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伟:“林良多”教授告诉我:那首网间疯传的爱国诗篇并不是他写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57 次 更新时间:2011-01-17 15:14:48

进入专题: 爱国主义  

周大伟 (进入专栏)  

  

  2011年01月12日上午9点58分35秒,新华网发布了一条被有些人称之为“2011年开年里最丰盛美餐”的新闻,这就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退休华裔物理学荣誉教授林良多(Duo-Liang Lin)在美国《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首英文诗《你们究竟要我们怎样生存?》。新华网的编者按说,这首诗在互联网上热传并引起中西方网友热议。这首诗表达了许多美籍华人长期以来内心的压抑和愤慨,因此被评论为是多年来受到双重标准困扰的海外华人向西方偏见“射出的一记利箭”。 (详见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11-01/12/c_12971602.htm)

  随后,海内外众多媒体(包括各地的手机报)都纷纷转载了这条新闻。当下,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林良多”三个字,可以马上跳出近两万条网页。其中称赞和拥戴“林良多教授”的居多,有人甚至主张“林良多”和李小龙可以并列成为为史上最值得记住的两个海外华人,也有人提议应当在大陆知识界、思想界中发起一股“向林良多教授学习”的热潮。也有些网民开始对“林良多”大泼污水,认为他是个伪君子 —— 这么爱国还赖在美国不赶快回来;也有人用不少包含人身攻击的粗言恶语咒骂“林良多”。还有些网民对这条新闻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认为这是条“假新闻”,至少也是条“旧新闻”,完全是有人弄虚作假、别有用心的炒作。

  本来这首诗并不值得我格外关注。这种诉说历史悲情和张扬大国意识的爱国长短诗篇,在过去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里俯拾皆是。但是,当我读到诗中的词语:“当我们推行马列救国时,你们痛恨我们信仰共产主义;当我们实行市场经济时,你们又嫉妒我们有了资本; …… 当我们动乱无序时,你们说我们没有法治;当我们依法平暴时,你们又说我们违反人权。当我们保持沉默时,你们说我们没有言论自由;当我们敢于发声时,又被说成是洗过脑的暴民”的同时,又在网上看到,不知道是谁家邻居的二小子在网上大喊着:“到底要咋样?你们到底要俺们咋样?再乱说我们这不行那不行,今天先让利箭飞,明天就要让子弹飞!”我在心生疑窦的同时,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位美籍华裔教授写的诗吗?“林良多”是谁?到底有没有“林良多”这个人?如果有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林良多”写的这首诗?

  我在深受千百万热情网民感染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对“林良多”这个人产生了好奇。恰好我最近正在美国休假和旅行,同时在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仔细查看“蒋介石日记”中关于民国“六法全书”的材料。眼下,我倒准备先放下手中的工作,打算花少许时间找到“林良多”这个人。

  我的运气挺好的,今天下午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找到了众多网民心目中的“英雄人物”——“林良多教授”,并在几个小时后和他直接通了电话。

  首先,我利用Google 搜索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校区(University at Buffalo,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物理系教授的名单,果然可以看到上面有名誉退休教授(Professor Emeritus of Physics)Duo-Liang Lin的名字,上面还附有Duo-Liang Lin教授的电子邮箱。我还有趣地发现,该物理系33个的教授(包括副教授)名单里,竟有8个是华人,其中两位来自台湾,一位来自香港,还有5位来自中国大陆(他们大多毕业于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厦门大学等国内名校)。如果可能,我今后倒也挺想研究了解一下,他们这些旅美华人长期以来是不是像“新华网”说的那样“内心压抑和愤慨”,或是“多年来受到双重标准困扰”?

