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祥龙:海德格尔后期著作中“Ereignis”的含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3 次 更新时间:2012-02-08 11:29:44

进入专题: Ereignis   海德格尔  

张祥龙 (进入专栏)  

  

  摘要: “ Ereignis ”是海德格尔后期使用的一个词,被他称为“服务于思想的主导词” [Martin Heidegger: Identitaet und Differenz, Pfullingen: G . Neske, 1957, S . 25] 。它的特殊地位早已经被少数学者(比如 Otto Poeggeler )注意到。《海德格尔全集》第 65 卷于 1989 年发表之后,学界就一致公认这个词的关键地位了。可以举两个理由说明这种地位:首先,海德格尔声称存在的真理可以通过这个词得到理解, [Martin Heidegger: Unterwegs zur Sprache, Pfullinger: G.Neske, 1959, S . 260] (Fussnote)因而消灭了曾经流行的一种看法,即认为海德格尔一直未直接说明存在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其次,第 65 卷的书名是《哲学文集(从 Ereignis 起头)》,它的副标题表明了与“ Ereignis ”的特殊关系,而此书在海德格尔著作中也占有独特地位,即以笔记的方式来直接揭示作者的核心哲思。它实际上是海德格尔为自己耕耘的一块秘密领地,或自炼神功的笔录,生前一直深藏不露,身后也要特选他百年诞辰之际才发表,表明作者及其后人对它的另眼相待。眼下这篇短文无力探讨这本大作的全貌,只能简述一下读解此主导词的几点心得。

  

  “Ereignis”是海德格尔后期使用的一个词,被他称为“服务于思想的主导词”[Martin Heidegger: Identitaet und Differenz, Pfullingen: G . Neske, 1957, S . 25] 。它的特殊地位早已经被少数学者(比如 Otto Poeggeler )注意到。《海德格尔全集》第 65 卷于 1989 年发表之后,学界就一致公认这个词的关键地位了。可以举两个理由说明这种地位:首先,海德格尔声称存在的真理可以通过这个词得到理解, [Martin Heidegger: Unterwegs zur Sprache, Pfullinger: G.Neske, 1959, S . 260] (Fussnote)因而消灭了曾经流行的一种看法,即认为海德格尔一直未直接说明存在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其次,第 65 卷的书名是《哲学文集(从 Ereignis 起头)》,它的副标题表明了与“ Ereignis ”的 特殊关系,而此书在海德格尔著作中也占有独特地位,即以笔记的方式来直接揭示作者的核心哲思。它实际上是海德格尔为自己耕耘的一块秘密领地,或自炼神功的 笔录,生前一直深藏不露,身后也要特选他百年诞辰之际才发表,表明作者及其后人对它的另眼相待。眼下这篇短文无力探讨这本大作的全貌,只能简述一下读 解此主导词的几点心得。

  

  一、字面义

  

  “ Ereignis ”的寻常义是“发生的[不寻常]事情”,其动词“ ereignen ”就意味着“发生”。海德格尔在延用这个寻常意思的同时,还按其一贯的“形式显示”或语境缘起的风格,对这个词做了字面游戏化的处理,即将它看作由两部分 ——前面的“ er ?”和后面的“ eig ?”——的共谋而生成的一个字谜。第二部分( eignis )主要取“ eigen (或 eignen )”的含义,即“自己的、特有的、独自的(为……所特有),切合自身的”,因而大致意味着“独特的自身存在”、“自己的身份”或“独自具有的东西”。第一 部分的“ er ”就像英文的“ en ”,是个促动词,有“使受到”、“使产生”、“发动”等意思。两边合在一起,这“ Er ? eignis ”的第一层或浅层的谜底就是“使之获得自己身份的过程”;再结合这个词的寻常义“发生”或“发生的不寻常事情”,它在海德格尔语境中的比较完整的字面含义就是:“使某某得到自己身份的发生过程或事件”。

