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才天:宪政之争:谁在要权力?谁能得到权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10 次 更新时间:2013-07-31 10:05

进入专题: 宪政  

陈才天  

一、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

这场宪政之争,充分证明马克思主义仍然是中国改革的障碍,不扬弃马克思主义包括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就难以进行下去,扬弃了马克思主义,宪政姓社姓资问题就迎刃而解。但是,由于中共名称与《共产党宣言》有密切联系,还由于共产主义与中国“等贵贱、均贫富”传统思想有很大的契合性。所以,这是一个考验我们民族勇气、智慧、知识和意志的重大问题,它需要突破理论禁区、信仰禁区和政治禁区。但这并非不可行的事情,从网络社会舆论看,放弃马克思主义还是很有民众基础的。即便是中共8300余万名成员看,真正信共产主义能有多少?很难说清。不过,有前车之鉴:前苏共党员人数超2000万之众,占人口比例超过中共,解体后俄共现有约50万成员。

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也称之为“科学社会主义”,这是马恩自封的“桂冠”,当时并未经历社会实践检验和证实。其实,科学社会主义即便在理论逻辑推导中,它也是不周延的,不严谨的理论。一个半世纪以来,从世界范围社会主义运动实践看,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科学”性得到了验证即证伪。最近,一位大家在著文中说,“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是总结了人类500年来社会主义思想的结晶。”这种说法在历史事实逻辑上是不成立的,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按照马克思所谓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看,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更高一级社会发展阶段,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应是建立资本主义制度基础上的社会形态。那么,在资本主义制度还未出现之前,怎么就有了社会主义思想呢?因为众所周知,1640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算起,资本主义制度只不过有400年历史。这说明社会主义并非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而是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上知识分子思想家们一种幻想的理想的主观愿望。这种理想还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理想国和孔子的大同世界理想等。而且,从世界范围社会主义运动实践看,社会主义内涵极其繁杂,可谓形形色色。有学者作过统计,各种社会主义模式思想理论达数十种之多。

现在,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一种普遍存在的认识误区,即认为如果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言。这是不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主要特征:是全面消灭私有制,实行社会生产资料全面公有制,计划生产的产品经济,取消商品生产,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无产阶段专政的政治体制体现为一党执政等。这样的社会经济基础和政治体制,那里还有宪政可言呢?苏联东欧国家的剧变,就是世界范围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不是科学,而是重大的思想理论谬误。一个国家范围内全面公有制经济体制和计划经济生产实践证明,不仅仅是经济效益低下,生活物资匮乏,同时产生国家政治集权专制独裁,有的国家甚至封建社会君王世袭制死灰复燃,社会民主与法治难以实施或遭到任意的破坏。所以,中国根本没有必要局限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尤其是在实践证明它不是科学的情况下,这种坚持只能表现为一种不开明的、封闭的、愚昧的、宗教崇拜的意识观念。事实上,资本主义国家也不是单一的私有制,而是在许多领域中也实行公有制,比如、公立学校、公立医院、公共交通、军事基地产业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公有制与私有制并存共同发展,不能实行以公有制为主导的立法和制度规定。公有制在国民经济成分中比重,可以根据国民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的需要,由全国人大通过决议调控,比如每次调控幅度不超过百分之五等。

什么是社会发展规律?像资本主义,人们没有幻想它、也没有理想追求它,但它却不请自来了,即当人类社会科学技术与生产方式相联系时,资本主义制度就自动地发生了,并且逐步完善其自身的结构及其运动形式。相反,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人们为了实现它却使人类相互厮杀死去数千万人的生命才达成,而且历时数十年后又自行消失了。这怎么能够说明它是“科学”的,是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呢?难道“科学的”社会主义需要用无数生命和流血才能达到和实现吗?并且难以令人置信方式自动消失呢?即便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是科学的,但它的科学范围和限度,已经被实践明确的划出和界定了,它不应延续下去了。

二、党内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12个须知

中国吃马克思饭的人数以十万计,他们大多数人是本本主义的高手、大师,有的人高官厚禄,他们迷恋于研究马克思著作给予自己带来种种丰厚的政治和经济的利益,大都不顾及劳动大众现实生活的处境。他们形成了中共党内的一种传统势力,这股马克思主义的势力非常强大,即便邓小平在当年也是退让他们三分。直到今天他们可以随时在主媒体上发表他们的观点。反对者、质疑者只不过是在为数不多的网络论坛上有一席之地,而且非常脆弱、随时可能被取消、被剥夺,但却能引起一些人的恐慌。但是,通观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历史,在改革开放数不清的成绩单上,几乎找不出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的一份贡献。

