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政论文学:稳定压不倒高耀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28 次 更新时间:2012-11-26 10:13

进入专题: 高耀洁  

黄埔军  

“上蔡县位于河南省东南部,驻马店市东北偏东部,总面积1529平方公里,总人口138万,是一个平原农业大县”。

上蔡县的官方网站介绍上蔡是这样开的头,所说的句句实话,有据可查,介绍往下就似真似假、真假难辨了。但文字十分优美,散文体把上蔡县描述得直逼三月杨州、塞上江南。

——上蔡县有着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现存有“芦岗拥翠”、“云护蓍台”、“蔡河沉月”、“鸿隙现莲”、“斯井鸡鸣”、“景贤书声”、“洪河夜雨”、“白云深处”八大古景,重点古迹有蔡国故城、白圭庙、伏羲画卦亭、蔡侯玩河楼、孔子问津处、孔子晒书台、光武台、奎星楼、李斯墓、蔡侯墓。经国务院批准,上蔡县被列为全国对外开放县市之一;1995年,被驻马店地区定为历史人文景观旅游开发区;1996年,蔡国故城被国务院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现正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史称“千古一相”的秦丞相李斯即生于此地……悠久的文化和繁多的古迹不断吸引着国内学子、海外友人慕名而来,或凭今吊古,或寻根问祖。近年来,台湾蔡万霖先生派人来上蔡拜遏祖先,马来西亚、泰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家蔡氏同胞也纷纷回乡探访。上蔡县盛产小麦、玉米、大豆、高梁、基本形成“千亩园,万亩区”的“白色长廊”;已成为全国最大的蛋种鸡育种基地和全省最大的小尾寒羊生产基地。拥有国营、集体工业企业33家,“三资”企业11家,有国优产品1个,省优产品14个。产品远销日本、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瑞士、荷兰、马来西亚、西班牙、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被评为省出口创汇名牌优质产品。上蔡县保持革命传统,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尊老扶幼,爱党爱国,户户传书声,村村唱红歌,乡乡有三讲,连续多年被省市评为绿色生态县,文明宜居县。

介绍后面付有各旅游区、景点、以及县城引以为豪的几栋高楼大厦、酒吧面馆等等街市的现场照片,图文并茂。总之,上蔡县富裕安定,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任凭谁看了这则介绍,不想去那里定居,至少想去旅游一趟。

但是,1996年以后,如果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你就是看到上蔡两字,你晚上睡觉都会恶梦连连,更别说去旅游和定居了。因为,广告词上网不久,这里成为了中国爱滋病发源地和疫情高发区,广告词的背后的三月杨州和塞上江南成为了人间炼狱。

写这则官方广告的是这个县的县长扬松全,是早两年前写的,当时他还是县招商办的秘书。写了这个广告,省旅游局见了高兴,一表扬就被提拨为副县长,上任一年又遇老县长升迁,跟着往前挪成正县长。当然,扬松全是老县长的亲侄,最近官场讲究内举不避亲,加上杨松全的广告和其他工作文书写得好也是事实。新县长这几天天天开欢送会,欢送老县长荣升驻马店副市长。

上蔡县历史悠久是不争的事实,但历史上出得最多的可不是官网介绍的那些,出得最多的是两种东西,一个是穷,一个是官。上蔡县地少人多又十涝九旱,这样的环境多出三种人:死种地,因为不会别的;读死书,想出去别无出路;乞讨死,遇上灾害饿死他乡。

中国历史除京城之外,富地多商穷地多官似乎是规律。想想也符合适者生存的道理,穷地方容易不安,为官的责任大,但维稳有功又容易升官;富地比较安定,生活官不如商,当官也无聊,要么去官经商,要么官商勾结玩物丧志。所以历史上上蔡穷是出名的,上蔡的官多,当得顺溜也是出名的。太久远且不论,河南省现在的厅局级干部有一百几十个是上蔡县上去的。有人统计过,上蔡县每两年出一个县长,四年出一个市长,六年出一个省长。这不,今年上蔡又一个副市长要走马上任。

饯行的酒不知是第几轮了,总之,从任命送达到上任有一个月的移交期,新旧县长交接实际就做一件事,新县长天天给老县长饯行,不同的是,每天都换一拨人作东。老县长明天就要到任了,今天是最后一天的饯行,饯行的人员由老县长定,说有几句话交待。

