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雨:从大中华自由贸易区到泛太平洋自贸协议

——中国的自贸战略面临的全球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0 次 更新时间:2015-10-07 21:35:34

进入专题: TPP   国际经济法   国际关系   自贸协定  

王江雨  

  

冷静(主持人):我们的讲座现在正式开始,我们先要向大家致歉,从王老师吃饭的地方到学校的交通非常的不方便,来的途中有些堵车,所以时间有些没有把握好。所以非常的抱歉,但是王老师一会儿有非常精彩的讲座,所以希望可以对时间的损失进行一定程度的弥补。今晚我们是中华学人,这样一个华政在邀请校外专家学者讲座时规格最高的一个讲座系列,那么王江雨老师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他将做题为“从大中华自由贸易区到泛太平洋自由贸易协议:中国的自贸战略面临的全球挑战”这个一个主题的演讲。今晚我非常荣幸能够担任王老师讲座的主持人,当然学校委托我做今晚讲座的主持人也是有一定的原因的。一些比较特殊的原因,就是我们是学长和学妹以及师生之间的一些关系,那么我就来介绍一下我们过去的一些交往。

   王老师现在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亚洲法律中心的副主任,他的求学背景非常的特殊,因为他在中国、美国、英国,三个重要的国家都拿到了法学学位。王老师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法律科学博士以及法学硕士,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过法理学硕士并拿到了学位。他此前是在中国政法大学读的本科,在北京大学法学院读的硕士,所以就学经历是非常丰富的,王老师在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给我们九二和九三级的同学讲过一门课叫做“国际贸易法”,所以我们现在见到王老师也是非常的尊重。那大约也是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我非常的荣幸在王老师的课上认真学习,也得了一个良好的分数。当时非常开心,王老师当时是研二的学生,但是学识非常的渊博,形象也非常的好,上课的效果也非常的好,包括许多女生也是经常的问问题。那么,我跟王老师在课上课下的交流也是不少的,那些十几年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也是非常的清晰,当时是很受教育的。

   我就记得一件事情,当时跟王老师在雨中交流学习的心得。我记得我问王老师该怎么说,王老师说一个法学的本科生有三门课程是必须感兴趣的,必须学习的很好的,有所造诣的。这三门课程就是民法、法理学和比较法。那么我对他这种告诫也是铭记了十几年,在我之后的求学和执教的过程中也是很有感悟,觉得是金玉良言。王老师本人,大家今天也看到了,是一个非常低调谦逊的学人,他在我们华政这段时间授课,因为我们华政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有合作办学的项目,LLM,我们自己国金学院的学生也是有机会参与。所以他也是在非常忙碌的时候,抽出时间,为大家准备了这么一台讲座。非常感谢他,王老师本人,我从跟他的交流之中总结出来,他是一个兼顾家国情和书生意气的来自渭南平原的一位学人。他非常的豪爽很爱帮忙,而且酒量特别的好,在香港的时候,我们跟几位同事去兰桂坊喝酒,他给我点的是伏特加,但是我不能喝酒,他就把我的那一份给喝了。然后他很爱好诗词,爱喜欢写随笔。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新浪博客里看看,王老师他虽然常年在英文环境中教学,但是他保持着中文写作的热情。

   他的研究领域很宽,主要是国际经济法,国际关系以及中国的法律建设,对于公共问题也接受过访谈,在中外的报刊上开设过专栏,比如说在香港的《南华早报》,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国内有《新京报》还有《环球时报(英文版)》,《南风窗》,《财经》,他都是专栏作者,而且还就公共问题接受访谈,比如说还BBC、CNBC、ChinaNwesAsia、彭博社,就是他是对公共事务讨论参与,入世的一位学人。当然他的学术成就,大家很容易就得到,他的专业就是国际贸易法,是知名的海外的国际贸易法专家,他在公司金融法,证券法方面也有专长。而且在治学和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之余,他也有很多的社会兼职, 背景简历是非常的丰富的。今天我是特别的荣幸,也是特别的兴奋,因为我跟王老师也是很多年没有见面了,看到他今天风采依然,剩下的时间我们是这样安排的,主体的时间请王老师就今天的题目做一个专题报告,他讲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接下来留给我们的各位同学和来宾进行交流。那么第二部分,王老师现在是身兼,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他负责包括中国法在内的法律事务,所以我们是有一个师生交流的环节,我们有很多学生在这个交流项目当中。他是信息量丰富、参与度很深的一位局内人士。所以也请他给我们师生介绍一下,两校交流的前景、平台和机会。请原谅我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来做导读和介绍,下面就请王老师就今天的题目进行专题的演讲,我们欢迎!

