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竹兰:论硅谷的超常型默示知识管理制度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2 次 更新时间:2015-11-18 22:34:39

进入专题: 超常型默示知识   硅谷   制度改革  

方竹兰 (进入专栏)  

   摘要:硅谷之所以成为美国原始型创新经济的代表,其奥秘在于其超常型默示知识管理的制度系统。硅谷超常型知识管理的制度环节大致为:促使年轻人自我发现超常型默示知识的诱导制度;对超常型默示知识进行可持续评价的特殊机制;超常型默示知识的竞争和超越机制;促进超常型默示知识拥有者合作的隐型组织模式;超常型默示知识与超常型明示知识之间的相互激励机制。美国硅谷超常型默示知识的管理制度对中国在深化教育、人事、产权、组织等制度方面的改革,形成原始性创新能力具有重要的启示。

   关键词:超常型默示知识;硅谷;制度改革

  

  

进人21世纪,中国正在努力发展创新经济,建设创新型国家。创新经济的发展分为引进改良型和原始创新型两个阶段。美国已经处在原始创新型阶段,中国还只是处在引进改良型阶段。中国如何从引进改良型创新经济向原始创新型经济过渡,需要学习美国的经验。硅谷是美国原始创新型经济的发源地和栖息地。笔者认为,学习美国的创新经济经验,最好的切人点是研究美国硅谷的知识管理。硅谷之所以成为美国原始创新型经济的代表,其奥秘便在于其超常型默示知识的管理制度系统,探索这一制度系统的奥秘,对于中国创新经济的发展十分必要。

   我们可以把经济发展中的知识分成两大类:明示知识和默示知识。然后再将明示知识和默示知识分别分为两类(见图一):

   明示知识是可以用语言和文字系统表达的知识。分为常规型明示知识和超常型明示知识:常规型明示知识是在前人提出的知识的基础上进一步概述的知识,如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各种教科书;超常型明示知识就是在大多数人还普遍处在未知状态下首次提出的知识,比如爱因斯坦的

   默示知识是不能够用语言和文字系统表达,通过个人的经验、技能、手艺、兴趣、爱好、天赋、灵感、激情,发散性表达的知识。默示知识涉及那些只有个别人才掌握的知识,'每一个人知道的远比自己能够表达的多。这些知识很难向组织中的其它人传授,从而很难共享。默示知识可以分为常规型默示知识和超常型默示知识。常规型默示知识是一般人身上具有的特殊的技能、手艺和经验^比如说会修车。超常型默示知识是指具有经济和社会开创性价值的特殊天赋、灵感、兴趣、爱好和激情。

   相对论和纳什的博弈论。

   创新经济的发展当然需要超常型知识,既需要超常型的默示知识,也需要超常型的明示知识,但是更需要超常型的默示知识,因为超常型默示知识的经济社会的增值性更强。我们可以根据使用超常型的默示知识和超常型的明示知识的比例,将创新经济阶段分为原始型创新经济和改良型创新经济。我们说美国处于原始型创新经济阶段,就是指美国更多地使用了超常型默示知识,中国处在引进改良型创新阶段,就是指中国更多地使用了超常型明示知识。

   从时间序列角度看,超常型默示知识处在超常型明示知识之前,超常型默示知识通过一定时间的积累,可以生成为超常型明示知识,然后又有新的超常型默示知识产生;超常型明示知识和超常型默示知识各自相对独立存在,既有一个互相补充的关系,也有一个互相转化的关系。但是超常型默示知识总是领先于超常型明示知识。

   我们从超常型默示知识往往存在于超常型明示知识之前的时间特征可以断定,年轻人中存在大量的超常型默示知识,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年轻人不能从理论上系统表达自己的知识,但却能够凭借激情和天赋进行创业。年轻人可能在明示知识的拥有上比不上中老年人,甚至在常规知识上也不如中老年人,但在默示知识的拥有上,尤其是超常型默示知识的拥有上比中老年人更有优势,在中老年人的明示知识辅佐下,年轻人的超常型默示知识可以产生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这就是人类知识分布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我们对于这种知识分布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的了解才刚刚开始。

   我们设定超常型默示知识的主要拥有者是年轻人,对于年轻人创业的激励实际上就是对于超常型默示知识运用的激励。因而,我们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解释硅谷成功的原因——为年轻人运用超常型默示知识创新创业提供了其他地区所无法相比的制度环境。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硅谷著名企业创立者的年龄一般都不超过30岁(见表1)。

   表1硅谷著名企业创立者的年龄:

    公司 创立时间 创立者 年龄

   Oracle 1977 LarryEllison 33

   Apple 1976 SteveJobs 21

   Apple 1976 SteveWozniak 26

   Cisco 1984 LenBosack 29

   Cisco 1984 SandraLerner 29

   Sun 1982 VinodKhosla 27

   Sun 1982 BillJoy 28

   Sun 1982 AndyBechtolsheim 26

   Sun 1982 ScottMcNealy 28

   Google 1998 LarryPage 25

   Google 1998 SergeyBrin 25

   eBay 1995 PierreOmidyar 28

   eBay 1995 JeffSkoll 30

   Yahoo 1995 DavidFilo 29

   Yahoo 1995 JerryYang 27

   Netscape 1994 MarcAndreessen 23

   Intel 1968 RobertNoyce 41

   Intel 1968 GordonMoore 39

   Intel 1968 AndyGrove 32

   HP 1939 BillHewlett 26

   HP 1939 DavidPackard 26

   HerveLebret“Start-UpWhatwemaystilllearnfromSiliconValley”,StanfordUniversityPress,2007.

