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阳:在博雅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9 次 更新时间:2018-06-29 11:02:20

进入专题: 毕业典礼  

甘阳 (进入专栏)  

  

   大家好,我感到回到博雅真好,所以首先我要感谢谢湜院长一再邀请我参加这次的毕业典礼。

   这次毕业典礼虽然是我们博雅学院的第六次,但是和以往几届有几点不同。

   第一点,博雅学院已经有了新的非常理想的院长,这个是我要多说几句的事情。

   谢湜老师和我是在同年(2009年)加入中山大学,在中山大学工作的。他对整个博雅学院的发展从头到尾都非常地关心和参与,在推行全校通识教育方面,谢湜老师一直是我最主要的合作者。

   其次,谢老师应该是中山大学所有老师里面最早在《高等教育杂志》上发表专门文章的人,他在其中讨论和介绍了中山大学的通识教育经验,以及他自己在珠海开设通识教育课程。所以我想,他对通识教育的理解、对博雅教育的理解,都和我非常地一致,所以这个院长人选非常理想。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中山大学任命谢湜老师担任院长,表明中山大学依然高度重视博雅学院,而且会继续大力支持博雅学院。在我离任以后,还没有新院长的一段时间,学校内外的人对学院的发展多多少少有一些彷徨不确定。现在,我非常相信在谢湜院长的领导下,博雅学院会越来越好。

   第二点,今年的毕业典礼和以往不大一样,我们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投身于高等教育的校友发言。我们的首届(13届)学生,已经博士毕业,而且很多人走上了985大学的教师岗位,以后每一年我们都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身高等教育和其他岗位的毕业生。在这里,我仍然想强调,作为一名投身高等教育的大学老师的神圣性和光荣性。我认为博雅学院一个很重要的贡献,就是以目前单位人员的比例来说,我们在本科生当中培养了相当多的可以走上高等教育之路的博士生。

   我曾经跟大家说过,美国经常统计它最好的Ph.D的来源,一个最惊讶的发现是,就美国来讲,在包括自然科学、工科等各个领域,博士生最主要的来源并不是研究型大学(research university),而是文理学院。

   这事实上成为美国高等教育中一个非常难以理解、难以解释的现象。因为大家都了解,毫无疑问,liberal arts college(文理学院)并没有可以和研究性大学相媲美的顶尖学者。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研究型大学培养出更多的博士生。但是何以文理学院能够培养出更多的博士生,这成为十多年间,到今天为止,很难解释的问题。唯一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在文理学院里面,更多地凝聚了、塑造了一个一心向学的团体,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学术共同体。我觉得在这个方面,博雅学院大概当之无愧地可以被称为一个学术共同体。

   第三点,当然回到今天的本题,2014级。我反反复复看了2014级每一个人的去向,总的来说2014级的去向非常地理想,我觉得大多数学生都是根据自己的愿望选择了他自己的方向和去向,这件事让我非常欣慰。刚才嘉雯(编者注:本科毕业生代表王嘉雯同学)的发言,使我非常相信,你们现在已经超过了当时的我,你们二十年、三十年以后肯定会超过我。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对于毕业班,我想多说几句话。

   我希望你们毕业后,第一件事情是要孝顺父母。我觉得中国社会现在唯一比较令人放心的地方是,“孝”这个基本的道德观念还存在。原先曾经有很多人担心,独生子女会不会改变“孝”的结构,但我们现在来看,独生子女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孝顺的,但孝顺的方式是否正确,我们另外讨论,但总体来说不能说不孝。

   第二点,我想更重要的一点是,我非常希望你们以后做好家长。首届博雅学生毕业的时候,我曾经提出希望博雅学生都生二胎。我现在特别要强调,生是一件事情,养是另外一件事情。你们迟早,实际上你们都要成为教育专家,成为一个儿童教育专家。你们要思考怎样教育你们孩子。

   我认为中国社会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家长出了问题。今天有很多家长在,大家不妨一起思考一下。很多家长为了小孩儿打老师,打中学的老师,打小学的老师,打医生,打护士。这是一个文明的危机——假定说所有的家长,都是如此一种方式,对于教师、医生、护士这些人类最崇高、最基本的为人类服务的群体缺乏基本的尊重,完全不理解到底应该怎样教育小孩,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但是这段时间我感到最不安的一点是,这确实不是个别现象。当然,我们说任何社会都可能发生各种事情,但是这个情况确实相当普遍地发生了,它们大都来源于所谓家长对子女的爱,因为一种错误的对子女的爱所蔓延出来的行为,所以这种行为不是偶然性的。

