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祥辉:新媒体赋权:热点事件中的网民参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7 次 更新时间:2019-03-12 11:03:58

进入专题: 新媒体   热点事件  

潘祥辉 (进入专栏)  

  

   近年来,每当引爆舆论场的社会热点事件出现,总意味着一波波反转即将来袭。而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也似乎总是一群情绪激愤的网友。有人认为,新闻在社交媒体中的分发,使其在传播过程中裹挟了越来越多的情绪,意见和事实也越来越难以区分。网友的换台式吃瓜是否将真相推得更远,我们又应该如何看待这种新媒体赋权带来的众声喧哗?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新年饭局获得授权,公开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潘祥辉做客真爱读者群的演讲内容,与大家分享他的见解。

  

   (注:本文内容系访谈录音转录而成,已经潘祥辉教授审阅,小标题系潘祥辉教授所加。此次访谈的缩略版已发表于腾讯传媒“全媒派”公号2019年2月7日的推送。)

  

   一、“传播个人主义”已经先行实现

  

   全媒派:新媒体平台快速发展,为更多个体、群体提供了一个“增权赋能”的场所。“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已经到来。是否可以理解为在网络环境中,人们能够自由表达自己的诉求和观点?

  

   潘祥辉:新媒体确实在不断进化,从早期的发帖灌水,到后来的博客、微博、微信,再到今天网络直播不断地翻新,这确实是一个给普通个体不断赋权的过程。从大多数沉默到人人都有麦克风,甚至聋人都可以说话(聋哑人其实用文字或者微博,或者是合成语音是可以搞直播的)盲人也一样,可以“看见”世界。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还有主播和主持人,原来她只存在于广播电视行业,需要进行严格的筛选和训练,而现在的网络主播则完全没有门槛,网络直播因此圆了很多人的主持人梦,这就是自媒体带给普通人巨大的福利。我自己曾写过一篇文章,把这种自媒体赋权称之为“传播个人主义”的崛起。我认为“个人主义”在其他方面可能还没有充分实现,但是在传播领域已经先行一步了。

  

   所以理论上说新媒体使人们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是可能的,当然这个自由也不是绝对的。自由表达受到宏观的社会结构、言论环境以及言论本身的性质,以及我们大脑带宽的影响。我们人的注意力实际上是有限的,七嘴八舌有时候都受不了,如果是7亿张嘴说话不可能都听见,所以怎么说、会不会说就很重要,会从海量的声音中打捞出有价值的信息也很重要。做这个工作的中介机制就是媒体。所以我认为今天这个时代媒体仍然是很重要的,“中介”居中筛选的功能是必不可少的,否则的话众声喧哗,我们就会感到无所适从。

  

   二、“新媒体”对两性赋权并不平等

  

   全媒派:今年许多热点引发了有关性别平等的大量讨论,例如近期的俞敏洪事件。一方面使人们听到了来自弱势性别群体的声音,一方面又引发了网络暴力以及各种忧思,如何理解新媒体性别赋权背后,这种对冲的张力?

  

   潘祥辉:新媒体的性别赋权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也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实际上社会上每次有关两性的争议性的话题都会引爆舆论,这说明性别平等议题至少是可以公开自由讨论的领域,没有受到太多管制嘛。

  

   另一方面,因为这个话题关乎所有人,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因为我们每个人不是女的就是男的,有跨性别的,但这是少数,所以有参与性能够引发广泛讨论。

  

   实际上所谓性别平等本身是一种话语建构的产物,就我自己的看法而言,我其实不认为女性是弱势性别,恰恰相反实际上女性一开始就是强势的,在两性关系中占有优势。

  

   我们可以从受精卵开始说起,卵子的体积比精子的大很多,相差一两百倍。而且从数量上而言,实际上以物以罕为贵,女性的卵子比男性的精子要珍贵多了。所以从生物学的层面来看,女性就是占优的,只有男性想方设法、辛辛苦苦追求女性,而不是相反。人类社会的初始阶段也是以女性为中心建立起来的,女的说了算,我们知道这就是母系社会。最早的姓,都是从母方的,这个“姓”在我们汉字里面也是女字旁的。中国早期的始祖黄帝姓姬,炎帝姓姜,都是女字旁的姓,所以你从里面可以看出女性的定位非常高。那后来怎么衰落了呢?这就是因为农业社会的到来。

  

   农业社会要种地,修理地球要靠力气,所以男人就开始占优。你看“男”字,上面是个“田”字,下面是个“力”字。男性的长处就是有力种田,所以在农业社会的优势一下子就显现出来。生产方式的变化会传导到上层建筑,所以就导致了意识形态的变化,这样男尊女卑的观念就产生了。

  

   农业社会在中国是延续了几千年,所以这种男尊女卑的观念也延续了几千年。到了今天我们生产方式已经不是农业生产方式了,今天是互联网时代了,是电子信息时代,所以男性的体力优势在今天就没有什么用。因为我们今天不用凭体力了,比如抗一袋米或者家里买个沙发,那你叫快递小哥送货上门就可以了。在我看来,这就是互联网赋权或者电子商务赋权。所以在观念层面上,女权主义的出现就是必然的。可是中国社会变化太快,几乎我们是一下子从农业社会直接过度到了信息社会,工业社会的时间很短。我们很多人身体已经在信息社会,但是观念还停留在农业时代。我觉得俞敏洪的观念可能就是有一点滞后,很多支持他的网友也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男性实际上要习惯这个过程。我觉得这不是女权崛起,而是一种回归,恢复被文化扭曲的两性地位本来的面目。所以我说新媒体还有新媒体应用,确确实实给两性都有赋权,但是对女性的赋权更多。女性的性别优势正在逐渐显示出来,我觉得以后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这种优势。

