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寄南:浅析民主党外交安保团队及其政策构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9 次 更新时间:2009-06-11 11:24:52

进入专题: 日本外交  

吴寄南  

  

  [内容提要]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围绕外交安保政策明显地分为资深议员与“少壮派”议员两大派。党首小泽一郎是资深议员的代表,目前主导着民主党外交安保政策的制定,而以前原诚司为首的少壮派议员活动能量较大,其观点与自民党“新国防族”政治家相近。民主党执政后,势必要对迄今为止的外交安保政策进行调整,但由于内外各种因素的牵制,这种政策转型未必能顺利实现。

  [关键词]民主党 外交安保政策 政策转型

  

  2009年2月16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她上任后的首次访日期间,破例地会见了最大在野党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日本舆论普遍认为,这反映了美国政府在日本执政联盟支持率急剧滑坡的情况下,通过与民主党建立联络管道,为未来日美关系提前布局的意图。麻生首相对美国“两面下注”的举措自然感到不快,以小泽一郎为首的民主党政治家却由此增强了在今年9月前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将自民党一举赶下台的信心。

  问题是民主党内目前究竟是哪些人在关注和负责外交、安保问题?他们主张的是什么样的外交、安保政策?而日本的外交、安保政策在民主党上任后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一、民主党的外交安保团队由资深议员和少壮派议员两大集团组成

  

  民主党在日本政坛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政党,无论是活动资金,还是执政人才,都无法与长期垄断日本政坛的自民党相比拟。

  就以外交安保团队为例,在自民党385名现职国会议员中,担任过外务大臣、副大臣、政务官和防卫大臣(防卫厅长官)、副大臣和政务官的就有61人之多。自民党外交安保团队主要集中在政调会下属的“外交部会”和“国防部会”。“外交部会”、“国防部会”开起会来,前大臣、副大臣们可以围着会议桌坐满一圈。相比之下,民主党议员中只有最高顾问羽田孜担任过副首相兼外务大臣,这还是在民主党成立前的细川内阁时期。民主党从1996年问世后始终处于在野地位。该党议员虽曾在参众两院的外交、防卫委员会里争到过委员长、理事的职务,却一直无缘外务省、防卫省(厅)的大臣位置。

  民主党外交安保团队主要由两部分人构成:一是以现任代表小泽一郎为首的资深议员集团,二是由前任代表前原诚司率领的少壮派议员集团。前者除小泽一郎外,还有他在新生党时代的搭档、前外相羽田孜以及始终追随他的西冈武夫、山冈贤次等人;而后者除前原诚司外,还有长岛昭久、松本刚明等较年轻的议员。当然,两者也没有绝对的界限。在小泽身边就有横山北斗、石川智裕等首次当选、被称为“小泽近卫军”的议员,而给前原为首的“凌云会”压阵的仙谷由人则早已过花甲之年,是民主党创建时期的元老[1]。

  小泽一郎是日本政坛屈指可数的“战略家”,今年已经68岁。他的政治生涯是从1969年继承其父亲小泽佐重喜的地盘开始的。由于受到前首相田中角荣和竹下登的青睐,小泽在自民党内仕途顺利,47岁便当上了干事长。1993年5月,小泽出版的《日本改造计划》被誉为“平成维新的宣言书”,其中有关日本应该成为“正常国家”的主张被朝野两大阵营的政治家广泛接受。冷战后日本政局跌宕起伏的每一幕几乎都与小泽有关:1993年6月,小泽带领一批议员“造反”,导致自民党狼狈下野;1997年12月,小泽亲手解散了他担任党首的最大在野党新进党;1999年1月,他率领自由党与宿敌自民党携手执政,但仅仅过了4年便再次与自民党分道扬镳;小泽从2003年4月投到民主党的阵营,3年后就当上民主党代表,且连任三届。他以擅长选举战闻名,近年来最辉煌的一场胜利是在2007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挫败自民党,改写了半个世纪来自民党一直是参众两院第一大党的历史。小泽的外交安保政策构想在2006年9月发表的《我的基本政策》及随后出版的《小泽主义》一书中有系统的阐述[2]。

