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民:“人民民主专政”心理分析与佛学矫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9 次 更新时间:2013-01-01 12:16:34

进入专题: 人民民主专政   佛学  

刘国民  

  

  批评“人民民主专政”的观点很多,本文与常见的批评文章不同,力图探究“人民民主专政”的心理根源,并借鉴佛家思想对这种心理的矫正提出一些建议。

  

  1.“人民民主专政”的心理根源(发生学分析)

  

  “人民民主专政”是一心想要维护劳苦大众和社会底层百姓利益的激进左派的专用术语。其基本的思路是把一个国家所有的公民分为人民和阶级敌人两类,“人民民主专政”是对大部分劳动人民的“民主”和对极少数阶级敌人的“专政”的结合。这种思考问题的思路和激进左派本身的特点以及思维方式高度相关。像中共这样的激进左派,本身很重视对历史和现实进行分析和定位,也很重视给当时的中国国情和党内外人士下结论。这种到处下结论的思维方式在革命过程中被不断放大到对越来越多的国人的评价上。同时中共很重视根据财产状况和阶级身份将全国国民分成三六九等,比如谁是资本家,谁是贫农,谁是中农,谁是富农等等。中共也很重视根据社会各阶层人士对中共的态度给社会各阶层下结论和做标记,比如某某某曾在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掩护过一位中共地下党员,这一功必须记上;比如某某某在某年某月某日曾经在民国的国民参政会上发表过同情中共的言论,这一功也必须记上;比如某人在某年某月某日曾经提供了一些物资配合国民党对红军根据地的围剿,这一个大过也必须记上……

  

  由于中共等激进左派本身具有爱憎分明、恩怨分明的性格特征,有恩必报,有仇也报。而中共从成立以来,在革命战争年代曾经遭遇过多次残酷的大屠杀,国民党的特务也猖狂活动,四处搜捕和打压中共地下党,这使中共在高压的政治环境下进一步强化了自身的爱憎分明性格,所爱和所憎都越来越极端、越来越夸张,对所爱的人的态度和对所恨的人的态度简直到了天壤之别(对所爱的人可以付出性命加以保护,对所恨的人也可以豁出性命加以消灭)。

  

  由于中共本身的特点和此后的行动和遭遇,中共既广泛地对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人作评价、下结论,而且也严格依据这种评价和结论来区别对待不同的人。个别难以简单作出结论和评价的人士,中共的中高层领导甚至会多次开会,反复讨论和鉴别,从而对某人作出适当的评价和结论。

  

  随着中共掌握国家政权,中共的这种评价控和结论控心态很快蔓延到全国,以至于不断地对全国几亿人都做出各种结论,进行多种标准的区别对待。由于中共具有恩怨分明和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侠义性格,中共基于这种高度区别对待的思路,对曾经在种种艰难困苦中支援过中共的人士都给予加倍回报并作出很高的政治结论,中共对曾经在种种艰难困苦中迫害和残杀过中共党员的人士都加倍报复并作出很低很烂的政治结论。

  

  这种区别对待的思维方式在建国后,既在党内是主流思维方式,也在全国成为主流思维方式,甚至在处理国际关系时也深受这种区别对待思维的影响。“人民民主专政”就是这种高度区别对待思维的产物和杰作。

  

  2.用来方便理解的生活中的等效案例

  

  和平年代的某位贫寒人士,自幼出生于农村的贫苦家庭,从小就在社会最底层受尽了白眼和欺负,只有极少数人对他好一点。本来就爱憎分明的他在这种成长环境中更加加倍强化了这种爱憎分明的性格,在他眼中的他人基本只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对他很好的人和对他很差的人,少有中间地带。在他继续成长的过程中,不算很有福气的他继续经受了贫困、疾病、他人的打压和人生的种种困苦,使他幼年形成的对人区别评价、区别对待、爱憎分明的性格因此进一步得到巩固、强化和放大。极少数人给了他很多温暖,因此在他心中的形象很美好,他也暗暗发誓出人头地之后要加倍回报这些恩人;很多人严重歧视他,带给他很多冷漠、悲愤和痛苦,他不仅记得这些人,而且仇恨这些人,将来要么不理睬这些人,要么还有可能报复其中的一部分人,报复的时候甚至有可能出手很重。后来,这位人生经历很坎坷的人士在某一天出人头地了,当了大官。这时候一直伴随着他成长的感动和仇恨,他都有了很多机会来回报。而从小时候养成的极端爱憎分明的区别对待思维,在他成长和成功的过程中一直被继续着的苦难和坎坷所强化,终于成为他一生的重要性格和习惯性思维方式。当他当了大官以后,他的区别对待思维、爱憎分明思维、有恩报恩和有仇报仇思维都会对他人产生很多的影响,一部分人因为曾经做过一些很感动他的事情而得到加倍报答,一部分人因为曾经很恶劣地对待他而得到加倍的惩罚。这种报恩和报仇的两极分化会直接使一些人的处境产生天壤之别,而这位历经坎坷而成功的励志人物也在这种报恩报仇中对社会造成某种程度的破坏,破坏的程度和他手上的权力大小正相关,和他受这种极端爱憎分明、极端区别对待的思维影响深浅正相关。

  

