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市场没有失灵,是市场理论失灵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30 次 更新时间:2015-10-30 22:43:24

进入专题: 市场理论   市场失灵   竞争   垄断   外部性  

张维迎 (进入专栏)  

   【原编者按】10月28日,理想国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了张维迎《经济学原理》新书论坛。论坛邀请了张维迎、刘国恩、卢锋、王则柯、姚洋、徐晋涛等以“经济学范式的突破”为题展开讨论。今日微信,率先分享张维迎教授的主题演讲,现场其他几位嘉宾的发言,随后整理出来,和大家分享。

   “市场失灵”是我们传统经济学教课书中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失灵了,政府这个“有形之手”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干预乃至规制市场了。但在张教授看来,“市场失灵”不过是传统关于市场的理论范式出了问题,因而带来的一个伪概念,市场本身不会失灵,是主流市场理论失灵了。

  

   主流经济学的目的是为了证明市场的有效性。但是,上了经济学课以后,很多人留下最深印象的倒不一定是市场如何有效,而是市场可能失灵,需要政府干预。这就好比一个人本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女孩子是如何漂亮、温柔,但最后的结论是女孩子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是妩媚的。一旦醒来,开始行动,就满脸疙瘩,奇丑无比,而且脾气暴躁,胡作非为。于是就建议要给她整容,要捆住她的手脚,要管教她。结果是,越整容变得越丑,越丑越需要整容!

  

   市场失灵,还是市场理论失灵?

   传统经济学告诉我们市场有三个重要的失灵:

   第一是由垄断导致的市场失灵;

   第二是由所谓的外部性导致的市场失灵;

   第三是由信息不对称导致的市场失灵。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看,可以说市场的失灵无处不在,政府对经济活动的任何干预都有充分的理由。按照传统经济学对于垄断的定义,现实中的每一个生产者都是垄断者,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生产者面临的需求曲线是水平的,甚至一个居民区的小杂货店,它也是一个局部的垄断者。并且,每一种经济活动都有外部性。我们每个人每天的穿衣打扮都会给人带来愉悦,或者是使人感到不舒服,也就是经济学讲的正的或者负的外部性。而且,每一种交易活动都是信息不对称的,因为卖的人拥有的产品知识总是比买的人多。所以说,按照传统经济学的市场失灵理论,政府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方面对市场进行干预。

   为什么传统经济学能得出这样的市场失灵的理论?我认为最基本的原因就是传统经济学的范式。简单来说,这个范式就是完全竞争模型(perfect competition)。传统经济学在完全竞争模型下得出市场有效性的基本结论,然后再用这个模型进行套用现实,凡是套不进去的东西,都说是市场出了毛病。

   具体来讲,完全竞争模型是基于这样一些重要的假设。

   每个人是同等、完全理性的;

   技术、资源、偏好是已知的;

   规模报酬是递减的;

   每个企业都很小,每个行业有无穷多个企业;

   信息是完全的、对称的;

   未来是确定的;

   经济活动没有外部性;

   所有的变化都是外生的;

   时间关系,我只能罗列这些完全竞争模型隐含的基本假设。

   所有这些假设都是不现实的。基于这些不现实的假设证明市场的有效性,就容易得出一个结论:现实的市场一定会失灵!

   而我要讲的是:市场本来不需要这些假设,是我们经济学家需要这些假设;市场的有效性不依赖于这些假设。所谓市场失灵,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说是市场理论的失灵。但是,人们很容易把新古典市场理论的失灵当成了市场失灵。

  

   完全竞争等于没有竞争

   首先看垄断。垄断是相对于竞争而言。在传统经济学中,最高水平的竞争叫完全竞争:每一个行业都有无穷多个企业,每一个企业都非常小,所有的企业都生产完全一样的产品,都只能索取相同的价格,没有任何企业有定价权。

   完全竞争的英文是perfect competition,完美无缺,实际上等于没有竞争。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把完全竞争模型套用到经济学家自身,就是所有的经济学教授写一样的论文、教一样的课、收一样的费。我想我们经济学自己也不会认为这就是经济学家之间的竞争方式。市场上人们是怎么竞争的?企业是怎么竞争的?是我怎么做到与众不同,胜人一筹:生产与别人不一样的产品;即使是生产同样的产品,我的产品的质量比别人好;质量跟别人的产品一样,我可以用更低的成本生产出来。这才是市场上真正的竞争。经济学家之间的相互竞争也是这样,我能够跟别人有不一样的观点、写不一样的论文、写不一样的书,而不是跟所有人做一样的事情。尽管我说“完美竞争”,实际上是没有竞争的。

   竞争是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或用不同的方式做事。这样的竞争一定意味着企业的需求曲线是向下倾斜的,有一定的定价权。甚至是居民区的小店也有一定的定价权。提高价格,消费者不会全部跑掉;降低价格,也不会全世界的人都来买他的东西。

   但是,非常遗憾,按照传统经济学的范式,只要需求曲线向下倾斜,就存在垄断,尽管我们叫它竞争垄断,或者叫垄断竞争。

   再看现实的市场。最成功企业的一定是不断占有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最后变成传统经济学定义的垄断者。所有国家的《反垄断法》都是针对成功的企业。有人说如果你要了解谁是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企业,只要去美国司法部查一下所有经历过反垄断起诉和调查的企业名单,就知道了。标准石油、美铝、IBM、微软等等这些赫赫有名的企业,都在这个名单上!

