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枢元:东方乌托邦与后现代浪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4 次 更新时间:2022-03-26 11:22:03

进入专题: 东方乌托邦   后现代  

鲁枢元  

  

   乌托邦,是一个外来词,来自英文Utopia(尤陶皮亚),指存在于人们理想之中、而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完美国度。

   “乌托邦”,曾经是一个褒义词:像是一片漂浮在空中的福地乐土,象征着人们美好的愿望。

  

   不料,当这片五彩云霞落实到地面上之后,却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妙,反倒成了一片污泥浊水。于是,“乌托邦”渐渐变成一个贬义词。尤其是在学术界,“乌托邦”已经成为一个否定性的用语,成了批判的对象。

   于此同时,诞生了一个新名词:dystopia(兑斯特皮亚), “反乌托邦”。人们精心设计的美好国度,大有可能成为一个违背自然、违背人性、令人窒息、令人恐惧的地方。

  

   这一演变是如何发生的?

   美梦如何变成了噩梦?

   今后的人们是否还可以做梦?

   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新的梦想“乌托邦”又是什么?

   这个话题已经涉及时代的价值选择与社会的进展方向。

   下边让我们来共同探讨。

   乌托邦思想的源头,一般认为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理想国》,全书的主题是关于社会制度的设计与国家的管理,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法律、宗教、国民教育、婚姻家庭以及哲学、科学、文学艺术各个方面。柏拉图是一位理性主义者,他不喜欢文学艺术,认为诗人艺术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必要时可以将其清除出理想国。

   对于最具感性内涵的婚姻爱情,他也是高度理性的:

  

   结婚,要国家统一配给。优秀的男人与优秀的女人要多结,劣等男女则少结或不结。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做爱时,谁也不能想入非非,不应该带有过多情欲,出发点只能是“改良民族的品种”、“增强国家实力”。

  

   这话已经有些法西斯的味道!

  

   在乌托邦漫长的思想史中,十六世纪的英国大法官托马斯·莫尔撰著的《乌托邦》,成为又一座里程碑。该书于1516年出版发行,书中写到的重大社会问题有:

  

   生产资料公有制,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彻底废除私有制,平均分配财产,避免贫富两极分化;重视科学研究。实行义务教育、公费医疗,住房由国家统一配给,大家穿着统一的工作服在公共食堂集体用餐。

  

   稍后,他的英国同乡培根出版了乌托邦小说《新大西岛》。培根的理念是科技强国,书中充满对于未来科技社会的策划:天气预报、地震预测、活体解剖、人工育种、望远镜、显微镜、空中飞行、水下航行等等。在这个理想国,科学主宰一切,人们利用科技手段开发自然、创造财富,国家越来越强大,人民越来越富有。

  

   世界进入十九世纪后,关于乌托邦的想象更是层出不穷,布满天空。其中最杰出的是法国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

   圣西门、欧文、傅里叶。

   圣西门,法国伯爵,是一位主张“工业兴国”的实力主义者,他反对利己主义,倡导集体主义精神,主张由实业家组成政府,凭借计划经济与宣传手段促进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提高国民的福利。

   傅立叶出生于法国一个商人家庭,著有《新世界》。他认定社会是不断进步的,主张消灭工农差别、城乡差别;社会各阶层都住在同一座酒店式的建筑里,上层阶级住高层,中产阶级住中层,下层群众住底层,大家和睦相处。

   欧文,一位企业家,拥有管理工厂的丰富经验。他开创了工会、劳工食堂、工人消费合作社、公费医疗和养老金制度,主张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新一代有知识、有技能的劳动者。

  

   在这一时期,欧洲还曾涌现三位人类乌托邦史中的“圣斗士”,巴贝夫、卡贝、魏特林,这三位与前面资本家出身的三位不同,均出身于下层无产阶级。他们试图凭借革命斗争推翻旧制度,把想象中的天堂搬到人间。

  

   早先这些乌托邦设计者的初心毋庸置疑,不少人为自己的理想受苦受难甚至献出生命:然而这仍然没有能够避免美妙无比的乌托邦变成危机四伏的社会现实。

  

   在人类居住的这个星球上,如今处处可以看到当年乌托邦这棵理想之树上结下的果实,只是这些果实并不都是甜蜜美好的,其中不少成了苦涩的果实、腐烂的果实,甚至有毒的果实。

  

   就发生在20世纪的状况看:科技进步了,战争却越来越惨烈;经济发展了,生态灾难越来越严重;物质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人心却越来越焦虑、越浮躁,甚至越来越自私、越贪婪。

   随着人类的聪明才智越来越高,人类面临的问题反而越来越多,世界越来越动荡,个人越来越没有安全感,甚至生活越来越没有意义。

  

   为什么会这样?

