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信任的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71 次 更新时间:2021-03-28 15:34:23

进入专题: 信任  

陈行之 (进入专栏)  

  

   1

   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信任的价值:没有信任就没有社会,信任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支点。

   这里所谓的“社会”、“社会关系”,实际上是一种粗略的说法,细说起来应当包括人与人的关系、个体与群体的关系、政府与人民的关系,甚至任何形式的族群关系、部落关系、团体关系、组织关系、政党关系、国家关系,等等。比如“人”,人是在与他者的联系中才成之为人,从而被赋予社会属性的,否则的话,人与阿猫阿狗也就没有了区别。这种与他者的联系,可以简括地称之为价值系统的联结,具体说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系统,彼此之间是通过相互获得认可和信任才结构成为通常所谓“关系”的,这种关系如上所述既可能是人际的,亦可能是社会的。所谓“人际关系”、“社会关系”,说的都是这件事情。

   “与他者的联系”包括两个层面或者说两个场域,一个是道德,一个是政治。这两个层面或场域的联系都需要一定的精神条件作为媒介,比如同情、怜悯、守诺、尊敬、信任、忠诚……等等。在所有这些媒介中,最基础、最重要的当然是信任。

   这一点,孔子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有了明确的意识。

   有一次子贡问政于孔子:“孔老师,好的国家政治,需要哪些条件呀?”孔子不假思索地说:“充分的物质保障(经济),强大的武装力量(国防),最广泛的民众信任(民意)。”子贡又问:“如果在这三种条件中不得不去除一样,我该去除哪一种呢?”孔子说:“那就把国防去了吧!”子贡又问:“那我要是还得去除一样,在剩下来的两者中,我该去除哪一种呢?”孔子说:“那就去除掉经济吧!”子贡惊问道:“为什么?”孔子微微一笑,说:“在你说的这三种条件中,最重要的是民意也就是民众的信任,只有这个东西是须臾不可相离的。这世上的人或早或晚谁都要死,国家也一样,任何一个国家或政权一旦丧失了人民的信任,必定是站不住脚,终归是要垮台的。”(原文: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引文自《论语·颜渊》)

   稍晚于孔子的左丘明(公元前502年-公元前422年)是一个盲人,这位被誉中国史学开山鼻祖、“百家文字之宗、万世古文之祖”的杰出历史学家对历史的洞悉却远远胜过常人,他更是信誓旦旦地说:“信,国之宝也,民之所庇也。”(语见《左传·僖公·僖公二十五年》)意思是,诚信是一个国家的根基,是老百姓赖以存命的依托。

   你不能不认为,我们这些睿智的先人确实挺棒的。

   后来英国有一个叫霍布斯的家伙觉得中国人说得挺好,于是也宣称:“在人的本性中,我们发现三个导致冲突的主要原因:第一是竞争;第二是不信任;第三是为荣誉……”([英]托马斯·霍布斯:《利维坦》,1651年)他强调的是,“不信任”是人类社会发生冲突的根本原因之一;如果人类社会丧失信任,或者说如果不约束人性,世界就会陷入到他所描述过的状态,即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的状态。

   与霍布斯同时代的哲学家、政治思想家斯宾诺莎更是把问题提到了值得警惕的高度。斯宾诺莎一贯鼓吹思想和言论自由,他认为只有自由才是“政治的真正目的”。具体到我们的话题,自由与信任或者不信任有没有关系?斯宾诺莎很显然认为是有关系的。我们看他如下话语:“即令自由可以(被)禁绝,把人压制得除非有统治者的命令他们都不敢低声说一句话,这仍不能做到当局怎么想人民也怎么想的地步。”斯宾诺莎具体解释说:“一个君主的权力无论是多么没有限制,无论大家心中是多么信赖君主之权是法律与宗教的代表,此权却永远无法使人不依自己的智力做判断……我承认他有权极其暴戾地来统治,因极其无足重轻的缘故把人民处死,但是有正确判断力的人是不会承认他能这样做的。”([荷兰]别涅狄克特·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1670年)这段被中文译文糟蹋得不成样子的文字究竟什么意思呢?我理解其实就是统治者再强大也无法禁止人们的思想自由,无法强制人们去信任不值得信任的东西。