   设定超常型默示知识大量地存在于年轻人身上,硅谷成为年轻人创办高新技术企业成功的福地,就显示硅谷存在超常型默示知识管理的制度

   系统。

   硅谷的超常型默示知识管理制度系统既包括显性的制度结构,如法律、规则,也包括隐形的制度结构,如文化、习惯、价值观等,但更多的体现在隐形制度结构中。著名硅谷研究专家罗文教授很明确地指出:政府在美国计算机工业和随后硅谷公司兴起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政府并未给该地区任何特殊待遇。既然硅谷能够在正式制度条件一样,没有给予任何特殊待遇的条件下发展成创新经济的栖息地,肯定有它自己的非正式制度一文化或习惯,这是在研究硅谷超常型默示知识管理的制度结构时,特别需要关注的。[1]

   硅谷超常型默示知识管理的制度环节大致为:

   1.硅谷具有促使年轻人自我发现超常型默示知识的诱导制度

   超常型默示知识具有个体性和潜在性的特点,不能用文字和语言系统表达。即便拥有者个人都很难完全认识到,何况其他人更难事先发现。硅谷的制度系统中明显存在着对于超常型默示知识拥有者的诱导制度,其诱导强度比任何地方都更为显著。我们可以通过硅谷之母——斯坦福大学的教育过程看出这一特点。

   斯坦福大学的教育过程充满对于年轻人自我发现超常型默示知识的诱导。学校不局限于给学生灌输书本上的知识,而是激励学生在校其间充分认识和发掘自己身上潜在的天赋、灵感、兴趣和潜能。一旦学生在校其间发现了自己的天赋、灵感、兴趣、爱好、特长和潜能等,希望马上到实践中去实现,学校就积极支持学生在校期间创业。为了使学生对自己的超常型默示知识尽可能早地自我发现,学校安排了高密度的专题讨论、学科研究、问题思考等各类课程,以及企业、社会的实习类课程。另外,还有大量的跨学科研究讨论会。在充分的研究讨论中,学生逐步认识到自己能干什么,想干什么,充满创业的刺激和冲动。可以这样说,学生一进人斯坦福的校门,就不是一个书本知识的被动接受者,而是自己潜在的创新型默示知识的发现和实现者。

   如每年斯坦福创业网都会发起全球性的创新锦标赛,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解决一个待解的难题。对于参加竞标赛的学生团队来说,如果他们具有解决现实科学研究难题的初步方案,能揭开“神秘事物”的面纱,那么他们将受到资助,使他们的创新成为现实。这种自由探索的活动成为学生自我发现和自我实现的机会。

   2. 硅谷具有对超常型默示知识进行可持续评价的特殊机制

   超常型默示知识具有模糊性、试错性的特征,连拥有者自己在自我发现后都不能及时地给出定量分析和投人产出预测,考虑到对超常型默示知识的分析评价异常困难,硅谷的制度结构就给予超常型默示知识拥有者一个尝试期,扶持期。在硅谷,爱好、灵感、兴趣、特长都可以实验,即使失败也可以重新选择。允许尝试、宽容失败使创新者在多次选择和重新选择的过程中完成对自身超常型默示知识的自我评价,硅谷对于失败的容忍度,甚至非常明显地区别于佘部地区。

   硅谷人之所以对失败采取非常宽容的态度,是基于对导致成功的超常型默示知识的评价难度的清醒意识。斯坦福大学的前校长唐纳德•肯尼迪坦率地承认:我们在选择是为这个或那个还是其它科学投人的时侯,往往非常困难——很难做出取舍,虽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你不可能真正知道下一个成功将是什么。我们也不可能知道我们正在从事的哪件事情将为人类带来巨大的福祉,只能在探索的过程中逐步趋近。

   3. 硅谷具有超常型默示知识的竞争和超越

   机制

   超常型默示知识具有动态性和阶段性的特征,当一段时间内的超常型默示知识经过发展成为超常型明示知识甚至成为常规型明示知识后,其阶段性功能开始下降,应该有新的超常型默示知识引领创新潮流,否则社会的科技进步放缓,产业结构提升受阻,经济发展会缺少动力和活力。新的超常型默示知识潜藏在新一代年轻人身上,幼稚的年轻人、脆弱的超常型默示知识就像是嫩绿的幼苗需要呵护,就像将出生的雏鸟需要孵化。硅谷制度承认并推动超常型默示知识在空间状态和时间序列上的动态竞争,鼓励幼苗时期的超常型默示知识成长,引领新的时代潮流。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至少有五次主要的技术浪潮影响着硅谷的发展。每一次浪潮都建立了人才、供应商、金融服务提供者的网络,这种网络有助于产生下一次技术浪潮(见图二)[1]。

顺应每一次技术革命浪潮在硅谷产生的新企业的创始人,都是看起来很幼稚的年轻人。如果没有硅谷环境给予的扶持和呵护,他们不可能顺利成长。硅谷过去造就了英特尔、苹果、甲骨文、思科、易趣、雅虎、谷歌、Facebook。(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方竹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超常型默示知识   硅谷   制度改革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08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