第1个须知:他们以为马克思主义是为广大劳苦大众谋利益的思想理论,是得到广大劳动者支持拥护的主义理论。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试回顾一下,改革开放初期,那一项改革不是来自于生产一线的农民工人的实践,如小岗村分田到户联产承包责任制、乡镇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等。并且有那一项改革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而不是针对马理论的改革?那一项重大改革不是遭到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的质疑和极力地反对。真正拥护改革开放政策的是亿万农民和工人,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马克思主义从理论上看是为广大劳动者谋利益,但我们更重要是看社会生产实践,实践证实集体生产极大地限制了农民自由,这与马克思想象的完全相反,集体生产也极大地限制了农民生产积极性,限制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改革开放实践极其有力的证明了马克思主义不是科学。中国改革开放政策都是针对马理论而展开和进行的,这是改革开放基本的实践逻辑。不认可或不重视改革开放实践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否定意义,对于马克思主义学者来说是非常错误的,也是缺乏理论素养的表现。当然,改革开放政策制定有支持改革的知识分子,尤其是经济学界专家学者发挥了巨大作用和贡献。比如,吴敬琏、朱嘉明、马觊、张维迎、厉以宁、林毅夫、温铁军等。但是,却鲜见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的作用和贡献。请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扪心自问自审一下,你们对于中国改革开放到底做出了一些什么样的贡献呢?有位马哲博导至今反对经济全球化,虽然他大量分享改革开放的红利,却顽固地坚持弘扬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他假腥腥地怜悯、同情工人阶级,斥责资本的贪婪,但却不知道自己每一个月丰厚工资薪金是从何处得来的。

第2个须知:那些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始终站在反对、阻挠党的改革开放的路线和政策的立场上,不断地阻止改革开放政策。曾几何时,姓社姓资的问题一度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路线之争,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将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看成是崇洋眉外,是中国第二次洋务运动,是投降资本主义;他们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下,把中国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商品说成是对这些落后国家人民的殖民地剥削;也把中国进口发达国家商品说成是被资本主义剥削。总之,说对外开放与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极力阻挠对外开放的路线和政策。在这关系到改革能不能进行下去的时候,当改革是否死于摇篮的危险时刻,只有邓小平的权威才能与他们一争。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给予这些人迎头痛击。劝告他们“姓社姓资”的问题“不争论”,并提出“发展是硬道理”和“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等。然而,这个决断的实质对手就是那些固守马克思主义理论桎梏的专家学者们,而不是亿万农民和工人阶级。

第3个须知: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不明白、不知道,中共打败国民党不是靠马克思消灭私有制理论,相反是靠毛泽东实行私有制政策,在井冈山时期和延安时期都是分田分地给每一个农民,以及保护和促进私有工商业发展的政策等,所以获得农民和工商业界的支持。

第4个须知: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应当知道,马克思主义理论对于中共和美国共产党以及日本共产党的地位、作用和意义是一样的。换句话说,中共取得执政党地位,是由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作用,才得到的。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甚至不惜反毛弃毛,认为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才是维护中共执政党地位的法宝,是十分可笑的。

第5个须知: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应当知道,1956年后毛泽东犯错误都由马克思主义引起,比如,吃大食堂--公有制,大跃进--计划经济,反右和文革--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反修防修、破四旧摧毁中华传统文化,把科学家诬蔑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进行迫害,有的被打死,等等。他们把吃大食堂、大跃进、饥荒饿死2000万人、文革及其暴行的责任,全部算记在毛泽东身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在中国发生这些历史惨剧的思想理论根源,全部是马克思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社会的破坏罄竹难书。马克思主义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任何直接的好处,除了中共的名称与它有密切联系外。

