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东:关于理想主义的几点断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80 次 更新时间:2005-04-12 23:48:15

进入专题: 理想主义  

王小东 (进入专栏)  

  

  遵友之嘱,要写一篇关于理想与信念的文章。手头有些材料,脑子里也有些想法,但如果就拿这些东西写成一篇一本正经的文章,我太累,读者也会太累。因此我希望能够让我写的随便一点。我相信这样读者也能读得随便一点,更轻松一点。

  好了,我就信手写了。

  

  一.成功者们的信念与信仰:忙

  

  我手头恰巧有几十份对于中国一些成功人士的采访纪录,这些成功者绝大多数为公众人物,其中有企业家、娱乐业明星、世界冠军……等等,等等。这本是一家报社提供给我的,要我根据这些材料写一篇鼓舞人心的文章,后由于我实在写不出鼓舞人心的文章而作罢。但材料在我手里,里面有些东西挖掘挖掘还是蛮有意思的。该采访问题的第一项就是“今天是否还需要信念或信仰”。

  在我看到的这些成功者的回答中,只有少数人似乎还是按照较狭义的定义去理解信念和信仰,大多数人的理解是极为多元化的。

  某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认为:信念和信仰是“什么时候都需要,只不过这些年人们对信念或信仰的理解很狭窄。信念是人的一种支柱,善良、爱、忠诚、平和……都有可能成为某些人的信念。”

  

  然而,与大多数的回答相比,这个定义已经是狭窄的了。很多成功者认为信念和信仰应该是非常多元化、非常宽泛的:它们无非是某种支撑人们活下去的东西,可能是某种抽象的理念,但也可能就是“适应社会的发展”,或者只是一个中期的工作目标,甚至仅仅是一个好心情。如果要有什么共同点,那也只能从结果去看,也就是“生活充实”与否。

  

  其中有一位被访者的话最有代表性:“我倒是觉得不少老年人出现了信仰危机。我看到很多年轻人整天忙忙碌碌的,不管忙什么,他们似乎没有时间去想什么。”

  

  坦率的说,我认为如此宽泛的理解会使一个本来有意义的问题变得没有意义。我同意信念和信仰可以是多元的,但它们毕竟还应该是一种超越我们日常工作、日常心情的某种形而上的东西。如果把信念和信仰只理解成“生活充实”,甚至仅仅是忙,那我认为我们是可以得出结论的,那就是在我们的当代社会里信念或信仰并不存在。

  

  我在这些成功人士的回答中只看到忙,没有看到信念或信仰。而他们还不仅仅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个抽样,他们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榜样。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们这个社会信念或信仰已经是不太多的了,多的只是忙。当然,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写到这里我也还没有下结论,我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二.《上海宝贝》红透了天

  

  听到《上海宝贝》已经红透了天,已经成为中国在新世纪第一件能够称为“现象”的事情,又听到《上海宝贝》被禁了,于是我赶紧叫一位上海的朋友替我留一本。五一节放假,她就给我带了过来。为了了解当代社会的心态,我把它看完了。对于一些文人骚客拔高此书,我只能付之一笑;对于一般公众诟骂此书、此书被禁,我倒也想说几句。此书说“黄”是算不上的,你到互联网上看看去,有的是比这黄得多的段子,公开出版发行的亨利•米勒的书也比这书黄的多。至于此书描绘的中国男人性无能,洋人的dick有多么大,多么好使,这无非也是来自80年代的“文化精英”们所大肆宣扬的“中国阳痿论”的通俗版演义。另一方面,大群的中国女人叮在洋人的屁股后面争着献身,也确实是一个社会事实(我在《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一书中曾经论述过这个问题):它与金钱和其他也许有的物质基础有关,更与中国人自己——主要是中国男人自己——罩在洋人身上的文化光辉有关。有些人(也许也包括卫慧自己)以为这些东西是什么新搞出来的尤物(因而有人欢呼有人痛骂),其实根本不然,这本书无非是80年代的理论(我同意经济学家凯恩斯的观点,理论的作用往往比表面上显现的要大,一般人很多自以为是自己创造发明的思想、实践,其实只不过是某个理论家多年以前的理论的间接表现)加上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寄生在洋人身上的一群人的生活现实凑成的一个谈不上精巧的混杂物。顺便说一句,这些理论多半来自卫慧后来所唾弃的那个“博学、雄辩”的矮个子恋人那类的人。说句笑话,卫慧后来虽然十分正确地在身体上唾弃了那个“伪基督教徒”,可被他“一连三天……谈基督降生于马厩的那一刻所意味的世界真实面目”洗过的脑显然并没有恢复。

