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秉志:《刑法修正案(七)》的宏观问题研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9 次 更新时间:2011-07-30 12:20:53

进入专题: 刑法修正案  

赵秉志 (进入专栏)  

  

  一、《刑法修正案(七)》的修法背景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以下简称《刑法修正案(七)》)已在2009年2月28日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表决通过,这是国家立法机关继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颁布之后对刑法典的又一次重要修正,是我国刑事法治建设中的一件大事。

  (一)修法的原因

  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基本观点认为:“无论是政治的立法或市民的立法,都只是表明和记载经济关系的要求而已。”因此,推动我国《刑法修正案(七)》出台的主要内在动因,应是当下我国经济的发展及其带来的政治、社会、文化、治安等方面的变化。众所周知,经过30年改革开放的发展,我国社会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不容否认的是,我国现阶段仍处于社会转型期,由种种因素所决定和影响,我国目前的腐败犯罪与经济犯罪形势还相当严峻,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犯罪也相当严重,加强和完善对这些类型犯罪的惩治与防范,事关我国经济和社会各方面可持续发展的大局。

  可以说,《刑法修正案(七)》的出台,乃是立足于我国的现实国情,在刑事法治领域对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维护与促进,是对危害、阻碍社会进步的几类突出的犯罪行为的法律遏制与回应,也是对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予以刑法规范的集中反映。例如,将严重破坏金融管理秩序,损害公众投资者利益的“老鼠仓”行为犯罪化,就是对当前金融市场存在的突出问题的准确把握;规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犯罪、组织未成年人实施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的犯罪等,既是基于当前实际的需要,也充分表明国家对公民权益的刑法保障和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将情节严重的伪造、盗窃、买卖或者非法提供、使用武装部队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的行为规定为犯罪,是对近年来盗窃、非法使用军队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行为日益猖獗,严重扰乱社会管理秩序,损害军队形象与声誉的一个积极回应;再如,增加规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单位犯罪主体,既是基于遏制当前不少单位实施这类情况比较严重的犯罪的实际需要,也充分表明了国家进一步严密刑事法网、强化反洗钱的刑法规制及有力维护社会管理秩序的责任感与决心;等等。

  (二)修法的进程

  《刑法修正案(七)》从酝酿到出台经历了两年多的过程。自《刑法修正案(六)》通过后,由于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以及犯罪形势的不断变化,一些群众反映强烈的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如公众普遍关心的“老鼠仓”行为等,亟需进行刑法规制。另外,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涌现了一些新问题、新情况,司法实践中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因而也需要对刑法典进行及时的修正。而由于《刑法修正案(六)》对刑法典的修正主要集中在安全责任事故犯罪以及公司、企业人员职务犯罪,而金融犯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犯罪等领域,所修正的刑法条文以及解决的问题有限,因而刑法典的若干规范在一定程度上滞后于社会发展和司法实践的需要。正基于此,国家立法工作机关即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法工委”)早在2006年6月29日《刑法修正案(六)》颁布后不久,就开始酝酿对刑法典的相关内容再予以修改,并在小范围内召集有关专家学者就刑法修改的问题进行了座谈,还作了一些调查研究。

  此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刑法典进一步修改的酝酿准备工作一直在进行,迄至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召开前夕,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分别召集司法机关、有关部门和刑法学界的专家学者就《刑法修正案(七)(草案)》所涉的重要条款进行专题研讨,召开了多次研讨会和座谈会。如2008年8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人民大会堂宾馆第四会议室邀请刑法学界高铭暄、王作富、赵秉志、白建军等四位专家学者就研拟中的“部分刑法条文初步修改意见”进行了专题研讨。该专题研讨会由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兼刑法室主任郎胜主持,与会专家学者着重就《刑法修正案(七)(草案)》所涉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等四个重要罪名的增补修改进行了研讨。

  1.第一次立法审议。2008年8月25日至2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了第四次会议,这次会议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李适时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的委托,在会议上就《刑法修正案(七)(草案)》向大会作了说明。这次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七)(草案)》,是国家立法工作机关在广泛听取全国人大代表陆续提出的一些修改刑法的议案、建议以及司法机关和一些部门提出的修改刑法的意见,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2008年的立法工作计划,经调查研究,多次征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各有关部门、部分专家意见的基础上起草的。李适时主任将《刑法修正案(七)(草案)》的13个条文的内容概括为四个方面予以说明,即关于贪污贿赂犯罪、关于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犯罪、关于侵犯公民权利犯罪和关于其他犯罪。从而概要地表明加强惩治腐败犯罪、经济犯罪和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犯罪,乃是《刑法修正案(七)(草案)》的修法重点所在。