   传统经济学常常把市场竞争中最优秀的企业跟政府管制导致的垄断混为一谈。如果按照传统经济学的定义,在中国寻找三个最大的垄断者,会是谁?不会是中国电信,不会是中国石油,也不会是工商银行,而是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就是按照现有的定义,可以给出的结论。因为这些企业在行业中所占份额都比中国电信、中国石油、工商银行等在各自行业中所占的比重要高。

   我们也看到,传统经济学有关垄断理论的预测与现实是完全不一致的。根据传统经济学的预测,两个企业合并之后,它的垄断能力会提高,价格一定会上升。但是,有大量的研究证明事实恰恰相反。两个企业合并之后,价格不仅没有上升,反而都在大幅度地下降。所以我说现有《反垄断法》的经济学基础完全是不对的。如果不能突破传统的基于完全竞争范式的理论框架,我们其实就不知道究竟什么是竞争,我们也就不可能真正纠正《反垄断法》的错误。这种错误给我们的现实带来越来越大的伤害,包括中国一些政府部门打着反垄断的旗号,干的是反竞争的事情。

   当然,我要强调一点,垄断是个坏东西。但是,我们不能把通过市场竞争形成的大企业当作垄断企业。真正的垄断是政府通过政治和法律强加给市场的垄断。这样的垄断概念没有任何歧义。中国移动是垄断,中国银行是垄断,中国石油是垄断,因为政府准入限制,别人不能自由进入这些。

   我还要强调一点,一个市场的竞争程度与这个市场行业当中有多少个企业毫无关系。哪怕只有一个企业,但如果这个行业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这个企业也是竞争者。若干年前,比尔·盖茨讲微软离破产只有18个月,哪怕它占有市场份额的70%多。今天,马化腾的微信占有几乎百分之百的市场份额,但仍然是竞争者,不是垄断者。他们不敢有任何懈怠。所以微信不断推新出的版本。这也是告诉我们一个结论,不能用行业中企业的数量,或者是企业占有多大份额来判断是否垄断,而应该看有没有政府强加的种种限制(或保护)。只要没有政府强加的种种限制,就是竞争性的。如果有政府强加的种种限制,即使企业数量很多,仍然是垄断。好比中国的出版业,尽管有五六百家出版社,仍然是垄断,因为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办出版社。

  

   外部性是个产权问题

   再看一下外部性问题。按照传统经济学的定义,如果一种生产或交易活动给第三方带来正的或负的影响时,我们说这种活动具有外部性。此时,个人最优和社会最优不一样,市场就会失灵!

   我们来看看传统经济学教科书举的外部性的例子:正的外部性,比如你院子里养花,别人看了也赏心悦目;负的外部性,包括环境污染、噪音等等。而我要说,这样的外部性无处不在。比如我前面说的,每个人的衣着打扮都有外部性,每个人做任何事情都会对别人产生影响。市场竞争本质上是优胜劣汰,意味着赢家总要影响输家的利益。当年亨利·福特生产廉价的汽车,打垮了美国的马车行业。按照传统经济学的定义,这应该是负的外部性。那么福特要不要补偿马车夫呢?腾讯的微信把中国移动的飞信打垮了,这算不算外部性?马化腾要不要补偿中国移动?中国有一个企业叫爱国者,生产的数码相机使得索尼公司的数码相机的价格大幅度下跌,给索尼公司的利润带来损失,爱国者要不要补偿索尼?同样,我们今天看到的滴滴出行这样的网约租车公司,它给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带来负的外部性,应不应该对后者给予补贴?

   再进一步讲,这种外部性不仅在生产者之间存在,消费者之间也存在。比如,北大一年招3000个本科生,你考得好,达到北大的分数线,意味着你把另一个人挤出去了,如果你考得差一点,有另外一个人进入北大,这算不算外部性?一个消费者,你买了一种东西,使这个东西的价格上升,别人要付更高的价格,你应不应该给别人补偿?所以我说外部性无处不在。

   有经济学家,比如著名的华人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提到应该区别金钱的外部性和实质(非金钱)的外部性。他认为金钱的外部性,比如我刚刚讲的福特汽车击垮了马车,这不是真正的外部性。实质(非金钱)的外部性才是真正的外部性,必须由政府干预。

   那我就想问一个问题,假如我发表了一个观点,有的人特别不喜欢,不喜欢到晚上回家睡不着觉的程度,这是不是非金钱的外部性?我想至少不应该划为金钱的外部性。那么,政府是不是应该限制我发表观点的权利?或者说我是不是要给不喜欢我观点的人提供补偿?按照经济学的传统观点,可能应该是这样,因为我给别人带来损失了。

   外部性理论特别容易给专制主义提供理论基础。因为我们可以以外部性的名义压制言论自由、压制不同意见。当然大部分经济学家并没走到这一步,但是按照外部性理论的逻辑,我们可能会走到这一步。如果走到这一步,当然是可怕的。

   所谓的外部性其实就是产权界定问题,即权利的界定和归属问题。只要我没有损害你的权利,即使我的行为给你造成影响,我也不应该补偿你。我有言论的自由,无论你是否喜欢,与我无关。你喜欢我的观点,我也没有权利向你收费。同样,你不喜欢我的观点,你也没有权利阻止我发表观点。类似地,每个人都有给别人生产产品和服务的权利,我生产的产品比你的好,即使把你挤垮了,我也不需要补偿你。所以说,外部性的本质其实是对权利的认定问题。

   政府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界定和保护产权,而不是用行政手段解决所谓的外部性。政府要保护的是个人的权利,而不是个人的利益。现实中很多的所谓的外部性,其实是对他人权利的侵害,比如环境污染。总之,如果用权利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不至于使我们走向极端的对市场的干预。

  

市场是一双隐形的眼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市场理论   市场失灵   竞争   垄断   外部性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346.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理想国imaginist”

1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