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常识与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77 次 更新时间:2008-11-23 21:17:30

进入专题: 常识   理论  

陈嘉映 (进入专栏)  

  

  主持人语:在当今知识界,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对立已经成为一个基本的文化困惑。囿于各自学科的界限,自然科学工作者和人文科学工作者都习惯于强调本学科的重要性,对自己从事的专业引以为豪,而对对方的研究进行质疑和批评。在高等院校里,这种分歧更为明显。作为一个东西方共有的现象,“两种文化”之争已经引起人们的警惕,知识界也不断地对它进行反思:一方面论证科学的人性基础,阐述科学的人文特征;另外一方面,强调人文学科要加强科学意识,以使人文精神尽可能与科学的时代精神相一致。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级研究院的宗旨是打破学科壁垒,关注重大的现实和理论问题。高研院名家讲坛第十四期邀请华东师范大学陈嘉映教授作了题为《常识与理论》的学术报告。陈教授运用很多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中的事例,从哲学的高度探讨“常识”与“理论”之间的辩证关系。常识是与理论知识和理论体系相对而言的。理论依据常识的道理,但有时又与常识发生冲突。理论发展的一个趋势是渐渐地远离常识,不为常识所理解。但是为了教育的目的需要把理论用日常语言表达出来,从而使得高深的理论知识不断成为常识。陈嘉映教授的讲座融科学和人文为一体,具有较好的学术和现实意义。

  

  南京大学是我们国内历史最悠久、学术传统最深厚的大学之一,能够到南京大学来为诸位讲讲我的一些想法,我感到非常荣幸。为此,我首先要感谢陈亚军教授、周宪教授的邀请,同时也要感谢诸位到场。这个讲座的题目是“常识与理论”,希望我讲的内容会对诸位有些启发,同时十分希望诸位能对这些内容提出批评指正。

  

  常 识

  

  常识的一层意思是差不多人所共知的事实、关于一些简单而基本的事实的知识(general knowledge)。烹调小常识是凡烧菜做饭的都知道的或应该知道的,说出来写出来给那些要学烧菜做饭的人学习。常识的又一层意思是这些基本事实中包含的道理,所谓常理。接着这层意思,常识又指自然而然的理解,以及依于这些理解而生的基本的判断力(native good judg-ment)。[i] 寻常事实和自然理解之间当然有着紧密的联系。我们所认可的基本道理,本来就是寻常事实培养起来的,知道了一批事实,自然而然就会领会这些道理,具有基本的判断力。我知道了麻雀是鸟、乌鸦是鸟、鸵鸟是鸟,也就明白了它们为什么是鸟的道理,下一次见到丹顶鹤,虽然我从前没见过这种生物,也没有人教给我它是哪类生物,我自能判断它属于鸟类。我背住了九百句英语,差不多也就学会了英语语法,虽然我没有专门学过语法。

  道理总是超出给定事实的,所谓举一反三,就是从给定的事实那里学到超出这些给定事实的道理。明白了道理,就可以把陌生的事例融会到经验之中。

  事实和道理的区分(或者更进一步,事实和逻辑的区分)一开始并不判然,朽木不可雕也,鼹鼠饮河不过满腹,既是事实也是道理。我们接受了很多寻常事实,同时就逐渐明白了其中包含的道理,也就是说,我们对这些事实有所理解。这种基于常情的理解,我常称之为自然理解。所以无足怪,常识一词既指寻常事实,也指寻常道理。总括起来,常识就是指立足于寻常道理的总体态度,与不寻常的事实、高深的道理相对而言,尤其是与理论知识、理论体系相对而言。

  事实中包含着道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确定事实的方式是一代一代前人传给我们的。换句话说,我们以如此这般的方式确定事实,本来就基于某些道理。这一点,从我们的语汇看尤其清楚。麻雀是鸟,乌鸦是鸟,确定这样的事实,有赖于我们有“鸟”这个词;我们有鸟这个词,是因为前人把动物分成鸟兽鱼虫,而不是把动物分成稀奇古怪难以识辨的类别。很多道理包含在前人传给我们的语词之中,包含在前人设置的各种实践活动的定规之中。孩子学钢琴,按老师的指示保持这样的手形,采用这样的指法,他也不问为什么,照此练习,渐渐明白了弹琴的道理。世上大多数事情是可理解的,且无需谁有特别强大的理解力。这是因为,前人通过语词,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定式,把他们曾经艰苦努力获得的理解一代代传给了我们。

