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周大伟 所有专栏
周大伟
 
周大伟
 
周大伟,祖籍江苏无锡,幼年时随父母迁居北京。先后就学于北京永乐小学、北京市第三十一中学(前身为崇德中学),西南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校区)法学院。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研究学者。80年代中后期,曾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任教,教授民商法与知识产权法。现在中美两地从事投资顾问业务和法律教研工作(投资公司法律顾问、纪录片独立制片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环球时报增刊主编(2007-09)。热爱法学写作,不做官样文章,正在尝试以深入浅出、幽默诙谐的语言来阐述艰涩枯燥的法律问题,主张客观温和、活泛并人性充沛的写作风格。


新中国“依法治国”理念的吊诡和嬗变
厉声 吴稼祥 许章润 李剑鸣 周大伟 等:多学科视野下的新疆地区民族关系
中医民事侵权:一个被法律遗漏的角落
1985-1987:《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合同法》制定中的悬念种种[1]

“批发”研究生的季节
对未成年人喝酒说“不”!——兼议李双江儿子案件
从身份到契约:对器官移植新法规的思考
1991年:“威廉·肯尼迪强奸案”悬念和思考
暴力行为入刑:我们还要等多久?
来自南京的“普方慈善基金会”的正能量——兼议前高官贺铿的怪论
中国到底有多少法官在办案?
“民事案件刑事化”之忧
“批发”研究生的季节
台湾法律人的幸福和忧愁
在美国登记公司的“秘密”
小额速裁程序:从民工讨薪开始
我想推荐刘俐俐同学去读法学院
“西化”之辩
亲历“美国工潮”及其相关启示
对身份证登记指纹信息的思虑
美国大学里没有班干部
杀人与偿命之间
婚姻法的天平
中国人的法治基因
咨询公司的风险法律责任
房东与房客之间的法律断想
“我不喜欢花纳税人的钱”
满身尽是黄金卡
加州“独立候选人”的那些精彩往事
谁来管住法院院长的妹妹们?
如果把判决比作电灯,调解就是蜡烛
腐败官员进法学院
“看着我的眼睛”——证人出庭的意义
从经典影片《十二怒汉》想到孔庆东的言论
为什么执行死刑在美国要等这么久的时间?
写给“李刚门”受害者亲属的一封回信
为什么不能直接报警救助乞讨儿童?
对李刚这家人不可以这般嘲笑和歧视
“林良多”教授告诉我:那首网间疯传的爱国诗篇并不是他写的!
取消行政强制拆迁:中国步入文明国家的历史性进步
诉讼时代降临,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处都是我们的人!”——谈谈中国法律职业群体中的关系网
需要反思的是,是别人的成功经验,还是我们不成功的国情?
中国法律人士的黄金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强制拆迁与征地补偿预存定金制度
从唐骏的“西太平洋大学”到许宗衡的“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
跨国欺诈的道具:美国州务卿的签字及中国领事馆的盖章
中国法律职业群体的前世今生
有感于深圳市长许宗衡落马
当法律之舟遭遇关系江湖
美国土地征用和房屋拆迁中的司法原则和判解

美国准大法官戈萨奇恪守的底线
为什么是美国?
佟柔先生与中国民法学
“在职法学硕士、博士、博士后”季建业
“Your honor,”尊贵的法官大人
王室的旅游价值
在风风雨雨中传递法治薪火
我们总是绕不开的人类法治文明
梁慧星教授和他的乡镇图书馆
拒绝“法律套话”的江伟教授
旅途中的多彩世界
漫谈“下水道”的前世今生
有关“知青”的记忆和思考
放在梯子上的普通纸条
从3D版《泰坦尼克号》想到的多维世界
租界里的法律故事
中国亟须第二次松绑
装房子、买家具,我只来居然之家?
台湾印象及其思考
40年前,尼克松到北京那一天
这一夜,我们来说Chinglish
从江平先生的崇德中学到我的第三十一中
谁是中国第一位赴欧美的全权特使?
引经据典的苦恼
美国高铁建设为什么这么慢?
从两则“将军轶事”所想到的
“红色海洋”中的童年记忆
王明的那点儿“婚姻法律问题”
大学百年路茫茫
法院百年路漫漫
1945~1950:新中国建国前后担任过“立法大臣”的王明
皇帝的新衣:来自北京老胡同的吊诡
我的战友王朔:一个人和一个时代的故事

1976:朱莉娅·尼克松的北京往事

学院、医院和法院:现代圣殿中的未竟之业
佟柔先生和中国法学教育
中国法律人怎么了?

《法治的细节》一书作者后记
苏力选择的风景——苏力新书《走不出的风景》读后

幸福的民法是相似的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