人到齐大家一看,心照不宣,基本是个常委扩大会议聚餐,来的都是县委常委四大班子,公检法司等各部门领导。老县长的几句交待就是举杯前的致辞,说是几句话,可是讲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但又可以用几句话概括回去:稳定压倒一切是党的工作总方针,是上蔡县文化传统和政治资源,是考察干部的第一条。

席间,扬松全带头向老县长请教刚才讲话的重要意义,这是最重要的政治表现,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机会表现的,得依个排队。

杨:“老领导提出的稳定压倒一切,是我们党的政治理论高峰,可以指导一个省甚至一个国家,我们应该……”

听得出,杨是想把老县长抬到中央领导岗位上去,也听得出杨道行还不深。在官场拍马屁既要有文化含量,又要有政治智慧;要拍得深藏不露,又要对方听得出;要使自己拍得文彩飞扬政治进步,又要使在场的同事不反感和恶心。杨上面的这种穿凿附会的拍马,水平还停留在乡级干部。

老县长可没醉,赶紧接过话题:“稳定压倒一切不是我提的,是中央提出的,其实是中央根据现实斗争需要提出的。再往深里说,是吸取古今中外统治者,稳定政权的历史经验提出来的。往大的说,任何国家的统治者,都会把稳定放在治理国家的首要目标,就是中央的建立和谐社会。往小的说,一个县的治理目标也一样。你们看过我们的县志,县志里有记载,我们县的县治稳定,巳历五百多年。这五百多年来,本县所经历的国家变动,社会变迁,天灾人祸,只有比其他县多,不比其他县少。

最严重的两次,一次是蒋介石决堤放水那年,县民全部逃难,过后有三分之一回来,回来连树皮都没有了,没有一个人闹事,上蔡又能繁衍下来,这就叫稳定。大跃进那年闹饥荒,响应国家号召,无一人外出乞讨,不给中央丢脸,不给社会主义丢脸,饿死的也有五分之一,也没有一个人闹事,这才叫稳定。

稳定就叫守土有功,党和国家考察提拨干部,永远是把能够稳定大局的干部,放在第一位考虑,所以,省会仍至中央才有我们上蔡干部一席之地。你们不是要我留下工作经验吗,就一句话,稳定压倒一切。这是从历朝历代的上蔡县长往下交待的一句话,当然这句话,各个朝代有各朝代的说法,各时期有各时期的含义。以前叫和谐社会,现在现在也叫和谐社会。守土有责责在那里?责就在维持这个和谐。现在的党中央伟大之处是把稳定摆在了压倒一切的地位,也是要的是和谐,这样的政治理论高峰,希望各位不断的学习认真领会。

联系到本县的工作,当前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不是下面几个村的爱滋病疫区,是开封来的那个医生。怎么严防死守,是当前县委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县有这个改革开放局面不容易,消息漫涎引起群众恐慌,危及全县稳定;消息外传成为谣言,更会给中央添乱,所以要稳定压倒一切。各位守土有责,为官一任保一方平安,任务落实到个人,消息失守就是政治失守。我到了市委是分管政法工作,省委市委会全力支持你们,你们也要用稳定大后方支持上面的工作。

老县长点名的开封医生叫高耀桔,原河南省中医学院妇科肿瘤医生教授,9年前退休后一直在全国各地自费救助爱滋病患者,宣传防爱滋知识,呼吁政府开展求治等活动。从1996年开始五年多时间里,走访了河南省100多个村庄,见过1000多个艾滋病患者;她自费出版《艾滋病、性病的防治》一书,免费发放30万册。由她主办编写的《预防艾滋病的知识报》,也已经出版15期,印数达53万份。同时,她还四方奔走,大力帮助社会收养爱滋孤儿,成效显著;她不断自费发送药品,帮助缺医缺药的爱滋病人。高教授一做就须做了十多年,无政府以及旁人帮助却从不简断。她的天使行动感动了全中国,被称作中国的兰德修女。

然而,“兰德修女”却是爱滋病疫区地方政府惹不起也躲不起的公众人物,因为兰德修女和大国盛世实在不能同日而语:盛世与修女齐飞,和谐与爱滋一色,神马话。

上蔡县是农民卖血集中地区,所以后来有十来个村转变成爱滋病疫区,也是高教授走访调查出来的结果。高教授和一些医生记者,在本县的几个疫区搞防治搞宣传己有多年,通过他们的宣传,消息己向周边县市传开,引起了相关政府的重视。因此,扬松全上任第一个办公会议就是维稳会议。