   可以说,信任是人在精神领域的水、阳光和空气,是人对生存世界的必然要求,是任何世代都不可或缺的政治伦理和社会纲常,它决定着所有社会事物能否被支撑,能否成为符合人类理性的存在。社会信任是“善”所能达到的最基本境界,是人类生活中彼此之间建立起来的宝贵的价值连接。这件事就好像建造一座大桥,分头从两岸建造的桥体彼此向对方延伸,最终合龙成为一个整体,这种连接在人的意义上就是双方彼此建立起来的价值认定。中国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的说法,表达的正是这种相互的价值认定。没有这个东西行不行呢?不行。你什么时候看到过君子与小人、自由主义者与独裁者、专制政权与无权无势的民众、鱼跟虾米、虾米跟王八在一起快活的事情?看不到的。

   可见万事皆有定数,不是想怎么来就可以怎么来的,想怎么解释就可以怎么解释的。

  

   2

   信任果真比一切道德规则更重要,以至于非得要把它单独拿出来论说一番吗?

   我们还是以修建大桥为例:大桥是由很多种构件组合而成的,“信任”虽然只是其中之一,但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构件,“信任”是双向桥体合龙的最后一个构件,这也是最吃力的构件,是整个桥梁的支点,这个构件必须坚固完好,任何(哪怕是一丝丝)松弛和裂解都会导致整座桥梁垮塌。社会事物与物理事物往往具有相同或者相似的机理,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垮塌——小到道德层面的朋友反目为仇、夫妻情尽家庭裂解,大到经济层面的贸易难以为继、商业往来终止,再大到政治层面的部族与部族发生冲突、国家与国家发生战端、政府在与民意的对立中垮台或者政权崩解——几乎都是作为支点的构件(信任)存在结构性问题的情况下发生的。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现了结构性问题,并且导致了颠覆性的垮塌呢?

   我们固然可以在道德层面即在不同的道德规则中寻找答案,但道德规则不足以说明超越道德的社会事物——经济的或者政治的——逻辑机理,应当使用可以通约的概念,用以说明信任构成的基础和条件。这些构建和维系信任的通约概念,经过精选,在我看来有如下三种最为重要:第一是真实,第二是守信,第三是坦诚。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还可以从反面即造成信任崩解的角度见解这几种概念:一、不真实,就是虚造事实以掩盖事情的真实情形,显示给人的样子仅只是带有目的性的假象,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指鹿为马”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二、不守信,也就是违背诺言,拿说过的话、写过的文字完全不当回事,甚至倚强凌弱,完全不做解释,也不允许别人解释,“我就这样了,你怎么着吧你!”三、不坦诚,就是欺骗,用谎言愚弄他人或民众,或者倚强凌弱,干脆不让对方讲话,“你他妈的再说一句话我就弄死你!”两者完全无法沟通。

   如果把这三种因素视为信任关系中的破坏性力量,那么我们更有理由认为它们是解构一切社会关系并导致社会爆炸的奇点,换一句话说,在一个充斥着虚假、背诺、谎言或者彼此隔绝的世界里,任何人际关系、群体关系、国家关系、人民与政府的关系,都将像那座大桥的核心部件出了问题那样,导致扭曲、崩解和垮塌。

  

   3

   我们把话题稍微扩展一下。

   “社会”是藉着“社会关系”才得以存在和运行的,“社会”自然就会在运行中提供维系其存在的价值支撑,包括信任。如果有人问,是先有信任然后才有社会,还是先有社会然后才有信任呢?我的回答是,任何两个人以上的群体,自从聚集到一起的那一天开始,信任就会进入到彼此的关系之中,否则就不会有聚集的事情发生了。社会与信任是共生共在的,这里没有先后的问题。这有点儿像“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囫囵看一下就可以了,细究无意义。