  常识所关的既然是简单而基本的事实,所以通常无需证明,也不用解释。常识是说: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看到水往低处流、火带来热、太阳东升西落,那就是水往低处流、火带来热、太阳东升西落。妈妈告诉我眼镜蛇会致人死命,老师告诉我仁读如人,那就是眼镜蛇会致人死命、仁读如人。我不去证明眼镜蛇会致人死命。没有特别的理由,我不怀疑妈妈和老师告诉我的事情。

  常识中的道理,顾名思义,是些明显的道理。鲸鱼归在鲨鱼一类而不归在老虎一类,道理

  是明显的。太阳、月亮独一无二,金星、木星、天狼星、牛郎星都归在一类,都是“星星”,其中的道理也是明显的。

  不过,世上并非只有常情常理。万里无云,月亮圆圆,却来了月食。善有善报,却也不少见善良的人首先死去。这些事情需要解释。何况,常与非常原无确定的界线。太阳东升西落,偏有人要问为什么不是西升东落,要问太阳落到哪里去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偏有人要问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所谓解释,就是要说出个道理来。道理从哪里来?如上所述,寻常事实之中已经包含着道理。我们搜索常识中的各种道理,看看哪一种能够应付相关的情形。世上有形形色色的常识,其中包含着多种多样的道理。这一种道理解释不通,就用另一种道理。爹娘都是大个子,怎么生出这么个小个子来?小时候没吃的。爹娘个子大孩子也个子大,这是常情。营养不良长不壮大,这也是常情。这一类解释,是所谓常识解释,其最通常的办法,是把反常的事情转归到另一种常情之下。

  但总有不少事情,常识无能为力。为什么会出现月食?月亮被天狗咬了。这个解释依赖一点儿常识:月饼被谁咬了一口,就会缺掉一角,月亮被咬了,自然也缺一块。但这离开完整的解释还差得远。天狗是为日食月食特设的,平常不知道它还在干些什么;再说,它为什么每次咬了一口月亮,过一会儿一定又把它吐出来?磁石为什么会吸引铁屑?可以解释说,因为磁石有灵魂。这里依赖如下的常识:灵魂无须接触就能起作用。只不过,有灵魂的东西一般有动作有表情,磁石却没有这些。单因为磁石能吸引铁屑而赋予它灵魂,这种解释和没解释差不多。常识行之不远,常识本来就解释不了怎么看都反常的事情。

  细致、系统观察到的现象,仪器观察和实验所产生的结果,更是常识难以解释的。水往低处流,可是在虹吸管里,水却升了起来。行星与恒星的步调不一致,相对于恒星,行星有从东向西的运动。如何解释行星的特殊运动曾是古代天文学发展的动力。更系统细致的观察发现,行星有时会逆行,不是从东向西走,而是从西向东走。这更加难以解释了。常识本来是在日常经验中培养起来的,而系统观察和实验却会发现很多与日常经验相异的事情。我们知道日月星辰周行,知道日食月食,也许还知道火冲和金星凌日,但我们并不知道火星和金星的逆行。常识不知道这些事情,当然更谈不上因由这些事情形成某种或明述或默会的理解。

  日食月食、行星逆行、指北针、虹吸现象、人的无常命运,这些现象诱惑着好奇多思的心智。这些多思的心智,不自宥于常识解释,而是通过对形形色色道理的组织,发展出理论,要对所有现象提供一揽子的整体解释。

  

  理 论

  

  理论是道理的系统化,借助理论,我们为世界提供系统的解释,对世界获得系统的理解。理论加以系统化的那些道理从何而来?最初,都是从常识来。除了包含在常识里的道理,还能从哪里找到道理?还有什么我们能够理解的道理?理论家在成为理论家之前先得是个普通人。他在营建理论之前先已具有很多常识,在营建理论语言之前也必须先学会自然语言。

  理论所依据的道理来自常识,但是,理论解释不同于常识解释,它并不只是借用那边的道理来解释这边的事情。在一个理论中,那些包含在正常情况中的道理,通过某种疏通和变形,获得组织,其中有某些道理上升为原理,把包含在多种常识中的多种道理连成一个系统。理论的系统性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减少原理的数目,把定理和原理联系起来。理论用这个整体的道理对世界做出整体解释,而整体解释把我们带到对世界的更深层面或更高层面的识见。