会议根据县委强调的稳定压倒一切指示,对本县爱滋疫情作迅速反应,提出解决疫情的积极措施,会议照例形成县政府2001年第几号办公会议记要:

一、成立专项整治办公室,由县委书记任办公室主任,县长任付主任,公检法司长任组员。

二、调查疫情真实情况,向县委汇报。

三、加强户口和人口管理,分隔疫区以控制疫情,病人一律不得出村以免疫情扩散。

四、封锁消息,外人禁止进入疫区,特别严防记者,上级政府派的和自愿者医生尽力阻止,阻止不了要专人订防,非政府专门机构人员一律禁止进入活动。

五、加强宣传管制,稳定群众情消除群众恐慌,内外宣传统一口胫,一是个别病例,二是性病吸毒所至,三是疫情已得到控制。

六、高耀洁医生、互联网等涉及到公众敏感问题,要提出特别周全的措施,要控制好对策,以免引起公众的猜度。

七、是否向上级政府通报情况怎样通报,示情况由县委书记定夺。具体步骤和特别的措施不必记录,不明确会后个别请示执行。

这大概是一个县政府处理灾情或重大事件的处理模式和标准程序,只反映县长工作态度,不反映执政水平和工作能力风格等。甚至会议所有的文件包括会议记要,会前已由秘书根据以往相近的情况记录,预备了一份草稿,会后作些日期调整,时行语言调整就行了,这个秘书以后又由以后的秘书这样复制。这一套工作程式中国国务院一直到乡政府大同小异。这种程式是在什么时候建制无查,因为没工作手册等等,连公务员制度才是近年才开始实行的。所以中国政府施政依据更多是惯例,是党委主政的惯例。改革开放以后,政府工作有了许多改进,各种规章制度在许多部门一套套制定出来,但要政府全部执行还需时日,党委决定,政府办事还是中国特色。再且,稳定压倒一切是我们党一贯的执政理念,这个执政理念没变,政府在重大灾情和重大事故处理的方针和工作程式就不会变。我估计大跃进饿死人时,上蔡县政府的办公会议记要的内容行文和上面的会议记要相差无几。至于全国性的灾情处理,比如唐山大地震和前几年的非典,那时的国务院和现在的国务院处理方式没有任何改变。后来这种处理方式在非典事件处理中,通过中央与地方反复磨合,中央处理重大灾情的工作方式才开始有所转变。地方变得如何,中国太大不得而知,至少,上蔡县一成不变,否则怎么叫中央政策不出中南海?所以上蔡县依然稳定压倒一切。

杨松全主持的上蔡县县长办公会议结束后,由各部门头头脑脑分别向县长请示分管的具体工作,按级别排次序,由公安局长开始。

公安局长请示的四个问题与本次会议有关;一,抓到两个企图进入疫区的记者如何处理。二,高耀洁还在四处公布上蔡县的爱滋病疫情,公检法已制订了各种围堵方案。三,疫情确实越来越严重大有曼漫延到全县之势,已採取的措施是隔离病情,严禁消息外传,还要做什么工作待研究。四……

扬松全刚上任,对各系统部门的工作很陌生,如何作指示一时没有主意,只好一面听汇报一面在思量这县长如何往下当。

杨毕竟是中国的读书人,而中国的学校都有点像党校,从小学起就开中国政治课,各种课外活动也得以政治挂帅。似乎教育部要把中国学生按省部级干部的政治水准来培养,说是培养无产阶级事业接班人,政治及格的是公民,政治不及格的只能当人民。学校教政治大道理,社会教政治小道理,所以中国的学生只要能混到初中毕业,个个像是政治家,说官话无师自通。任凭谁,但凡能当得上一官半职,一旦有人请示,立马就学有所成、融汇贯通,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一张板凳可以过夜,上了龙床就想当皇帝。

扬松全经过一番思索,胸有成竹,对所有部门的工作请示,一律就一句话指示:稳定压倒一切。既高屋建瓴,又言简意赅,据说越大的官越要神龙现首不现尾。果然公安检察法院公商宣传组织的头头,一个个听了指示,无不敛气并息唯唯诺诺,纷纷表态领会领导简明扼要的指示,回去坚决贯彻落实云云。此后马上,全县进行维稳总动员,各部门展开稳定压倒一切的各项工作,当然首先要压倒高耀洁。