  基于这些考虑,我曾将它译为“自身的缘发生”或“自身的缘构发生”,有时简称为“缘发生”或“缘构发生”。现在看来,将这种翻译与相关的一组亲缘词(比如“ zueignen ”、“ Ereignung ”、“ Eignung ”等)做对应化处理也是可能的。

  

  二、对生义

  

  但是,这个“使某某得到自己身份的发生过程或事件”对于海德格尔还有进一步说明,即它是由某个对生结构发生出的。在他的著作中,凡正面讨论这个词,几乎都涉及一个对子,比如时间与存在、人与存在、世界与大地、开启与遮蔽、人与神、抛出与被抛、一个开端与另一个开端、建基与去基等。请看这一段:

  人与存在以相互挑起的方式而相互归属。这种相互归属令人震惊地向我们表明这样一个人与存在[互动]的情况( dass ),即人如何让渡自身给( vereignet ist )存在,存在也如何奉献自身于( zugeeignet ist )人的本性。在这个构架中盛行的是一种奇特的让渡自身( Vereignen )和奉献自身( Zueignen )。现在需要的是去单纯经历这个使得人与存在相互具有( geeignet ist )的具有自身( Eignen );也就是说,去投宿到那被我们称之为自身的缘发生( Ereignis )之中。 [Heidegger: Identitaet und Differenz, S . 24] 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一个“对生出自身”(在相互……之中赢得自身)的结构。所以,在《哲学文集(从 Ereignis 起头)》里,海德格尔有时直接称之为“之间”( Zwischen )。比如: [Martin Heidegger: Beitraege zur Philosophie (Vom Ereignis), Frankfurt am Main: V . Klosterman, 1989, 以下引用此书时只在括弧中给出该书页码。 ] 这自身的缘发生( Ereignis )就是神的经过( Vorbeigang )与人的历时( Geschichte ,活的历史)的相关着的之间。( S . 27 )这“之间”正是“ Ereignis ”中的“ Er ”的深层含义,意味着某个对子之间的发生创立,所以它不是指两个现成者之间的关系,而是像阴阳那样的对子之间的生成,是为“缘发生”或“缘构发生”, 有的学友指责拙译中的“构”字有人工构造之义,不符合海德格尔这里强调的不受人为控制的意思。可是,此“构”义取自胡塞尔与海德格尔都使用的“构成”( Konstitution , konstituieren ),是现象学的构成,尤其是海德格尔意义上的存在论现象学意义上的构成,并非预设了什么基本元素的构造。此外,如果我们明了刚讨论的“ Ereignis ”中“ Er”的深义,就不会匆忙否认其中的“缘发生”的特性,因为“缘”意味着“纯关系”、“时机化”,是“ Er”应有之义。无“缘”字修饰的“成”,过于含糊,不知是以哪种方式在形成。由此而使“自身身份”、包括对子双方取得的身份得以可能。

  

  三、非实体义

  

  从上面两处引文也可看出,“自身的缘发生”不同于西方哲学中盛行的所有实体化思路,因为它将“自身”——不管是存在的自身(本质、实体)还是主体的自身(例 如笛卡尔的“我”或胡塞尔的先验主体性)——都看作是相互激发、相互让渡的产物,是一个之间,绝没有任何可指认、可述谓或可把捉的实体。实际上,这是理解 “ Ereignis ”的要害所在,不跳过这样一个双否定的( Un )龙门,就会丧失海德格尔赋予这个词的一切新意。《哲学文集(从 Ereignis 起头)》对这一点倾注了大量充满思想激情的阐发,表露出作者要理清自己的思想元机制的焦灼努力。

