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英丽:国际金融中心系列研究(上卷)(三)

——国际金融中心形成与发展的规律:历史与理论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8 次 更新时间:2014-12-16 15:06:21

进入专题: 国际金融   金融国际化  

潘英丽 (进入专栏)  

   第五章 东京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与演变

   多数学者通常从上世纪80年代日本金融国际化开始对日本东京国际金融中心作历史或个案分析,他们认为国际金融交易的自由化是国际金融中心形成与发展的最重要条件。而80年代之前,日本对国际金融交易实施外汇管制,因此这一时期东京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是无足轻重的。但是,这种前提假定对大国型的国际金融中心而言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在大国型国际金融中心里,内部金融交易总是占主导地位的。例如美国在1963—1974年实行资本管制,但没有人认为纽约当时不是世界最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因此,我们在本章的第一节里将系统叙述Reed (1980)所作的1900—1975年间亚洲国际金融中心的研究成果,从中把握东京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历史脉络及其在亚洲的地位。第二至第四节讨论80年代日本金融国际化及东京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崛起的过程、条件和各个市场的发展。第五节讨论日本经济的空洞化、金融大爆炸改革与日本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下降,并希望总结出可供中国借鉴的金融开放与金融发展的经验教训。

  

   第一节 1900-1975年东京国际金融中心的兴起

  

   一、亚洲国际金融中心的层系结构与排名

   Reed (1980)对亚洲10个国家的17个金融中心[1]作了他自称是“比较的、历史的、定性和定量的分析” [25],时间跨度是1900—1975年间的76年。他在对国际金融中心的定义、功能、层系结构、地理位置的确定等理论文献进行综述的基础上,构建了由9个指标构成的统计分析框架。表5.1给出这一指标体系。

  

   表5.1中的前5个指标的有效时间序列数据是从1900—1975年间的,后4个指标的有效时间序列数据从1955—1975年。表5.2、表5.3和表5.4分别给出了相关年份亚洲国际金融中心的排名和得分。

  

  

   表5.2和表5.3反映了1900—1975年间亚洲国际金融中心五个时间段(1900—1925, 1925—1940, 1940—1947,

   1947—1960, 1960—1975)的组织结构、排名和相关得分的变化。1900年,香港在本地银行直接联系(LBDIL)、私人银行(PB)和外国银行分支机构(FBO)三项指标上明显的领先第二组,总得分领先第二组(上海、横滨与天津)11—19分。第二组胜过后面三组的主要因素是LBDIL,而排名中主要决定因素是LBDIL、FBO和FBDIL三项,它们各自所占权重分别为37%、32%和24%。1920—1925年间亚洲各金融中心的相对地位发生较大变化,横滨不仅从第二层级进入香港所在的第一层级,而且成了亚洲顶尖银行中心,虽然它领先香港的差距并不大。层级和排名的主要决定因素是LBDIL和FBDIL。1940年亚洲金融中心的层级结构和排名又发生很大变化,主要原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对荷兰的占领,使两家荷兰银行的总部从阿姆斯特丹转移到雅加达。这时期的主要决定因素是本地银行总部(LBHDQ)和LBDIL。1944和1945年同盟国的胜利,使荷兰银行总部又回到阿姆斯特丹,雅加达暂时的领先地位也随时丧失。日本的战败则使它的几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降低到第三、第四行列,显得无足轻重了,香港与上海再次处在领先的地位。1947年排名和层系结构主要由PB、LBDIL和FBDIL三个指标决定。

   1960年层系结构与排名主要由LBDIL和LBHDQ决定的,FBO则用于区分以下三组金融中心之间的差异。1975年的层系结构与1940年一样是3个层次,层系结构和排名首先通过LBHDQ确定,然后引入PB对第二与第三组之间作出明确的区分。

   在1955—1975年间,只有在1965年的时候国际金融中心的层系结构和排名发生重大变化。表5.4给出了相关的排名与得分。在1955年层系结构与排名主要由LBDIL和LBHDQ决定。FFA与FBDIL也起了重要的作用。FFA在LBHDQ后的第三步进入分析,给出了第三和第五组的区别。FBDIL第四步进入用于对第四和第五组作出区分。1965年的区分主要由LBDIL和FBDIL决定,而1975年的层系结构的差异则完全则LBHDQ决定。LBHDQ的权重高达49%,FFL占13%的权重。

   从表5.2到表5.4可以看出,实际上从1960年开始,东京就已经成为亚洲地区最为领先的国际金融中心,它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本地区内部的香港和新加坡等城市。

   二、东京国际金融中心兴起的推动因素

   1.国内推动因素

   首先,国内金融与通讯方面的基础设施的发展对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具有重要而明确的促进作用。金融中心通讯设施发展水平的一个统计指标是国际电报电传设施的使用。国际间双向的电报电传的使用数目从1955年的400万次增加到1975年的600万次。香港则从100万次增加到300万次。在日本,东京处在金融中心层系结构的顶端,神户和横滨的大部分国际金融业务通过东京进行,大阪则有小部分国际业务通过东京进行。而且,东京既是日本的经济金融中心,也是政治中心。

