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祥辉:谈医改、教改与传媒业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7 次 更新时间:2012-05-13 09:46:23

进入专题: 医改   教改   传媒业改革  

潘祥辉 (进入专栏)  

  

  [浙江传媒学院【博士讲坛】系列讲座第32讲,2010年11月17日晚,浙江传媒学院图书馆报告厅,原演讲标题为《同病同源:医改,教改与传媒改革的比较分析》]

  

  

  今天来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所以我很开心。我觉得我们学校的风气还是可以的,并不像有些人说的大家没有学习积极性。今天我要讲的是个很大的题目,不仅在浙江,可能在中国也没有谁讲过,你们肯定也没有听过。什么叫世界一流大学?什么叫大学?清华校长梅贻琦曾说:“所谓大学者,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是也”。那么什么叫大师?大师就是:他能把一些很深刻很复杂的问题讲得清晰明了。那么今天我要尝试着挑战这么一个非常重大,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争取把它讲的非常清晰。

  

  三个行业的共性

  

  医改、教改和传媒改革可以说是当下的社会热点。这三个行业有一些共性,我之所以把它们放在一起讲有我的理由。我希望我的讲座结束后后,大家可以有一个很好的互动。

  

  首先,我讲讲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高难度的话题。

  

  第一,这三个行业都非常重要,都是民生难题。现在有三座大山,一个是看病难、看病贵;二是上学难。现在因病致贫和上学致贫的人数非常多,特别在农村。最后是买房难。“房事”的问题今天就不讲了,今天单单讲前两个问题。看病贵,大家都有体会。上学贵我们大学生更有体会。这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我们现在生均学杂费6489元,高等学校收费在五六年的时间涨了4.39倍。那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民生问题。民生就是每个人都离不开它,我们每个人都要看病、每个人都要受教育、都要和媒体打交道,是吧?

  

  第二,这三个行业有一个共同目标,它们的旗号其实都是治病救人。医院不用说,教育是医治我们的灵魂,或者讲是医治我们精神上的贫瘠。我觉得传媒也是济世的,所以我们记者说“铁肩担正义,妙手著文章”,它以救治社会的弊病为己任。所以这三个行业都是以救人为己任。

  

  第三,这三个行业都是良心行业,特别需要有良心。记者要有良心,教师要有师德,医生如果没有良心,那么是非常可怕的,三个行业都要求有非常高的职业道德。稍后我将讲到他们为什么都变得没有良心。

  

  第四,都具有双重属性。这个双重属性,首先是有一定的公益性;医疗产品,教育产品和媒体产品都有公益性。其次这三个行业又都具企业性质,都有市场化的运作。它们既是一个事业单位,也是一个企业。后面我们将会讲到正是这个双重属性导致了三个行业一系列的问题。

  

  这三个行业还有什么特点和共性?我觉得还有一点,就是都比较黑,水都非常非常深。我们可以看到,今天不管是教育行业还是医疗行业,还是作为社会公企的媒体,大家讲奉献的时候都在谈钱。所以,我觉得这三个行业这么重要,同时又有这么多的问题,它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们能不能找出病根,然后能不能给出药方?我们大家一起来探讨,看看老师讲的有没有道理。

  

  最近,网上有一个帖子,杭州网的19楼曝光了包括浙江省妇幼保健医院、邵逸夫医院等在内的6所医院医生收取回扣的事情。这个新闻大家看到了吧?最近炒的比较热。是300路公交上的一个乘客捡到,然后放到网上,取了一个名字叫“CCTV”。现在,浙江省卫生局正在在查这件事。他们说,查到之后,一定严肃处理。

  

  实际上谁都知道,医院收受回扣是公开的秘密。为什么药价高的离谱?正是因为从出厂到销售过程中间环节的层层加码。北京肿瘤医院两位医生收受医药代表回扣视频,也被人放到网上,想必大家也看到了。我有一个同学是做医药代表的,他就经常请医生吃饭。每年过年都要备一个年夜饭,一桌大概3000元,然后吃喝玩乐嫖赌什么都来。现在花样不断翻新,从院长到主任医师都要打通关节。今年8月份,杭州市政协副主席吴正虎同志,他是杭州市第二医院的院长,最近刚刚进去,因为收受贿赂。这个院长还是浙江省抗癌协会副理事长,但在受贿的路上,他自己也得了癌症。

  