   我想中国社会很多的问题,就教育环节来说,可能从家教开始就出了问题。家长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换句话说也就是不知道如何教育自己去当家长。当家长不是一个自然的事情,当家长本身是要被教育的。如果你自己带了一个非常坏的头,如果你为了小孩儿去打老师,去骂老师,去侮辱医生、侮辱护士,你的小孩儿不可能好。这种现象,大规模地泛滥时,人们就会不知道应该尊重什么样的价值,不知道应该尊重什么样的人,也就不知道小孩应该怎么去管教。所以我想在2014级毕业的时候,继续鼓励你们要生二胎,但是更加重要的是如何养。

   除此之外,我们的中学教育,也有很多很多的危机。

   我从前曾经提到过,在通识教育推动以后,开始有很多中学校长、特级教师找我,希望我关心中学的问题。我一再说我绝不介入中学的问题,但最近开始我实在有些无法推辞。七月一号将在北大第一次开了一场大学和中学老师的对话,讨论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基础教育。

   刚刚稍微谈了家庭教育、中学教育,我想说回来,正如嘉雯讲的,博雅本身就意味着教育,博雅学院的学生要一生去思考,到底什么是教育,也就是人到底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需要从你们自己开始,从你们教育自己的小孩儿开始,持续地去思考。

   另外,对于在校生,15级、16级、17级,还有马上要进来的18级,我会希望你们更积极主动地关注中国的大势——我知道博雅的学生以往有一个稍微薄弱的地方,就是对天下大事、国家大事关注不足,我当然也有一定的责任——要把博雅放在一个全国高等教育的大方向去看待,你们要对博雅教育更加充满信心。

   9年前,2009年我们刚刚办博雅学院的时候,很多老师都记得,社会上有很多争议,因为当时通识教育的概念完全不普及,很多人根本不明白通识教育是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本科生的学院要专门以通识教育作为中心。今天的情况完全不一样,通识教育已经变成了国家正式的高等教育纲领的内容。国家十三五规划,对高等教育最根本的规定中,就是要求高等教育要走向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道路,所以现在你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大学校长,包括所有的院系长,都在谈通识教育。因为它不仅是教育的文件,还是国家的国策,是下一个五年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根本性方向。

   博雅学院在这方面完全走在前面,我们探索的很多包括教育理念与实践,比如小班教学、以经典为中心的教学模式,所有这些都逐渐地在很多学校,以各种不同的形式被采纳。

   在前天,教育部在成都召开了一场非常重大的会议,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第一次以本科教育为关注核心的会议。会议的主场虽然在成都,但要求所有高校都要组织观看会议视频。我觉得这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第一次真正明确了大学的根本目标。会议上,陈宝生部长有一个非常长的讲话,主旨就是要全盘回归本科教育。他认为大学的一切要为了本科,大学的资源根本要向本科倾斜,大学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本科,没有教本科的教授不能够担任教授,也就是说教授的第一责任是教本科。而且教师的晋升标准中,对教学的要求会大大提高。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一般的转向:这是四十年来第一次把本科教育提到一个如此高的地步。我相信整个国家意识到了以往很多年对高等教育的认识出了很大的偏差,偏离了培养人才的中心,以为出论文就是中心,以为出成果就是中心。这是不对的,大学的根本问题是培养人才。而在这一点上,我们博雅学院从九年前至今一直这样强调。所以从大的方向看,博雅学院体现的理念,在几年来不断的实践和摸索中实际产生的成果是我们培养了人才!这是公认的,无可疑议。

   所以我希望大家一定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整个大学教育的方针要逐渐回到比较正确的位置,现在我们越来越明白什么是高等教育的本质,什么是大学的本质——夸张一点说,如果不是要培养人才,我们根本不需要办大学,我们办研究院就可以了。

   大家可以看陈宝生部长的最后八句话,大致是说所有的资源不是用于别处的,所有的教授最根本的任务就是教本科,大学的校长不抓本科就不是一个好校长,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校长。所有的措辞都相当严厉,而且明显感觉到一种迫切感,迫切地感到以往确实有些偏离。虽然前些年已经提出了以人才培养为本,但这次的会议确定了调子,而且要求所有的高校逐渐检查落实。

   我希望大家注意、了解,博雅学院多年以来坚持的方向,就是中国大学的方向,我们是走在前列的!相信大家!相信博雅!谢谢大家!

  

进入 甘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毕业典礼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712.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