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北一辉亚洲态度的内在揭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0 次 更新时间:2017-06-30 00:35:23

进入专题: 日本外交   中日关系   东亚秩序  

盛邦和 (进入专栏)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导、中央民族大学首席教授

  

   圆睁半盲的眼睛,直视着日本,也觊觎着亚洲与世界,这是北一辉。日本现代右翼思想的总头脑、“2·26”兵变的策划者、加速日本军国主义化的罪人。对于北一辉来说,人们对他早有盖棺之论。然而,北一辉又自称是“支那革命”的支持者、“亚细亚”人民的“护卫者”、誓与“资本”对抗的“底层”的偏袒者。不同的概念冲撞在一起,给北一辉披上神秘诡谲的色彩。如何评价北一辉,如何解释出现在同一人身上的截然不同的思想身份,如何看待他的亚洲观,成为重要的历史的课题。

  

   北一辉(1883—1937年),原名北辉次郎,1883年(明治16年)生于日本新泻县佐渡郡。1905年春入早稻田大学为旁听生。1906年23岁时自费出版《国体论与纯正社会主义》,接近过幸德秋水的平民社,结果失望,加入中国同盟会。1911年后跟随宋教仁,居上海。1913年(大正2年)3月宋教仁被刺,自组调查团,意欲查明宋教仁遇刺真相,被日本政府责令返国。1915年执笔《支那革命外史》,始倾心于法华经。1916年再入中国,依然居上海。1919年写作《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初稿(已完成的前七章)同年由秘密来沪的大川周明带回日本。1920年1月归国,住老壮会事务所。1920年《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易名《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发行。1921年刊《支那革命外史》。1926年2月《日本改造法案大纲》第3版出版。1932年“5·15事件”发生。1936年与西田税合谋“2·26事件” 爆发。2月28日被捕。1937年8月19日于代代木刑场被处以死刑。

  

   1、“帝国”时期的“大亚细亚主义”者

  

   北一辉在《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告读者”中说,参加中国革命,一掷10年光阴。踏上国土,诧异万分。腐败的日本未见丝毫的长进。国际矛盾日益尖锐,对内政策频频失效。民族之魂遭遇颠覆,民众信心日益破灭。他呼吁:危机在即,革命将临。唯催发暴力,方可拯救民族于苦海。日本制度的血肉“骨骼”将在革命中重塑再构。自撰《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将成为日本国体再造的“图略”。日本革命,是为日本也为亚洲。日本“革命的大帝国”将筑于太平洋群岛之上,担负“护卫亚细亚7亿人群”的责任。

  

   北一辉在《日本改造法案大纲》中说:“因有日俄战争,因有一岛国的黄人单独于大陆帝国的打破,而有支那革命精神的勃发,印度独立运动的萌发。由此倡言亚细亚之革命,论说亚细亚之解放,既无愧于社会,也无愧于自我。”

  

   经过改造后的日本,将是中国、印度的保护国。“支那、印度七亿之同胞,唯接受日本之辅导救护,而无自立之途”。日本的革命与亚洲的革命、日本的解放与亚洲的“解放”,紧紧相连,不可分割。他要日本人奋起决斗,高举“亚细亚联盟的义旗”而执“世界联邦之牛耳”。

  

   他表达对朝鲜的态度:业已“合并”于日本的朝鲜,应该与日本内地实行同一的行政法。“朝鲜既不是日本的属邦,也不是日本的殖民地。按照合邦之本旨,当属日本帝国的一部分。”为此,不可将朝鲜民族视为异民族,日本人的血液中混合着朝鲜人的血液。请看当今的日本人,面貌形态毕肖,即为明证。以人类学论之,日本人是中国、朝鲜、南洋三地人种的“化学的结晶”。他批评日本政府的对朝政策模仿英国对印度的殖民政策。此从根本意义上违背“日朝合并之天道”。日本既有北海道,合并后的朝鲜,成为日本的“西海道”。

  

   竹内好认为日本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之后,亚细亚主义发生变化,出现亚细亚主义的新类型,即为“帝国主义时期的亚细亚主义”。其心情与理论一概“裂变”,变身为侵略主义。黑龙会中“最坏的思想”即侵略亚洲的思想,被亚细亚主义者接受与发展,而北一辉、大川周明就是“亚细亚主义的新类型”的主要代表。

  

   1901年2月23日内田良平在玄洋社的基础上于东京成立黑龙会。其以谋掠中国黑龙江流域为宗旨,会名也由此而来。黑龙会以内田良平为“主干”,头山満为顾问,创会刊《黑龙》。内田良平(1874-1937),号硬石,日本福冈县人。毕业于东洋语学校,亦为头山满“门下逸足”。1894年前往朝鲜,支援东学党。1897年由宫崎滔天介绍,认识孙中山。1903年联络孙中山与黄兴,于同盟会成立起有重要作用。1905年同盟会成立,筹备会即于其住处举行。然而就是这个关心“支那”的日本“豪杰”,成为日本右翼的头脑。头山满(1855-1944年)号立云,生于日本福冈市,明与孙中山、金玉均等东亚改革者关系密切,阴则为日本右翼的领袖。

  

   北一辉与内田良平、头山满一样,支持“支那革命”的表象之下,深埋亚洲“征伐”之心。如果说北一辉与黑龙会还缺少十分紧密的组织联系,那么犹存会的创立,使北一辉获得精神地盘,以此为据点,其“国家改造”思想得以肆意发挥。1919年8月1日,大川周明、满川龟太郎等人组织“犹存社” (1919-1923年),发行机关报《雄吼》,宣传“日本主义”与“亚细亚主义”,主张重建“革命的日本”、提升国民的思想。同时吹嘘执行“道义”的对外政策,实现“亚洲解放”,共抗英美侵略。所谓“犹存”,取中国唐代魏征《述怀》中“纵横计不就,慷慨志犹存”之意。大川周明曾专程前往上海联络北一辉,彻夜长谈,思想合拢。在来访者的“感召”下,北一辉回日参与犹存社,并给予此社以充分的精神灌注。

