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浅论与文学中国公共知识分子

——茫茫江湖,凝望你孤单独行的背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3 次 更新时间:2012-10-29 16:06

进入专题: 公共知识分子  

黄埔军  

子曰:不改革,死路一条。子又曰:摸着石头过河。

诗云:千里上访声声哭,百年宪政茫茫路,自由无言余杰走,天下何处不江湖。

他走了,踽踽独行,步履盘跚。回望里似有不舍,叹息中更有不甘。这一走,茫茫江湖,留下他孤单独行的背影,刀与火的故事只剩下了开篇。

你说当下是尴尬的年代,江湖本来就是尴尬的地方。

可曾想,怒发冲冠,拍遍凭栏处,不为红颜为民主。呼啸山林剑犹在,舞剑少年,如今衣冠楚楚。皈依天主了,只剩下,几声呐喊,一间铁屋,不尽评说,看客无数。

传说你来自长江,成名于未名湖畔。刀影到处,那容他闭门打扮,孤芳自赏;剑气所指,凭谁说一朝黄袍就可以千年江山。

江湖就是:路有不平挺身而出,手起刀落、一剑封喉、弱肉强食、高手索命,管他是文明的创痛,还是野蛮的旧伤。

江湖就是:天有不公为民请命,思想交锋、文笔较量、鞭鞑社会、针砭时政,不要问说还是不说,江湖不容忧国忧民的冥思苦想。

自由江湖多了些刀光剑影,民主码头巳经人来人往;维权中,公民腰杆第一次伸直;围观里,宪法变得有点份量。不曾想,你却活埋追求,去国他乡。

告别惜惜心有戚戚,遥送你的此番远行,我真的有点想哭,不知为你,还是为了江湖。

他走了,他也走了,但这江湖从来就不曾寂寞。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中国潮流,一波三折。中国的历史从来是圣人的历史、领袖的历史;中国现在还是一个人的历史、几个人的历史,革命是这样,改革也是这样。人在时,革命尚且不知所终,人不在了,革命就变成了改革;人在时改革尚且不知所终,人不在了,改革却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中国好像被打回原形,全国人民你问我,我问你,中国改革向何处去?盛世之下,我们仿佛回到群盲时代。

临渊骑瞎马,有人这样形容现在的中国,是说看不见危险;模着石头过河到深水区,有人这样形容当下中国的改革,是说看不见前途。其实这是历史的假象,历史的真相淹没在暗流涌动的江湖里,隐现在烟波浩渺的江湖中。

中国从来不缺仁人志士,也不缺有识之士。从维新到新文化,从五四到民国,从抗日到共和国成立,从文革到改革,总有一批批这样的“士”上下求索,奔走呼号。用先声发见历史,用良知书写历史,用真理推动历史。历史余温尚存,先声锵锵在耳,怎么就骑瞎马临渊,深水区找不着北了呢?

如果说的是一个人的历史,人亡政息;如果说的是几个人的改革,各有打算。那当然瞎马临渊,当然深不见底。但如果是全民参与的改革,全民利益交关的改革,生死与同、风雨同舟,堆人都把渊填了,把深平了。

改革总须是更改旧皇历的事,原来的主义不能用了,不争论,所以也没有新的主义。偌大的国家,十三亿人,模着石头过河。其实中国是有主义的,摸着石头过河就是实用主义。十三亿人因此有十三亿主义,都在河里模,谁都不知道河对岸朝那个方向。摸了三十年,摸出了个盛世GDP、贫富悬殊、贪腐遍地、道德沦丧……中国人民不高兴。

所以主义还是要的,不管什么主义,总得说清楚执政者十年一届有些什么主意,总得说清楚大伙走还是不走、是往前或往后的主张。因此中央三番五次说政治改革,政治改革其实就是换换主义。但执政者们政治改革说的多做得少,甚至有许多方面出现倒退,这种改革处境与心态,用邓小平风格的话来说,叫:“风吹屁股冷,屎留明日屙”。

该换什么主义我不懂,但我懂得有句话叫“礼失求诸野”,我更知道有一个词叫“共识”。

以上类似文学,以下接近浅论,说的都是中国公共知识分了。

改革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取得了另世界瞩目的成就,中国的政治昌明也有许多进步,都是不争的事实。取得这些成绩,固然与总设计师以及继往开来的领导,他们的胸襟和抱负分不开,更与千千万万改革的探索者、实践者分不开。中国改革每前进一步,无不留下这些探索者和实践者步履艰辛的脚印,振聋发聩的先声,感人至深的故事。

回顾三十年中国改革,不仿随我作惊鸿一瞥:

