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丰:携手应对气变,必须走出认识误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 次 更新时间:2021-11-05 23:07:36

进入专题: 气候变化  

王元丰 (进入专栏)  

  

   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正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但是,对这次被西方舆论称为“拯救气候危机最后机会”的重要会议,最终能否达成具体方案,来实现2015年COP21《巴黎协定》设定的“在工业化前水平上,要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努力限制在1.5摄氏度内”目标,不仅会议主办方英国等西方国家持悲观态度,就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在讲话中警告,“我们正在自掘坟墓”。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悲观情绪?它的根源在哪?

   对于控制气温升幅不超1.5摄氏度的限值,科学家们研究认为,对地球和人类未来而言,1.5摄氏度是风险较小的顶点。然而,刚刚结束的被认为是给COP26定调的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G20)公报,对于应对气候危机并没有提出什么新的目标和举措,一些国家媒体和环保人士对此很是失望,这也让GOP26会议取得大的突破的前景变得不乐观。

   此外,10月26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发布的《2021年排放差距报告》指出,各个国家所提交更新的国家自主贡献,也就是每个国家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所做的努力,还有为2030年作出但尚未正式提交的其他承诺,只能使全球2030年的温室气体年排放量比之前的承诺量减少7.5%。而根据测算,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到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需要下降55%。可是,目前各国的承诺将使全球气温上升约2.7摄氏度,即使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承诺,全球气温下降0.5度,也会达到2.2度。英国首相约翰逊据此形容G20的宣言只是迅速变暖海洋中的几滴水,COP26的成功率只有60%。有些国家则趁机指责中国、印度等二氧化碳排放大国没有提出更大的减排承诺。事实上,如此甩锅中印等国的做法是相当肤浅的,或者就是故意装着没有看到阻碍全球应对气候危机的本质。

   首先,不能简单地认为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等机构发布了多份评估报告,显示气候变化越来越显著,而且该委员会第六次评估报告像古特雷斯说的那样已经给人类发出“红色预警”,整个人类社会就能积极行动起来。

   国家能够积极大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民众的支持非常重要。尽管有不少调查报告显示公众对气候变化的认识比过去要高得多,而且去年和今年世界各地的洪水、山火等极端气候引起的灾害,使更多的人体会到气候危机不再是“狼来了”的遥远警示。然而,实事求是地说,对气候变化持“怀疑论”还大有人在,支持大力应对气候变化不是每个国家都取得了全面共识。比如,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并非仅仅因为这个总统,共和党内有大批人支持这种观点才是根本。因此,让世界各国都能积极行动起来,还需要宣传、教育和立法等多种途径去促进。

   其次,西方国家不要简单认为,“我们已经做出减排承诺了,发展中国家也要像我们一样来减排”。这样的思维是存在一定问题的。气候变化之所以在地球发生,最大的责任是西方国家从工业革命以来向大气中排放了大量的温室气体。美国历史累计排放最大,约占历史总量的25%,大体为中国的两倍。以欧盟28国来计算,也是中国历史累计排放的1.77倍。况且,美国退出《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对人类社会整体应对气候变化破坏很大。仅靠给其他国家施压是难以应对抗击气候变化目标的。拜登政府号称“历史上最大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基础设施投资法案,对其民主党的议员都没能说服他们投支持票,令华盛顿毫无成果,被国际环保专家评论“没有资格去要求其他国家”。

   所以,西方国家要想在应对气候变化上起领导作用,必须先担负起自己的历史责任。美国要真正像它的气候问题特使克里曾经所说的那样,“谦逊地”回归应对气候变化国际舞台。欧美都要本着“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诚恳地与发展中国家携手。首先落实援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每年1000亿美元资金,取得发展中国家信任;然后与世界各国真诚协商怎样开展共同合作,应对气候变化这个人类共同的敌人。

   第三,不能简单地认为现有技术足以实现碳中和目标。经过多年的发展,光伏太阳能、风力发电,以及电动汽车、半导体照明等技术成本大为降低,初步形成替代传统化石能源的潜能,人类新的绿色低碳技术革命正在兴起。然而,尽管这些绿色技术大规模应用,但支持人类社会向低碳和零碳社会转型,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技术的成本、实施这些技术的基础设施,比如容纳可再生能源的智能电力系统、电动汽车的充电设施等,包括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习惯及文化传统,还有很多障碍需要去移除。欧美发达国家在这些方面也面临很多问题,而发展中国家遇到的挑战就更大了。

   因此,世界各国如何合作开发出能更加有效支撑社会转型的绿色低碳技术,是实现碳中和的关键。它是给人们带来希望和信心的重要动力。世界各国可以借鉴这次应对疫情的做法,例如建立疫苗援助国际机制,这样一来,世界各国在零碳技术方面合作攻关,通过新机制让世界各国尤其是那些技术落后的国家,能够低成本地应用这些技术。这样才能让更多国家不在应对气候危机方面落在后面,有更高的积极性与其他国家共同行动。

   总之,COP26可能难以取得实现《巴黎协定》的更大承诺和落实措施的预期,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深刻认识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发达国家必须立即采取有针对性的切实行动,取得发展中国家信任,世界各国才能齐心协力将人类从气候危机中挽救出来。(作者是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副理事长 北京交通大学碳中和科技与战略中心主任)

  

  

进入 王元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气候变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4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