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阳:先知与使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45 次 更新时间:2008-06-09 00:26

进入专题: 先知  

甘阳 (进入专栏)  

六十年代初的一天,当时尚未名满江湖的高斯(R.H.Coase),与同样尚未熬出功名的布坎南(James M.Buchanan),在弗吉尼亚大学的校间草坪上漫步,私下评点经济学界的风云人物。每说及一人,高斯均不服气地说,我只要再多一份运气,或再加一把用功,此人当不在话下。但到最后,高斯却悠然一叹说,当今唯有一人我永远不敢望其项背。布坎南微微一愣,一时竟想不出还有哪位武林高手能使一向心高气傲的高斯自叹不如。但等到高斯说出此人名字,布坎南不禁欣然接口说,并世学界只怕无人能与这位大师比肩而立!

被高斯奉为神明的这人其实正是布坎南的恩师弗兰克·奈特(Frank H.Knight,1885—1972)。老奈特当年以一本Risk,Uncertainty,and Profit(1921)奠定其无可动摇的经典大师地位,随后于1928年出掌芝加哥经济系。短短二十年内竟使1892年才建校的芝大平地而起,一跃而为举世公认的经济学重镇。要说芝加哥经济学派,那就得首先提及奈特老佛爷,其影响事实上遍及当时芝大社会科学各领域。在整个三十和四十年代,芝加哥大学内外广为流行的一句戏言是:上帝不存在,但奈特是先知。

凡有先知处,自然也就有众使徒。然先知不同于其使徒之处,或即在于先知乃世外高人,神龙不见首尾,不像使徒则个个招摇过市,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因此市井之中也就常常只闻使徒布道,难见先知踪影。塞缪尔森(Paul Samuelson)《经济学》曾风行数十年而为学经济者人手一册,但一般却少有人知道,塞氏自承他正是在1932—1933年听奈特的课时顿悟经济运行机制的,塞氏书中著名的经济“循环流转示意图”即来自于奈特当时在课堂上随手画出的“财富轮转图”(wheel of wealth)。奈特其他的弟子也几乎个个比乃师的名头响亮得多,日后拿了诺贝尔奖的除塞缪尔森外,尚有三十年代的弟子佛利民和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四十年代的弟子布坎南,及五十年代初的弟子贝克(Gary Beck)等。

布坎南曾说,奈特的弟子常常只是在功成名就、不无得意地回顾学术历程时,才蓦然惊觉,自己千辛万苦所修到的成果事实上往往是奈特早就讲清楚的,只是在当时却领会不到其深意。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奈特的弟子几乎个个都像高斯一样对奈特敬若神明。

但一般来说,先知的心思往往不为使徒所知,使徒所布之道也未必是先知之道。奈特一生悠悠在心的是市场经济的伦理基础问题,而其最大的烦恼恰恰是发现:市场本身导引不出自由,从而在其经典论著《竞争的伦理》中断言:“最大的谬误莫过于把自由和自由竞争混为一谈”(No error is more egregious than that of confounding freedom with free competition)。不幸,使徒却似乎全都相信这“最大的谬误”,呜呼哀哉!

进入 甘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先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91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