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佛陀精神的当代典范——佛源妙心禅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9 次 更新时间:2021-02-05 12:51:25

进入专题: 佛陀精神   佛源妙心禅师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佛源妙心禅师(1923—2009)是禅宗云门宗第十三代传人,也是当代中国著名禅师。禅师的禅学思想,笔者已有专文阐发,本文侧重以禅师及有缘学人的切身经验,说明禅师何以能成为说法无碍的禅师。全文分为“信心坚固”、“戒行冰洁”、“解行相应”、“慈心切切”世四个部分。

  

   一、信心坚固

   信心即对佛法的信仰心,是进入佛门的第一关。佛教将修行人分为随法行和随信行两类,但不管哪一类修行者,道心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说佛法决定一个人达到什么目的,那么信心则决定一个人能否达到这个目的,所以《华严经》说:“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断除疑网出爱流,开示涅盘无上道。”

   信心的具体内容为四不坏信,即信佛、信法、信僧、信戒。佛源禅师的信心如何呢?我们先看他如何信仰佛、法、僧三宝。

   坚信有佛可成。佛源禅师说:“(我们)信什么呢?噢,有佛可成啦。你相信释迦佛是这个样子,他的身子紫磨金色,不同我们一样。为什么佛像要贴金呢?因为他的这个身子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那个身子就是紫磨金色,同我们不一样。”又说:“我们要学地藏菩萨,学观音菩萨,学文殊菩萨。你们在钟楼那里打钟,就要念清凉山金色界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峨眉山是银色界大行普贤菩萨;九华山呢,它是幽冥界大愿地藏王菩萨;观音菩萨是什么?观音菩萨是琉璃界大悲观世音菩萨。所以我们要天天念、天天拜。”

   因为坚信有佛可成,佛源禅师一出家目标就很明确,即出凡夫家而进入佛家:“回去就是走苦路,不回去,留下做和尚,那就有把握了。我不要那个家,还有什么家不家?问我姓什么?我跟释迦佛姓释,我不姓莫了,不是莫家的人,是寺里的人了。”

   坚信有佛可成的信仰,也使禅师在修学中经常得到佛菩萨的加持。1946年,“5月端阳后,乃朝普陀山,遇一罗汉,能以大悲水医治一切疾病,他为我买好回宁波的船票。当时我是与江西及湖南两位同学一起去普陀山的,在后寺住了几天,便去潮音洞礼拜观音菩萨,三人所见各不相同。一人见紫竹林,一人见韦陀菩萨,我见到的则是一尊白衣观音趺坐于洞,头戴黑色纱带,其态正如现今云门寺大殿中的玉佛一般。”

   1952年8月中旬,禅师带父母朝礼五台山,“那里天气很好,但夜里风大。当晚见到智慧灯在北面飘,我与智超师在中台外看了很久,这是我从来未见过的菩萨境界。”

   2000年冬季禅七期间,禅师开示时说:“昨天有个人说他见到什么境界,这些都是虚幻不实的。观世音菩萨给你摸了顶,释迦老子给你摸了顶,这都是虚幻的。阿弥陀佛给我摸过顶,我在宝塔里见了阿弥陀佛,证得无生法忍,我有什么呢?梦中见了光、见了花,这都是虚幻不实的,都如做梦一样。那个时候,我天天晚上见到观世音菩萨放光,不止一次做梦都见了花、见地藏菩萨放光、见韦陀菩萨放光,不知见了多少次,有什么了不起?讲给你们听,得到佛的慈光加持,这当然是好境界,但不要以它为能,不要以它为得。自己知道这是佛的加持,就要更加努力,以为出现好的境界不得了,就散乱了。”

   2003年念佛七时,禅师开示说:“我从前做个梦,梦见地藏王菩萨在地下打坐。他坐在地下,这个好不好啊?不好。地藏菩萨应该在台上,现在坐在地下,结果我那年就坐牢啊。就是梦到那一次地藏王菩萨坐在地下,我坐了三年多牢,你看灵不灵?”

