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行:《禅外说禅》 第12章 可无的赘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7 次 更新时间:2015-02-13 13:27:51

进入专题:   佛教   禅外说禅   佛学  

张中行 (进入专栏)  

  

   第12章 可无的赘疣

  

   12.1 应务本

   前面说过,佛法是一种人生之道。道,大别很多,小别更多。快乐主义是一种道;悲观主义,甚至歌颂自杀,也是一种道。除了“不识不知,顺帝之则”的道和与之近似的道以外,道,都有明显的目的,或说理想,有实现理想的办法,还有说明并支持理想和办法的理论。这理论,常常系统化,表面化,表现为语言,为文字,这说的、写的人就成为一种道的宣扬者,列入诸子百家。由这个角度看,释迦及其后继人也是一种道的宣扬者,应列入诸子百家。

   但佛法又是宗教,因为它相信神异,相信他力(超常的可依赖的什么),而且有信徒的组织。可是传入中土,繁衍为各宗,其中南宗禅后来居上,情况有了很大变化。最明显最突出的征象是可以呵佛骂祖,这就教说本来是不允许的。所以会这样,也是水到渠成的结果。这水源是相信一切有情都有佛性,加上南宗禅的自性清净。既然自性是清净的,那修持之功就非常简单,无非是明自性,识本心;能明,能识,自然就可以立地成佛(顿悟)。这样说,关键在内不在外,念佛看经就成为次要的,甚至不必要的,可以放松。这还是小越轨。小越轨顺流而下,就会成为大越轨,觉得念佛看经会扰乱明自性,识本心,不如一古脑儿清除出去,于是而说释迦老子是干屎撅,达磨是老臊胡,看经只是为遮眼。

   这说得未免过了分,因为佛这种道,确信人生是“苦”,苦由于“集”,应以“道”“灭”之,总是佛祖传授的。事实上,即如以呵佛骂祖出名的德山宣鉴,也是“精究律藏,于性相诸经,贯通旨趣”,“住澧阳(龙潭崇信处)三十年”。

   (《五灯会元》卷七)行谨语放,是表示南宗禅的确信己力必能胜天的精神,这比锲而不舍更进一步,是勤勉有了无尽的原动力。我们翻阅禅宗典籍,可以看到,有不少信士弟子确是这样做的;而因为信,就确能有所得,虽然这种信(自性清净)是否有心理学的根据,我们常人是会存疑的。

   这里单说这种信,站在禅林的立场,应该承认有大用,其极也是能够以自力变认识,变情怀。因为相信清净,进而喜爱清净,染污(与苦有不解之缘)就会相对地减少,以至于灭。染污减少,至于灭,不管是否来于顿,说是已悟总是不错的。

   如果真是这样,则悟或顿悟就主要是由自己的心力来,其间并不杂有神秘。至此,我们甚至可以说,南宗禅可以算作已经扔掉宗教的束缚,因为既可以不要神异,又可以不要外力。这是佛教中土化的一种重要的表现,简直像是只强调良知良能,而不必念“揭帝揭帝,般罗揭帝”了。

   可是这种趋势没有彻底,而是留了相信神异的尾巴,如还讲说各种神通等就是。由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信念看,这种种来自原始宗教的神异是多余的,甚至会降低自性清净的价值,所以这里说它是赘疣。赘疣还有一种,是顺应世俗,或者说,不是全力求出世间,而是靠近世间。学佛的是人,不能离开世间,上一章已经谈过。这里是就心说,佛家以出世为理想,即使不能离开世间,也应该“心远地自偏”。有些禅师,尤其到后期,像是不是这样,而是受了世俗风气的感染,也以赐紫、能作诗等为荣。这说重了是身出家而心未出家,也许比相信神异更糟。就是轻些说,也是一种赘疣,为了容止,不如去掉。以下举例说说这方面的情况。先说神异。

  

   12.2.1 生有异相

   神异有多种表现,由出生说起。这自然也是古已有之。教外的同样很多,翻翻史书的帝王将相纪传,随处可见。这里只说教内的,由释迦牟尼起就是:“放大智光明,照十方世界,地涌金莲华,自然捧双足。”这个神异传统,强调自性清净的南宗禅本来可以不继承,可是继承了,或者说,没有用呵佛骂祖的精神轻视而抛弃它。如:

   (1)南岳怀让禅师——于唐(高宗)仪凤二年四月八日降诞,感白气应于玄象,在安康之分。太史瞻见,奏闻高宗皇帝。帝乃问:“是何祥瑞?”太史对曰:“国之法器,不染世荣。”(《五灯会元》卷三)

   (2)睦州陈尊宿——生时红光满室,祥云盖空,旬日方散。目有重瞳,面列七星,形相奇特,与众夺伦。

   (同上书卷四)

   (3)酒仙遇贤禅师——母梦吞大球而孕,多生异祥。

   貌伟怪,口容双拳。七岁尝沉大渊而衣不润。(同上书卷八)

   (4)云居了元禅师——诞生之时,祥光上烛,须发爪齿,宛然具体,风骨爽拔,孩孺异常,发言成章,语合经史。(同上书卷十六)

   这些表现,以常识衡之都说不过去。用南宗禅的理论衡量就更说不过去,因为这是强调前定,与有情皆有佛性、明心见性可以成佛的看法是不调和的。

  

   12.2.2 各种神通

   学佛,禅悟,有目的,依据原始的四圣谛法,也只是灭苦。前面多次说过,灭苦的唯一有效办法是无所求(除极少量的维持生存的事物以外),即不再动情,不再有欲。由迷转悟,就是由有情欲经修持而变为无情欲。这变,无论原因或历程,都是心的内功,与神异无涉。这是说,于断情欲之外,用不着还有什么超常的能力。说有超常的能力,是由宗教那里接受了不必要的装饰。这装饰,种类繁多,下面随便举一些。如:

   (1)六祖慧能大鉴禅师——又问:“后莫有难否?”师曰:“吾灭后五六年,当有一人来取吾首。听吾记曰:头上养亲,口里须餐,遇满之难,杨柳为官。又云:吾去七十年,有二菩萨从东方来,一出家一在家,同时兴化建立吾宗,缔缉伽蓝,昌隆法嗣。”……奄然迁化。于时异香满室,白虹属地,林木变白,禽兽哀鸣。十一月,广韶新三郡官僚洎门人僧俗争迎真身,莫决所之,乃焚香祷曰:“香烟指处,师所归焉。”时香烟直贯曹溪,十一月十三日,迁神龛并所传衣钵而回。(《六祖坛经·付嘱》)

   (2)五台隐峰禅师——唐(宪宗)元和荐登五台,路出淮西。属吴元济阻兵,违拒王命,官军与贼军交锋,未决胜负,师曰:“吾当去解其患。”乃掷锡空中,飞身而过。两军将士仰观,事符预梦,斗心顿息。(《五灯会元》卷三)

   (3)黄檗希运禅师——后游天台逢一僧,与之言笑,如旧相识。熟视之,目光射人。乃偕行。属涧水暴涨,捐笠植杖而止。其僧率师同渡,师曰:“兄要渡自渡。”彼即褰衣蹑波,若履平地。回顾曰:“渡来!渡来!”师曰:

   “咄!这自了汉,吾早知当斫汝胫。”其僧叹曰:“真大乘法器,我所不及。”言讫不见。(同上书卷四)

   (4)睦州陈尊宿——巢寇入境,师标大草屦于城门。

   巢欲弃之,竭力不能举,叹曰:“睦州有大圣人。”舍城而去。(同上)

   (5)药山惟俨禅师——师一夜登山经行,忽云开见月,大啸一声。应澧阳东九十里许,居民尽谓东家,明晨迭相推问,直至药山,徒众曰:“昨夜和尚山顶大啸。”李(翱)赠诗曰:“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

   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同上书卷五)

   (6)龙湖普闻禅师——至邵武城外,见山郁然深秀,遂拨草,至烟起处,有一苦行居焉。苦行见师至,乃曰:

   “上人当兴此。”长揖而去。师居十余年。一日,有一老人拜谒,师问住在何处,至此何求,老人曰:“住在此山。

   然非人,龙也,行雨不职,上天有罚当死,愿垂救护!”师曰:“汝得罪上帝,我何能致力?虽然,可易形来。”俄失老人所在,视坐傍有一小蛇,延缘入袖。至暮,雷电震山,风雨交作。师危坐不倾,达旦晴霁,垂袖,蛇堕地而去。有顷,老人拜而泣曰:“自非大士慈悲,为血腥秽此山矣。念何以报斯恩?”即穴岩下为泉,曰:“此泉为他日多众设。”今号龙湖。(同上书卷六)