   只能说问题仍然是出人类自身。

   是人类的自作聪明给自己带来数不清的麻烦。

  

   自然界有自然发展的规律;人类社会,即使不说有自己的规律,起码也存在着自身发展演变的有机过程。

  

   人类在石器时代行走了数十万年,在农业时代行走了大约一万年。人类学从使用“热能”(用火)到学会将热能转换成“动能”(蒸汽机),花费了30万年时间;而从“热能”到“核能”(核动力航空母舰)仅仅用了不到300年!

  

   人类走进工业时代不足300年,这300年里整个地球却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真正的天翻地覆!到此人们竟然还不满足!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一万年或许太久,急功近利肯定是要坏事的!

  

   一是坏在“跑偏”了,片面追求科技发展与物质财富的增长;

   二是坏在跑得太快了,急功近利、贪得无厌、高速发展、无限发展!

   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疾步狂奔,其后果可想而知。

  

   乌托邦作为人类以自我为中心设计的社会蓝图,以理性主义为指导思想,以实用主义为准则,以发展科学技术为手段,以无限度地增长物质财富为目的,如今在巨大的生态灾难面前,不得不承认在一定程度上是失败了。

  

   上述乌托邦全都是西方的,西方杰出人士的规划,可谓之“西方乌托邦”。近300年的世界进程基本上也是由西方主导的。

  

   有人断言:东方没有乌托邦,中国没有乌托邦。

   真的没有吗?

   有人说:有,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康有为的“大同世界”。又有人说:洪、康不过是仿照西方乌托邦做的文章——包括东方的现代化也是仿照西方的。

  

   那么,东方拥有自己的乌托邦吗?

   有,是在中国古代。

  

   梁启超在他1933年出版的《陶渊明》一书中曾指出:“陶渊明有他理想的社会组织,即桃花源,他说:我想给它起一个名字,叫做东方的乌托邦。”

   稍后,朱光潜也作出过类似的判断:“桃花源是一个纯朴的乌托邦。”

   陶渊明是“中国乌托邦大师”,“桃花源”是典型的“东方乌托邦”。陶渊明在诗中这样描绘桃花源里的生活情境:

  

   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

   桑竹垂余荫,菽稷随时艺;

   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

   荒路暧交通,鸡犬互鸣吠。

   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

   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

   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

   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

   怡然有余乐,于何劳智慧!

  

   这些诗句我们在中学语文课本里就学过,不必解释了。

   诗中描绘的是一幅原始农业社会的日常情景:星转斗移,春华秋实,人们尊重自然、顺遂自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不劳智慧,不设官府,不交赋税,生活简朴,邻里和谐,男女老少怡然自乐,过着平静、愉悦的生活。

  

   这也是中国首席哲学家老子学说中的理想社会: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圣人循道治国,以百姓心为心,轻税薄赋,休战息兵,利而不害,为而不争,知足常乐,宁静和平,民风淳朴,家庭和谐,社会稳定。

   “桃花源”作为乌托邦,从空间上说,隐藏于人世之外,“一朝敞神界,旋复还幽蔽”;从时间上看,“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时空全都虚无缥缈,比乌托邦还要乌托邦!

  

   老子的“理想国”与柏拉图的“理想国”虽然都产生在公元前五世纪的“轴心时代”,但内涵却截然不同。中国陶渊明的桃花源与英国莫尔、培根们的乌托邦也截然不同。

  

   1、西方乌托邦是物质的、务实的、理性的、豪华版的、工业型的;东方乌托邦是精神的、虚幻的、诗性的、朴素版的、农业型的。

   2、西方型的乌托邦是向前看的,进取的,指引人们走向未来的;东方型的乌托邦是向后看的,退隐的,诱导人们回归过往的。

   3、莫尔、培根的乌托邦是可以实现的,也已经实现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至今没有实现,似乎永远也不能实现!

   4、柏拉图、莫尔、培根、魏特林们的乌托邦不断“进步”的结果,终于在人间落到实处,甚至超额完成任务。然而,美梦却变成噩梦。  陶渊明的乌托邦,一再呼喊“归去来兮!”呼喊了一千多年,始终不能落到实处,仍然虚悬在诗歌中、梦境中、想象中,美梦却依然还是美梦!

  

   像“桃花源”这种既不能在人间实现,又显得消极被动、同时还总是呼唤倒退回归的乌托邦有什么意义呢?(负能量?)

  

是否应该这样看:对于当下我们身处的这个始终追求高效益、高利润、高速发展、无限发展、欲望强烈、竞争激烈、日益豪华、日益奢侈的社会,多一些回顾、多一些反省,多一些冷静、多一些简朴、多一些调适是完全必要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东方乌托邦   后现代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28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