扬松全初次指示过后很快有所觉悟,中国的所谓当官,所谓领导工作,一言以敝之,稳定压倒一切。他比别人有更深一层理解的是,稳定压倒一切可以包括无知,但坚决不包括解释权,为此他以为得了官场秘籍暗自得意许久。因为他一直被旁人说自己是靠伯伯提上来的,听多了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抬不起头,还为此曾打算谦虚为官谨慎做人。但自从经历几次这样的指示批示表示以后,扬松全为政的自信心大增,觉得自己有些天将降大任也,只要守着自个官场秘籍,闭着眼按照上面批示,原原本本地对下面指示,就能跟着伯伯一路升上去,当个省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从始“保鲜”“八荣八耻”丢至脑后,声色犬马胆大妄为,最终锒铛入狱这是后话。

这边厢扬松全掌控大局,踌躇满志;那边厢高耀洁一贫如洗,愁肠百结。

2003年刚过完春节的头几天,大年的气氛似乎不太情愿离开开封市,这个城市入夜以后,大街小巷还不时响起零落落的爆竹声,诉说这座城市的意犹未尽又筋疲力尽。而住在本市河南医学院宿舍区一个两居室单元里的高耀洁,和老伴郭明久守在冷冷清清的家里,不但觉得过的这个年筋疲力尽,连生命都觉得有点筋疲力尽。

每当这种时候,高耀洁总想问老伴:自己做错了吗?却永远问不出口,因为老伴满脸纵横的皱纹那里,已经写满了无悔今生;老伴油灯干尽的身躯和疲劳失神的眼睛里,无言诉说已经尽力。高只好一次一次地问问自己,又问问回忆。

高耀洁今年已经77岁了,和老伴都是这个医学院的教授,自己是妇产科肿瘤专家,退休后一次意外的医学协助参与,使她重新做回天使。这回天使做得像兰德修女,而且比之更无私和坚持,因为遭遇到的不仅仅是疾病的恐惧,还有被稳定压倒了的人道主义。

那年是1996年,已经退休的高耀洁去河南南部某医院会诊时,她正好遇到了一位女病人,女病人极度消瘦、高烧不退,皮肤出现暗紫色斑点,这位病人后来被确诊为爱滋病,此前病人曾接受过输血。高教授意识到爱滋病已经降临河南地区,之后的日子里,她一个人,凭着自己这双走路都歪歪扭扭的小脚,走遍了河南乡间农村。她看到了疫情的严重,病情的惨状,以及病人的无知无助,还有当地政府的自私麻木。从始她开始倾尽所能,只身开展预防与救治爱滋病工作。近十年来,她免费出书和主编防爱滋资料,并亲自到病区发放和宣讲,免费向无肋的病人发药品,同时动员和协助社会力量收养爱滋孤儿。她做的一切完全是亲力亲为,亲自下乡调查;把药亲自送到或亲自寄到病人的手里;亲自写书,发书寄书;亲自接收病人来信亲自回复(近万封信);

因为面对的是爱滋病,谁听到这种病无不毛骨耸然,能躲多远躲多远,更别说去救助。所以也没有人愿意陪伴她一起到病发区,分担她的孤单力薄和病毒风险。只有老伴始终如一地默默地理解她支她,为她打理生活的一切,洗衣做饭,收发邮件,骑车运送宣传品等等。老伴比她年岁还大,身体比她更糟,帮助她已经做到最大。

渐渐,高耀洁发觉自己一个人的行为,渺小得简直是在和天神发作对抗。自己的示范更没有引起一点影响,有关政府和部门至多的只有远远的赞扬和颁奖。她一次次陷入筋疲力尽,一次次陷入寅吃卯粮仁尽义尽。这几天,她又再次面对一摞摞病人的救助信,已经没有钱再为病人寄药,预防爱滋资料发完了,也无钱再印寄,还有许多爱滋孤儿等着她帮助领养,她只能又一次面对著家徒四壁黯然神伤,她们两个老人巳为救助和印书花了近百万元,花完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还有领到的一些奖金。

本来她和老伴两个都是教授高知,退休金和积蓄足以使他们的退休生活充足和安定,但不足以让她们成为救灾天使,更不足以使她们成为对抗,向全国蔓延的爱滋病救灾天使。高耀洁在一次次的绝境、一次次的一筹莫展之后,终于向中国政府和全国社会发出警告和呼吁,号召中国政府和社会共同对抗爱滋病。她发动媒体到河南各地调查病情疫情,她发材料到政府各部,直接请愿有关部门关注河南省爱滋病疫情。然而换来的却是,全国媒体躲避她,河南省政府冷落她,社会团体利用她,不法商人欺骗她,病人为钱背叛她,疫区政府威胁她……

