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寒冰:为什么要审判雅鲁泽尔斯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24 次 更新时间:2009-01-15 13:58

进入专题: 雅鲁泽尔斯基   波兰  

孔寒冰 (进入专栏)  

4月17日,俄罗斯塔斯社发自华沙的一条消息说,波兰卡托维兹国家纪念所向华沙一家区法院递交了起诉前总统雅鲁泽尔斯基的文件,控告他在执政期间“领导以犯罪为目标的武装犯罪组织”和在1981年实行军管。审判社会主义制度时期的国家领导人,波兰并不是第一家。早在1992年,原民主德国国务委员会主席昂纳克就在柏林地方法院受审,罪名是“涉嫌杀人”,因为他与1961~1989 年间200名东德人越境被打死事件有极大关系。该法院最终的判决是,昂纳克只负政治责任,而不用负刑事责任,无罪释放。波兰审判雅鲁泽尔斯基远没有德国审判昂纳克产生的影响大,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社会主义的东欧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尽管如此,由于雅鲁泽尔斯基是东欧最后一位原共产党领导人,而被指控的又是他在当政时期的“历史陈账”,所以,这次审判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雅鲁泽尔斯基早就被起诉过了

这次审判雅鲁泽尔斯基并非突如其来,实际上断断续续快十年了。

雅鲁泽尔斯基最早被起诉是在1995年,团结工会以他从事“损害波兰国家和公民利益的事情”而被起诉,控告他使用武力镇压格但斯克的工人罢工并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和1981年下令在波兰实行军事管制,与雅鲁泽尔斯基一起当被告的还有他当年的10位部下。雅鲁泽尔斯基生出1923年,当年已经72岁了,身体状况很不好,此前住院三次动过两回手术,医院被他称为是“第二个家”。正是由于健康原因,法庭对他的审判多次被推迟,一直拖到1998年才正式开始。根据医生的意见,在法庭调查不超过3小时的前提下,雅鲁泽尔斯基才可出席。第一次审判也就不了了之,但事情并没有到此打住。

2001年5月中旬,华沙地方法院又开始对雅鲁泽尔斯基和其他10名被告就上述罪名进行法庭听证调查,不过是秘密进行的,这里的雅鲁泽尔斯基已经78岁了。然而,就在开庭第二天,替雅鲁泽尔斯基辩护的两名律师以自己的名誉受到了侵害和身体健康等方面原因搁挑子不干了,法庭不得不推迟审理,直到雅鲁斯基等被告人找到了新的辩护律师后才开庭。在审理过程中,法庭传唤许多当年受伤者出庭作证,而雅鲁泽尔斯基否认了自己下令开枪的指控,下令部队开枪是当时的总统哥穆尔卡在没有征求他的意见的情况下就独自做出的决定,他只承认对这一惨案负有道义上的责任。对于实行军管,雅鲁泽尔斯基辩解道,在当时的形势下,如果不采取戒严行动,苏联就可能会派兵干预,波兰就会陷入全面的混乱。虽然有1100多名证人和2400多份书面证词,但是,控方仍做不到对雅鲁泽尔斯基所犯罪行作强有力的举证,在辩护律师的要求下,法庭对此案的审理再次拖延下来。

2007年,84岁的雅鲁泽尔斯基又一次将不得不面临着对他的指控,到法庭受审。据说,如果罪名成立的话,雅鲁泽尔斯基可能要在牢狱中度过余生。特别值得提及的是,这次起诉他的国家纪念研究所原本是作为保存档案文件的组织,可有人分析说,自卡钦斯基兄弟统治波兰以来,它越来越成为“政治警察”和侦讯机构。

雅鲁泽尔斯基与谁结下了“梁子”?