   (7)瑞岩师彦禅师——一日,有村媪作礼,师曰:

   “汝速归,救取数千物命。”媪回舍,见儿妇拾田螺归,媪遂放之水滨。(同上书卷七)

   (8)普净常觉禅师——有比邻信士张生者,请师供养。张素探玄理,因叩师垂诲。师乃随宜开诱,张生于言下悟入。设榻留宿,至深夜,与妻窃窥之,见师体遍一榻,头足俱出。及令婢仆视之,即如常。(同上书卷十四)

   这些灵迹,由我们常人看都是不可能的。还会有副作用,是遮掩自性清净的光,显得不那么明亮了。

  

   12.2.3 超常的尊崇

   这是指生公说法,顽石点头一类。如:

   (1)嵩岳破灶堕和尚——隐居嵩岳,山坞有庙甚灵。

   殿中唯安一灶,远近祭祀不辍,烹杀物命甚多。师一日领侍僧入庙,以杖敲灶三下,曰:“咄!此灶只是泥瓦合成,圣从何来?灵从何起?恁么烹宰物命!”又打三下,灶乃倾破堕落。须臾,有一人青衣峨冠,设拜师前。师曰:“是甚么人?”曰:“我本此庙灶神,久受业报,今日蒙师说无生法,得脱此处,生在天中,特来致谢。”师曰:

   “是汝本有之性,非吾强言。”神再礼而没。(《五灯会元》卷二)

   (2)西园昙藏禅师——诘旦,东厨有一大蟒,长数丈,张口呀气,毒焰炽然。侍者请避之,师曰:“死可逃乎?彼以毒来,我以慈受。毒无实性,激发则强。慈苟无缘,冤亲一揆。”言讫,其蟒按首徐行,倏然不见。

   (同上书卷三)

   (3)永明延寿禅师——总角之岁,归心佛乘。既冠,不茹荤,日唯一食。持《法华经》,七行俱下,才六旬,悉能诵之,感群羊跪听。(同上书卷十)

   (4)径山宗杲禅师——寻示微恙。八月九日,学徒问安,师勉以弘道,徐曰:“吾翌日始行。”至五鼓,亲书遗奏,又贻书辞紫岩居士,侍僧了贤请偈,复大书曰:

   “生也只恁么,死也只恁么。有偈与无倡,是甚么热大?”掷笔委然而逝。平明,有蛇尺许,腰首白色,伏于龙王井栏,如义服者,乃龙王示现也。(同上书卷十九)

   灶神,大蟒,群羊,龙王,也知尊师重道,这又是宗教,中土诸子都不这样说。

  

   12.2.4 预知死期

   这种神异的表现,禅宗典籍记得最多,只举一些突出的。

   如:

   (1)天皇道悟禅师——(唐宪宗)元和丁亥四月示疾,命弟子先期告终。至晦日,大众问疾,师蓦召典座。

   座进前,师曰:“会么?”曰:“不会。”师拈枕子抛于地上,即便告寂。(《五灯会元》卷七)

   (2)瑞峰志端禅师——(宋太祖)开宝元年八月,遗偈曰:“来年二月二,别汝暂相弃。烧灰散四林,免占檀那地。”明年正月二十八日,州民竞入山瞻礼,师尚无恙,参如常。至二月一日,州牧率诸官同至山,诘伺经宵。二日斋罢,上堂辞众。时圆应长老出问:“云愁雾惨,大众呜呼,请师一言,未在告别。”师垂一足,应曰:“法镜不临于此土,宝月又照于何方?”师曰:“非君境界。”应曰:“恁么则沤生沤灭还归水,师去师来是本常。”师长嘘一声,下座归方丈。安坐至亥时,问众曰:“世尊灭度是何时节?”众曰:“二月十五日子时。”师曰:“吾今日子时前。”言讫长往。(同上书卷八)

   (3)首山省念禅师——(宋太宗)淳化三年十二月四日午时,上堂说偈曰:“今年六十七,老病随缘且遣日。

今年记却来年事,来年记著今朝日。”至四年,月日无爽前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中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佛教   禅外说禅   佛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01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