  

  然而就有这么多的人沉迷于这种炒作,似乎我们的社会真是富裕安逸到了国民们都无忧无虑,唯一挂心的就是怎么找乐子了。

  

  于是乎炒了起来,于是乎骂了起来。我认为既然炒了起来,骂也是应该的。那些破口大骂的中国男人至少比看着中国美女全上了外国人的床自己没份心里酸酸嘴上却大谈世界主义思想开放国际爱情的伪君子们来得真诚,更比看着中国美女全上了外国人的床自己心里由衷高兴的皮条客心态的洋奴们来得正常。当然,卫慧挨骂似乎有些冤,但她名出了、钱挣了,还发泄了一把,估计心里也是能够平衡的。

  

  然而,小伙子们,光骂女人是不行的。正如一个帖子里说的:你们这些没出息的中国男人,你们越骂,女人越看不上你们。想想自己的危机吧!说句直截了当的话:将来的女人多半真没有你们的份。知耻近乎勇。小伙子们,不要光去骂卫慧这样的女人了,多反省反省自己吧。首先是要知耻,然后是要有勇气行动,不要真把自己搞阳痿了。至于那些伪君子和皮条客,我就不对他们说什么了。

  

  三.切•格瓦拉也还有人看

  

  因为过几天就要和《切•格瓦拉》一剧的创作组座谈,我一定要去看看这个戏。临去前一位朋友嘱咐我要早一点去,因为人挺多的。我提前了两个小时去,结果还是没买到当天的票,买的是两天后的,也就是我正在打这几行字这天的。

  

  我想好好看一看这个戏,于是便独自去,希望独自一个人静静地看,静静地想,不受任何干扰。没想到一进了那个小剧场,就有人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农民日报》的前任社长兼总编。一会儿又进来两个外国人,也是熟人,一个是意大利安莎社北京分社社长芭芭拉,一个是法国一家杂志的主编白夏,打了招呼。我想这下还真有点意思了,这说明这个戏开始受到精英阶层的关注了,看来不管他们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戏是他们必须面对的。我身旁又坐下了两位电视剧女演员,我叫不上她们的名字,但这并不能说明她们没有名,因为我经常看到她们在电视剧中演重要角色。我想这也有意思了,这两位电视剧女演员明显的属于上层阶级,这个阶级是《切•格瓦拉》一剧的抨击对象,我想看看身边这两位电视剧女演员的反应。

  

  人很多。最后进来的是一些买25元票的大学生。买50元票的可以保证有座位,买25元票的很多人就只能坐在过道上了,而80元区则还有一排座位空着。人类的不平等随处可见。

  

  我喜欢这个戏,我如今已是“书生老去”了,可我还是禁不住为理想主义的东西所感动。我也喜欢这个戏的音乐,可我的听力很差,我总是听不清歌词。但有一段女声唱的歌词(只有这一段是女声)在背景上打了出来,我喜欢,我背下来了。

  

  陆地淹没了,你就在海洋上飞翔

  海洋干涸了,你就在天空上飞翔

  天雷滚动了,你就在火焰中飞翔

  火焰熄灭了,你就在苦难里飞翔

  ……

  

  这个戏之所以能吸引人,最主要的还不在于它的音乐,而在于它的台词。它的台词对于80年代以来中国的主流思想——亦即美国的雅皮士思想——进行了极为辛辣的讽刺,几乎每一句台词都是有针对性的,至少我是这么感觉。我看了看身边的两位电视剧女演员,她们似乎也在很专注地看。

  在演戏的过程中,向观众席撒了一些假美元钞票,上面写着: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世界。我捡了一张,收起来了。

  戏中说:我们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种忧患……。

  

  戏演完后,创作组的黄纪苏、张广天,还有演员们,还要和观众座谈。我也想留下来听一听。我旁边的两位电视剧女演员走了。

  安莎社的记者芭芭拉问我:“你觉得这个戏怎么样?”我说:“很好呀,你觉得呢?”她说:“我觉得这个戏不是艺术,而是政治”。我笑着说:“也许是吧。”她又说:“他们在谈革命,他们要革谁的命呢?这不是很危险吗?中国政府怎么能容许他们宣扬这些东西呢?”我笑而不答。法国人白夏则问:“为什么这个戏的反派角色都是由女演员演,而正派角色都是由男演员演?”我说:“你可以问他们,也可以说说你的想法。” 芭芭拉说:“我们是记者,我们只听不说,今天也不问。”