  

   有些人不乐意看到,包括这次事件当中很多男性网友的语言的暴力,我觉得也改变不了这种趋势,实际上是无济于事的,恐怕以后男性也只能追随女性的标准和偏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觉得只要信息社会的发展趋势不发生逆转,比方说不要发生战争之类的,将来女性主导文化和社会包括审美的标准,当然也包括什么是好信息、什么是坏新闻的标准,那是一个早晚的事情。我感觉我们现在就处在这样一种过渡过程当中,男性要看清这个趋势。当然我觉得女生也不要太急,要慢慢来,要给男性时间适应,否则男性的暴力潜能也有可能逆转这个过程。

  

   当然毫无疑问,我还是希望两性能够实现平等的。我讲的这种平等当然是文化和社会意义上的平等,不是说谁一定要压住谁,或者把某个问题归罪于谁。因为性别虽然有差异,但是首先大家都是人。在一些基本的道德层面,我觉得无论男人、女人都是可以达成共识的。比方说拒绝使用暴力,包括网络暴力,这就是一个起码的文明底线,也就是我们进行公共言说、公共交流的底线,我想男性也好或女性也好,你可以不同意他/她的观点,但是我们没有必要诉诸于网络暴力,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三、“在一个开放的话语角力场中真相总会大白”

  

   全媒派:新媒体赋权意味着更多的话语权,但同时区分意见和事实似乎变成了一件更难的事。例如,“网约车乘客遇害事件”、“重庆公交坠江事件”,各种谣言、误判和反转,给真相蒙上重重迷雾。“后真相时代”的困境是否有解?

  

   潘祥辉:关于后真相的问题,学界、业界其实谈的都比较多了,甚至可能都有点滥了。但是我觉得不要因为新媒体事件当中有谣言、有误判、有反转,我们就说这是“后真相时代”或者“真相已死”等等,这个恐怕有点夸张。我在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害怕谣言、误判和反转呢?实际上在自媒体时代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可能我们很多人的思维还处在传统媒体时代,迷信一个权威的声音。事实上新媒体时代的真相本来就是这样逐渐展现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实际上要习惯这样一种方式。我认为有杂音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有一点我们要记住,就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人人有了麦克风,那么杂音和信息迷雾肯定就会出来,这其实就是自由言说的成本或代价。自媒体让我们拥有了更加丰富多元的信息,随之而来的我们信息的甄别、筛选的成本必然就会变得很高。除非你运用一种非常手段,否则是很难阻止低质量甚至错误的信息进入言论市场的。但是也不用太担心,因为在一个开放的话语的角力场中真相总会大白的。实际上新闻反转的过程,就是一个真相显现的过程。

  

   我认为我们不用刻意去追求什么打破后真相困境的解药,只要保持这个话语的开放竞争就行了。我其实倒是担心有些人比较迷信“解药”的想法。他们的想法很纯粹:我只要好的那一面,我要好的信息,但是我不想要坏的一面,比方说那些杂音。那怎么办呢?于是就只能寄希望于通过政府的管制来实现这一点。应该说这个愿望是非常善良的,听上去也很美好,但实际上只有上帝才能做到。政府不是上帝。你怎么知道哪个信息包含了真相,哪个信息就是虚假的呢?其实我们个人也好,包括政府也好都不是全知全能的,谁也做不到准确无误。如果说有一天真的做到了,你就会发现可能没有言说的自由了,那就不是后真相的问题,那恐怕就是“无真相”的问题了。

  

   所以说“后真相”的说法,实际上突出了我们普通人思维和认知当中非理性的一面。因为人都是情感动物。我们人有时候就是很感性、很任性,有的人就是立场先行。这个东西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觉得我们要相信一点,不可能所有的人在所有的时间而且往一个方向去任性。我想即便是这样,这个任性如果产生了后果,承担了代价,那么他也会吸取教训。我是相信普通人的理性的。我们要相信这一点,就是你给他充分的信息,他自然就会有判断。就算是一次、两次上当受骗,他也不会永远上当。我认为这个真相只能存在于一个开放的社会,过度管制只能导致无真相。在众声喧哗的自媒体时代,其实我们需要的就是更多一点的耐心、更审慎一点的判断力,或者说更高一点的媒介素养,或许这样才是有助于我们走出后真相的困境,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

  

   四、媒体变成“吃瓜群众”很难原谅

  

   全媒派:舆论场的快速更迭在今年尤为明显,许多热点事件草草收尾。新媒体赋权与网民们“换台式吃瓜”行为存在怎样的内在逻辑?网民为何总是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去?

  

   潘祥辉:热点事件的切换确实是越来越快,比我们的生活节奏好像还要快。但是我觉得这种草草收场甚至无解而终的热点事件这么多,确实是很不正常的。可是这个问题未必是出在“吃瓜群众”身上,其实每一个热点事件都关联到很多的当事人、参与者,这些利益相关者都会积极地去影响舆论、控制舆论,所以你看很多事情不了了之,其实背后恰恰因为利益相关者的运作和控制。普通网民不是利益相关者,只是单纯地围观者和看客,所以“换台吃瓜”都很正常。比如说像看电视一样都没有下集了、剧终了,你不换台还能怎样?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祥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媒体   热点事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媒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4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