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人家中守先人的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16 次 更新时间:2012-07-01 17:05

进入专题: 蒋介石  

南方周末  

蒋宋孔家族档案的“把关人”宋曹琍璇,打开尘封的文件,霉就呼呼地像烟一样散开来……

2004年4月,宋美龄去世后不久,胡佛研究院打开了原先处于协议保密状态中的宋子文的19个私人文件箱;2005年2月16日,蒋介石与蒋经国父子的私人日记交由胡佛档案馆暂存50年,该馆于第二年的3月31日正式开放第一批档案;2006年8月,胡佛又得到孔祥熙的全部档案资料,共计133箱,计划于2008年春天对外开放。

短短几年间,这些重要人物的史料得以顺利公开,宋曹琍璇(宋美龄幼弟宋子安的次子宋仲虎的夫人),这个蒋宋家族中的第三代人逐渐开始引起公众关注。她是目前蒋、宋、孔家族年轻一代中在美国惟一可以自由使用中文的人,早在2003年11月,郭岱君与蒋方智怡初次见面后不久,宋曹琍璇就承担了在胡佛档案馆查看蒋宋孔家族日记及档案的使命,行使着“把关人”的权利。

“自从你离去,我独自一人,寂寞无比,盼你暑假再来,与我作伴。”——蒋介石

胡佛研究院为了妥善处理与开放蒋介石日记,经与蒋家商议,成立了一个四人特别小组,胡佛方面为郭岱君女士与马若孟教授,蒋家的代表为宋曹琍璇与潘邦正(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国际关系学博士)。

宋曹琍璇在台湾长大,在美国已经定居10年,她的先生宋仲虎之父宋子安在宋氏三兄弟中排名最小,宋子文居长,宋子良为次。

郭岱君表示,蒋介石日记之所以能够顺利在胡佛公开,宋曹琍璇发挥了关键作用。由于身份特殊,宋子文捐献给胡佛的最后19箱档案,就由宋曹琍璇负责审阅,“现在她基本每周会去胡佛档案馆三次,是目前为止看蒋介石日记最多的人”。

作为蒋氏日记的把关人,这个宋家的儿媳妇恐怕今后5年都要呆在胡佛,因为蒋氏日记的数量很大,对日记公开程度的考量与鉴别也十分繁重。

宋仲虎(Leo Soong)为国民党史研究者所熟知,因为他是蒋介石与宋美龄最喜欢的后辈之一。童年宋仲虎中文不好,宋美龄为了使他能够读懂信件,常以图画夹杂简单中文给他写信,还亲自画以各种动植物等图画表达词意,不厌其烦,慈爱之情,跃然纸上。

“自从你离去,我独自一人,寂寞无比,盼你暑假再来,与我作伴。”这是写在少年宋仲虎某张照片背后的一句话,作者为老人蒋介石。

“都说高处不胜寒,他在别人面前不苟言笑,不失大体,可也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宋曹琍璇说。“蒋公特别喜欢与孩子在一起。日记中常出现‘与熊虎同玩’字眼,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到动物园去的,其实熊虎就是宋伯熊、宋仲虎。”

“很多人都不会想到蒋宋夫妇二人性格中还有如此柔软的一面,”郭岱君对这些信件的评价是“非常可爱,与平常人家中的祖父母一样慈祥、有童心。”因此在最近胡佛研究院举办的一次展览中特意挑出来公之于众。

宋子安在宋氏兄弟姐妹中年龄最小,备受关心与照顾,宋曹琍璇表示,他基本承担了整个家族联络人的角色:“哥哥姐姐们之间发生争吵,意见不和,公公就在中间穿梭调解。比如大姑姑霭龄跟大伯父子文先生发生不愉快,彼此之间不讲话就让小弟去讲。”

潘邦正是一位大学教师,其身份的特殊性来自他的老师——蒋氏父子两代人的“文胆”秦孝仪。秦为国民党元老,长期担任蒋介石侍从秘书,曾任国民党中央副秘书长、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等职。潘每年利用寒暑假从台湾赶到美国审读蒋氏日记,大约每次三个半月的时间。

“如果你的日记是写给别人看的,就不会把一些最龌龊的想法写上去。”——宋曹琍璇

国民党党史馆主任邵铭煌说,两蒋日记“家事、国事、天下事都有,宛如民间版的中国近代史”。

宋曹琍璇的父亲是职业军人,经常向她讲述蒋公如何了不起,而通过私人日记突然进入这个“完人”的内心世界,她起初感觉“有点像爱丽丝漫游仙境”,后来又“像刘姥姥突然闯入大观园,惊叹不已,情绪起伏”。特别是看到日记中蒋作为普通人的七情六欲,禁不住感叹:“哎呦,蒋公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们小时候认为他像个神,绝不会犯错。”“蒋公年轻的时候学别人去做股票,结果赔光了”;“他还有重新阅读日记的习惯,而且能够不断检讨自己的错误,比如他经常在日记里写道,民国二十几年或三十几年的日记等等,我错在哪里”。