天使愤怒了!我不知道还有那个国家会使天使愤怒,我却知道了这个国家,是个连天使都愤怒的国家。

什么叫天使的愤怒?当然这是一个美丽得不可思议的比如。我看过美国同名电影,故事之神奇曲折另人喘不过气,女主人公之美另人目不暇接。电影的天使之愤怒是美女律师的勇气和无私,这是西方人的比如。中国天使的愤怒不用比如了,是个小脚河南老太太,一开口便是神马都是浮云,但勇气与无私更像个天使,故事更感天动地。总之,高耀洁愤怒了,面对比爱滋更加病态的社会病绝不退让。

媒体不敢报道,因为报道灾情中央有纪律,没有地方政府同意报不了,记者到现场调查被围堵,媒体涉及被警告处分,最后所有的媒体都无奈躲避高教授。高教授一方面继续动员全国媒体,一方面通过互联网发声,建立爱滋防治宣传网站,介绍疫情。但在互联网上她遇到的病毒更加可怕,更杀人于无形:敏感词,屏蔽,五毛水军,技术故障,她又被逼重返爱滋疫情区,发宣传资料,实地向群众团体宣讲防爱滋。但她遇到的是开口便是稳定压倒一切的县长县委书记,她被劝阻,被围堵,被跟踪,被悬赏,被威胁利诱,一时没被压倒也被脱了层皮。

假如社会还有同情,假如人间还有良知,请记住这个天使没有翅膀,只有一双小脚;请记住这个天使没有法术,只有77岁的高龄摇摇欲坠的身躯。

而地方政府只记得维稳,对她步步设防、层层围堵,并悬赏500元报告高的行踪。有村民领了,他们没有被染上病毒,但出卖天使的的灵魂将永远不能救赎;更有的病人有组织的向她要钱治病,后她发现向她要钱的人,背后正是原来的血头,血头害一些农民染上病毒后,现在又控制这些病人,以他们的名义号召捐助收钱为业;有商人打着高的旗号以天使之名推销假药,骗取病人最后几元的钱财;当地官员和群众所表现的种种另人发指的自私无知和麻木,何止天使愤怒,上帝都会愤怒!

高耀洁开始怒气冲冲对向河南省政府,出于维稳出于怕问责,河南省政府始终否认河南省有大面积爱滋病情扩散。高耀洁又怒气冲冲对向国务院,她的不掘不挠终于见到了付总理吴仪,高把所有的愤怒用一句话喊出来:“下面所有的官员都是在骗你”。

天使的愤怒真的感动了国务院,后来有了吴仪代表国务院到了河南疫区视察,有了温总理到疫区视察时与爱滋病人握手感动全世界的一幕。这一年,中国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在联合国出席关于艾滋病问题特别会议时承认,“艾滋病防治工作仍面临着严峻的形势,艾滋病在中国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中国政府正式把救助防治爱滋列入灾情公报,展开正式救助。

高耀洁天使的愤怒,感动了中国政府,所以促使中国政府改变防治爱滋病政策。同时促使政府改变的是这一年全国抗击非典,突破了稳定压倒一切的维稳方针,突破了中国重大灾情信息公开的禁锢,可惜这个突破仅仅是突破而巳。

全世界没有忘记天使高耀洁。

2001年,“全球卫生理事会”授予她当年“乔纳森·曼卫生及人权奖”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称赞她是一位在中国农村从事预防艾滋病宣传教育的女性活动家。

2002年3月10日,高耀洁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5位“亚洲英雄”之一,被列为第9位。

2002年她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亚洲英雄”、被《商业周刊》授予“亚洲之星”称号;

2003年上半年,又获得“亚洲的诺贝尔奖”——亚洲拉蒙-麦格塞公共服务奖;(著名物理学家吴太猷曾在1984年获此殊荣;中国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在2001年亦获奖)。

2004年当选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3年年度人物;