第6个须知:现在,中国有许多马克思主义者最不认同的是苏联东欧国家剧变,是世界范围无产阶级实践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的终结。相反,他们认为是列宁、斯大林实行的假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并认为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些马克思主义者们将苏联东欧国家剧变和中国文革等都看成是斯大林、戈尔巴乔夫和毛泽东个人政治品格造成的恶果,而不是看成马克思主义理论主导的社会主义实践得出必然的历史逻辑结论和结果。有位侯工先生居然说:“列、斯、毛却盲目地在毫无物质条件的落后的国家内举行暴力革命,还美其名曰‘创造’。” 这说明侯工先生没有读通《共产党宣言》及相关的著作。更多的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认为,根据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思想理论的变化,说苏联东欧国家剧变是没有遵循马恩晚年的思想理论的后果。我们的确看到了《资本论》第三卷的理论变化,也看到了恩格斯1895年(《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中主张走议会道路思想。但是,马克思晚年在实践上并没有放弃《共产党宣言》中对于社会阶级划分的理论,以及主张的暴力革命的手段和意志。比如,马克思有14年的时间不出版《资本论》第二、三卷;他醉心于和致力于暴力革命事业。在1875年《哥达纲领批判》提出无产阶级革命专政思想,直到1881年,马克思对俄国女革命家查苏利奇回信中提出俄国有可能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而进入社会主义阶段,并且提出了五条理由。(《马恩全集》第19卷,430~439页。)还有,在1882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在写给《共产党宣言》俄文版序言中,进一步强调了“现今的俄国土地公共所有制便能成为共产主义发展的起点。” (《马恩选集》第1卷,231页。)即鼓吹俄国进行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实现共产主义。由此可见,有什么理由能够说列、斯、毛等人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呢?这难道不是在否认国际共运历史吗。因为如果没有列、斯、毛的武装革命事业就没有社会主义阵营,就根本谈不上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实践。至于说列、斯、毛没有遵循恩格斯晚年在《导言》中的思想理论,即放弃武装斗争走议会政治路线,就更是无稽之谈。因为至今全世界没有一个共产党通过议会选举取得执政党的地位。再就是责怪戈尔巴乔夫,将苏联东欧剧变看成是他的改革失败。然而,苏联一国失败,又是为什么直接影响导致东欧各国国家政治制度的颠覆性变革呢?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外界武力干涉的情况下发生剧变呢?这显然是一种政治经济制度理论在实践中发生的全盘的否认性失败,即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失败。假如有人在这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仍然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是科学,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

第7个须知:有的人认为,在中国放弃马克思主义就是否认中共领导地位,这是不正确的。中共完全可以进行政治脱变,而不影响其执政党的地位。相反,如果不进行脱变,不进行政治改革和宪政改革,政治集权造就的特权阶层最终会毁掉中共自身,就如同苏联一样。比如,最近网传,有一个31万人口的县政府居然任命28名县级领导干部。

不过,有迹象表明,习李与前届已有松动迹象。但是,党内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以《共产党宣言》捆梆中共党的组织名称及其路线和政策。这种势力今天依然存在而且非常强大,它不限于北京,在全国各地党政部门和大学理论院系中,都大有人在。在民众中有不少企盼杀富济贫“二次革命”的人们,他们仇富心理在网络论坛中得到了充分的显露。但有不少网友对这种仇富心理可能产生“二次革命”的后果,表示极大的担忧,认为中国可能走上一种由革命变穷,到改革变富,再回到革命变穷的不祥之路。因为现行宪法规定中已经蕴藏着“二次革命”的依据,宪法规定对于私有财产保护与公有财产是有差别的,迫使资本家们将资产转向国外,形成富人移民潮。还有,不少人对邓小平“共同富裕”理解有偏差等等。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梁启超先生就曾有预言,消灭了资本和富人,这个社会不会变成富人的社会,而是相反变成个个都是穷人的社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实践证实梁启超先生的说法,1956年全面实现社会主义改造后,农民生产工具都共产了,劳动收益不能与社员直接挂钩,出工不出力,生产效率低下。直到改革开放初期,农民年平均收入40元,工人平均工资月40元。那时,捕鱼摸虾也是资本主义尾巴。生活物资极其匮乏,城里人生活日用品靠“供应卷”维持供给。布票、粮票、肉票、蛋票、油票、鱼票、肥皂票、工业购物卷等。