  

   【演讲】

   王江雨:谢谢,非常感谢我的老朋友,我的师妹冷静做的这样一个富有激情的介绍,你们听完之后肯定就会看出这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学者,然后就喜欢和女生在雨中漫步。其实不是这样的,恰巧就是我们那天碰到了,在雨中说了几句话而已。但是冷静跟我一直很好的朋友,在某些方面,她基本上比我要知名的多了,所以今天坐在这里这么客气的介绍,让我觉得很惭愧。同时我觉得华政能够把冷静教授请回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她在海外已经有了很好的名声以及很好的建树,她能够舍弃她在海外的一切回来,真的是舍弃了高薪。大多数说自己舍弃了高薪的一般是找不到工作的,冷静教授舍弃了高薪真的是舍弃了高薪,因为我在香港也带过三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法学院当过老师,所以就知道他们的基本情况。我 今天真的是非常荣幸能够在华政做这样的一场讲座,但是我今天有点吃惊。因为刚开始的时候,罗院长让我开讲座,我以为是在他的课上,而且说是在圆桌,我想圆桌撑死了可以坐十几个人,所以没想到这一辈子见过最大的圆桌在这里。我真的没有想到是这么大的一个场面,我和罗院长也是认识蛮久的,但是我们没有雨中漫步过,其实我是想和他进行漫步的,但是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我跟罗院长是十多年前在新国大,有一个亚洲的会议,在这里开过一次会,当时罗院长还不是这个学院的院长,但是已经是鼎鼎大名的学者,而且还是北大的师弟,所以当时就是非常的惊讶。现在经过了十年,他做出的成绩,已经让我们是高山仰止了,他已经可以说是我们中国这个领域最为知名的学者,而且可以说是已经开山立派了。能够赤手空拳的打下这一片江山,而且笼络到像是我的师妹冷静这样从来不是桀骜不驯的人才,真的是非常的了不起。

   我今天要讲得内容,我觉得真的是非常的惭愧,因为我一直认为是一个很小的报告会,跟几个学生交流一下,我现在在华政教课,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新国大和华政有一个国际商法的硕士项目,这个我后面还会要提到,我在这个课上讲的是“中国公司和证券法”,主要是给外国学生讲的。 所以对今天讲的这个题目并没有做专门的准备,而且也没有时间准备,因为我每天早上要讲三个小时。我一把年纪了,讲完三个小时之后就瘫了,要休息好久才行,所以真的没有做什么准备。但是好在这个题目是我真正的研究的领域,我是国际法出身的,我们这样的学者是这样混的:在国外就对外国人讲中国法,回到国内就对中国人讲国际法,所以这正好是我研究的内容,也是我关注的内容,我五月份还会来上海,罗院长不要紧张,我不会麻烦你了,因为五月份首都对外经贸大学有个关于TPP的研讨会,到时候可以。他有一个关于TPP的研讨会,我一直在跟进,我今天只好尽我所能,很宏观的为大家梳理一下。我想可能大家很多人对于这个题目很感兴趣,已经知道一定的细节了。我现在研究国际法到了一定的年纪,就是希望能够有一点自己独特的角度去研究,所以我的视角基本上就是国际关系和国际经济法的交叉研究。所以我在国内有不少约稿,很多都是国际关系的约稿。但是我是学国际法出身的,所以就希望把这两个领域结合起来。这个TPP就是最能够适合做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研究的,所以这个题目也是给我提供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我今天就报告一些我的心得,是很初步的,因为我的文章还没有写完。能够给大家分享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也能从大家的问题当中获益很多。那么我就正式地开始做我这一方面的报告。

