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专访林毅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6 次 更新时间:2015-02-27 08:32:42

进入专题: 林毅夫  

林毅夫 (进入专栏)  

  

   提示: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教授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提到,中国作为转型中国家,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遗留下来了一些扭曲,需要通过改革去克服。林毅夫举例说,金融、通信、电力等行业垄断会产生寻租,也会引起收入分配的差距,会引起社会腐败的问题,这些都是必须与时俱进来改的领域。

  

   7971公里,是达沃斯距离北京的飞行距离,虽然遥远,但是中国热度不减。本届的达沃斯的中国代表团由李克强总理带队,政商学各界的大腕云集,被称为是自2009年以来最强大的代表团。而在中国代表团组团之前,2014年的9月,世界银行前副行长、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便收到了达沃斯论坛主办方的邀请,希望他就中国经济发展的走势,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机会发表自己的看法。前不久,凤凰卫视在北京,与全国工商联副主席、 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吴小莉:林教授好!

  

   林毅夫:你好,你好,好几年不见了。  

  

   吴小莉:很高兴又再次回到了北大的校园里头见到您。  

  

   林毅夫:非常欢迎,非常欢迎你来。  

  

   吴小莉:这回您已经从世行毕业了?

  

   林毅夫:都毕业了2年半了,快3年了。

  

   吴小莉:林老师,我那一年第一次到朗润园来看您,然后后来第二次采访您是在世行,现在再次回到这儿来。  

  

   林毅夫:第二次采访我是我到世行之前,还没到世行。

  

   吴小莉:林教授,我知道我跟您约这个采访的时候,您还在达沃斯。在现场提问对您的提问,最多的是关心中国呢,还是关心发展中国家和非洲?

  

   林毅夫:更多的还是关心中国。因为大家知道,当前的国际经济出现了一些比较复杂、比较不确定的因素。在那种状况之下,中国现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来看,已经是第一大经济体,所以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大家高度关心的一个课题。

  

   吴小莉:一句话来概括2015年的全球经济的概况,您会希望用什么样的话来概括它?

  

   林毅夫:我想就是在论坛上面施瓦布教授用了“不确定”的这个词,我也很同意他这种看法。到底从2008年这场——从1930年代以来最大的——国际金融经济危机,是不是能够真正实现的一个可持续的复苏,那么有很大不确定性,再加上一些地缘政治上面的紧张,还有一些恐怖主义造成的这种大家心理上、情绪上的阴影。

  

   吴小莉:您刚才说施瓦布说到“不确定性”您非常赞同,他也提到了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情况之下,要聆听中国的声音,那您觉得中国的经济在2015年这种不确定性下要怎么样去面对?

  

   林毅夫:我想中国的这种声音,也代表这一次总理去讲话,在整个达沃斯论坛当中,最受到关注的。总理那一场报告,是施瓦布教授他亲自主持的,其他的报告一般他是指派他的副手主持的,这是一点。而且当时参加的人也是最多的,那么我参加其他领导人的这种报告,那就可以发现不少空位,中国呢,是要提前去占位置。那总理的讲话传递了非常重要的信息,一个信息是中国有条件、有能力继续维持中高速的增长。另外一个信息是中国会继续深化改革,中国会继续深化开放。这两个信息在会场上面得到高度的评价。  

  

   吴小莉:虽然您说是达沃斯论坛在9月份就主动邀请您了,但是整个成军之后总理要去参会,您也是代表团的成员之一,在这过程之中,您又是国务院的参事,他有没有跟您讨论过这次参会的一些议题?

  

   林毅夫:倒没有说具体的,因为我不是参加政府代表团,我是以——

  

   吴小莉:学者身份。

  

   林毅夫:民间学者的身份去参加的。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总理行前的准备,但是因为过去也参加过跟总理的座谈,我也很高兴看到,我一些观点,总理在达沃斯的演讲当中是接受的、引用的。  

  

   吴小莉:举个例子?

  

   林毅夫:比如说总理讲,我们为什么有信心维持中高速的增长,即使在国外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形势不太确定的状况,因为一般发达国家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而我们作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即使现在有不少产业出现产能过剩,但是我们还可以产业升级,基础设施也有继续完善的空间。

  

   另外我们不仅有好的投资机会,我们政府的总体负债的水平,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只有40%多一点,不到50%,这在全世界上比较起来,还是财政状况最好的国家。民间的储蓄还高达50%,另外还有4万亿的外汇储备。其他发展中国家应该跟我们一样,有好的投资机会的,但他们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时候,经常受限于政府财的政状况不好、民间储蓄低、外汇储备不足。

  

   吴小莉:没有钱投资。

  

   林毅夫:所以就没有办法来利用这个投资机会,维持经济的稳定增长,那我们这一点条件还是相对好的。这个观点总理在讲话当中就引用的。其实这个讲完话以后下来,我跟总理握手,总理还特地跟我讲说,你的观点我引用了。

  

   吴小莉:那可不可以理解这次总理在达沃斯的发言,他还是认同您的观点,投资是非常重要的?