现在,我们回到恩格斯晚年的“修正案”上来,考察一下中共扬弃马克思主义的可能性和必要性。恩格斯于1895 年8 月为马克思《1848 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写了《导言》,此文是恩格斯在逝世前写的一篇长文,被一些马克思主义学者称之为“政治遗嘱”,称它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恩格斯在《导言》中对早期马克思主义说道:“历史表明我们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误,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斗争的条件1848 年的斗争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在这里较仔细地加以研究。”(《马克思恩格全集》第22 卷,第595 页)有的马克思主义学者认为,由于恩格斯《导言》因放弃暴力革命,主张和平过渡,与列宁的暴力革命,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相悖,就被封锁——不入《选集》,不让一般的国人知道。这种看法也不无道理。二十世纪初期的中国共产党人中,可能极少有人能够读到恩格斯的“修正案”论述。由于地缘政治文化等因素,俄国共产主义理论家领导人普列汉诺夫、列宁、托洛茨基、布哈林、斯大林等人,他们都是知道恩格斯的“修正案”更多的内容。并由此产生了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的派别斗争。

但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我们不能否认历史。如果没有列、斯、毛等人武装革命,就没有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世界阵营的历史。我们只能在这个历史基础上讨论中国政治改革。试问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们,恩格斯在马克思主义产生后半个世纪内,就能做出上述重大修正案,那么在一个半世纪后的中国,在苏联东欧国家剧变发生20年后,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做出扬弃马克思主义的修正案呢?

第8个须知:在民众中有很大数量的反马弃马的普通公民,笔者在网络论坛发表质疑《资本论》文稿所受到的支持就是证明,虽然也有人见不得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质疑。有一位马哲博导杨先生诬蔑质疑者背后有美国的资助,是代表资本家的反动势力,并在评论中放肆直呼不同意见的网友“你是现行反革命”,文革气焰跃然,真是匪夷所思,令人啼笑皆非。诸不知,恩格斯出身资本家并经营管理一部分资本收入,马克思是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出身,你们怎么就不怀疑他们是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中卧底呢?

还有一部分人是出于对马克思想想理论家著作成就的盲目崇拜,从网络评论可以看出他们对权威的迷信、奴性、自卑,对他人粗暴、狂妄等劣根性。拙作(《资本论》理论与实践49个谬误及其原因)一文研究情况看,《资本论》理论已基本解体。读者可在本网阅读。笔者读到许多的不同领域专家学者论及深化经济体制或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发现他们提到改革阻力来自于政治改革障碍时,总是言不及的,不敢直言扬弃马克思主义。知识界不能总隔着鞋帮子搔痒,应发出放弃马克思主义的声音。在这方面知识界落后于民众,在网络论坛上反马弃马的声音相当高,而且所占人数比例不小。他们大多是以实际问题直言马克思主义罪过或幻想等。

第9个须知:马克思主义专家教授们,只知道马克思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却没有人称马克思是政治思想家。其实,马克思是很迷恋政治的人物。他在一次会见友人时,友人夸奖马克思几位女婿,但马克思对女婿们很不满意地说:“都不懂政治,让他们见鬼去吧!”可以说,马克思政治野心比起毛泽东十个大,他的政治目的就是要让人类大多数人跟随他的梦想走。马克思独具慧眼地看到在人类社会任何一个时期或阶段上,不能拥有生产资料的人们总是占绝大多数的人,这些人总是相对的处在“穷人”身份或地位上,这种视角使他的主义理论具有其特殊的“魅力”,它使反对它的人们始终处在一个与大多数人利益相对立的不仁不义的位置上,使批评它的人们理不直、气不壮、胆不大;相反那些支持信奉它的人们却轻而易举地拥有为穷人谋利益的圣贤之誉。但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一方面,由于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等人的努力,在全世界建立起了15个国家社会主义阵营,人口约占世界人口半数,而且历经近一个世纪之久。这段社会主义实践的成功,一度使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成为科学。另一方面,苏联东欧国家的剧变,最终证明这个“科学”的限度。在人类社会历史中,永远不会有永恒不变的思想理论的真理,更没有永远正确的主义思想的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在人类社会历史产生它的那个阶段上产生,在人类社会历史实践它的那个阶段上进行了实践,在人类社会历史终结它的那个阶段上终结。