江(平)宪法,吴(敬涟)市场,曹(思源)破产,历(以宁)股份;荣誉和良心律师张思;普法教授贺卫方,教育家刘道玉;百科学者秦晖;哲学大师李泽厚;经济学大师张五常;反对派领袖茅于轼;中国母亲高耀洁;文化大侠金庸;愤怒艺术家陈丹青;中国潜规则发现学者吴思;三农专家温铁军;历史学家袁伟时;政治学青年导师刘军宁;平民代言经济学家咸郎平;自由主义守望学者徐友渔、朱学勤;人文雷区女学者李银河;启蒙诗人北岛;文化大佬王蒙;学术打假斗士方舟子;民意代表于建嵘;民主小贩杨恒均;头脑风暴袁岳;公民写作鄢烈山;两岸文化大使龙应台;先锋文化学者崔卫平;耶鲁教授陈志武;80后新公民作家韩寒;良知学者何清涟;西学达人资中筠;中国新闻良心胡舒立;维权先锋律师许志永、腾彪;呐喊作家余杰;文化批评社长吴祚来;我向总理说实话李昌平;改革先声周瑞金;不平则鸣作家张鸣;传奇学者沈志华;美国新知作家林达;摇滚之王崔健;新儒学领袖杜维明;中共党史活字典高华;出版达人丁东;京派新锐作家王朔;独立学者王康;经济女侠博士叶檀;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足球反黑记者李承鹏。

文化路碑:海光、顾准、王若水、王小波、杨小凯、黄万里 。

以上是《南方周未》2005年始,发起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评选的名单,名单还很长,因与各界代表人物重叠从略,有个别是我加的,名字的导读定语是作者根据公众普遍评价所引用。

有人说中国没有公共空间,那来公共知识分子?说的是气话。改革三十年,也为中国人民争取到了一些自由,使中国社会有了一定的自由空间或曰公共空间。只是空间还太窄小,所以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团体与大国盛世不成匹比,简直微不足道.他们发出来的声音无论声嘶力竭、扼腕吐血,无论甚嚣尘上也难到达天听。不过,气话说出了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困境与挣扎,也说尽了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自强不息,死而后巳精神,更显现出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任重道远,不辱使命的份量和价值。只要社会再进步一点,给中国知识分子足够大的空间,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会跟得上世界知识分子的步伐,也会长成伟岸的体魄与身躯,足以扛得起中国改革先行者的重任,足以扛得住新世纪全球化来临的知识与良知。

有人说中国的公共知识子是假公知,百无一用、一无是处。是两个问题:一是看者的立场与角度,说他们是汉奸卖国贼的人都有,便是利益立场或政治角度了。二是误解,以为“公知”等同圣人,或等同正厅级。试问,古今中外你看过没有缺点的“公知”吗?我就不解了,你对死人无数的“三七开”都这么的宽宏大量,对恣意横行的权贵那么的唯唯诺诺,对知识分子的说十句对八句错两句,怎么就耿耿于怀愤愤不平呢?公共知识分子,无非是比我们多一些良心、勇气、知识而己,那可能每句话都说到全中国人民的心坎里?

其实,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只是这样的分子: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这是《南方周未》评选中国公共知识分子,所採用的评选条件和标准。根据这些条件和标准评出来的公共知识分子,有目共睹,中国公众是公允的,信服的。至于这些分子做了条件和标准,下班还吃喝拉撤,比如方舟子爱骂人,比如韩寒受到抄袭质疑、民主观点质疑,就成了假“公知”了?你又找一个不爱骂人,不受任何质疑的“公知”我看看!

诚言,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由中国知识分子或中国文化人脱胎换骨而来,而中国的文化人被病态的传统文化和变态的专制政治,奄割和摧残得没剩下几个正常的人来,连我自己对著镜子看,怎么看都怀疑自己与阿桂是一屋子的人。中国学界自己不都也怀疑,中国是否真有知识分子?所以,在这种恶劣的生态环境下存留和生长出来的几个,像点公共知识分子的人,不是更值得我们爱护和理解吗?不更值我们自省而记住他们?为此,才对得起他们为我们付出的一切。

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命运多舛、道路艰辛、工作困苦、内心孤独、饱爱非议、世态凉炎、专制围堵、抛弃忘记,不是我用文字可以述说万一的,也不是我的文字想要唯一表达的。我的所谓浅论意思是:现代历史不应该只是子曰的历史,也是诗云的历史;现在的改革,不应该只是子曰的改革,也是诗云的改革。无论中国改革的这一页能不能翻过去,改革要有自己的标杆标记,人民要有自己的历史记忆,江湖要有自己的故事传奇。

政论,你读的烦我写的更烦,换个写法,就有了我的政论文学;英雄,时间变了,地点也得变,换个角度,就有了我的《当代英雄》。本书记录了些江湖言说,围观故事,或见忠勇侠义,或见宪政民主。是围观见到精彩处,吆喝几声好,不使共和寂寞,英雄孤独,是为序。

——摘自《当代英雄》序http://blog.sina.com.cn/u/3016869625

    进入专题: 公共知识分子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学人风范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85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