是把最接近的当下,写成最真实的历史;反过来说,也是把最真实的历史,写成最接近的当下。可能是为了便于大众读者理解历史,作者在写作中采用了大量现代语汇,比如宋代开封的“城市白领”不在家中做饭,而是“叫外卖”;再比如“GDP考核”、“官二代”、“猫粮专卖店”、“证券交易所”和“灯箱广告”等……在《生活在宋朝》一书中,吴钩更是做了大量与当下的类比,几个大标题就是:宋人也有“黄金周”、舌尖上的宋朝、假如一千年前有诺贝尔奖等等。在这方面,同样对宋代生活史兴趣盎然的李开周先生,更是乐此不疲,他在《宋朝的饭局》等作品中大量使用现代口语。相比之下,吴钩在《宋》中仍然保留了书面语写作,并注意历史资料的引用方式,这使他的小历史具有更妥当的表达方式。

  

   历史写作离不开各种史料。从《宋》的下注看,全书所引史料极多,从正史到野史、笔记,以及国外汉学著作,不一而足。作者通过对各类记述宋朝的文献和各种各样的宋画的解析,从生活、社会、经济、法政四个层面,展示了中国历史上可能最为文明、现代,且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时代。关于书的具体内容,我就不一一细说了。

  

   本书在广告中称其“区别于‘×朝那些事儿’等文化快餐”,吴钩想还原宋朝文明的本来面目,其实也就是大多数普通民众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状态。对普罗大众来说,一个朝代或时代的最大“文明成就”,不是疆土多么辽阔,不是宫廷阴谋多么出神入化,杀戮多么酣畅淋漓,也不是某个独夫民贼的威加海内万邦来朝,而是社会宽松一些,人民富庶一些。这其实也是历史的本来面目,长期以来,我们的历史太扭曲了。虽然写宋朝的通俗历史书不少(如袁腾飞先生的《两宋风云》和金纲先生《大宋王朝三百年》等),但大多局限于政治斗争和战争故事,着眼于历史全貌乃至社会细节的书屈指可数;其实大众的历史才是真历史,而宋朝确实出现了大众化的市民社会。

  

   与那些高头讲章的所谓“大历史”相比,吴钩的宋朝三部曲,或许只能算是冯友兰所说的“小史”——

  

   小史者,非徒巨著之节略,姓名、学派之清单也。譬犹画图,小景之中,形神自足。非全史在胸,曷克臻此。唯其如是,读其书者,乃觉择焉虽精而语焉犹详也。历稽载籍,良史必有三长:才、学、识。学者,史料精熟也;识者,选材精当也;才者,文笔精妙也。著小史者,意在通俗,不易展其学,而其识其才,较之学术巨著尤为需要。(《中国哲学简史》自序)

  

   总体而言,这本厚重洗练的历史专著基本概括了有关宋代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各个方面,借助前人所不具备的信息技术,囊括大量一手或二手史料,广征博引,披沙拣金,堪称目前所能见到的一本最好的宋代百科全书。

  

   宋代文化发达,文人和民间写作者甚众,各种野史笔记多不胜数。因为印刷技术的普及,流传下来的宋代史料远远超过以手写为主的汉唐。但相比明清史而言,宋史研究还是要冷清许多。早先曾有历史学家漆侠先生的黄钟大吕之作《宋代经济史》,如今吴钩在《宋》中充分展现了其对史料的爬梳、整合、分析能力。如果说《宋代经济史》仍然属于有些枯燥生硬的学术著作的话,那么《宋》一书,则出自一个业余的历史爱好者之手,在吴钩颇接地气的叙述之下,那些枯燥的商业信贷、冶金煤矿、制造工业以及对外贸易等历史显得极其娓娓动人,让人看到一段有血有肉、似曾相识的中国历史。

  

  

早产的文明

  

   虽然有不少人对吴钩“宋粉”甚不以为然,但就《宋》一书的主要观点而言,其实并无新意。《宋》这本书的书名就来自法国学者埃狄纳,他称宋朝为“现代的拂晓时辰”。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就在《中国经济史》中同样说过,“中国在唐代以前可称为古代社会,自宋代起至现在可说是近代社会。宋代经济是划时代的近代经济的开始。”

  

   公元11世纪后期,中国人是丝绸、茶叶、瓷器、造纸和印刷领域的大师,指南针和火药自不待言。他们使用多轴传动的纺车和水磨,还有雨伞、火柴、牙刷和纸牌。他们用煤制成焦炭,冶炼优质铸铁:他们一年要生产12.5万吨生铁。他们利用水力纺织粗麻线。他们有精致、华丽的水钟。整个长江三角洲,人们都勤勤恳恳地遵循“男耕女织”的儒教教诲,农民劳作谋生,也换取现金,用现金来消费商品。艺术、科学和工程蓬勃发展。桥梁和宝塔处处涌现。雕版印刷满足了群众对文学的迫切渴望。简而言之,宋代出现了极其复杂的劳动分工,很多人都消费着彼此生产的东西。(马特·里德利《理性的乐观派:一部人类经济进步史》)

  

   关于宋代中国的近代化和现代化特征,很多历史学家和研究者都有不同程度的认可。黄仁宇也说,宋代中国“好像进入了现代,一种物质文化由此展开。货币之流通,较前普及。火药之发明,火焰器之使用,航海用之指南针,天文时钟,鼓风炉,水力纺织机,船只使用不漏水舱壁等,都于宋代出现”。如果将蒸汽机看作一场革命的话,那么火药和火器何尝不是一场革命呢?世界著名的兵器史学家奥康奈尔坦言,“火器在中国的发展,开始于一场以工业革命的萌芽为主要特征的经济腾飞。”

  

   让当代中国人民族自豪感大增的“四大发明”中,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基本都兴起于宋朝时期。伟大的马克思称其为“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换句话说,四大发明简直就是“资本主义之母”。因此有“宋朝资本主义”(汪晖语)之说。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发明都“出现”在宋朝?所有发明都是以自由为目的的,发明是一种创造,创造源自自由的文化。在《宋》中,吴钩并没有停留在浅层次的史料罗列,而是从文化的深度做了大量的挖掘和解读,这其实就是关于“现代性”这一著名文化理论的现实论证。一切历史归根到底都是政治史和制度史。在作者看来,宋代的现代性体现在比更晚的元明清的领先与文明。在一个文明社会中,尊严与自由是必不可少的。在大多数中国历史(特别是元明清三代)中,外部禁锢与自我阉割导致自由与尊严极度缺失。相对而言,宋朝显得比较“现代”。

  

   欧阳修撰《五代史》时感叹,“天子宁有种乎?兵强马壮者为之。”中国历代王朝都是通过暴力战争建立的,所有开国皇帝也基本上都是军人(军事将领)。从秦汉隋唐到宋元明清,在中国两千多年的王朝历史中,宋朝恰好处于一个中点。与其它王朝相比,宋朝因“陈桥兵变”而建立,之后“杯酒释兵权”,是杀戮最少的。赵匡胤是一个典型的职业军人,但他却将文化地位推到了历史最高点。宋朝是中国历史唯一一个没有政变(兵变)和(大规模)民变的王朝,但也是唯一一个被异族灭亡的主流王朝。相比之下,秦汉隋唐元明清这七个大王朝,无一例外都是亡于民变。前者死于“他杀”,后者死于“自杀”。仅从这一点来说,宋朝的治理结构相对而言是比较合理和健康的,从而保证了社会的长治久安。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杜君立   传统   宋朝   现代性   历史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041.html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