  前原诚司和小泽一郎整整差了20岁。他率领的这支外交安保团队,共同特征是年少气盛,锋芒毕露。其成员大致分为3种类型:1、从政前受过国际政治专业的系统教育,具有较高的学术素养;2、有过在外交和防卫领域任职的经历,有一定的实践经验;3、毕业于“松下政经塾”这一政治家的“摇篮”,对外交、防卫问题有着较普通议员更浓厚的兴趣。

  前原诚司和长岛昭久是第一类的典型。前原诚司是民主党内首屈一指的外交、安保问题专家。前原生于1962年4月,1982年4月考入京都大学法律系,师从日本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高坂正尧。大学毕业后,前原根据高坂正尧的建议进了“松下政经塾”。这是他进入政界的“跳板”。1991年4月,前原当选为京都府议员,1993年7月由日本新党推荐,高票当选为众议员。1994年5月,前原与枝野幸男等人退出日本新党,加入先驱新党。1996年9月,前原又加入新成立的民主党,逐渐成为民主党内叱咤风云的“少壮派”领袖。2005年12月9日,前原以民主党代表身份在美国战略与国际关系研究所(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简称 CSIS)发表了题为《民主党追求的国家目标及其外交展望》的演讲。这是他所代表的少壮派集团外交安保政策构想的集中反映。长岛昭久生于1962年2月,在庆应义塾大学修完博士课程后赴美国乔治·霍普金斯大学深造,获硕士学位后,继续在美国从事国际问题研究。他是第一个被聘任为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简称CFR)高级研究员的日本人。长岛于2002年出版了题为《日美同盟新的设计图》的专著。这本书引起了国际政治学界的普遍关注。翌年10月,长岛作为民主党推荐的候选人参加第43届众议员选举,佩上了心仪已久的议员徽章。

  第二类的代表是松本刚明、山口壮和末松义规。松本刚明于1959年4月出生,由东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考入日本兴业银行。1989年,松本刚明辞去银行职务担任其父亲、时任海部内阁防卫厅长官松本十郎的政治秘书。松本在父亲引退后决定从政,但1996年的首次挑战以失败告终,直到2000年6月才如愿以偿地踏上众议院的红地毯。山口壮是民主党内为数不多的官僚出身的议员之一。他生于1954年10月,从东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赴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深造,获国际政治学博士学位。加盟外务省后,先后在日本驻美国、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大使馆任职,一度还派到防卫厅工作。山口曾任外务省综合外交政策局的课长,2000年6月才辞官从政。末松义规也是从外务省“跳槽”出来的。末松出生于1956年12月,先后在一桥大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深造,在外务省官至首席事务官,负责处理海湾危机和政府开发援助。他是因为对日本政府在海湾危机中的表现强烈不满,才走上从政道路的。2001年和2004年,末松分别任民主党“NC外务副大臣”和“NC防卫副大臣”。

  第三类的代表是笹木龙三。民主党内出身“松下政经塾”的国会议员有17名之多。毕业于“松下政经塾”第3期的笹木龙三堪称其“大哥大”。他出生于1956年11月,在早稻田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后又进了“松下政经塾”镀金。笹木一度在福井县经济同友会任干事,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员,翌年加入新进党。2000年一度落选,直到5年后才卷土重来。笹木是“松下政经塾出身议员之会”的首任会长。

  1999年10月,民主党效法英国在野党设立“影子内阁”的做法,创设“未来的内阁”(Next Cabinet,简称NC)以取代原先的“总务会”,作为该党在野期间仅次于党代会和参众两院议员全体会议的决策机构。“NC内阁”每周三下午由党代表兼任的“NC总理大臣”主持召开会议讨论内外政策和党务。早期,“NC内阁”的外交和安全保障事务均由资深议员伊藤英成一人担当。从2002年12月起,外交和安保分流,伊藤英成担任“NC外务大臣”,而“NC安全保障大臣”则由前原诚司接掌。2003年10月,伊藤英成从政界引退,前原接任“NC外务大臣”职务。在前原之后担任“NC外务大臣”的分别是鸠山由纪夫、浅尾庆一郎、山口壮和钵吕吉雄。而继任“NC防卫厅长官”的则分别是松本刚明、长岛昭久、笹木龙三和浅尾庆一郎[3]。这些“NC外务大臣”、“NC防卫厅长官(防卫大臣)”在任职期间均由民主党推荐出任参众两院有关外交、防卫的常设委员会和特别委员会的委员长、理事等职。除了民主党“三驾马车”之一的鸠山由纪夫和社民党出身的钵吕吉雄,他们都是前原诚司所率领的少壮派外交安保团队的骨干。