1970年底,波兰政府决定提高46种食品和日用工业品的价格,引起人们的普遍不满。北部巷口城市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的工人举行大罢工并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当时身为国防部长的雅鲁泽尔斯基奉命调遣部队前往造船厂维持秩序,与罢工工人发生的冲突中,结果造成44名工人死亡,另有200多人受伤。按说这件事过不论是非如何毕竟过去这么久了,许多当事人可能早就不在了,雅鲁泽尔斯基也成了一个耄耋老人,可为什么波兰有人对他不依不饶呢?这要从雅鲁泽尔斯基同瓦文萨及其领导的团结工会的历史恩怨说起。

雅鲁泽尔斯基出身于职业军人,早年毕业于波兰人民军陆军学院、总参谋部希维尔切夫斯基军事学院,1939年到了苏联,1943年参加在苏联组建的波兰人民军,1947年加入波兰工人党(次年改称波兰统一工人党)。战后,雅鲁泽尔斯基在军队、党内和政府里的地位不断提升,职务越积越多。在军职方面,雅鲁泽尔斯基1962-1968年任国防部副部长,1960年任人民军总政治部主任,1965年兼任人民军总参谋长,1968-1983年任国防部部长,1983年11月起,任波兰战时武装力量总司令兼议会国防委员会主席,1973年晋升为大将军衔;在党职方面,1964年当选为中央委员,1970年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71年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81年10月起任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在政职方面,1981~1985年任部长会议主席,1985年11月起任国务委员会主席,1988年为总统兼武装部队最高统帅。

从雅鲁泽尔斯基的履历上可以看出,他是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走上波兰党政军权力顶峰的,而这个时期恰好是瓦文萨和波兰团结工会崛起并与雅鲁泽尔斯基主掌的政府发生冲突的时候。

莱赫•瓦文萨生于1943年,是一位木匠的儿子,只受过小学和职业教育,比雅鲁泽尔斯基整整小了20岁。1967年,瓦文萨进入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当电工,1970年十二月事件中是罢工委员会成员。1976年,因组织工人反对政府而被开除公职后,瓦文萨在教会的帮助下建立了不属于当局领导的“自由工会”,两年后成为沿海地区自由工会的领导人之一。1980年7月,波兰政府的冻结工资和食品涨价的决定激起全国工人规模空前的大罢工。在这场大罢工中,各地自发性的工会协商成立了全国性的自治工会,领导人就是瓦文萨。9月底,它在华沙地方法院正式注册登记,名称是“独立自治团结工会”,当时有会员1000多万人,约占全国工人总人数的80%。团结工会自成立之日起就向波兰统一工人党展开攻势,波兰陷入全面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在苏联当局的压力和要求下,1981年12月13日,雅鲁泽尔斯基以救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宣布在波兰进入“战时状态”,实施军事管制,禁止一切群众团体活动。在持续了19个月的军管期间,团结工会遭到取缔,瓦文萨等工会领导人被逮捕,部分骨干成员转入地下活动。1984年,波兰宣布大赦 ,获释的瓦文萨继续致力于团结工会合法化。

不难看出,无论是在1970年十二月事件中还是在军事管制期间以及其后一段时间,雅鲁泽尔斯基与瓦文萨都是直接对立的,是镇压者与反对者的关系。对瓦文萨、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的工人和团结工会来说,这些都是不堪回首的永远的痛。所以,在同政府斗争的过程中,瓦文萨代表团结工会提出的要求之一就是为那44名死难的工人建立一个纪念碑。波兰剧变之后,波兰有一些政党组织一直想追究雅鲁泽尔斯基在这两个陈年老账中的责任,把他送上审判席。每年的12月13日这天,他们都要组织人到雅鲁泽尔斯基所居住的别墅前举行烛光守夜活动,以示抗议。