  我们再来看学校,学校的问题也不少。最近“我爸是李刚”事件在网上蹿红,但拔出萝卜带出泥。“我爸是李刚”反映的是公安局长的特权问题,却引出了河北大学校长王洪瑞抄袭的问题。我仔细看了他的文章,和他研究生的文章确确实实是一样一样的,连数据都是一样的。但最近这个问题好像也被压住了,这个事情是方舟子揭露出来的。浙江大学最近也因造假闹出丑闻,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做了一期节目——“以求是的名义”,播出后对浙大的打击特别大。那么,只有河北大学是这样吗?只有浙江大学是这样吗?不,非常普遍!学校还有很多问题,我们后边会一一讲到。

  

  媒体黑不黑?是的,媒体也比较黑。媒体喜欢报道一些灾难,同时也在灾难面前发些灾难财。2008年河北蔚县瞒报矿难巨款摆平记者,2008山西霍宝干河矿难中西部时报记者排队领钱,2002山西繁峙矿难中记者明着索取现金,每个人发了个金元宝,包括新华社的记者都拿了。媒体本来是社会瞭望者,现在正如漫画所表现的:他们被封口了。宁波日报社长张秉礼去年刚进去,判了十年。浙江很有名的记者孟怀虎,因拿负面新闻敲诈格利空调,但是要价太高,后来被人捅出来。这个图是他买的别墅,作为一个小记者,一个记者站站长,几年之内在杭州买了600多平米的别墅,那么这个钱从哪里来?我们现在很多记者,工作几年买房买车。工资比我们老师高很多很多,所以很多同学喜欢往媒体跑,特别是新华社,央视,真的可以捞到很多钱。

  

  所以我说这三个行业都比较黑,水都比较深。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这个肖传国,他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教授。他最有名的是他的“肖氏反射弧”——排尿神经弧,据说他给接上去后可以使病人顺利排尿,后来证明根本没有功效。但是,他一路吹,获得了很多荣誉,获得九八五重大项目。被方舟子揭露出来后,他居然雇凶拿锤子砸人。最近被拘留了几个月,方舟子认为判的太轻,他说“难到非要把我砸死才判刑么”?此外,肖传国还是《临床泌尿外科》杂志的主编。很多医生都要发论文,我的那个同学就经常做这样的事情:他经常花钱给医生发表文章,这些文章都是用钱买的。有些杂志的主编就是卖卖版面也能捞到不少钱。肖传国是一个缩影。从肖传国的身上,可以看到当下医疗界,还有师德这一块的堕落。

  

  为什么良心行业会引发危机?我们古代“盗亦有道”,偷的人尚且如此,然而我们这些所谓高尚的职业,今天已变得不再高尚。网友戏谑白衣天使叫“天屎”,记者叫“妓记”,教授是“会叫的野兽”,这是我们的悲哀。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你把它看成是道德问题,个人品行问题,那么就把问题过分简单了。国家有关部门天天下发通知:严禁老师收礼,严禁医生收红包,加强媒体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建设等等,却收效甚微。因为我觉得,这些问题与个人品德没有太大关系。我觉得记者也好,医生也好,甚至官员也好,当然包括教授,他和我们普通人的道德水平是差不多,处于一个平均水平。所以,我们更多的要从体制上找问题。

  

  

  一元体制,二元运作

  

  我觉得医疗行业,教育行业,包括我们传媒行业,现在确实有病,而且病得不轻。那么病的根源在于体制出了问题。那到底这是怎样的体制呢?这个讲起来很复杂,我用八个字概括:一元体制,二元运作。什么是一元体制?就是这三个单位都是行政事业单位。我们国家有三种单位,机关、事业和企业。事业单位和行政单位是比较像的,其所有权、人权、事权均为国家政府所有,所控制。稍后我们会讲到这个会出现什么问题。什么是二元运作?就是这三个行业既是公益服务,国家要求你做公益,你不能掉在钱眼里。医院要治病救人,传媒产业要制作出好的精神产品,。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又像企业一样在经营,正是这样的矛盾,导致它是一个“双面人”。这幅图可以看出: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

  

  现在,我们从下面几个方面具体分析一元体制。

  

  首先,它的产权是一元的。产权即财产所有权。我们现在全国有2000多家电台、2000多家电视台、而报纸期刊大概有6000多种。电台广播全部属于国家所有,里面每一台摄像机都是国家的财产;全国绝大部分医院是公立医院,属于政府投资所有;全国绝大多数学校是公立学校,包括我们浙江传媒学院;其所有财权均为国家所有。

  

