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智:怎样学习和使用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51 次 更新时间:2023-12-04 15:07

进入专题: 理论  

黄宗智 (进入专栏)  

 

中文“理论”一词含义特别复杂,包袱重重。首先是因为它几乎必定会涉及到意识形态,不会是简单的学术理论。用“理论”为主题在知网搜索,会得出 4.67 百万条文献

(2023 年 10 月 16 日)。而且,即便是意义相对狭窄的“学术理论”题(12,432 条文献),或“社会科学理论”(5047 条),目前也已经被构建为一种专业,唯有专家们才能转释明 白的学识。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是一般意义的学术理论都如此,严重脱离真实的世界。目前的情况是,青年学生学者大多会将“理论”认作一个比较繁杂、较难读懂或太过高深 的专门知识,多会敬而远之。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较少数的青年学者会认识到,好的学术理论的核心其实都是比较清晰和容易学习、掌握的概括,比一般繁琐的经验实际要清晰、简单,绝对不是像目前一般人所想象那么复杂、难懂。而且,实际上在我们的学习和研究中,理论乃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学术研究应该连接经验实际与理论概括,那样才有可能真正超越单一维的要么仅是简单的经验研究,要么仅是抽象的理论空谈,那样的二元分别对立。

笔者根据这五十年来学习、使用、教学生们掌控学术理论的经验,认为其实它的核心是相对明显和比较容易掌握的。笔者倡议的第一步是,同时学习以下四大现有基本社科理论,聚焦、掌握其分别的基本洞见,并且,通过由四大理论得出的不同洞见,来观察和掌握其分别的局限,使四大理论相互阐明,相互批评,相互推进我们对真实世界的认识。

首先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新)自由主义理论。其核心洞见在突出资本在经济发展中所能起到的巨大作用,通过资本的投入(初期中特别是机械投入)来大规模推进、

扩大生产力,藉此来获得前所未见的经济发展。同时,我们还可以通过四大理论中的第二大理论,即马克思主义,来认识到资本主义的丑恶面,即其一切唯利是从的基本特性以及对劳动人民的“剥削”——通过压低工资来提高其利润。更有进者,我们可以通过第三主要理论体系,即实质主义,来关注到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截然不同的中国的“小农经济”,即依赖家庭自身的劳动力、首先考虑到自身的生存所需,而后才会考虑到营利,但却是长期顽强持续至今的以自身家庭劳动力而不是雇佣劳动力为主的小规模农业生产,其运作逻辑与资本主义型雇工经营有根本性的不同。

最后则是当前的第四大理论体系“话语理论”所明确地洞查到的,在生产行为之外的 “话语”表达所起的不可忽视的作用,特别是资本主义体系的西方国家关于被其侵略、殖 民化的“土著”民众所使用的“东方主义”话语来既贬低对方也自我宣扬。其影响之深入 和强大程度,不仅体现于西方作为殖民主义侵略者所构建的关于土著民众的东方主义话语, 也可见于被殖民化民族自身所接纳的,乃至于参入使用甚至参入建构的“本土东方主义” 话语。毋庸说,资本主义话语体系是一个实例,马克思主义的话语则与其对立。

第一步,由于中国目前仍然欠缺自身的社科理论,我们学习理论要先掌握上述的这四大西方理论的核心洞见。

第二步是通过将其相互对照和批评来不仅洞察到其分别的洞见,也洞察到其分别的不足。四大理论的分别对照能够促使我们更清晰有力地既认识到其正面的作用,也认识到其所忽视或不足的方面。我们要借此来形成并提高我们对这四大西方社科理论的基本认识。

第三步,也是特别关键的一步,是认识到上面总结的西方四大理论传统中的主流自由主义理论传统,明显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不仅是因为中西经验的不同,更是因为西方主流

理论特别强调理论必须在逻辑上前后一贯,紧密整合,但是,真实世界多是充满矛盾的, 硬要求其逻辑上整合实际上乃是一种违反实际的进路,是将双维或多维的真实硬塞进逻辑化的整合的做法,最多只能洞察到其实际的单一维。

我们须要洞察到中国实际相对西方主流理论的不可忽视的悖论性才有可能建构新的、更符合中国实际的理论概括,逐步创建中国自身的理论体系。在目前的初始阶段,我们可以先借助西方已有的另类社科理论来协助我们建构新的中国社科理论。

在上述的三步中,我们要特别注意不要陷入繁琐不清的关于这些理论的二、三级、次要的,也是比较含糊的,没有那么清晰有力但是复杂得多的概括。不然,便很容易失去对其基本核心内容的掌握,脱离其对真实世界的清晰有力的洞见,而陷入无限的、无休无止的、薄弱无力的繁琐不清的讨论。

我们要清晰实在地坚持,学习理论的目的不在为理论而理论,绝对不是要试图成为脱离实际的学究型理论专家,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更清晰有力地看待、思考过去和今天的实际,绝对不是为理论而理论,也不是为了逻辑而理论,当然更不是为了炫耀而理论。我们要提醒自己,我们之所以学习、使用和构建理论说到底是为了更精准清晰地认识实际。

也就是说,千万不要陷入如今已经脱离理论原有的、也是应有的使命——即更好地、更清晰有力地概括、认识真实世界——而陷入将理论与实际隔离,将其认作某种自我封闭的专业化的知识,或逻辑上整合的建构,那样的错误进路和陷阱。理论的正确目的从来就不是为理论而理论,而是为了阐明实际。我们要坚持自己学习理论的原有动机和目的,绝对不可陷入将其与实际隔离开来为一种孤立的所谓“专业”,而是要一步步迈向更能澄清(中国)实际的理论的认识和使用,乃至于建构。

进入 黄宗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理论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7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