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澜:气候过冲风险逼近,人类如何应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12 次 更新时间:2023-12-01 00:39

进入专题: 气候变化  

薛澜  

 

刚才Pascal LAMY已经提到全球目前面临的三大挑战,第二条是气候变化的问题。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这样一条消息:几天前,欧盟一位名叫萨曼莎·伯吉斯的科学家宣布,11月17日全球日平均温度达到有纪录以来的最高温度,比工业革命前的升温超过了2.06℃,这是有记录以来,首次全球日平均温度(比工业革命前)升温超过2℃的情况,也为人类敲响了警钟。

气候过冲风险已经步步逼近,我们怎么办?

首先,什么是气候过冲?在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各国政府都同意要把全球的平均温升控制在工业革命之前温度的2℃以内,努力控制在1.5℃更好。但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全球平均温升)很大的概率可能会超过1.5℃,而超过1.5℃的现象叫做气候过冲。我们很有可能在有生之年经历气候过冲现象的出现。

为何气候过冲值得担忧?人类过去也在逐渐适应自然环境的变化。但是,气候过冲带来的危害极为严重。大家最近可能注意到,近年来大暴雨或者极端干旱这类极端天气频繁出现,且今后有可能愈加频繁。另外一个重要的危害是海平面上升,很多沿海城市可能会受到影响。此外,生态破坏、疾病肆虐,可能导致很多动植物在温升以后无法生存。

Pascal LAMY先生其实是前世贸总干事,是国际贸易专家。但面临这种情况,他也对气候变化问题非常关心。两年前,他牵头组织了气候过冲委员会。气候过冲委员会是第一个作为独立的国际研究团队来对气候过冲现象进行分析,并研究采取何种措施来帮助解决气候过冲问题。

气候过冲委员会邀请12位前政要、国际组织领导人和学者作为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成员,我有幸应邀参加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主要成员是政策方面的专家,非常幸运的是,我们还有一个非常高层的科学顾问团队,这些真正意义上的气候变化专家给我们提供各种分析支撑,保证我们的分析和论证建立在坚实的科学基础之上。在过去两年中,委员会多次开会,针对气候过冲问题进行深入分析讨论。同时我们也跟很多方面进行交流,并邀请年轻人代表一起讨论。

这个委员会有一些最基本的分析。气候过冲的风险日益上升,这是毋庸置疑的,其危害也非常严峻。而且它的危害并不是平均地发生在全世界各个地方,实际受影响最大的是发展中国家,这样的后果更为严重。

气候过冲委员会有一位成员是基里巴斯前总统,他说:“你们认为气候过冲是在未来发生,但我们国家却正在经历。我们现在已经不是讨论怎么适应,而是考虑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家,怎样有尊严地移民出去,至少这是一个可能的选择。”

虽然我们面临的局势非常严峻,但并不一定就必然走向毁灭。如果及时努力,还是可能减缓气候过冲的来临,并且影响过冲的后果。我们的报告提出,国际社会必须面对现实,采取更加全面的措施应对气候过冲。

我们的报告提出的建议是采纳CARE行动,CARE是四项措施的英文首字母,第一项是Cut emission (减碳);第二项是Adapt(适应),第三项是Remove(去碳),指怎么从大气当中去碳;最后一项是Explore(探索)。

这些行动的基本逻辑是:第一,关于减碳 ,如果什么都不做,我们肯定会很快突破红线,最后走向毁灭,所以我们必须坚持把降低碳排放作为最重要的行动,目前可以说所有的关于气候变化的主要行动,包括“双碳”、碳达峰,其实都是聚焦在这类活动上,这是完全必要的,而且必须得抓紧做,这一点毋庸置疑。

第二,关于适应,即使是减碳甚至实现零排放,温升及其负面影响仍然存在,我们要采取各种措施去适应新的自然环境来缓解其危害。

第三,关于去碳,已经在大气中的碳存量不会自动快速减少,因此温升很难降下来,所以另外一个非常关键的措施就是要实施碳去除,如把现存大气中的碳捕捉封存(CCS)。目前已有的去碳技术成本特别高,我们就需要在技术方面进一步探索如何降低成本,为大规模去碳提供更好的技术。

最后,关于探索,当气候过冲危害非常严重的时候,有一类可能的技术可以减缓其影响,即调节太阳辐射技术(Solar Radiation Management)。例如,在大气当中撒一些化合物将太阳光反射回去,把太阳辐射反射回去。但是上述技术极不成熟,而且很有可能在局部应用时,对全球其他地方的气候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对此,我们的建议是:首先,如果不是在全球协调的背景下,任何国家坚决不能采取任何这样的行动;第二,对这个技术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因为这个技术确实极不成熟,我们要更深入地研究如何使用这项技术,以及到底如何更安全可靠地使用该技术,原来主流的气候变化专家们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担心会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目前这方面的研究远远不够,我们要正视目前的情况,去积极探索研究。不仅仅要研究技术本身到底如何完善,也要研究全球治理的方式,如何把使用这种技术给全球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所以对这类技术要加强研究,积极探索并研究如何治理。

这四个方面,首先是降碳,第二是适应,第三是去碳,第四是探索。这四个方面必须齐头并进采取完整的整体措施,保证人类能够安全地度过气候过冲的阶段,最后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作者薛澜系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本文系作者在“《财经》年会2024:预测与战略”上的部分演讲实录。

    进入专题: 气候变化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科学 > 科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699.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