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政府垄断格局下无公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5 次 更新时间:2010-09-30 10:39:10

进入专题: 垄断  

许小年 (进入专栏)  

    

  摘要:破坏公平者看似垄断行业,实为行业垄断。应该讨论的不是“凭啥你的工资比我高?”,而是“凭啥你占的资源没我的份儿,你享有的政策我沾不上边?”在政府垄断的格局下讨论公平,无异于阿Q的完美圆圈。

  

  读《阿Q正传》,颇感滑稽,却笑不出来。听说在新的中学语文教材中,删去了这篇,代之以《天龙八部》。何故?

  据考,西施浣纱,水中映出佳人倩影。多少年后,东施偶得一镜,端起自照,几乎晕厥过去。东女怒而掷镜,奔至西子浣纱处,流连不返。鲁迅的文字大概如同那镜,武侠小说好像就是那水。

  虽在统编教材中无立锥之地,阿Q并未远离国人而去。何以见得?

  眼下热议一个话题,限制垄断行业的工资与福利。民众的抱怨当然有理,你有资源、政策和市场的优势,没有付出额外艰辛,亦未承担更大风险,轻松稳当赚了这多钱。讨个公平是正义之举,纠缠你、我工资之差则像阿Q画圈。

  辛亥革命之际,赵太爷因家中被抢,捉了无辜的阿Q杀头,意在重竖昔日的权威。阿Q文盲不会写字,被恩准在判决书上画圈代替签名。一辈子没有尊严的人,“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挣扎了一番,还是画成了瓜子模样。

  阿Q之悲剧,不在用尽平生之力画圈,而在不问判决的曲直由缘。

  破坏公平者看似垄断行业,实为行业垄断。应该讨论的不是“凭啥你的工资比我高?”,而是“凭啥你占的资源没我的份儿,你享有的政策我沾不上边?”在政府垄断的格局下讨论公平,无异于阿Q的完美圆圈。

  成品油价涨多降少,中石化成了最赚钱的公司,“一将功成万骨枯”,百姓的出行成本因此而水涨船高。此事本应好好理论一下,学者却去认真比较中、美两国,以此证明国内价格过高,将批评引向官定的价格,而不是价格的官定。

  赵太爷偷着乐,看秀才们怎么画圈。

  市场经济中,政府根本无权管制价格,若要强行干预,必须按照《价格法》的规定,事先举行公众听证。如今成品油价就像政府股掌上的玩物,中石化又是嫡出之首(国资委前负责人说过,央企是“共和国长子”),涨多降少本为题中应有之义。你去与虎谋皮,已经憨得可爱,还要计较一尺还是八寸,岂非愚不可及?

  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记不清已改了多少次,直把圆圈画扁,扁了又描圆,市场依然乐此不疲,媒体照旧热炒各种方案。从未有人问一句:新股发行需要制度吗?特别是以审批为核心的制度?农民卖萝卜,从不上报发审委,卖多少、哪里卖,全看自家的方便;卖给谁、卖什么价,一律随行就市。企业卖股票也是它的经营自主权,有人愿卖有人愿买,“周瑜打黄盖”,凭什么你横插一杠,非要审查都督的板子和将军的屁股?

  地方政府要收房产税,财政部说此事归我管,你没有这个权。收钱的争吵不休,交钱的袖手旁观。只有一、两个不识时务者,觉察个中的蹊跷:从百姓口袋里掏钱,怎么伸手的人反而牛气冲天?拿人家的钱,好赖跟人家商量一下,在人代会上走个程序吧?

  集体土地征收中出现诸多问题,例如补偿标准过低,失地农民生活无保障,暴力强征等等,据说有关部门正酝酿立法解决这些问题。其实问题的根源是现行的土地制度,用抽象的“集体”替换具体的个人,土地的实际控制权便从农民那里转到了官员手中,官大人想征就征,想怎么征就怎么征。眼下的议论听着不错,实质不过是把征地的衙役换成师爷,再多赐几两碎银子罢了。

  统计局发布经济数据,各路神仙闻风而动,评的煞有介事,听的出神入迷。你说经济强劲反弹,他讲通胀温和可控,至于数据的真假则无人过问,大师们只怕在画圈竞赛中落到后面。

  画圈的例子俯拾皆是,赵太爷源远流长,阿Q也未因小尼姑咒骂而“断子绝孙”。谁之过?

  因为有赵太爷,阿Q一生凄惨;因为有阿Q,赵太爷坐享威权。

进入 许小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垄断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294.html
文章来源:国际财经时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