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宗友:俄乌冲突:21世纪第一场地缘政治冲突缩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9 次 更新时间:2023-01-13 23:15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韦宗友  

俄乌冲突堪称2022年国际政治中最大的黑天鹅事件。2月24日,俄罗斯突然宣布,对邻国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对乌克兰军事基础设施、防空设施、军用机场和航空部队发动大规模袭击,兵分数路挺进乌克兰,并直指乌克兰首都基辅。然而,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遭遇乌克兰的顽强抵抗,进展并不顺利。“特别军 事行动”蜕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而且随着美国和西方援助的加大,俄乌冲突有可能演变成一场改变俄罗斯国运的重大地缘政治事件.


一、俄乌冲突:冷战后俄罗斯与北约战略矛盾的总爆发?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宣布对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当天,发表紧急电视讲话称,鉴于北约不断东扩,俄罗斯安全环境不断恶化,俄罗斯不得已做出这个决定。换言之,俄罗斯是把北约东扩作为对乌克兰展开军事行动的最主要理由。

这个在西方看起来完全不足为信的理由,实际上道出了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与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约矛盾的焦点。苏东解体、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一度积极寻求融入西方。政治上,效仿西方的自由民主体制,经济上,推行激进的“休克疗法”,外交上,积极亲近美国和欧洲。

但是,俄罗斯寻求融入西方的道路,似乎并不平坦,相反一路坎坷。俄罗斯虽然被纳入了西方七国集团,摇身一变成为八国集团的一员,但是经济一落千丈,民众生活水平大幅下降。尤其让俄罗斯权力精英感到屈辱的是,俄罗斯在被纳入八国集团的同时,却因为经济上的困顿和需要西方世界的经济“输血”,总有一种“寄人篱下”和“二等公民”之感。一些俄罗斯人甚至怀恋苏联时代的美苏两强大国地位和相对安逸的经济生活。

让俄罗斯权力精英倍感受伤的,是北约的“步步紧逼”和对俄罗斯“安全空间”的战略挤压。冷战结束后,作为冷战时期建立起来的以遏制苏联为首要目标的跨大西洋军事集团北约,并没有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华沙军事条约组织的解体而寿终正寝,相反开启了一轮轮“东扩”的步伐,成员国不断扩大,战略空间大幅拓展。更要命的是,北约的扩容,主要是吸纳冷战时期苏东军事阵营成员,且一步一步過向俄罗斯“家门口”。

俄罗斯虽然多次公开表达了对北约东扩和挤压俄罗斯安全空间的不满,但北约并没有加以理会。俄罗斯与北约东扩的矛盾,在2008年-度剑拔弩张。北约在当年4月举行的布加勒斯特会议上,不仅同意克罗地亚和阿尔巴尼亚加入北约,还在声明中表示,“有朝一日”将吸纳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为“北约成员国”。

此举令当时参加会议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勃然大怒”。普京当面告诫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乌克兰一部分位于东欧, 而其余更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赠送的礼物”,“乌克兰甚至不是一个国家”。 普京表示:“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 它将失去克里米亚和东部地区。乌克兰将会分崩离析。”

在普京和俄罗斯权力精英看来,乌克兰不仅关乎俄罗斯的安全战略空间,更触及俄罗斯的文化之根和大国地位。乌克兰的首都基辅,是俄罗斯文明发祥地,被冠以“俄罗斯城市之母”,而居住在基辅的俄罗斯先人,则被公认为当今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人的共同祖先。


作为对北约东扩的回应及对格鲁吉亚、乌克兰“离心”倾向的威慑,2008年8月,俄罗斯趁格鲁吉亚政府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地的军事行动之机,派军对格鲁吉亚实施了为期十天的“闪击”,最终迫使格鲁吉亚接受停火,俄罗斯则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格鲁吉亚战争,是冷战结束后俄罗斯首次对外用兵,也是首次以战争方式,向北约表达对其东扩的强烈不满。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俄罗斯日后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的一次预演。

2014年春,随着乌克兰国内局势恶化和亲俄罗斯总统亚欧科维奇被罢黜,亲西方政权上台,俄罗斯对乌克兰彻底倒向西方的担心急剧上升。当年3月,俄罗斯兵不血刃进入克里米亚,并很快宣布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成为俄罗斯国土的一部分,部分兑现了普京当初对北约东扩的反制诺言。俄罗斯与北约的矛盾公开化,俄罗斯与美国及西方世界的关系,彻底走上了对立对抗道路。2022年爆发的俄 乌冲突,是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俄乌矛盾的延续与升级,是俄罗斯对一个日益倒向西方的乌克兰失去耐心的总爆发,更是对冷战后北约屡屡东扩、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不满的一次总回应。