  

   犹存社“精神”与北一辉“理想”在日本军人和学生中发生强烈影响。不久东京帝国大学的“日之会”、京都帝国大学“犹兴学会”、北海道帝国大学的“烽之会”、早稻田大学的“潮之会”、拓殖大学的“魂之会”、第五高等学校的“东光会”、佐贺高等学校的“太阳会”等法西斯团体纷纷出笼。

  

   2、“左派”立场与“底层”主义

  

   《国体论及纯正社会主义》,表象看是一部“社会主义”论著,一部批判资本主义的宣言。日本国体被设定为抨击目标。作者指出:“国体”规定的天皇具有多重性格,是“现人神”,是“无谬的神”(从不会犯错误的神)与“国民道德”的“最高典范”,同时又是国家元首与最高政治责任者。神圣定位规定天皇总是正确,而世俗定位又决定他难免犯有错误。“天皇为神”与“天皇是元首”,发生无可避免的“二元”悖论,形成日本国体的致命要害。事实也是,明治宪法为钦定宪法,必须绝对服从,宪法规定的国体无可质疑,天皇权威至高无上。《国体论》指责宪法,议论国体,质疑神圣,这就需要政治勇气。无怪乎言论一出,作者即被“特别高等警察”注意,写上黑名单。

  

   读者从《国体论》得到的印象,似乎在披露社会底层的悲惨遭遇,寄予同情与希望;揭示财阀官僚的奸邪罪恶,投以鄙夷与愤怒,发出“救世”的呼号:日本在遇难,千钧一发的内外交加之危机,有待他发明的另类的“社会主义”的挽救。撇开固有的成见,从《国体论》,我们看到的或许仅是一个入世不深的青年路遇不平的愤世嫉俗。哪里知道,就是这名年轻人会在此后的日子里,发出轰然巨响,成为日本现代史上法西斯的“魔王”,而这个魔王舞动“魔爪”的第一招,起因竟是出于对“底层”命运的慈悲“关怀”。

  

   北一辉在《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出版之际,提到前著《国体论》很厚,一千多页,读完它是一件难事,真想读的话可先读其中《国体解说》部分。他说:当前日本左派右派都各执一词,争执不休,这是因为都不懂什么是日本的真正国体。他强调两书虽分属不同时期的作品,但被一个重大主题连贯着,这就是“日本国体论”。在《法案大纲》篇后所附《国体论》序文中,他又说:就理论上而言,《国体论》是一个青年人的思想主张;从实践上说,《国体论》出版后,随即被禁,接着就去了中国,在邻国土地上印刻了足迹;其间还曾从幸德秋水“大逆事件”中解脱出来,想起来真象是获得神护。他声言岁月蹉跎,20 年过去,然而从《法案大纲》到《国体论》,“大体根本而言,没有一点一划的改变”。他宣称,真实的“革命”,无法用一本书去解读,重要的是 “革命”的实践与关切社会的“本心”。确然,《法案大纲》虽比《国体论》单薄得到多,但人人都懂。它不是学术著作,恰是一部行动指南。

  

   日本学术界有学者认可北一辉的自我评价,久野收在《现代日本的思想》一文中说:明治时代的宪法是在伊藤博文一手操作下面世的,强调的是“天皇的国民与天皇的日本”。北一辉不然,他将宪法“读破”,从中领会的是另外的意思,在他看来日本的“国体”应该倒过来理解,即“国民的天皇”与国民的日本。桥川文三在《昭和超国家主义的诸相》一文中说,北一辉“读破”明治宪法,他写《国体论》大讲“国民的天皇”。他的这个意思直到《法案大纲》时代也没有多大变化,“而是站在《国体论》的延长线上”。

  

   其实,前书与后书毕竟存在着思想变化。诚如刘岳兵所说:“日本军国主义的思想代表北一辉,从1906年自费出版《国体论及纯正社会主义》到1920年被奉为日本军国主义圣典的《日本改造法案大纲》的发行,典型地展示了社会主义、革命思想等近代思想如何日本化、军国主义化的历程。”

  

   与前书比较,《法案大纲》更右翼,更激烈,更亢奋。对天皇的调子也发生重大转换,书中宣布:“天皇与全日本国民一起确立日本改造根基”,“依靠天皇大权的发动,停止宪法三年,解散两院,在全国实行戒严令”。有的是对天皇权力的推崇与对议会政党制度的仇恨,表现出露骨的军国主义与“超国家主义”色彩。

  

   当然,《法案大纲》与《国体论》还是存在着内在血缘关联。打开《法案大纲》,鼓吹“底层革命”气息扑面而来。虽然不再那么起劲地鼓吹伪“社会主义”,但所谓的“革命”理论依然贯穿纲领始末。

  

   第一卷中有以下诸节:宪法的停止、天皇的原意、华族制废止、普通选举、国民自由的恢复、国家改造内阁、国家改造议会、皇室财产的国家下附。

  

   卷二《私有财产限度》:私有财产限度、私有财产限度超过额的国有、改造后的私有财产超过者、在乡军人团会议。

  

   卷三《土地处分三则》:私有地限度、超过私有地限度土地的国纳、土地征集机关、将来的私有地限度超过者、征集的民有制、都市的土地市有制。

  

卷四《大资本的国家统一》:私人生产业限度、私人生产业限度超过部分的国有、资本征集机关、改造后私人生产业限度超过者、国家的生产组织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外交   中日关系   东亚秩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92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