  

  剧组和观众的问答也很有意思,在这里我只捡最重要的纪录一二。

  

  一位观众说:今天我们在主流媒体上看到的左派和右派都不怎么样,你们应该站出来,让我们跟你们走。“跟我们走?”一位女演员大笑起来:“我们可担不起这个担子。”

  

  另一位观众问及这个戏所表现的精神与宗教的关系。张广天回答,他是个基督徒。我回来后看了看我在散戏后买的张广天音乐的唱片,不仅一些唱词与福音书有关,而且封底的解说词明确的拿格瓦拉与美国的关系和耶稣与罗马帝国的关系相类比,认为格瓦拉就是今天的耶稣。我不知道西方人,还有中国的那些主流知识分子,他们整天劝中国人皈依基督却仇恨格瓦拉,听到了一个中国的基督徒对于基督精神的这种解释会怎么想。但我认为,格瓦拉确实比那些西方人和中国的主流知识分子更接近基督的本来精神。

  

  一位大学生说:看了你们这个戏我更困惑了。黄纪苏说:主流思想家们告诉我们,穷人和富人的问题早已解决了,可实际上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

  

  一位女观众提出了和法国人白夏相同的问题,即为什么反派角色都是女性,而正派角色都是男性。张广天回答说:这是一个纯技术性问题,因为在排练过程中同性演员相互间配合得更好。白夏立刻操着比中国人还正确的中国话对我说:“这种回答没有说(shui)服力。”张广天既而进一步解释:本来的考虑是不用女演员的,因为不想像西方人演绎格瓦拉那样,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导到阴谋与性(格瓦拉的游击队中有一个德国女共产党员)上去,不想让女演员的相貌、衣着等引开观众的注意力,但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是谁愿意来演谁就演,这些女演员都是志愿者,没有钱也愿意演。我怕两位外国人不能完全理解这一段话的意思,特地用英语为他们翻了一遍。芭芭拉说:“现在他们有钱了吧!”我说我想是的。白夏则认为还是“没有说(shui)服力”,他说:全部用男演员演正面角色肯定是在表现创作者所认为的正义力量的“军事性”。我没有回答。

  

  又有人问中国的主流思想界对这个戏怎么看。张广天回答:北大的教授们对此戏嗤之以鼻。

  

  我听到一些大学生在后面议论,对于张广天否认自己是左派很不满,认为这是没有勇气的表现。但我想张广天作此否认是明智的。

  我和张广天过去就交换过电子邮件,他的网站上经常登我的文章,过几天又要一起座谈,但过去没见过面,所以我想在剧组与观众见面结束后我还是和他打个招呼。一些大学生听到了我说自己的名字便过来与我交谈,说他们读过我的书,也有的人说听过我的演讲,认为我的书中的观点和这个戏有相通之处,并要我回答张广天他们究竟属于什么派。我说,就算是“新左派”吧。

  

  从剧场出来回到家,已是10点多了,我还没有吃饭,于是又到饭馆去吃饭。有很多孩子在卖花,被服务员轰走。我经常见到这些可怜的卖花的孩子,但我很少发善心去买他们的花。我只买过一次,动机还不太纯:那是因为当时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英国小姐和我在一起,我想着在漂亮小姐面前要有骑士风度,又想着在外国人面前不能掉价,才买的花,送给了那位英国小姐。可这次刚刚看完格瓦拉,我有点想买一束花,给那些穷孩子一点钱,但孩子太多,我不知道该买谁的,一犹豫间,他们大概觉得我不像买花的人——因为我不像大款,身边也没有漂亮小姐——马上就散了,我终于没买成。

  

  走回家时我在想: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民族主义与格瓦拉的思想有很大的不同,我为什么还是为其所动呢?也许我的思想中也有百分之三十的格瓦拉?也许,在当今的中国,要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百分之三十的格瓦拉是必不可少的。也许,这是因为我们这个民族作为一个整体(其中虽然不乏豪富者与豪富者的帮闲),是格瓦拉所想拯救的穷人。

  回到家收电子邮件,其中一封正好是谈这个戏的。原文是英文,翻成中文大致是这个意思。

  

  “亲爱的朋友们:我确实很困惑。究竟是主权比人权重要,还是人权比主权重要?切•格瓦拉到另一个国家去组织内战并且不为那个国家的人民所支持。他也许是天真的,但他干涉了另一个国家的内政。他没有权利用暴力将自己的信念强加于人。也许是我错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小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理想主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2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