  

   林毅夫:他的观点认为是说,我们在保持中高速增长,为什么我们有信心?他是采用了这个观点。总理的讲话讲完以后,基本上参加达沃斯论坛的人,就像吃了一个定心丸。

  

   吴小莉:放心了。

  

   林毅夫:基本上在整个论坛上就没有人,再有任何的质疑的声音了。

  

   吴小莉:2009年提出新的“马歇尔计划”的时候,您是经过了调研吗?

  

   林毅夫:那么这里面我是借鉴中国的经验。

  

   2008年的8月底,到任世界银行仅3个月的林毅夫去了美国中西部的度假胜地,杰克逊霍尔小镇,这里因为美联储每年组织的宏观经济会议而得名。而世界银行的前任行长詹姆斯?沃尔芬森,也会在自己的避暑别墅里头组织更小规模的顶级讨论。受邀的人除了林毅夫,还包括了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 萨默斯、美联储的主席伯南克、欧洲中央银行的行长克洛德?  特里谢、以及前IMF的常务副总裁斯坦利?费希尔。  

  

   当时雷曼兄弟还没有破产,席间有人提出一个问题,“30年以后人们还会记得次贷危机吗?”.讨论的结果是,大家都认为会忘记,“因为次贷才7000亿美元,它顶多是以后教科书上面一个很小的专栏。”然而林毅夫是当时唯一持不同意见的人。

  

   林毅夫:那我就有点惊讶,我就问说,为什么会忘呢?他们讲说次贷危机,它所涉及的金额只有7000亿美元,从一个企业来看很多,从美国经济来看,这是沧海之一粟,这是第一点。

  

   那我说,我就问了说,对呀,但是它这个总量虽然不大,但是你怎么那么有信心,它不会引发其他问题?当时他们的看法是说,对三十年代经济大箫条的原因非常清楚,不会犯相同的错误;那么东亚金融危机的原因非常清楚不会犯同样错误;墨西哥金融危机,还有俄罗斯的金融危机,拉丁美洲金融危机,这些问题都非常清楚,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那我当时就问了一个问题,我说,可是我们现在回头来看,每次危机它触发的因素似乎都不同。你对发生过去的危机的那些因素,你是可以防范的,但可会不会有新的因素你意想不到的。当时大家哈哈一笑,怎么有可能。

  

   在那次讨论的三个星期之后,雷曼兄弟宣布破产,美国次贷危机随即演变成为全球金融危机,而当时作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林毅夫,最为关心的问题便是,这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将会持续多久。

  

   林毅夫:如果这是一个短期的危机,那么政府要做的,应该就是主要发失业救济,那么避免社会问题的产生;如果危机是比较长的话,政府的财政税收会减少的很多,政府的赤字会积累的非常多,政府赤字积累多了就不可持续。在那种状况之下,就要想出短期能创造就业,然后这些活动、这些政府的干预,从长期来看能够提高经济增长率,然后将来靠经济增长率的提高,政府税收的增加来偿还现在短期的干预措施的开支,那财政才会恢复平衡。那在世行当时同事普遍看法,从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经验,由发达国家开始的金融危机,一般长则7个季度,短则3个季度,甚至就1个季度。

  

   我当时开了一个玩笑说,会不会是7年不是7个季度,我说你们可以去看圣经,圣经上面不是讲说有前面7年的丰收,你可能导致后面7年的饥荒,那当然那是一个开玩笑的话,但实际上是反映我对当时问题的判断。

  

   当时这个观点大家不太同意,因为大家普遍判断是——

  

   吴小莉:7季。

  

   林毅夫:是短期的,但是现在实际上看到的情形是长期的,而且我也很高兴看到现在——当时我提出这个观点的时候,世行同事反对,国际基金(组织)反对——但是在去年,2014年10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的《全球经济展望》,那么它就把在经济下行的时候,用基础设施的建设作为反周期的措施,认为是最优的措施。

  

吴小莉:所以当时虽然您大声疾呼,您在判断,但是没有人完全相信您的判断,所以您当时在09年的时候,推出了一个希望欧盟、美国、日本包括中国在内,能够推出一个全球性的“马歇尔计划”,只是您的一个理想,但是大家各方的反应是如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毅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林毅夫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382.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