审判雅鲁泽尔斯基的背后

可是,对于1970年十二月事件和1980年代的军事管制,波兰人中间一直存着不同的看法。对于前一个事件,许多波兰人认为1970年发生的流血事件的主要负责应当由党的第一书记哥穆尔卡来承担;团结工会则认为,雅鲁泽尔斯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审判雅鲁泽尔斯基对那些死难者亲属来说来得太迟了。对于后一个事件,反对者说,雅鲁泽尔斯基是对苏联惟命是从的傀儡,而支持者则把他看成民族英雄,正是实行军管才避免了像1956年匈牙利和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因国内改革运动而招致的苏联军事入侵,从而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安全,是波兰的民族英雄。

正是由于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团结工会或立场与其相近的政党执政时,审判雅鲁泽尔斯基问题就提到日程上来。从审判雅鲁泽尔斯基的时间上看,1995年是瓦文萨当总统的最后一年,而控制政府的是右翼的农民党,2001年是团结工会等右翼政党控制着议会。但是,当与波兰统一工人党有历史渊源的左翼政党执政时,这个问题不仅不提,雅鲁泽尔斯基甚至还可以受到善待。比如,波兰国会曾做出过对雅鲁泽尔斯基将军在实行军管期间的一切言行给予赦免的决定。再比如,2003年7月,雅鲁泽尔斯基80岁生日时,出身于左翼阵营的总统、总理、副总理和外长共同为他举行的生日午餐。

特别值得提及的是,1995年审判的时间是在总统大选之前,2001年审判的时间是在议会大选之前,而大选竞争的主要对手就是以团结工会为主的右翼和以波兰社会民主党为主的左翼。2005年9月以来,主政波兰的是卡钦斯基兄弟,当总统的是弟弟莱赫•卡钦斯基,当总理的是哥哥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他们2001年一起创建了政治倾向属于右翼的法律与公正党,而最大的反对派还是以波兰社会民主党为主的左翼政党。因此,再次提出要审判雅鲁泽尔斯基就不奇怪了。其实,那两个事件都过去了二、三十年了,雅鲁泽尔斯基已经84岁了,任何审判结果都不会有多大的实质性意义,可对右翼政党却有着特殊的价值。

雅鲁泽尔斯基的晚年反思

1989年春,面对团结工会的压力和国内混乱的局面,雅鲁泽尔斯基被迫做出让步,同意统一工人党与各反对党召开圆桌会议,就团结工会合法化、实行总统制和议会民主党达成一致。在同年7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中,雅鲁泽尔斯基当选,但很快在1991年3月总统大选中败给了瓦文萨。在离开总统府时,雅鲁泽尔斯基动情地说,他是怀着最好的愿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诚恳而不张扬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庄严而有效地代表国家,努力争取人们对波兰正在进行的变革的理解和支持,至于功过是非任由他人评说。

退休后,雅鲁泽尔斯基生活低调。据媒体披露说,他拒绝领总统级别的退休金,而是领取国防部长级别的退休金。雅鲁泽尔斯基说,他有一套住房,还有别墅,不抽烟不喝酒,看病吃药全都免费,退休金和在美国演讲挣来的5000美元的存款完全够用了。尽管如此,他没有远离政治生活,除了出席一些国家大使馆举行的招待会之外,也反思波兰发生过了重大事件。比如,对上个世纪80年代实行的军事管制,雅鲁泽尔斯基认为,它在军事上是一个胜利,但在政治上却是一次失败,因为波兰统一工人党失去了群众的信任和支持,最终付出了失去政权的高昂代价。 1995年8月21,在华约五国1968年出兵捷克斯洛伐克37周年之际,雅鲁泽尔斯基在捷克电视台上对当年他指挥波兰军队参与此事而表示“诚挚的道歉”,同时解释说,当时作为波兰国防部长的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有服从。

人快到生命的尽头的时候,回首过去,一切似乎都明白、都看开了,雅鲁泽尔斯基也不例外。可是,他看开了不等于别人(特别是他的反对者)也能看得开。所以,雅鲁泽尔斯基还得面对没完没了的审判,直到他离开这充满着是非恩怨的世界。

进入 孔寒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雅鲁泽尔斯基   波兰  

本文责编:xingwei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42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