  此外,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和有关部门还提出了一些修改刑法的其他意见,考虑到其中有些问题可以通过法律解释解决,有些问题有关方面还有不同意见,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研究论证,国家立法工作机关暂未将其列入草案,留待继续进行研究。[1]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进行初次审议后,根据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法律草案原则上予以公开、广泛征求意见的决定精神,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一方面于2008年8月2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闭会之日即将《刑法修正案(七)(草案)》及其草案说明在“中国人大网”上公布,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意见征集截止时间为2008年10月10日)。另一方面,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又向中央政法机关、有关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一些较大城市、高等院校、学术科研机构等发出征求意见函,广泛征集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的意见。[2]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还召开座谈会听取意见,到一些地方展开调研,并就有关问题同有关部门交换意见、共同研究;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分别于2008年12月1日和16日召开会议,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进行了逐条审议。这就为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进行第二次审议作了充分的准备。

  2.第二次立法审议。2008年12月22日至28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了第六次会议,吴邦国委员长主持了会议。2008年12月22日,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所作的关于《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并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进行了第二次审议。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的汇报指出,提交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第二次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与一次审议稿相比,主要有四点修改:一是草案二次审议稿第4条对传销犯罪的行为方式和本质特征作了明确规定;二是根据国务院法制办、公安部的意见,增加了处罚“地下钱庄”行为的条文,即草案二次审议稿新增第5条规定: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数额较大的,追究刑事责任;三是根据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后的建议,新增草案二次审议稿第9条增补了有关计算机犯罪方面的规定;四是草案二次审议稿第10条对盗窃、非法提供、非法使用武装部队车辆号牌的行为的处罚,将草案一次审议稿的3年有期徒刑的法定最高刑提高到7年有期徒刑。[3]经过增补,草案二次审议稿的条文总数达到15条。在2008年12月23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分组审议《刑法修正案(七)(草案)》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们围绕《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二次审议稿)》规定的15个条文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提出了许多进一步修改完善的意见。如有常委会委员针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二次审议稿)》第6条对绑架罪增设的“情节较轻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减轻构成的量刑档次,提出了将其修改为“情节较轻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建议;再如,还有些常委会委员提出应在草案二次审议稿第7条增补的关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犯罪中再增加一款关于单位犯罪的规定,作为第2款:“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等等。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二次审议稿)》进行审议后,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有关问题作了进一步调研,就草案的修改与有关部门交换了意见,并召开了有关部门、法律专家的座谈会,听取意见。如2009年1月5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人民大会堂宾馆召开了征求“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二次审议稿及部分条文修改方案的意见”的专题研讨会,研讨会由郎胜主任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聘专家、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前副主任委员祝铭山,法学界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相关职能部门的专家等共计二十余人参加了此次专题研讨会。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和国务院法制办负责同志也列席了会议。此次专题研讨会集中讨论了绑架罪的刑罚修改、妨害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犯罪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等三个方面的问题。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也于2009年2月4日召开会议,根据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和有关方面的意见,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二次审议稿)》进行了逐条审议。

  2009年2月17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提交了在二次审议稿基础上修订形成的《刑法修正案(七)(草案)(委员长会议审议稿)》,并向委员长会议作了关于《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二次审议稿)》主要问题修改情况的汇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汇报了三个主要问题的修改情况。(1)针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二次审议稿)》第6条对绑架罪增设的“情节较轻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档次,有的常委会委员建议将起刑点由3年有期徒刑提高到5年有期徒刑,经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研究,法律委员会建议将“情节较轻”的绑架行为的法定刑起刑点修改为五年有期徒刑。(2)根据一些常委和有关部门等提出的意见,法律委员会经同有关部门研究,建议在新增设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犯罪中增加单位犯罪的规定。(3)根据一些常委和有关部门、专家的意见,法律委员会建议将新增设的在二次审议稿中列入受贿罪条文中的利用影响力受贿犯罪的两款单设条文予以专门规定。[4]2009年2月18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召开会议,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再次进行了审议。

  3.第三次立法审议及通过。2009年2月25日至28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第七次会议,并于2月25日下午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听取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所作的关于《刑法修正案(七)(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法律委员会认为,这部法律草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修改已经比较成熟,建议本次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法律委员会还向本次会议报告了2月17日向委员长会议所作汇报中提出修改意见的上述三个问题。[5]本次常委会会议于2月26日上午对《刑法修正案(七)(草案三次审议稿)》进行了分组审议。经审议,大家普遍认为,草案经过常委会两次审议修改,已经比较成熟,建议提请该次会议表决通过。同时,有的常委会委员又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法律委员会于2月26日下午召开会议,逐条研究了常委会委员的审议意见,对草案进行了审议,内务司法委员会和国务院法制办的负责同志列席了会议。法律委员会认为,草案是可行的,建议本次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常委会委员提出的一些意见,有的可在司法解释中作出具体规定,有的可在以后修改刑法时一并研究。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将上述情况于2月27日向本次常委会会议提交了关于草案三次审议稿修改意见的报告。[6]至2009年2月28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举行了闭幕会,这次会议以161票赞同、4票弃权(共计165人出席)表决高票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秉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刑法修正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606.html
文章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09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