   这些加持和境界,从毕竟不可得的佛境说,诚如禅师所说,是“虚幻不实的”,不能“以它为能”、“以它为得”,但是,只要不执著,它们就是“善境界”,就是修行者信心坚固、精进修行的反映,也能增强修行者更加努力的信心。

   坚信佛法未灭。佛是依法成就的,因此要成佛必须相信有法可修。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后,很多佛教徒对佛法没有信心,有的出家人还俗了,有的虽未还俗,因为退失了信仰,也形同没有信仰的在家人。

   在這樣的逆緣中,禅师始终没有改变信仰,坚信佛教还有希望,他说:“我52年由这里到北京,53年又回到这里做方丈,管理云门寺了。一直到58年反右,我又离开这里去坐牢。我始终没有改变信仰,一到牢里,吃饭的时候还是搞几粒饭丢到外头去施食。牢里这些人都知道,还说:‘唉!你这个死脑筋不改,你还在搞封建迷信。’他们总觉得在共产党的世界,佛教没有希望了,个个都要回去结婚讨老婆成家。我的看法不一样,我说:‘释迦佛明明讲末法一万年,现在只有千把年的时间,佛法还没有亡嘛,还可以救嘛,哪里会没有希望呢?我就相信,不管怎么样,这一个风波平息以后,慢慢还是会好的。”在给慈学法师的信中,禅师也说:“现在是末法时期,佛法不会一下就消失的。”

   这是依佛经从教相上认识佛法的存续时间。基于这样的认识,禅师还认为,即使末法时期很難值遇真正的善知识,也可依教奉行:“值此末法之时,真正的善知识是难得值遇的,所以要深入经藏下手,纔能够依理而修,经过一番艰苦奋斗才能解决问题”;“末法时期没有善知识,还有一个什么办法呢?就是多看经典,依教修行。经典里面怎么样讲我就怎么样做,依教修行。拜佛、念佛、打坐,这个教理上都讲得很清楚,诸佛菩萨、历代祖师都讲得很多很多,都不是骗我们的。”

   因为坚信有佛可成、佛法未灭,禅师才能精进修学,七天就能背诵《楞严咒》:“我那个时候读功课,七天就把楞严咒读熟了。我们那个时候想做和尚嘛。”也因为如此,禅师尽管身处囹圄,依然能坚持天天修学。他以诵读《地藏经》和《地藏忏》为日课的习惯,也是这个时期形成的。1961年,禅师被从监狱无罪释放出来后,一时不知去哪里,就暂住在韶关的一个居士家,“(在居士家)大约住了半个月,我每天诵《地藏经》和《地藏忏》,很快就读熟了。从此我每天背诵一遍,直到现在从未断过。”

   坚信有贤圣僧可学。佛法四不坏信中,信僧的“僧”指的是贤圣僧。所谓贤圣僧,即教下证得初地以上行位或宗门下明心见性的善知识。由于他们已经心空及第,能够引导佛弟子见性成佛,因此《华严经》备对之极赞叹,称“善知识者,是成就修行诸菩萨道因,是成就修行波罗蜜道因,是成就修行摄众生道因,是成就修行普入法界无障碍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众生除恶慧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众生离憍慢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众生灭烦恼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众生舍诸见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众生拔一切恶刺道因,是成就修行令一切众生至一切智城道因”。

   佛源禅师同样重视善知识的作用,认为出家人须有善知识引导和指点:“修行要善友提携、善知识指点” ,“出了家了,要到外头参学,要亲近善知识。过去的人啊,他们到外头行脚、参访,参就是参拜善知识,哪个地方有一个善知识开了悟的,他们就跑到那里去亲近”。禅师眼中的善知识不仅仅是出家人的剃度师、依止师、得戒师、传法师,而是包括历代祖师大德:“过去那些祖师了不起,所以我天天在那里看书,看他们怎么样做,我们怎么样学,生点惭愧心也好。”

   翻开《佛源妙心禅师广录》,我们有一种强烈的印象,禅师一提起他心目中的善知识,无论是诸佛菩萨还是历代祖师,他心中都会涌出无限敬仰和欢喜之心,此处且举几例以资显示。

   禅师早年刚出家时,想做一个法师,在他心中,法师的典范是玄奘大师,我们看他如何叙述玄奘大师:“出了家了,要想做一个大法师,学哪一个呢?学唐三藏!学玄奘法师。做梦都梦见玄奘法师。以他为榜样,以他为目标,就要去经研究经典,研究文化,就这样去奋斗。”

   1946年,禅师在观宗寺佛学院读书时,他心中崇敬的太虚大师在上海圆寂,而他有幸为奉送大师灵骨举旗额,对此他说:“是年,太虚大师在上海圆寂,灵骨奉送到奉化雪窦寺建塔,我们到宁波码头迎接。我与一位同学举着旗额在前走,一直到延庆寺。我当时十分难过,但又觉得举旗迎接太虚大师灵骨非常幸福,希望能生生世世追随太虚大师。”