2007年3月,赴美接受了世界妇女权利组织“生命之音(VitalVoicesGlobalPartnership)”的年度“全球女性领袖”奖。

她把所有的奖金全部用来加印爱滋病防治资料,天使的愤怒虽然取得了国务院的肯定,开放了河南省疫情区,但她依然在愤怒,因为,河南省政府依然把这些疫区的爱滋爱源,说成是吸毒和乱性所至,不承认是因为是无知又贫穷的农民卖血感染。官方还在掩盖事实,还在推卸责任。为此,高耀洁不依不饶一追到底,继续按她所调查的结果进行防治爱滋宣传。更使某些官员寝食难安的是,她不但在国内讲,还要到国际上讲。

2007年3月,她将赴美国接受全球女性奖,她将在那里作获奖发言,她的发言将会说穿河南省爱滋病真实情况,会使这些地区的领导丢脸,会使国家难堪,她为此又成为了中国有些领导的大麻烦。因为,在河南省政府那里,她还是个不稳定因素,稳定压倒一切还像悬在高耀洁头顶上的达克摩利斯利剑。

卫生部和河南省政府的领导轮番找她谈话,要她放弃去美国领奖,这些领导的规劝没有能使高改变决定,之后,开封市对她开始进行新一轮的压逼,从监听电话到跟踪盯梢,最后在高教授出国领奖的前半个月里,切断电话,警察二十四小时轮岗,其实就是对高实行变相软禁。

对一个已经80岁的小脚老太太实行这样的特务手段,高老太一点也不觉奇怪,因为现在以维稳的名义,连菜刀都可以实名制。她只是奇怪:从记事起,只见得国家的名称都换了好几个了,而且越换越叫得伟大,怎么反而虚弱得一茬不如一茬似的,这种似曾相识的白色恐怖,代代翻新,却掩盖不住权力的心虚每况愈下。

怕女人脚大跑路了,满清时听说过,自己也受害过;怕国民游行示威,民国时见过;怕读书人开口讲话,反右时见过;怕老百姓家里存粮食,大跃进时见过;怕庙里的香炉旧观音菩萨,文革时见过;现在又怕菜刀了,他们到底怕什么?高老太想不明白。但为什么怕,老太明白得很,不就是官要当久点,至于吗,唉!高老太打小就是被吓大的,奇怪的不奇怪的,明白的不明白的,也不太放在心上,天使自有天使的境界和追求,她只想着还有点点时间,去领来奖金继续印她的宣传册,谁也阻挡不了。

高耀洁此时想得最多的还是老伴,要是老伴还在该多好啊!从前再难再苦身边还有老伴陪着,掺扶着。在人生绝望的时候,只要晚上有老伴在跟前听自己说话,总会找到撑下去的理由,自己现在孓然一人,生命的支柱两根去了一根,自己也八十岁了,她巳感到自己的生命微弱得像在风中的烛光,随时戛然而止,化了一缕青烟,去找老伴聚头。

现在无论白天黑夜,她更多的时间是孤独地看着窗外。

窗外天色向晚,是四月的黄昏,又到了宿舍区一天最热闹的时段。小区里的屋里屋外,大街小巷,大人小孩男女老幼又凑在一起闹腾,闹腾得高耀洁看不过来。但她还是爱看,因为她也有过,一家老小凑在一起过日子的闹腾,闹腾得幸福。一儿一女现在长大了,各自闹腾去了。

一阵敲门声打断她的沉思,高老太很生奇怪,老伴走后基本没有外人来过了,因为她已被禁止与外人接触,包括她的儿子女儿。高开门进来的是儿子郭锄非,这个时候能见到儿子,高有些激动得不知所措。

儿子关上门,把母亲扶到沙发座上,互相问寒问暖过后,儿子欲言又止沉默良久,最终双膝跪下,拉着妈妈的手,泪流满面对妈妈说:“妈妈,别去领奖吧,为了保住我的工作啊”。

高耀洁的心像被锋刀插了进去,痛得就连答应不答应的力气都不有了。

过后她记不清多小次质问上苍:我作了什么孽啊!自己的苦难已经够多了,为什么还要儿子一次次来承受?——她说的是文革中,她们一家三口的苦难,那是她第一次连累儿子,使儿子被判刑。