  

  

   其次,就资本账户的特点来看,通过短期资本净流量、长期资本总量和直接投资流量来看,日本无论是直接投资还是排除直接投资后的长期资本流动来看都是亚洲地区的资本净输出国。

   第三,国际贸易的高速增长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形成的重要决定因素。表5.5是亚洲部分国家和地区贸易总额,日本在1950—1975年间贸易总额从45亿美元增加到1137亿美元,增加了24.27倍。相比较香港增加了近11倍,新加坡增加4.6倍。贸易增长的速度与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性具有正相关的关系,日本二战后贸易的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解释了日本为何有三个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

   2.东京国际金融中心在亚洲的特殊地位

   在讨论亚洲国际金融中心时,可以发现国际银行中心与国际金融中心在两个方面有着显著的差异。

   首先,1905—1960年间,在亚洲始终存在至少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顶层国际银行中心,1960年东京独享这一地位,但在1965年又与香港分享最高层次国际银行中心的地位。1970年以及1970年以后,东京则独占这一位置。东京占据这一领先地位的一种重要的解释是,在20世纪60年代下半叶之前,亚洲地区是从欧洲和北美净借入资本的地区,亚洲除了日本以外,大多数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都是欧洲国家的殖民地。因此,这些国家的国际银行中心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凭借它们与伦敦、阿姆斯特丹和巴黎等欧洲国际金融中心之间的密切关系而取得的。相比较,东京取得国际金融中心层系结构中的顶层地位则不依赖任何欧洲与北美的国际金融中心,它的业务重心始终在亚洲。Reed指出“由于这种地区利益,人们很难发现从这一时期国际金融的角度对日本金融中心进行的讨论。”(Reed,1980,pp.31)[25]

   其次,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每一考察期,层系结构的顶层都只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而不像国际银行中心那样有多个并列第一层次。1955年香港是亚洲唯一的顶尖国际金融中心,并且可以假定其1947年也是如此。1960年是顶层存在两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唯一一次,香港与东京分享了这一领先地位。1965年及以后各个考察期,东京都是唯一的顶尖国际金融中心。区分第一层级与第二层级不同地位的主要决定因素:1955年决定香港领先于东京的是LBR/DIL(本地银行代表处与分支机构的直接联系)和LBHDQ(本地的银行总部);1960年决定香港、东京领先于大阪的是LBR/DIL;1965年也是LBR/DIL这一指标使东京领先于香港、大阪这些第二层级的金融中心;1970年,东京领先于12个第二组国际金融中心的决定因素是FFA;而1975年东京领先于大阪、香港和新加坡的的决定因素是LBHDQ和FFL(外国金融负债)。

   因此可以看出,从1900年到20世纪60年代后期前,亚洲的国际金融中心主要是银行中心,1965年以后,东京开始大量给外国人提供金融资本。1965年东京的FFA(外国金融资产)只有24亿美元,到1970年增加到94亿美元,1975年则达到145亿美元,十年内增长了500%,相比较其FFL(外国金融负债)则从17亿美元增加到了149亿美元。日本对外金融资产主要投入在东亚与东南亚国家。虽然东京与大阪的对外金融资产与负债的总规模与伦敦、巴黎、纽约和法兰克福相比还差得很远,但对外金融资产与负债的大幅度增长表明日本希望东京与大阪能在国际金融领域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总之,亚洲国际金融中心受到国际贸易发展的重大影响,所有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都是港口城市,此外战争、政治理念和经济制度差异也对国际金融中心的地理位置和空间分布产生影响。日本横滨1920年代上半叶到30年代末都是亚洲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与香港和上海的地位相当。1940年东京通过本地银行与其他金融中心的直接联系替代横滨成为日本顶尖金融中心,但横滨仍然很有竞争力。东京的地位由于1945—1952年美国在其占领时期实施的创新性政策而得到加强,相比较,横滨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则很快丧失。横滨的发钞银行被解散,其主要职能转移到东京,给了新成立的东京银行。至此,东京成为日本的也是亚洲的主要国际金融中心。Reed(1980)指出,二战结束后的几年里,美国和英国政府曾经想让中华民国成为他们在亚洲经济和政治上的忠实同盟,从而恢复上海和天津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战前地位。1949年全国解放后,美国立即将其亚洲的重心转移到日本,英国则将重心放在了它在亚洲的殖民地香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上。

  

   第二节 金融国际化与东京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崛起

   一、日本金融国际化的背景

20世纪80年代,日本金融国际化的背景首先是实体经济国际化的进展。最能够体现实体经济国际化的指标应该是表示对外经济关系加深的贸易规模的扩大以及贸易总额占GDP比重的上升。日本在1970年的时候,出口总额为79261亿日元,占GDP的比重为10.8%;到了1980年出口总额增加到328865亿日元,占GDP的比重上升到13.7%;1985年出口总额又增加到463071亿日元,占GDP的比重进一步上升至14.5%。此后,日本出口规模增长的势头有所减缓,占GDP的比重保持在10%左右。1990年为459199亿日元,占GDP的比重是1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英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际金融   金融国际化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43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