第10个须知:为劳动大众谋利益的思想理论古往今来有之,孟子“民为贵”的民本思想就是其中之一。二年前,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思想或毛泽东思想说成是马克思主义思想,经拙作《思想的卖国贼》批评后,现在基本消失。但近期看到一种新的理论手法,即以篡改马克思理论来维持马克思主义生命力。比如,有的人否认《资本论》主张“活劳动是创造价值的唯一源泉”的核心观点,说马克思也主张科学技术、知识和机器生产创造价值。还有的人否认《共产党宣言》主张消灭私有制的核心思想理论观点,说马克思《资本论》主张建立个人所有制代替私有制。但是不要忘记了,这种所谓个人所有制是建立在社会生产资料全面公有制基础上的。如果是这样的前提,那么,社会生产资料个人所有制与私有制有什么区别呢?既然社会生产资料是个人所有的,那么还有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吗?进一步说,如果社会生产资料是公有制的,那么个人所有制的对象又是什么呢?只不过是生活资料个人所有而已。如果将社会生产资料个人所有化后,社会生产者、经营者、消费者相互都不存在剥削与被剥削即利润关系,那么国家公共机构如何运转?如果消除了人与人在生产中利益的相互联系,这就否认了工业化大生产使社会成员成为相互普遍联系的逻辑,或是企图回到原始人类的个体经济关系中,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因此,马克思理论是极其荒谬的、幻想的。

第11个须知:我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一种带有浓厚的荣誉性色彩的制度,是与全民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相适应的政治体制之一,是缺乏实质性监督力度的代议制度。比如,著名的全国人大妇女代表申纪兰,当了50年代表没有投一次反对票。改革开放以来,人民代表成分进一步违背民主政治原则,比如,亿万富翁成为各级乃至全国人民代表、政协委员,这是比资本主义国家议员制度落后的政治成分。然而,在发达国家是不允许资本家竞选议员的。过去,我们批评资本主义国家议员代表资本家阶级,现在中国资本家直接就是人民代表、政协委员。这是非常滑稽的政治笑料。这种政治现实,不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对工人阶级不利的。而且,在各级人民代表中,官员占有绝对的多数,这就使人民代表及其大会不可能实现对政府人事和财政等资源分配权力的监督。宪政改革,将实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专职制度,各位人民代表即地区性政治家,竞选产生。大幅减少代表人数,比如,全国人大代表为700~900名,各级地方人大代表省级100~150名,地市级70~90名,县区级50~70名,乡镇30名(可有一半为无薪酬代表)。十几年前,中央组织有关学术机构对人民代表职业化问题的讨论,有的学者认为,代表职业化要增加国家财政支出,而现行人民代表大会制是节约型的政治体制表现之一。持这种看法的人是不了解中国财政支出实际情况,现实中各级公务员人数全都超编,有的县级市检察机关工作人员近300人,超编2~3倍,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决定男55岁女50岁全部“退休”,由一斑而窥全豹。如果实行宪政改革,人民代表职业化,将对政府财政支出进行严格监督,控制公务人员超编数量会远大于人大代表的名额数量。

宪政改革最大难度的节目,并不是各级政府首长的直选程序及其实施,而在于人民代表大会制以及人民代表职业化和直选程序的实施。各级政府首长的直选程序的实施,并不会给中共组织部门失去太多的人事权力。人民代表职业化会产生对各级党委和政府的人事权、财政资源分配权等方面,形成全方位的制衡。这将对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产生全方位的积极影响,当然一党制可能使它的监督力度,打些折扣。

第12个须知:宪政之争:谁在要权力?谁能得到权力?在关于是否实行宪政的思想理论交锋中,马克思主义者们就说主张宪政者是在向执政党发难,是在争夺人民的权力。这是大错特错的认识观念。如果细致推敲是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大凡著言者,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得到这些权力。年长者郭道晖、江平、钱理群、茅于轼等人,都是古稀、耄耋老者自不必说,以童之伟、贺卫方等人来说,已是中老年学者未必愿意进入官场搞行政,他们做学术是强项,参与竞选未必有优势。因此,经历公民直选过程考验而进入政府权力机构的文人,可谓凤毛麟角。文人在直选逐角中缺乏优势条件,他们能力在咬文嚼字建构思想理论。不论反方,还是正方,还是第三方,都是如此。中共顶层集团应当明了这一点。能够争得权力职位者,仍然是现职官员人等。思想理论界都不过是在追寻一种真理,为中华民族振兴而诤言。因此,任何对不同声音(包括质疑、反对、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扼杀和隔绝,窒息思想市场的措施,都是不足取的。(作于7月23日)

    进入专题: 宪政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62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