   那么,TPP大家可能都知道,叫做泛太平洋协议,全全称是Trades Pacific Partnership ,他连agreement都没有,在TPP出来之前,我想我们国内的很多公众,最起码是官员是一直在观察区域经济一体化这个现象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们的公众一直没有这么大的兴趣,对那些名目繁多花花绿绿的自由贸易协定也没有特别广泛的关注。可以说,TPP承载着地缘政治方面的分量,在此之前的自由贸易协定是从来没有的。那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TPP代表着中国在地缘政治上所面临的一个巨大的危机。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当今的世界有三个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在谈判之中,这三个自由贸易协定代表着对于下一代的整个的国际经济贸易法规则的重写,但是这三个自由贸易协定中国都是被排除在外的。所以这样来看中国面临的危机和困境是不能够小看的,这实际上就代表了国际政治关系和国际话语权巩固或再分配方面的考量。我们看咱们中国,你认为你的经济是欣欣向荣的,你认为你在向着经济强国迈进,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超级强国,可是话语权的力量有时候是排山倒海翻天覆地的。这个话语权一旦形成的话,因为是你现有的实力、现有的地位、你现有的对自己的发展前景的展望都是在现有的语境下产生的,而一旦他的新的话语权形成,你现有的语境没有了,你的一切的发展的前景都可能化为乌有。TPP所代表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潮流。刚才所说到的三个自由贸易协定就是这样的,其中一个是TPP,第二个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就是美欧自由贸易协定(TTIP),这个我们听到的这个的时候也是非常的震惊。因为我长期研究自由贸易协定,我这几年发表的文章都是关于这个方面,所以在这上面还是有一些心得。我们专门研究的人,从来没有想到这样两个大的经济体之间是可以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因为之前都是小的经济体之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大的经济体之间是不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之前跟我的教WTO的同事在之前讨论的时候就说到过,中美之前能不能有一个自由贸易协定,美欧之前有没有可能签订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当时就是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就相当于一个核爆炸一样,是一个经贸领域的核战争。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大的经济体,当今世界的三大自由经济体之间是不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按照现在的理解。如果你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话,就跟中国的三国一样,两个国家结盟,第三个过一定会感觉到危险,而众多小国会感到更加不自在受威胁。在国际关系之中有一种理论叫做安全困境理论,安全困境理论就是说,没有什么绝对的安全,你有宇宙巨人的部队都是不行的,当别人的力量比你强的时候,你一定是不安全的。在大的经济体之间,中国,美欧,这三个之间一定不能签订经济贸易协定,因为两个签订的话,第三个一定会感到孤立,感到孤立的话一定会去反扑的。那么反扑的话,一定会是经济手段到政治手段到战争手段一定都是会用上的。我后面会讲到这个是为什么,为什么会产生一个很大的很严重的这样的一个后果。现在居然出现了美国和欧洲去签订这样的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这是现在国际关系之中产生的一个极为具有影响性的事件,我们研究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人必须予以注意。决策者可能比我们更需要去予以注意。

第三个是全球服务贸易协定,货物贸易就没有什么潜力可挖了,货物贸易就跟电脑一样,没有什么潜力,就是电脑有他,这个市场必须存在,但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了。真正的能够引起巨量的增长的就是服务贸易,现在尽管我们中国不是非常发达的国家,但是我们的电子商务发展的很快,他就是服务贸易。而且过去是货物贸易带动服务贸易,现在是服务贸易带动货物贸易。电子商务他的本身是一个服务贸易,但是电子商务他奔上所带动的服务贸易是比之前的货物贸易倍数增加的。尽管我没有淘宝的账户,但是我知道每年在光棍节的时候,有多少的交易。就是说服务贸易他的本身有很大的存量,而且服务贸易会成倍成倍地带动货物贸易。全球服务贸易协定,中国照样是被排除在外的。所以说现在面临的一个状况是非常危险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TPP   国际经济法   国际关系   自贸协定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735.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