  在陈述这个生活中的案例时,相信读者也可以体会到这个案例和中共的艰苦卓绝奋斗史很相似。所不同的是,这位成功人士只是一个人运用这种极端爱憎分明的区别对待思维,而中共则是举全党之力甚至举全国之力运用这种极端爱憎分明的区别对待思维,形成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体制,后者的这种思维的影响力要比前者大得多,会直接造成很多人处境的空前改善,也会直接造成很多人处境的空前恶化甚至灭亡。

  

  3.佛家对“人民民主专政”心理的矫正价值

  

  中共的这种“人民民主专政”思维本身来说是情有可原的。爱憎分明和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本是古往今来的侠义之士的一般特征,具有这种侠义风格的中共懂得知恩图报,本来是很值得肯定和赞赏的,这种性格显得很有情有义。这就是中共在闹革命的时候那么得人心的原因,这和古代中国很得人心的侠士很类似。但问题就在于这种区别对待和爱憎分明发展到了过于严重、过于夸张的地步,以至于完全遮盖了其它的认识角度、其它的信息和其它的知识、其它的情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基本的人性、人命和他人的尊严,不知不觉走了极端。

  

  再说下西方很流行的保护少数派的理论。西方民主政治理论既强调尊重多数派的意见,又强调要保护少数派的权利,因为今天以一个理由对少数人的伤害,明天很有可能以另一个理由降临到另一部分少数人头上,后天很有可能又以再一个理由降临到其他人头上。由此一来,因为从一开始忽视了少数人的权利,没有严格把这少数人看做和多数人权利平等的人,这种区别对待开了先例之后就会不知不觉扩大化,进而使越来越多的人都有可能成为被区别对待的“极少数人”,从而不知不觉使多数人的权利都得不到保障。所以从一开始就明确保护少数派的权利很重要,尽可能不要有任何一个人例外,尽可能不要有第一个例外,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护所有人的权利。

  

  借用这个理论看中国,很显然“人民民主专政”思维首先就从道义上和情感上否认了极少数人(被称为阶级敌人)的正当人权,认为这极少数人是贱人、烂人,甚至不是人。事实上这一部分人中确实有一些仗势欺人、出手狠毒的品德堕落之徒,同时这部分人中确实有一部分人和共产党有血海深仇。这是中共对这部分人加以“专政”的理由,中共严厉镇压这部分人时是有着充足的正义感和道德感的,不仅不会认为自己出手残忍,而且还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惩奸除恶的大好事。但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些事情做的确实有些残忍。

  

  那么怎样看待不同的人对中共这一行为和思维的不同评价呢?除了冤冤相报以至于区别对待到极点,还有没有其它的有启发性的思路呢?相信佛家的思想在这些方面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佛家主张众生平等、慈悲为怀、忍辱宽恕,希望世人不要分别心太重,因为即便如此执着地区别对待,终究会因为“一切皆空”而得不到完满和想要的结果。

  

  先说说“众生平等”。“众生平等”不仅是说人与人之间平等,而且还说人和动物、植物都是平等的(包括蚂蚁和人之间是也平等的)。所以佛家教导世人,要有这种大平等的胸怀,不要分别心太重,连动植物都不能歧视、轻视和区别对待,更不用说在人与人之间划分出那么多的阶级分别和功过之别,这么严重的区别对待是佛家所一直反对的。再说“慈悲为怀”。佛家主张仁慈地对待他人,仁慈地对待动植物,心怀感恩,减少杀戮和相互伤害。然后再说说“忍辱宽恕”。佛家深知“冤冤相报永远难了”的道理。佛家看到人们之间相互报仇以至于仇恨越积越多、越积越深,深深感到冤冤相报不是解决矛盾和仇恨的办法。这种冤冤相报的因果相互缠绕,会长期困扰矛盾双方。所以佛家极力提倡“忍辱宽恕”。佛家发现“忍辱宽恕”才是永远化解矛盾和仇恨的根本办法。

  

  佛家的上述观点对佛教信徒之外的人来说也许不那么受用,但这些观点还是有启发借鉴意义的,可以从人文的角度舒缓一下中共等激进左派的心灵,使他们强烈的爱憎分明之心稍稍弱化,稍稍平和一下;使他们在保持“有恩报恩”的好心态之外,弱化一下“有仇报仇”的心态,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使他们更加明白在相对的区别对待之外,也别忘了人人平等的基本要义,从而更加明白人们的无一例外的一些基本权利是所有人一切权利的基础和前提,忽视这些不应区别对待的基本权利,只会越来越区别对待直到使中共本来想报恩的人也受到伤害。

  

  总之,用轻度的“人民民主专政”来完成革命成功后的赏罚奖惩有一定的合理性,也是人之常情,也体现了中共的恩怨分明的侠义风格;但如果不加限制、不加约束这种“人民民主专政”式的区别对待思维,则会酿成很多负面影响。佛家思想中所蕴含的强烈的人道主义、人文主义气息,不仅对佛教徒,而且对佛教徒之外的人们都会产生正面的引导作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舒缓人们的心情,缓和人们的憎恨心、报复心、分别心,培养人们的慈悲心、包容心和平等心,从而为整个社会增添几分宽和气息,减少一些矛盾、仇恨和冲突。

    进入专题: 人民民主专政   佛学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33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