  希腊人根据他们熟悉的事实和道理,营建了多重天球的理论,后来又发展出均轮与本轮的附加理论。他们的常识包括:恒星的运动方式是恒定的,七大行星的运动与恒星运动不同步,天界事物是高贵的事物,圆是完满的形状等等。我们平常看到的天文现象,以及日食月食、行星亮度的变化、行星逆行等特异现象,都通过这同一个理论得到了解释。

  理论家特别关注反常现象,日食月食、行星逆行、虹吸现象、无常的命运。道理很简单,因为常识不能为它们提供良好的解释,而理论原本就是为解释它们而起。自然厌恶真空的学说解释了虹吸现象。地上有个洞,水会往里流,为什么人们不用这个现象来作为自然厌恶真空的例证?因为水往低处流是正常的。水本来不往上流,在虹吸管中却往上流了,这因为反常而需要解释。这也恰恰是常识无法解释的,也正因此,它作为自然厌恶真空的例证特别具有说服力。理论通过对反常现象的解释展现其解释力。[ii]也因此,为理论服务的系统观察和实验专注于那些与日常经验相异的事情。

  当然,理论不能只具解释反常现象的能力。同一个理论,必须既解释了反常现象,也解释了正常现象。自然厌恶真空的原理解释了虹吸这种奇异现象,同时也解释了物体运动的速度总是有限的这一寻常事实。自然位置学说解释了为什么弹簧被拉长以后,外力一旦消失,弹簧又回到本来的位置;它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苹果熟了掉到地上、水往低处流、火往上升,解释了为什么地体是圆的。苹果熟了掉到地上等等是常情,本来无需解释。牛顿并不要解释苹果为什么落到地上,但万有引力对这件事也具有解释力。我们总是从反常情况开始追问为什么的,但由理论加以变形的道理要既适用于反常又适用于正常,或者反过来说,理论消弭了正常与非正常。

  由于理论调整了我们看待事物的视角,有一些本来自然而然的事情会成为需要加以解释的事情。笔直抛到天上的物件掉到脚边而不掉到西边,这本来不需要解释,我们根本提不出这样的问题,但这成为地动说需要解释的一个问题。当然,地动理论最终要表明这件事情也服从于一般的原理,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理论由于其成系统而具有更强的解释力。就此而言,理论解释与常识解释不处在同一平面上。理论即使完全依据常识所包含的道理,理论解释仍不同于常识解释。我们的常识并不是一个体系,并不对世界提供统一的解释。常识大画面是散点透视的。理论中的各种道理、各项定理却不是并列杂陈,而是通过原理互相勾连在一起。常识解释就事论事,而一种理论对各种现象的解释互相勾连,形成一个整体。牛顿力学的少数原理对月球轨道、天王星轨道、潮汐运动、炮弹的轨道给出了统一的解释。[iii]通过更为融贯的道理,通过更为一致的形式,理论为更广大的世界或更繁多的资料提供解释。

  理论挖掘常识里包含的道理,加以调整和组织。在这里,道理的组织是关键。常识包含的道理往往并无明确的表述,为此,理论首先要明述这些道理。但明述包含在常识里的道理只是理论工作的家庭作业。理论的主要工作不是把常识中隐含的道理加以明述,不是各种重要常识的集合,也不是各种洞见的集合,也不是对常识加以总结。多重天球理论并不能从我们的常识中挖掘出来或总结出来。理论的目标是对形形色色的事情提供统一解释。营建理论是一项新事业,是一种新的追求。科学整体不像爱因斯坦所说的那样,“无非是日常思考的精致化”。理论不是宽泛含糊的所谓常识的延伸,或所谓常识的精致化。在这一点上,误解最多。托勒密地心体系比哥白尼日心体系更合乎常识,但它并不是常识,它是一种理论,对天文现象做出统一解释。在这个理论中,七大行星的运动方式始终是核心问题。而在我们常人眼里,并没有所谓七大行星。太阳是独一无二的,月亮是独一无二的。金星、木星则与天狼星、牛郎星相属,都是星星。把太阳和月亮视作与金星、火星同类,视作行星,根本无关于思考是否精致。这是一种新的归类法,由一种新视角造就,惟通过这种新视角才能营建起一种理论,为天文现象,尤其包括特异天文现象,提供统一解释。

  

  常识和理论各有道理

  

  对照来看,常识高低不平、厚薄不一,也没有总体指向。各个片断的常识以极为繁杂的方式互相勾连,有时通过类比,有时通过认知原型,有时通过语词,有时通过某个单独的事例或印象极深的个人经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嘉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常识   理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479.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