  它是由不同国家机关管辖,享受相应级别。所以,每个大学有一个行政级别。浙江大学是教育部直属,它是正部级。我们浙江传媒学院以前属于浙江省广电厅所有,国家级所有,但是它属于厅级。所以,我们校长是厅级的,而浙大的校长是部级的,这些是中国特有。清华北大不用说,都是直属。一般来说部级是国字号的,我们下沙只有一所是国字号,就是中国计量学院。但是改革之后,被划归到地方,教育厅所有,级别降下来了。所以,现在大学有国家级大学,部级大学,省级大学,还有市级中学。杭州师范大学是市级大学,其校长和省属高校是不平行的,行政级别比较低。中学也一样,省级中学,市级中学,还有乡中学。同样,医院也是有级别的。

  

  媒体有没有级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是国家级媒体,到下边去相当于钦差大臣,谁都巴结你。省级媒体其次,浙江卫视,《浙江日报》是省媒体,那也是比较牛的。然后市媒体,县媒体已经不算啥了,我们现在进省媒体很难,而省(市)级媒体,县级媒体应该还是有机会的。这些媒体全部属于国家所有,而且定级别。

  

  那么,一元产权会导致哪些问题?

  

  第一,这个东西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家的,赚了亏了都是国家的。所以,现在采购腐败很严重。公立医院只买贵的不买对的,这样回扣比较高。学校也是这样,我们学校采购的设备确实都不便宜,比市场贵得多。定点复印贵的多,可是大家还是会去,反正能报销。刚才讲的宁波日报的张秉礼为什么会栽?他们报社采编系系统已经很好了,又花了上百万去购买了一套。底下有交易,反正又是国家的钱。所以,这些企业浪费都非常严重。

  

  第二,突击花钱。马上到年底了,很多单位的钱没花出去,就想法花,否则要被收上去。今年不花,明年就没有了,因为是国家的。

  

  第三,永远都不会破产。我们浙江传媒学院的贷款也不少,具体多少我不好说。但是我可以说说其他学校。媒体称去年浙大城市学院负债5个亿,资不抵债。杭师大负债率也非常高,下沙平均每所高校负债2~3个亿,每年银行利息都几千万。但是不用担心,不会破产,因为是国家的。天津大学的校长胆子很大,挪用上亿国家资产炒股。赚了是自己的,亏了是学校,最后下水了。类似没有查出来的例子我想肯定很多。媒体也是这样,很大一部分媒体负债累累。市场化之后状况有所好转,但还有很大一部分负债很严重,然而关不掉。一个报纸,一个学校的破产,都会成为新闻,但一个企业不会。因为我们是一元的产权。

  

  第四,既然是国家的,为什么不把摊子铺大一点,做出点政绩来呢?现在中国媒体已经开始向海外媒体进军,除CCTV4,CCTV9外,乱七八糟的语言都有。但是,外国人根本不看,那些钱全部打了水漂。我们的媒体天天在那里忽悠什么软实力,向外扩张,就是想把摊子铺大一点,自己从中捞到好处。大学扩招也是如此,大干快上,盲目扩张,负债也要弄起来。医院也是如此。

  

  其次,它的人事任命权是“一元”的。这三个领域都是党管干部。我们的校长是厅级干部,是由省委组织部任命。我们中国不像外国,你能把校长选下去吗?不可能。所以,每个学校的校长都是官,很多人由学校走向政界,这个是没有障碍的。校长也好,院长也好,媒体老总也好,都是国家干部系列里的人。他们的任命由政府掌握着,我们现在最多竞聘中层干部。高层的人事权由政府掌握,而且可以自由调配。那么这是一个人事。第二个是编制。编制是规定的,比如我们学校今年只能进这么多人,就只能进这么多,管的比较死。有些医院要进一个研究生,报告打了半年,人走了,报告还没有批下来。但是我们很多人做梦都想有编制,做的少,拿的多,旱涝保收。

  

  一元的人事权会产生产生什么问题?一定是对上负责,永远对上负责,什么都按照上面长官来,只和上面搞好关系,不管下面人的死活。有能力的不如由背景的,人浮于事。谈高校行政化倾向,人大校长纪宝成说:“我提名一个副校长,一般都能通过。但地方很多高校都没法做到,上级部门安排过来一个副校长,能在一周前给校长打个招呼就不错了”。

  

  然后是一元的财政控制权。财政拨款重点学校投资多,公立医院油水多。乡医院,乡村学校清贫。国家每年给北大清华投资18亿,我们学校才多少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祥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医改   教改   传媒业改革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301.html

3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