   英国科学史家和科学知识社会学家史蒂文·夏兰很推崇德国社会学家、哲学家齐美尔写过的一本名为《社会学》的书,他介绍说,齐美尔以哲学家特有的精准“描绘了人类集体生活的形式,并且试图归整出一些规则,再从这里面找到个体性”的内容,这些内容之中,就有“信赖是在社会之内的最重要的综合力量之一”、“离开了人们之间的一般性信任,社会自身将变成一盘散沙”的话。我认为齐美尔这些话是在强调说,人类很幸运,人类社会自从形成的那一天开始,就拥有了一套彼此信赖的价值系统。夏兰继续引用齐美尔的话说:说真话对“人们之间的关系具有最为深远的意义”,现代生活“在比严格的经济学更宽泛的意义上,是一种‘信用经济’。在现代生活中,社会存在‘依赖于需许多多个人无法追踪和确认其根源,但却必须相信的承诺’……对齐美尔来说,信任不过是一种信念形式,一种关于可能结果的规范预期”。夏兰强调:“信任是一种具有道德结构的关于世界的预期体系,通常被看成是社会秩序的基石。信任是社会共识的基础,社会共识又是人们从对世界的预期中形成的一种普遍信任的认识。而科学知识本身也算是社会共识的一种,知识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之上,信任之中又包含着人潜意识中的一种认同。这种信任,这种认同,久而久之就成为了科学知识的一种秩序。”(引文自[英]史蒂文·夏兰:《真理的社会史——17世纪英国的文明与科学》)

   我们举例来说明这些思想家所强调的事情。

   原始人类走出丛林,聚集成为部族或者村落,前提就是要彼此信任,倘若不是这样,而是人人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总觉得身边的人居心叵测,行走坐卧之间惊恐不安,总害怕有人从背后照丫脑袋敲一棍子;或者商量好的要共享食物,而齐心协力捕获到猎物以后,一个体格粗壮的家伙却护住猎物企图独食,并且呲着牙齿威胁说:“我看你们丫谁敢过来?!”这样的话,部族或者村落当然就不会形成,即使形成也只能散伙儿——因信任崩塌导致的散伙儿。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即使刚刚迈进文明门槛的原始人类也是有理性的,他们知道信任被破坏掉对自己和部落来说是很糟糕的事情,所以尽管在严苛的自然环境中时不时就会有部落散伙儿,但大多数都保存了下来,坚韧地手挽着手继续向文明迈进,直到有一天进入到王国时代,人类获得了高级形式的社会组织,由此,“政治”诞生了。我们通常所说的“国家”、“国际社会”,正是人类文明的脚步在诸如此类的情况下踩踏出来的更广阔的新天地。

  

   4

   那么,在通约的意义上,信任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呢?

   我认为信任首先是一种心理的情形——在齐美尔那里是所谓的“信念形式”——而这种心理情形又是以社会情态作为其存在根基的。我记得一位社会学家在说到信任话题时曾经打比方说,一个航空旅客之所以没有任何顾虑地登上飞机,是因为他信任飞机是安全的,信任制造了这架飞机的科学技术团队最大程度地保障了飞行安全,不至于登上飞机就等于钻进了棺材。这是一个很好的表达社会信任的例子。由此可以看出,社会信任既是安全阀,又是保护伞,是我们在每一天生存中须臾不可相离的东西。

有了这个东西,至少在观念意义上,人们认为当他约请一位朋友来家做客的时候,不必要警觉这个人会不会偷东西,会不会对他的妻子眉来眼去,会不会偷偷放一把火把他的家给烧了,这是因为他确信“朋友”这种社会关系预先提供了一种信任保证(遵从道德规则或道德约禁),是这个东西使警觉和怀疑成为多余的。再比如在和平环境里,人们穿行在人流之中,很少会害怕发生恐怖袭击;我们与成千上万的人共聚在一起看电影、欣赏体育比赛或者文艺表演,也绝对用不着担心被人血淋淋地杀死在座位上。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相对于社会常态,这两件事——朋友背信弃义、发生恐怖袭击或滥杀无辜事件——都是小概率事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信任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75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