  小泽一郎出任民主党代表前,资深议员中虽然拥有羽田孜这样的曾任担任过副首相兼外务大臣的“大腕”,但民主党在外交安保问题上的话语权基本上由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垄断。前原一度还出任民主党代表,大量起用自己的亲信担任各部门的要职。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人事安排是将当选议员仅3次的松本刚明任命为民主党政调会长。2006年4月,前原因“假邮件事件”辞去民主党代表职务[4]。这一丑闻导致前原在民主党内的地位由巅峰骤然下跌,但这并不意味着由他率领的少壮派外交安保团队从此失势。相反,在民主党每周两次召开的“外交防卫部门会议”上,前原和他的追随者们总是最活跃的与会者。而在参众两院有关外交、防卫问题的委员会讨论时,代表民主党与执政党激烈舌战的也是他们这批人。“假邮件”事件后,前原诚司一度显得十分低调,但没过多久便又开始频繁地在各家报刊、杂志和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露脸。与前原同为少壮派外交安保团队“顶梁柱”的长岛昭久也是日本媒体青睐有加的“政治明星”。前原、长岛等人动辄在报刊杂志上发表长篇大论,或是在嘉宾访谈节目中侃侃而谈,与拙于言词、总是躲着媒体记者的小泽一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民主党内围绕外交、安保政策构想的对立

  

  民主党创建时的成员主要来自社民党和先驱新党。1998年4月,它与新进党解散后成立的“民政党”、“新党友爱”合并;2003年9月,又吸收了小泽一郎所率领的自由党。日本媒体鉴于民主党成员复杂、政治主张各异,一直调侃它是“杂居楼宇”、“选举互助会”。目前,民主党内大致有9大派系,即:“一新会”(小泽一郎派)、“实现政权更迭之会”(鸠山由纪夫派)、“政权战略研究会”(羽田孜派)、“国家姿态研究会”(菅直人派)、“民社协会”(川端达夫派)、“花齐会”(野田佳彦派)、“凌云会”(前原诚司派)、“自由之会”(平冈秀夫派)和“新政局恳谈会”(横路孝弘派)等。各派的内外政策主张不尽相同,从较接近社民党立场的到与自民党极右翼声气相求的都有,跨度极大。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的外交、安保政策充其量只能是各派观点和立场的“最大公约数”。

  1999年6月24日,民主党发表了题为“安全保障基本政策”的文件[5]。在酝酿、起草过程中,争论十分激烈,讨论的时间累计达40多小时。自从这份文件问世后,民主党再没有推出新的外交安保政策共识,代之以历任代表上任后各自披露自己的外交与安保政策构想。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有:“冈田克也构想(2005年5月18日)”、“前原诚司构想(2005年12月9日)”和“小泽一郎构想(2006年9月11日)”[6]。

  毋庸置疑,这3任代表的外交与安保政策构想有不少共同之处。例如,他们都主张维持日美同盟,强调日本应在包括军事领域在内的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赞成与亚洲国家发展关系,等等。这些都是写进了“安全保障基本政策”的共识。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彼此间也存在一些分歧。这在小泽和前原之间表现得最明显。主要有以下3大分歧:

  第一、小泽一郎主张“联合国中心主义”,而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虽然主张日本应该摆脱对美国“一边倒”的从属外交,但在对待美国的态度上显然更接近自民党的主流派立场。

  小泽一郎是冷战结束后日本政坛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他一贯重视日美同盟,但主张日美平起平坐,反对唯美是从的“亲美外交”。2006年9月11日,小泽在为竞选民主党代表发表的《我的基本政策》中提出:“日美两国要确立相互信赖关系,构筑对等的、真正的日美同盟”[7]。2009年2月16日,小泽在会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时进一步发挥了这一思想。小泽强调:“我是很早以来一贯主张日美同盟比什么都重要的政治家之一。但是,同盟不应该是一方从属于另一方的关系,而应该是相互交换意见,充分议论,寻求更好的结论,而且相互都要切实地维护这一共识。”[8]与此同时,小泽从发表《日本改造计划》起始终主张“联合国中心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外交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915.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2009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