  因此,要领会这个词,首先要深入体会它的“火”( Feuer )性( S . 7 )、“去基”( Abgrund ,深渊)性、“传递”( Zuspiel )性、“拒绝”( Verweigerung )性、“开端”( Anfang )性、“过渡”( Uebergang )性、“他者”( Andere )性、“争辩”( Auseinandersetzung )性、“缘在”( Dasein )性、“跳开”( Absprung )性、“危困” (Not) 性、“开裂”( Zerklueftung )性、“抛出”( Entwurf )性,以及“沉没”( Untergang )、“惊恐”( Erschrecken )、“羞怯”( Scheu )、“压抑”( Verhaltenheit )、“非本质”( Unwesen )等等表达的用意。这些对传统实体自身观说“不”的反叛言论,占了全书的一半篇幅,不以思想的身体直接感受到它们的滚烫和冰冷,不因此而触知“自身的缘发 生”中总在出现的“原初转向”或“[双向]反转”( Widerkehre , S . 407 ),以及这个词所具有的“最能发问状态”( das Frag wuerdigste , S . 11 ),也就是它那总也抹不净的字谜待猜性,就绝不可能理解“ Ereignis ”。

  

  四、真性和神性

  

  除了上述这种“不”、“非”、“反”之性,“自身的缘发生”对于海德格尔当然还有肯定性的或真性的一面。这使他区别于虚无主义者。他写道:所有发问( Frage )之发问就存在于对“原存在( Seyn )意义”的发问之中。此句话德文是:“ Die Frage nach dem ‘ Sinn des Seyns ' ist die Frage aller Fragen ”它还可以译为:“对‘原是的意义'的发问是所有发问之发问。”不管如何译, 都应该照应到“ Seyn ”( Sein 的变体或原体)与“ ist ”之间的关联。

  在实施此发问的展开之中,那个“意义”所指称状态的本性( Wesen )成就了自己;而在此状态里,这发问本身就在思索。同时这发问本身所开启者,即对自身隐藏的开启,也就是真理,其本性也在此发问的展开之中得以成就。对于存在的发问( Seinfrage ,关于存在的问题)是这样一个进入原存在的跳跃( Sprung ),它由追寻原存在的人来实现,如果这人是一个[能只凭发问而]思想着的创立者的话。( S . 11 )发问达到了极致,也不是怀疑主义,反倒恰恰因为它达到了“最能发问的状态”,而又能在其中跳变出、实现出或创立起真理和原存在,这发问的追求才是怀疑主 义和虚无主义的克星。海德格尔用“ Seyn ”(原存在)来表示的,正是处于最能发问状态中的“ Sein ”(存在),是总在呼应谜面的谜底。传统形而上学靠实体化的、“去谜化”的自身来抵御虚无与怀疑却无真实效果,只是一种没有达到这“事情自身”的逻辑坚守 而已,禁不住尼采式的断喝。请注意,这讨论“发问”的部分(第一部分第 4 节)正被冠以“从 Ereignis 起头”的标题。

  所以,海德格尔在此书及后来的一些著作中,重提“神”( Gott, Goetter )的问题。他曾在其思想形成期( 1919 年前后)关注过基督教的原初神意所在,但在《存在与时间》( 1927 年)阶段压抑了这个问题。在《哲学文集(从 Ereignis 起头)》中,这神脱去了基督教的紧身衣( S . 403 ),深入到一神论、泛神论、无神论的争论达不到的地方( S . 411 ) , 而表现为“最后的神”( der letzte Gott )。当然,按自身缘发生的“对生”理路,这神也是“开头的神”。

  这最后的神不是结尾,而是另一个开头( anderer Anfang ),即我们那不可测度的历时可能性的开头。……自身的缘发生表现为怀疑着的放弃自身状态,当它在拒绝[任何现成信仰]中越来越强地到来时,这最后之神的最 大临近就缘发生出了自身。( S . 411 )这最后的神不是结尾,而是开头进入到自身内的振荡,并因此是拒绝的最高形态。( S . 416 )这样看来,这“最后的神”就是在拒绝了一切可实体自身化的神及无神之后,还原掉了一切形而上学的有 / 无神论之后,仍然能从隐蔽和深渊中暗示( Wink )给我们存在真义的光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祥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Ereignis   海德格尔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800.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象学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