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英丽:国际金融中心系列研究(上卷)(四)

——国际金融中心形成与发展的规律:历史与理论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0 次 更新时间:2014-12-16 19:28:02

进入专题: 国际金融   金融国际化    

潘英丽 (进入专栏)  

   下 篇 理论分析

  

  

   如前所述,国际金融中心(IFC)早在13世纪就在佛罗伦萨开始形成,但直到一战前后,经济学才偶尔表现出对金融中心的兴趣(Fanno,1913;Powell,1915;Gras,1922)[31][8]。此后很长时期,“人们从未从经济学的角度研究过金融中心形成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这一问题处在两个学科的边缘”(Kindleberger,1974)[20]。城市与区域经济学关注城市,探讨工商业的地理分布,极少提到金融业;金融理论则假定货币和资本市场均匀分布,对金融中心的地理位置和相互关系毫无兴趣。随着经济金融全球化的推进,国际金融中心现象在1975-1994年间渐渐成为关注的热点。R. Roberts(1994)编著的国际金融中心四卷本论文集中收录的100篇论文,反映了这一时期的研究成果[13]。文献包括国际金融中心的概念、层系、功能、形成原因以及相互关系的理论探讨、个案分析和涉及排序的定量分析。东南亚金融危机发生后,经济学家的研究兴趣转移到了金融危机、汇率制度等理论实践问题上。在经济学家的热情冷却下来的同时,经济地理学家却热忱地关注起金融活动的空间聚集及地理分布,形成了称之为金融地理学和货币空间经济学的新型交叉学科。A.Leyshon(1995, 1997,

   1998)[32][33][34]、R. Martin(1999)[35]、A. Tickell & P.Taylor(2001)[36]等学者从不同角度探讨了国际金融中心形成的原因及其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在IFC的研究中,对伦敦、纽约和东京三大全球金融中心(GFC)的研究体现出以下特点:(1)从经济金融学的角度分别进行的个案研究,这类文献数量众多;(2)通过体现金融中心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或决定因素进行定量分析,对全球主要的IFC的进行层级排序或竞争力排名,而三大GFC则处在顶端地位(东京时常处在次高端)。例如Reed(1981, 1983)[37][4], Jao(2004)[5]和Corporation of London(2003,2005)[12]主持完成的研究成果。(3)城市经济学家P.Taylor(2004,2006)[38][39]和社会经济学家S.Sassen(The

   Global City: New York, London, Tokyo,2001)[40]等人对全球化与信息化背景下城市网络及城市作用的分析,三大GFC城市是他们关注的焦点,城市金融功能则是其研究的重要侧面。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经济学曾经显示出对金融中心的功能以及金融中心的相互关系的兴趣。Fanno(1913)在其著作中讨论了银行业和货币市场的集中过程,包括地理集中。Powell(1915)在其著作《货币市场的演进》中详细描述了相互独立的银行集聚于伦敦而形成地理上高度集中的金融结构的过程。经济史学家Gras(1922)在其《经济史导论》中描述了从乡村、城镇到城市经济的发展阶段,并花了较多的笔墨(其第五、第六章)深入分析了作为大都市功能之一的专业化金融机构的发展。他考察了都市为其腹地服务的四个阶段,并认为金融是在处在商业、工业和运输业之后的都市发展最高阶段。金融比商业、工业和住宅具有更大的集中度。Gras也是最早对金融市场层级结构特征作出分析的学者。他指出,一国有一个全国性的信贷市场,但这一市场在空间上显现出等级化的特征。

   此后,关于金融中心形成的理论分析在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空白。Kindleberger(1974)的解释是,金融中心的形成问题介于两个学科的边缘。城市与区域经济学关注城市,探讨商业、工业和住宅的区位选择,但极少提及金融业。例外的是加拿大地理学者Kerr(1965)发表过题为“加拿大金融地理的某些方面”的论文[20]。法国学者Labasse(1955)从地理学的角度涉及金融中心的研究,讨论了里昂地区银行网络的发展以及中心城市间的金融联系[20]。而关于货币和资本市场及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的文献对金融中心的地理位置或其相互关系毫无兴趣,除了只言片语, 经济学家通常假定,货币和资本市场在给定的国家里均匀分布。

   上世纪60-80年代,经济学家表现出对国际金融中心日益增加的兴趣。Kindleberger是其中最重要代表。他在这一时期的研究成果(1963,1974,1978,1984a,1984b,1985,1992)[20][41]大都具有关于国际金融中心的论述。其1974年的著述《金融中心的形成:一个经济史的比较研究》运用新古典经济学的规模经济与外部效应理论对金融中心的内在形成原因进行了系统的论述,并且运用历史分析方法对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德国柏林、意大利、瑞士、加拿大、美国纽约等金融中心的形成和演变进行了细致的分析,成为此后的国际金融中心研究者经常引用的经典。这一时期的研究主要涉及国际金融中心的特征与功能、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原因及推动因素、金融全球化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对国际金融中心的影响等领域。这一时期的研究大都属于新古典经济学分析框架,部分文献以经济史分析方法探讨特定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和演变。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拉美和亚洲先后发生了金融危机,货币危机、金融体系脆弱性、汇率制度安排以及国际金融框架改革等问题引起了经济学家的更多关注。相比较全球范围的国际金融中心格局相对稳定,人们的研究兴趣也随之冷却。