那年文革开始,高耀洁与老伴郭明久就一早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高耀洁被戴高帽挂破鞋游街批斗,全世界第一次见识了高耀洁的永不低头。不管造反派怎么侮辱毒打批斗折磨,高就是不认错更不认罪,最后她被关进太平间八个月,仍然不低头。造反派丧心病狂将她儿子以反革命罪判刑,来报复和征服高耀洁,那年她儿子郭锄非才14岁,被判三年,成了河南省有史以来最小的反革命政治罪犯。高耀洁最终没有倔服,也没有低头,但她为拖累儿子这样小就被判刑,一辈子都在内疚,一辈子都想弥补。可眼前看着儿子哭成这样,不是天大的委屈天大的恐慌,已经快五十的人不会哭成这样,十三岁被判刑那时都没有滴过一滴泪啊。旧痕新伤新仇旧恨一起袭来,母子俩抱头痛哭很久很久。

是什么人干得出将人伦当武器围剿80老母?是谁如此邪恶不怕报应敢把人性天道踩在脚下?为什么文革是这一出现在还是这一出?无论打着什么样正统的口号,无论以什么堂正的名义,这种卑劣和邪恶只有魔鬼才干得出来,高耀洁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与无解更无助。我想,只有魔鬼才能使天使恐惧。

其实,“稳定压倒一切”就是一句连天使都感到恐惧的的治国口号,国人对这个口号早已心存疑虑甚至到恐惧,恐惧到不敢说为止。

稳定压倒一切与其说是治国口号,不如说是一个治国方针。中国是一个还没有完全摆脱口号治国传统的国家,虽然这句话没有见诸党章党规,也没有见诸宪法法律,甚至见诸报端的时候,也是约隐约现,因为这一句话语只不过出自前最高领导人说过的一句指示而己。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所有的国家权力无不是围绕着这个方针来运转;各级政府,各种权力机构依此施政执法时,无不理直气壮开宗明义。书上的、党章上的说了好多执政理念,到了现在,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员那里,就只有一个执政理念,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到了上蔡县新老县长那里,执政理念就是稳定压倒一切。这一句话,成了不择手段维稳的代名词;看了高耀洁的遭遇,谁还能说清这样的维稳是保国安民,还是祸国殃民?!

我以为,稳定压倒一切,仅凭直观理解,就是一句极端野蛮的执政口号,其实质就是毫无底线的权力意志宣泄,法西斯就是这样的权力意志,无不使人毛骨耸然。所以,这种野蛮的无底线的权力意志,和现代政党应有的执政理念背道而驰,与现代政党的文明执政格格不入;与城管野蛮执法差不多,只不过他们叫野蛮执法,你叫野蛮施政罢了。

稳定压倒一切,含有为了稳定不择手段的意思,要害就是无底线。我实在想不出为了稳定,可以把以人为本、正义尊严,自由民主,诚实高尚,通通踩在脚下的政党有何伟大之处;我实在想不出,把稳定作为执政最高目的政党,他的光荣所在;实在想不出用一句野蛮口句可以作为治国纲领的政党正确性在那里。

都说要改变执政理念,革命党变执政党了。如果要改变执政理念,首先要把执政的基本态度改变才是。稳定压倒一切就是一种野蛮和粗暴的执政态度,它来原于伟大光荣正确的政执合法性。我就不知道这几顶高帽戴在头上,你怎么能对人民低下你高仰的头?

伟大光荣正确那是对革命党的叫法,他们用枪打下江山,所以伟大光荣正确,所以革命党稳定压倒一切,顺理成章,否则怎么叫革命党?但历史的选择是选择革命党,而执政党是人民选择而不是历史选择。所以,执政党他不一定光荣伟大正确,但他一定首先谦卑,对人民的谦卑。革命党可以使人民管自己叫妈,执政党不行,人民才是执政党的妈。所以,执政党永远会把对人民的谦卑放在第一位,这是全世界执政党最基本的执政态度,假如你只是号称或永远只想号称执政党就不在此列。

所以,一个执政党,如果永远把声称伟大光荣正确作为执政的合法性,又用稳定压倒一切来维持他的执政合法性,无异于缘木求鱼,南辕北辙,未免把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不放在眼里了。

什么叫执政党的谦卑?执政党总书记在高耀洁身上作了一次很英明的示范。胡总书记知道了高耀洁的事情后,亲自批示放行,高耀洁才得以到美国,领取世界妇女权利组织颁发的“全球女性领袖奖”。回来后,她依然用奖金来继续进行原先的爱滋病防治的宣传。