最新披露的蒋介石日记显示,为了解决性苦闷,他年轻时曾经逛妓院,甚至还有“以自慰振兴精神”的记录。对日记内容极为熟悉的宋曹琍璇向《南方周末》记者澄清,媒体据此推测蒋氏好色的报道并不准确,日记中确有如下记录:“我今天看见一个女人,然后马上就起了色欲,戒之戒之。”还有一次看到别人的太太很漂亮,他就写“某某人的夫人艳丽如花,让我一看就心动,戒之戒之。”宋曹琍璇说,这些内容恰恰体现了蒋的“真诚”,“他忠实地记录着每天的感受”,并不断提醒自己,以达到儒家修身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说明日记具有强烈的隐私性和真实性,完全是写给自己看的,因为“如果你的日记是写给别人看的,就不会把一些最龌龊的想法写出来”。

蒋介石真正开始记日记的准确时间是1915年,后来不仅1915年、1916年的日记不慎遗失,1924年的日记也不见了,因此目前的日记原本虽然从1917年记起,可他仍旧以回忆方式简述了他年幼时的经历,包括童年如何调皮,掉到水缸里或游泳时险些淹死,令母亲一度十分担心等等。

民国史专家杨天石教授是除胡佛四人特别小组之外,最先看到蒋日记的学者之一,根据他的摘抄与研究,蒋介石脾气急躁,在日记里曾经骂过多人,“对章伯钧、张澜、黄炎培、左舜生这些人他固然没有好话,连最亲密的人也照样骂,像戴季陶是他的好朋友,他也骂;另外,何应钦、李宗仁、胡汉民、孙科、宋子文、孔祥熙他都骂得很难听。”

对此,言必称蒋公的宋曹琍璇颇有同感,“蒋不仅骂自己人,还骂美国人,尤其到了台湾之后,多次称绝对不受美国人的指使和控制”。她认为,蒋氏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

“为什么他好几次下野了又回去,就觉得那些人走的路不对,”她说,蒋介石觉得中国要维持领土的完整,要有独立的国格,不受其他任何国家干涉。“他的观念是两岸都是中国。这个统一的理念与现在的台湾领导人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政治领袖,一点都没有自律,不要说讲话没有诚信,他们不读书,生活品行也远远不能相比。”

“外界于我之毁谤,毫不在乎;为国家民族之责任,淡然处之。”——宋子文

作为宋曹琍璇的大伯父,宋子文在近代史上一直备受争议,外界认为他在抗战及中国内战期间利用蒋宋家族的联姻关系弄权敛财,导致蒋介石和国民党在1949年失去大陆政权。在中国大陆,他是一个基本被否定的人物,“中国四大家族”的代表之一、官僚资本及国民党英美派的代表和“内战罪犯”。

1985年,美国出版的《宋家王朝》一书,开篇就称:“宋家王朝聚集了这个时代最大财富的一部分,《不列颠百科全书》称,‘据说他是全球最富有的人’。”该书作者斯特林·西格雷夫(Sterling Seagrave)利用联邦调查局1950年代对宋氏家族财产调查的有关档案,指出宋子文在中国聚敛个人财产达数亿美元。美国国会也曾经为此召开过听证会,可最后不了了之。

这一连串的负面影响令宋氏家族极为被动。宋子文档案2004年全部公开之后,史学界能否通过其中的一些原始文件和直接证据厘清历史真相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对宋的功过是非评价可能带来不容忽视的影响。宋曹琍璇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对此用语甚多,而且强烈为宋子文鸣不平。

她说,美国税务管理局拥有全美华人的存款资料,宋子文档案中有他自拟的财产清单和纽约财产法庭关于其个人遗产的分割执行书等文件,通过核查对比即可了解真相。1951年,美国国务院要求宋子文、孔祥熙公开自己的财产,结果宋为五百多万美元,孔为八百多万美元,孔宋家族此后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一消息,但媒体极少报道。

“做了这个工作之后,我对自己的家族很有信心,我们一直生活在被扭曲抹黑的状态之下,如果我们真的没有做那些事情,公开只有好处,因此我一直期盼着这些档案能够开放,在还原历史的同时,也可以还给家族一个清白的证明。”宋曹琍璇表示,她本人及家族非常支持史学家去胡佛档案馆研究宋子文,“里面有详细的交待”,“这对我们家属来讲是很安慰的事”。

胡佛研究院根据宋子文档案发表的最新研究成果显示,1940年代,宋作为蒋介石派驻美国华盛顿的外交使节,殚精竭虑地游说各方政界要人,后来利用娴熟的公关技巧进入白宫权力中心,获得罗斯福总统的信任,成功地为中国军事和财政争取到巨额援助,也使中美关系得到较大改善。

当宋曹琍璇接触到这批档案时,一度被繁琐枯燥的公文折腾得失去耐心,后来她才慢慢明白了抗战的艰苦,“军费要支出多少,需要多少钱购买棉布做鞋子和军服,某省市需要多少拨款等等内容极多,当时国家怎么这么穷呢?”