   至于禅师的亲教师虚云禅师,禅师不仅恭敬有加、依教奉行,而且言必称老和尚。禅师说:“老和尚了不起啊,真正是大善知识!几百年来就是这一个人,了不起!他的境界,他的行愿力,他的艰苦奋斗。他管理这些东西,自己动手,什么东西都是自己动手:自己挑泥巴,和泥巴做佛像,自己上山砍柴,到了外面搞劳动,都是带头”;“老和尚他是个大善知识!我们对老和尚是一片忠心,依教奉行。”

   1952年8月,禅师陪侍虚云禅师到北京修养,见有人对虚云禅师不恭,禅师不惜开罪佛门权贵:“北京的生活习惯是早上吃大米或小米粥送馒头,厨房有时就将晚上剩下的米饭用开水煲一煲权作稀饭。老人照食无言,但我心里很火。有天早上又是如此,我发火将粥倒在地上,说:‘这哪里是稀饭?老和尚一百多岁了,怎么吃?太不象话!’这么一闹,后来厨房再也不敢拿水泡饭给老人吃了,但我也因此惹了祸,他们说我不该闹。中国佛教协会成立时,他们把我排开,只让觉民随侍老人。我也不在乎,反正不平的事我就要讲。”

   1953年,虚云禅师要禅师回云门寺来领众,当时禅师本不愿回来,但最后还是回来了。他这样交代其原因:“我为什么不肯回来?因为觉得自己年纪轻轻,没有参学,没有修行,也没有能力,回来干什么呢?能维持得了吗?自己觉得没有把握。但是善知识慈命难违,他叫你回来,那你没办法了,去还债吧。所以那时回来,抱着的宗旨就是还债,你过去生中在这里欠了债是要还的。我心想:‘回去就回去,死就去死吧。’就是抱着这个心态回来的,并不是想回来做方丈。没有,一点妄想也没有!”禅师自感没有修行和能力而不肯回来,因为“善知识慈命难违”还是回来了,可见善知识在禅师心中的位置多么神圣,真正做到了“承事师如仆奉大家”。所以禅师后来教育弟子时很决断地说:“听祖师的话、听师父的话,不会错的!”

   正因为对佛、法、僧三宝有坚固的信心,禅师才能在险恶的环境中堅持信仰不動搖,不但勇敢地燃指明心、保护六祖真身、承担祖师家业,而且经常得到佛菩萨加持;同时,也正因为如此,禅师在有人问起他为什么在那样的逆缘中依然能保有僧格时,才能轻松地将这一切视为自己过去业力所感而坦然受之。禅师认为,那些出家以后还俗的人,具体原因固然很多,但根本原因都是信心不坚固,所以他以过来人的身份语重心长地说:“佛教要培养信仰,信仰建设、道风建设很重要,那是祖师精神。一个人没有信仰可怜!

  

   二、戒行冰洁

   佛教的戒、定、慧三无漏学,戒学是根本基础,宛如计算机的防火墙,修学者如果没有戒律防护,要生定发慧都不可能;反之,生定发慧就只是个时间问题,因此佛教特别重视戒律。释迦佛将入涅槃,有人怀疑佛法亦将随之消失,阿难向佛请问僧团当依何住,釋迦佛就说:“汝勿见我入般涅槃,便谓正法于此永绝。何以故?我昔为诸比丘制戒、波罗提木叉,及余所说种种妙法,此即便是汝等大师,如我在世无有异也。”《华严经》更明确揭示了戒律与智慧的关系:“若持净戒顺正教,诸佛贤圣所赞叹,戒是无上菩提本,应当具足持净戒。

佛源禅师作为禅师,主要以宗门手段调教弟子,但他特别重视戒律这一基础。他说:“戒是如来金口所宣的遗教,历代祖师披肝沥胆,终生奉持的规训,明如日月,严如冰霜。飞锡腾空,降魔伏怨,莫不皆是戒德的威力。所谓慈悲喜舍,六度万行,神通妙用,无一不从戒行中来。所以佛陀于12年中,为诸弟子制诸学处,使之处处如法,处处解脱。解脱即是戒的奉行,不落轮回,不堕诸趣。”禅师要求将戒律落实到行住坐卧之中,说“戒就是靠威仪啊,戒没有威仪,那叫守什么戒啊!威仪教相,出家人行住坐卧就是靠威仪,一种威德、一种仪表。所以行住坐卧都是修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佛陀精神   佛源妙心禅师   佛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9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