高耀洁没有被许多人的稳定压倒,反而在国际上成为一座人道主义高峰。然而,稳定压倒一切的上蔡县县长杨松全自己先倒了。

话说回上蔡县长杨松全,自从第一次作指示以后,深得稳定压倒一切的心得,便依此道理政,把上蔡县捂得严严实实,任凭是高耀洁,记者,上级来人都被挡在疫区之外。所以,即便上蔡县成了河南省最严重的爱滋病灾区,都没有给上级添乱。现在官场无过便是功,所以不到一年杨便升为县委书记,得以全面主政,得以随心所欲地稳定压倒一切。后来上蔡疫情被高耀洁执着上访公开后,到总理亲临上蔡视查,终于被迫公开疫情。当初捂盖子也没错,现在揭盖子也没错,因为要错全错,所以杨松全没错,不旦没错,反而越错越开阔。因为上蔡县后来开展的全国性救治运动,一夜之间,捐款拨款滚滚而来。杨松全感叹,没想到自己能有这么大的权,又能管这么多的钱。

从杨的感叹里我们得知,国家现行机制赋予一级官员,有压倒一切的权力,结局可想而知。在后来的几年里,杨松全凭借手中权力大四贪污救灾物资钱款,大四收受贿赂,经检察院查实的就达一千多万,成为河南省有名的三贪腐败官员,巳被检察院逮捕。并且上蔡县在杨松全的示范和纵容下,许多官员上行下效、互想勾结、沆瀣一气,又不断曝出一个个震惊河南省的贪腐窝案大案。

杨松全的腐败堕落不过是全中国千千万万个被曝露未被曝露的贪官中的一个,都是权力变质个案,但都不断地重复一个事实就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什么是绝对权力?能压倒一切的就是绝对权力,指的是制度腐败。如果一个党,一个国家真的要反腐,其实只需把权力稍加约束,不教它压倒一切就行。

高耀洁天使的愤怒,给我们的感受和思索还不止这么多,中国能跟得上以人为本或人道主义还要假些时日,而我总想问,这个有着前清遗风又有现代学问的医学教授小脚老太太,她那无私无畏的博爱,她那悲天悯人的执着,她那默默无言的千辛万苦,是不是更像是我们的中华母亲?

编后语:发此文时,适逢中国共产党十八大闭幕,新领导人在闭幕式的讲话,诚肯和谦卑的讲话态度和内容令中国人民耳目一新,心头一热,对中国的改革平添许多期盼。而我要说的是,执政党的谦卑不是来自于“亲民”或“爱民”,一定来自于对人民应有的敬畏,执政党有敬畏才能有执政底线。总结中共执政六十年的经验教训,有一个重大的历史事实和教训是,党的每一次灾难性的失误,置使党和国家遭受重创的,无不是执政党超越执政底线而造成的灾害。每值新领导新政,人民当然关切新政的目标,但更关切的是历史的考问,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底线到底在哪?这次新领导的谦卑,是否谦卑到能低头审视见到执政党的底线?

诚如新领导所说的,新的政治局肩负着中国政治改革的重任,中国的政治改革,中国知识分子说得多,新旧领导想得也多,其实,中国的政治改革说简单也简单,所谓切入点,所谓顶层设计,所谓改革方向、核心等等,执政者在政改中公布几条执政底线,并在方针政策中守住这几条底线,中国政治改革就成功大半了,党的转型就成功大半了。政改的要义不是保证执政党的理想目标实现,而仅仅是人民与执政党有一个执政底线的共识而已。,试问,如果一个执政党没有底线,或底线不知所谓,中国人民一心一意地跟你去实现“四化”,去建设和谐社会、小康社会,谁知道会不会又搞成“文化大革命”?

党校教授也不用变着话说中国知识分子“照搬西方这一套”了,民主制度发展到现在,民主的核心价值在世界已经趋同化,21世纪的“一座座火山暴发,一顶顶皇冠落地”历史把一些执政党和政权横扫出局的,都是那些没有底线的政权,所谓暴政,专制,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底线的政权,但都历史神圣目标伟大。中国知识分子的民主诉求,最根本一条就是执政党的执政底线共识,执政党设制执政底线过程,就是中国的政改过程,就是中国的民主建制过程。无论是何种民主,只要使执政党有底线并守得住底线,谁在乎你叫什么西方民主、中国特色民主,谁又在乎你叫共产党、民主党、?谁又在乎一人执政几人执政?谁又在乎你叫总统、主席、议会、人大代表?

回到本文结束,执政党的执政底线才是一个国家稳定发展的前提和根本保障。

——搞自《当代英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系列第四章

    进入专题: 高耀洁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93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