为了争取美援,宋子文1941年建立了中国国防供应公司,“这个公司职员大部分都是美国人(罗斯福总统的叔叔Frederic Delano受宋之邀,成为公司主席),美国人不是傻瓜,上亿美元的借款给了你,就要监督你是否用在抗战打仗上,如果宋先生真的贪污,这个公司就不可能用那么多美国人。”

蒋介石英文不好,但拥有所有外交事务的决策权。因此,宋子文作为当年“世界上惟一一个长驻他国的外交部长”,在抗战时与蒋的来往公文电报极为频繁,有时每天多达数十封,其重要决定也都取决于蒋。“我嫁到宋家之后,褒贬都听过。看完宋先生的档案以后,我感到非常骄傲,因为宋家替国家做了非常多有利的事,那些谈论国家大事的公文电报就是一个证明。”

目前胡佛研究院已把这些电报译成英文,对西方了解战时的中国以及中美关系的发展,当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1950年,宋子文辞去(台湾)中国银行董事长职务,宋曹琍璇在其档案中发现了如下记录,“外界于我之毁谤,毫不在乎;为国家民族之责任,淡然处之”,这令她非常感动:“从前人家怎样讲他,我完全没有能力分辨,但是现在看了他完整的档案,我认为他是一个有国家使命感的人,不但忠于国家,对自己的要求也很干净。他没有不能交代的事情。”

“你没有权利抽走任何一份文件,因为这是胡佛的财产。”——胡佛档案馆

胡佛研究院的档案管理非常严格,宋曹琍璇一到档案馆就被告知,“没有权利带走任何一份文件,因为这是胡佛的财产”。她要在一个独立的阅读室查看蒋宋档案的原件,不能携带电脑、手机等任何设备,笔与纸均由院方提供。

蒋氏父子的日记由于是协议“暂存”,不属于捐献,所有权仍归蒋家,但馆方可以永久保存微缩件,因此相对宋子文档案,要求更严。宋氏档案完全公开,可以复印、检索;而蒋氏日记则只能用手写抄录,不能复印。

胡佛告诉宋曹琍璇,她不能抽走任何一份文件,只能延缓开放。

可以延缓开放的,第一是关于家属的私人隐私,但最长保持35年。“比如当事人的儿子还在世,就不要让人家尴尬”。

第二,私人身体健康状况,这方面蒋家要求延缓35年。

第三,个人财务状况,主要考虑到避免引起家庭纠纷。

第四,涉及国家机密的内容,保密期为50年,比如与美国国家安全有关的一些协议等等。“宋子文档案中只有两页与美国国家安全有关,其他的全部都公开了。”

在审读过程中,一些事关隐私的细节、骂人话、给某些人起的绰号等等,是宋曹琍璇审读日记时必须特别留意之处,比如某个被骂的官员的儿子现在做了部长,她就做好记录,以备技术人员评估处理。她说,1940年代战争时期的蒋日记损毁较为严重,有的甚至十几页粘在一起,要用蒸汽方式润松;有些页码的毛笔字墨汁发生渗透,字迹完全无法看清,大约占到日记数量的不到10%。

宋子文档案保存较好,孔祥熙档案在移交时,内容已经经过初步过滤和分类,但由于长期保存于公共储藏室内,没有温度调节,再加上纽约冬天下雪,夏天湿热,约有40%发霉或粘连,技术处理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其余的60%已经得到整理,很快就可以公开。

宋曹琍璇表示,自己对档案处理缺乏经验,孔氏档案一打开,霉就呼呼地像烟一样散开来,她随便用手抖抖就开始看。“有一天胡佛档案馆的人知道了,一下子就跳起来了,说你不可以在这里看,几十年的细菌在里面,如果污染了,所有的档案包括你都会被感染,可我哪里懂这个!”

于是她被带到一个有专门抽风系统的玻璃室内,经初步除霉,再戴上塑胶手套看档案。几周后,院方出于健康方面的考虑,决定将所有被霉菌污染的档案处理后再交给她,这使胡佛于今年春天开放孔氏档案的计划不得不延后,但她目前看到的文件都处理得比较干净,速度因而也加快了。

“蒋公日记中有两种内容目前无法开放,一是我代表蒋家做的保留,共有6处用黑框覆盖,然后胡佛方面盖章,说明某年某月某日何种原因保留;另一种是蒋公本人的删除,没有盖章,用毛笔涂掉;其他的基本都完全公开。”

    进入专题: 蒋介石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831.html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