  网址上还有该物理系办公室的电话。我先给该校物理系办公室打了电话。一位很和善并负责的女秘书接听的电话。我告诉他我是来自北京的一位法律学者,目前正在斯坦福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工作。想询问一下Duo-Liang Lin教授的联系方式。她最开始似乎不能肯定到底有没有Duo-Liang Lin这个人,她让我读出Duo-Liang Lin的拼写字母,片刻后她告诉我,Duo-Liang Lin教授已经退休,不再到系里来上班,只有他的电子邮件可以找到他。同时,这位秘书还非常客气地告诉我,如果方便,可以留下我的名字和电话,她可以尽快发邮件转告Professor Duo-Liang Lin。(后来的故事证实,这位女秘书果然敬业无比,她立即给Duo-Liang Lin发出了信息)。

  放下电话,我立即给Duo-Liang Lin教授发出如下内容的电子邮件。见括号内的文字:

  (尊敬的林教授:

   我是一位法律学者,最近正在美国工作旅行和休假,同时在斯坦福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工作。请原谅我很冒昧地给您写信。 近日来,中国大陆众多媒体都在转发和热评一首相传是您撰写的“爱国诗篇”。看来,事到如今,无论您是否情愿,您已经成了无数大陆网民心目中的英雄人物,有人已经开始将您和李小龙并列为史上最值得记住的两个海外华人,并提议在大陆知识界、思想界中发起一股“向林良多教授学习”的热潮。同时,也有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对您发起猛烈抨击和诋毁。 但是,我也注意到,媒体间也存有不少疑惑,有人说您曾辩解过这首诗不是您写的,也不曾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还有您的中文名字是林良多?还是林多梁?无论实际情况如何,您对此事有何评论和感想,特别想请教您。 我是一个法律学者,我目前的主要研究领域是中西方比较法律制度。我知道您是个早年来自台湾的著名物理学家,我们研究领域不同,但我相信这大概不会妨碍我们对共同关心的中国问题的交流。 我在加州的电话是:650XXXXXX,我们可以在电话里叙谈。我随时恭候您的回复。 不胜打扰,再表歉意!顺颂冬安!周大伟)

  一个小时后,我收到 Duo-Liang Lin教授的回复,Duo-Liang Lin教授发给我如下内容的电子邮件,见如下括号内的文字:

  (大偉先生,我自退休後,搬到灣區附近居住。很高興能和你見面聊聊。可惜我目前不在家。不過你可以用電話 302-XXX-XXXX 找到我。我估計要在春節前回家。我家電話為510-XXX-XXXX。多樑)

  此刻,至少有一点是很清楚了,这位“Duo-Liang Lin教授”的真实姓名应当是林多樑,而不是所谓“林良多”。有些奇怪的是,即便是最初级的编辑人员,至少也应当把这个名字翻译为“林多良”,而不可以是“林良多”。像新华网这样的国家级网站怎么能犯这类低级错误呢?

  傍晚六点半钟,我拨通了林多樑教授的电话。林教授本人接听的电话。就像很多在美国生活工作多年的华裔教授们一样,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平静和善而讲究礼节。他说他已经收到大学物理系秘书转来的信息,本来应该主动打电话给我的,但是因为住在美国东部特拉华州的亲友家里,不便用他人的电话打长途给我,请我原谅。我在电话里告诉林教授:“我的籍贯是江苏无锡,但一直在北京读书,可以讲标准的国语。您早年在台湾读过大学,用我们的国语交流应当没有问题。”。林教授告诉我,尽管他早年从台湾来到美国,但他自己在大陆生活高中毕业后才去的台湾,对中国大陆是难以忘记的。特别是,在大陆改革开放初期的80年代,他就被当时的清华大学校长刘达先生聘为客座教授。对大陆的记忆和了解并不少于台湾。

  我说,林教授太客气了,能和您联系上十分高兴。接着我们很快就把话题转到这两天网上疯传的那首“爱国诗篇”上来。

  林教授很明确地说,这首诗并不是他写的! 但为什么此事会三番五次此和他扯到一起,事情的确很蹊跷,他愿意和我仔细聊聊。

  林教授告诉我,2008年3月,他在美国偶然收到一个陌生人发给他的电子邮件,其中的内容就是这首英文诗。他当时读后觉得这首诗内容很有趣,其中有些观点自己也认可,于是就把它转发给若干个朋友。其中有位朋友误以为这首诗是林的作品,又转发给其他林教授熟悉的朋友。但林教授发现后,尽力对朋友们做了更正说明。这就是这件事最开始的真实情况。