只是,即便俄罗斯有一千条理由对乌克兰和北约表达不满,但是以武力方式入侵另一个主权国家,都是违反了联合国完章的宗旨和原则,也是对以联合国为核心的战后国际秩序的一次公然践踏。


二、俄乌冲突的多重影响


俄乌冲突堪称21世纪第一场地缘政治冲突。长达10个月的俄乌战争,让乌克兰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基辅在内的大批城市长时问遭受导弹袭击,大量能源、电力、交通、通信基础设施被毁,无数无辜百姓的生命惨遭涂炭,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沦为难民背井离乡。据乌克兰官方的预测,战后乌克兰重建,可能需要6000-800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

俄乌冲突也戳破了俄罗斯第二军事强国的神话。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及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俄罗斯将会以闪电般速度结束“特别军事行动”,时间不会超过一周,最快24-48小时。然而,随着俄罗斯空降兵折戟基辅郊区机场,未能实现“突袭”目标;綿延数十里长的俄罗斯装甲部队在基辅外围裹足不前,并成为乌克兰部队手持单兵反坦克武器的活靶子;到俄罗斯被迫宣布放弃围攻基辅,到俄罗斯黑海舰队被乌克兰导弹基本打残,到俄军在哈尔科夫、南部赫尔松战场丢盔弃甲,一溃千里,再到目前东部战场俄军面临的窘境;这些“战绩”清晰表明,俄罗斯的常规军事力量完全不适合打一场现代条件下的信息化战争,俄罗斯从军事指导思想。军事指挥结构、武器装备、情报分析、战场态势感知和各军种之间的协调配合,都完全不符合现代战争的要求。

俄乌冲突,也让俄罗斯与北约和欧盟关系彻底走向对抗与对立。冲突爆发后,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实施了一轮又一轮史无前例的严厉经济、金融、能源、高科技制裁,掐断俄罗斯的经济、金融和科技命脉,削弱俄罗斯经济实力,打击俄罗斯军工生产能力。不仅如此,美国和北约还对包括普京在内的俄罗斯高官、寡头、实体实施制裁,冻结海外资产。

此外,北约和欧盟还对乌克兰实施了一轮又一轮广泛的军事、经济和人道主,义救助。2022年, 美国先后两次通过法案,向乌克兰及东欧提供总额高达536亿美元的军事、经济和人道主义救助。2023财年,美国还将向乌克兰及东欧提供约450亿美元类似援助,帮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此外,欧盟已经表示,2023财年将向乌克兰提供180亿欧元援助。俄乌冲突,在某种意义上演变成俄罗斯与北约乃至整个西方的对决。


三、俄乌冲突展望:战与和都是痛苦选择


俄乌冲突已经成为一场“绞肉机”和超级“碎钞机”。但目前来看,俄乌双方走上谈判桌上,通过和谈结束冲突的意愿,都不够强烈。对俄罗斯来说,尽管战场形势不利,但要满足鸟克兰“和谈”条件,不仅意味着十个多月来的“特别军事行动”彻底失败,还意味着2014年吞并的克里米亚甚至要重新吐出来。这对普京和俄罗斯政府来说,是万万不可能的。

对乌克兰来说,尽管遭受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但是战场形势正在朝着有利于乌克兰的方向发展。更有利的是,美国和北约已经逐渐同意向乌克兰提供包括爱国者防空系统在内的更为先进的武器系统,更为深度介入俄乌冲突。有着乌克兰人民的坚强支持,有着乌克兰士兵的浴血奋战,有着北约和西方的大力援助,乌克兰相信时间在他们一边,俄罗斯在战场上遭受彻底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俄乌冲突在2023年预计会有继续升级的可能性,直至一方乃至双方都感觉再不和谈,将难以为继,“双方都打不动了”。换言之,2023年的俄乌战局将出现持续升级和陷入无人能够承受的僵局后,进入暂时停战和外交入场的新局面。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性,即俄罗斯国内局势可能会发生某种微妙的新变化,比如说普京信赖的梅德韦杰夫再次走向前台,为结束俄乌冲突寻求某种双方都能够接受的妥协方案。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0007.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冲突与动荡: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22》,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