   虽然经济学家对国际金融中心研究热情有所冷却,但另外一些学者,经济地理学家则对金融活动在物理空间上的聚集和分布发生了强烈的兴趣。作为经济地理学的一个分支,金融地理学开始形成,金融中心成为其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金融地理学在解释国际金融中心的兴衰成败方面比以往的解释更有说服力,主要在于其强调了信息的作用。金融地理学家认为,信息的外部性、信息的不对称性、信息腹地是决定金融中心的最重要因素,其他的因素还有历史文化传统、历史事件的发生、路径依赖以及某些偶然因素等。国际金融中心提供专业和高增值的中介服务,很大程度上依赖信息,它不单是信息的收集者和使用者,而且也是将低层次信息升级为高层次信息的中转站。信息的性质和流量主导着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步伐和方向。而国际金融中心也同时将低层次信息加工成更高层次的信息。信息流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先决条件,而金融业也可被理解为“高增值”的信息服务业(Thrift,1994; Porteous, 1995; Martin,1999)[42][43][35]。

   另外,国际金融中心也是城市经济学研究的重要对象。因为国际金融中心往往存在于经济发展状况较好的城市或者具有特殊优势的城市。Poon(2003)[44]指出,关于世界城市和国际金融中心的相关文献有着重要的相同观点:首先,两类文献都同意世界金融中心和城市都是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就像金融和其他经济流的控制和管理中心。第二,两类文献都支持研究城市空间安排的功能运用,并且断定城市在全球城市布局中具有层次性。第三,两类文献在区分世界城市或国际金融中心方面重叠很多,它们指出Big-3(伦敦、纽约和东京)作为全球经济交易的最高层次的城市,由相对较小的世界城市如巴黎、法兰克福、新加坡和香港来支持。第四,国际金融中心文献主要集中于城市的一个功能,即金融业活动,这相当于世界城市文献所讨论内容的一个子集。世界城市文献还涉及更为广泛的研究,如法律与会计服务、劳动力市场、公司总部、通讯、政治、教育和文化等功能。

   本篇关于国际金融中心形成理论的分析作如下安排:第七章阐述金融中心形成的新古典经济学解释。重点讨论Davis的金融机构选址理论和Kindleberger的聚集经济和规模经济理论,第八章讨论金融中心形成与发展的金融地理学观点,第九章讨论城市经济学适用于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理论和见解。

  

   第七章 金融中心形成的新古典经济学解释

   关于金融中心形成的新古典理论主要是将新古典经济学涉及的区位选择、需求供给分析和规模经济与外部效应等概念和原理运用于金融中心形成问题的分析。本章从区位选择理论的分析入手,重点阐述Davis的金融机构选址理论和Kindleberger的聚集经济和规模经济理论。

   第一节 早期的区位理论[3][45]

   早期的区位理论主要有古典与新古典两类区位理论,前者有冯·屠能(Von Thünen)的农业区位理论和劳恩哈特(W.

   Laonhardt)和韦伯(A. Weber)的工业区位理论,后者主要有克里斯塔勒(Walter

   Christaller)的中心地区理论、勒施(August

   Losch)的区位经济理论和 B.G.

   Ohlin的区位贸易与生产力布局理论。我们分别简要介绍这些理论的主要原理。

   一、屠能的农业区位理论

   德国经济学家屠能在其1826年出版《孤立国同农业和国民经济的关系》著作中设想了一个孤立于世界之外的,四周为荒地所包围的国家,其中心是一个大城市,作为唯一的制造业产品的供应者,城市的食品则完全由四周的土地(一个农业大平原)供给;国内各地自然条件与运输条件相同。农业生产的利润为V=P -(C +T),其中P为农产品价格,C为生产成本,T为运费。屠能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函数,得出这样的结论: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目标,农场生产的品种选择与经营方式的首要决定因素是距离,即生产地与市场的距离。农场生产什么作物获利最大,主要不是由自然条件决定的,而与特定农场或地块与中国心城市(农产品消费市场)的远近距离密切相关,农场的经营规模也与距离密切相关,增加投入必须使价格与边际成本之差能偿付追加的成本与运费。当生产成本给定时,离中心城市越近,追加的运费越低,边际产量所需偿付的越少,生产规模扩大的可能性越大。

   屠能认为,地租是与距离负相关的,随着可耕地与市场距离的不断增大,可耕地的地租是不断下降的,这样便可形成一个以城市为中心的同心圆环,半径距离小的环上土地昂贵,宜种植运输成本大、单位面积产值高的的作物,而半径距离大的环上土地则种植土地密集型或运输成本小的作物。这样,屠能设计了孤立国六层的农作物圈层结构,构成著名的农作物圈层布局理论。屠能理论的创新点在于:农业经营方式上,并非集约程度越高越好,离中心城市越近,集约化程度越高,离中心城市越远,经营越粗放。农业布局上并不是哪个地方适合种什么就种什么,与距离有关的地租与运费才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二、劳恩哈特与韦伯的工业区位理论

劳恩哈特1882年在德国《工程师协会期刊》上发表了“确定工商业的合理区位”的论文,利用几何学与微积分将网络结点分析运用于工厂的布局,提出了在资源供给和产品成本馋涎欲滴售约束下,使运输成本最小化的厂商最优选址问题及其尝试性的求解方法。他构造了一个区位三角形,寻找使里程运费在生产的区位中必须保持平衡的最小值点,即区位的三角形极点。他在1885年发表的“经济学的数学基础”一文研究了运输对生产和消费的影响而建立了被称之为“劳恩哈特漏斗”的分析方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英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际金融   金融国际化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43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