  但有意思的是,一个月后,当他到达太原等地讲学时,发现“事情正在起了变化”。他打开自己的电子邮箱后,发现有近千封邮件在等候他阅读,内容几乎全是关于这首诗的评论。发信者几乎毫不犹豫地认定,他就是这首“爱国诗篇”的作者。他为此感到哭笑不得,但也无可奈何。2008年5月初,林教授结束在山西大学的讲学后来到上海,原准备继续前往四川绵阳讲学,由于四川发生“5•12”汶川大地震,因此没有成行。

  在上海逗留期间,应该是5月16日之前的一天,林教授突然接到一位《华盛顿邮报》编辑打来的电话。这位编辑先问林这诗是不是他写的。林明确回答不是。编辑又问这首诗什么时候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过,林说不知道。最后他问林能不能给《华盛顿邮报》就此事写些东西,林教授说眼下没有时间,旅行结束回到美国后才能动笔,这位编辑说那样就不必写了。”林教授以为,这首诗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林教授从朋友那里得知,这首诗真的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过。后来,包括林教授在内的不少人都通过《华盛顿邮报》网站查询到,这首名为《你们究竟要我们怎样生存?》的英文诗全文的确曾经出现在《华盛顿邮报》2008年5月18日的“观点”栏中,显然这是《华盛顿邮报》编辑电话采访林教授之后的事。但在诗文前编辑附有一句关键的话:“This poem appeared on the Internet in March and has since gone viral, popping up on thousands of blogs and Web sites, in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Its authorship could not be confirmed”.(译文:“此诗3月份在互联网上出现,然后在中英文博客和网站上像病毒一样迅速蔓延传播,但此诗的作者是谁未获证实。” (见: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8/05/16/AR2008051603460.html)。

  经过我本人仔细查询,2008年4月25日,这首诗曾最早出现在《华盛顿邮报》网站的一个讨论区内,而不是《华盛顿邮报》上。2008年4月25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一篇题为“Chinese Nationalism Threatens Beijing(中国的爱国主义威胁着北京)”的文章,在该文章的网络版读者讨论区(forum)中,有人自己将这首英文诗发送于讨论区里,但无中生有地在开头注明“A Poem Published by the Washington Post”(一首已经被华盛顿邮报发表的诗),同时在诗的结尾故意注明如下文字:Duo-Liang Lin, Ph. D,Professor Emeritus of Physics, University at Buffalo,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Buffalo, New York 14260-1500。给人的感觉此诗的作者是林多樑。(见网页:http://onfaith.washingtonpost.com/postglobal/pomfretschina/2008/04/chinese_nationalism_threatens.html)由此判断,《华盛顿邮报》的编辑可能是看到这条帖子后,才给林教授打的电话。

  林教授在电话里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首诗最近又突然在网间火爆起来。他觉得,当初既然自己会向朋友转发这首诗,说明自己至少认为此诗写得很有意思,有些内容也还不错。不过,林教授还是认为其中表达的情绪有点过于偏激和强烈。他觉得,这首诗中的“我们”和“你们”只是笼统地讲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恩怨和矛盾,倒并没有特别指明美国。他发现一些中国年轻人借此对美国发表非常激烈的言辞,显然这是不冷静的做法。

  短暂的电话交谈,使我感觉到,林教授是个诚实可亲、从容淡定、宠辱不惊的学者。对来自网上的追捧,他没有感到兴奋;对来自网上的咒骂,他也没有觉得恼怒。事到如今,他似乎很想告诉人们的是,这首诗的作者并不是他本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周大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爱国主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4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