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清:北魏慧生行记诸种相关文献考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 次 更新时间:2020-10-25 22:47:50

进入专题: 洛阳伽蓝记   慧生行传  

阳清  

   摘 要:北魏慧生等人西行佛国求法巡礼之事, 衍生出《慧生行传》《宋云家记》《道荣传》《洛阳伽蓝记》卷5以及魏源《海国图志》附载、《大正藏》收录同名《北魏僧惠生使西域记》等诸种文献。《慧生行传》等前三种著作已佚, 幸赖《洛阳伽蓝记》卷5之节录、拼补而存其崖略。《洛阳伽蓝记》卷5以合本子注、夹叙夹注为基本形态, 其内容则以《慧生行传》为主体,《宋云行记》为辅助, 《道荣传》为补证。大正藏本《北魏僧惠生使西域记》源于《海国图志》附载并删正之, 魏源《北魏僧惠生使西域记》则源于《洛阳伽蓝记》卷5可能的慧生行记内容并且删正。以现存《洛阳伽蓝记》卷5和《北魏僧惠生使西域记》为考察对象, 可见北魏慧生行记诸种相关文献学术价值不菲, 有利于推进中亚史地研究、佛教文化交流研究以及“一带一路”的文明溯源研究。

   主题词:慧生行传;宋云家记;道荣传;洛阳伽蓝记;北魏僧惠生使西域记

   作者简介:阳清, 文学博士, 云南师范大学古代文学与文献研究中心教授。

   基金: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隋唐经录所见佛教传记文献整理与研究”(18BZW046)部分研究成果;2012年度全国高校古籍整理项目《神僧传校释》(1270)部分研究成果。

   佛教之所以能够在晋唐时代蓬勃发展,离不开大德高僧们的积极努力。中外僧侣交往频繁, 西行求法与东行传法并行不悖, 由此形成了古代交通史上的特殊景观。柳诒徵指出:曹魏以来,“西域僧徒之来华者, 后先相望”,“仅姚秦一时, 胡僧已数十辈”;“中土僧俗, 亦多锐意西行求法”,至朱士行、宋云等,“殆不下六七十人”。1至于唐代高僧前往西域巡礼者,更是不在少数。西行求法僧人往往撰有行记,其内容详略不一,不失为西域研究和佛教研究的重要文本。徐继畬《瀛环志略》指出:“印度为佛教所从出,晋法显、北魏惠生、唐元奘,皆遍历其地,访求戒律大乘要典, 纪载特详。”2法显《佛国记》和玄奘《大唐西域记》,可谓存世僧人行记中的圭臬之作, 历代研究论著尤多。至于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卷5叙述慧生等人求经之事,学者虽多从地理学和交通史角度去探幽索隐,然而所涉僧人行记并未加以厘清。兹疏理和考辨慧生行记相关文献诸种, 同时揭橥其学术价值。

   一、《慧生行传》等佚著三种辨析

   玄奘之前,中土僧人西行请经求律者, 以朱士行、支法领、法显、智猛、慧生等为著。其中, 慧生、宋云以及道荣、法力等属于同一批次。据李延寿《北史·西域传》:“初, 熙平中, 明帝遣賸伏子统宋云、沙门法力等使西域, 访求佛经, 时有沙门慧生者, 亦与俱行。正光中, 还。”3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则云:“闻义里有燉煌人宋云宅, 云与惠生俱使西域也。神龟元年十一月冬, 太后遣崇立寺比丘惠生向西域取经, 凡得一百七十部, 皆是大乘妙典”,“至正光二年二月始还天阙”。4两种记载略有不同, 却共同证实了北魏时期这一重要的文化事件。慧生、宋云的西行之路以及佛国见闻,衍生出了《慧生行传》《宋云家记》《道荣传》等相关著述。这三种文献均已亡佚。陈寅恪强调:“今本《洛阳伽蓝记》杨氏纪惠生使西域一节,辄以宋云言语行事及《道荣传》所述参错成文, 其间颇嫌重复, 实则杨氏之纪此事, 乃合《惠生行纪》《道荣传》及《宋云家传》三书为一本。”5事实上,《慧生行传》等佚著三种,正是《洛阳伽蓝记》卷5之综合叙述的蓝本。兹分别辨析如下:

   一、《慧生行传》。魏征《隋书·经籍志》、郑樵《通志·艺文略》以及焦竑《国史经籍志》等, 均著录有《慧生行传》一卷, 不题撰名, 同归史部地理类。慧生或云惠生、道生, 周祖谟谓其为北魏洛阳崇虚寺沙门,其生卒年不详。前据《北史·西域传》,宋云应为僧统,沙门慧生疑似随从。而据《洛阳伽蓝记》卷5之行文推测, 慧生亦应是北魏此次西域巡礼活动的核心成员。《魏书·释老志》即云:“熙平元年,诏遣沙门惠生使西域,采诸经律。正光三年冬, 还京师。所得经论一百七十部,行于世。”6检读费长房《历代三宝纪》卷3,亦言北魏孝明帝“改熙平元,造永宁寺, 遣沙门慧生使西域取经,凡七年还, 得经论一百七十部, 并行于世”,又言正光三年,“沙门慧生,凡历七年从西域还, 得梵经论一百七十部,即就翻译, 并行于世”。7《隋志》佛篇序亦曰:“熙平中, 遣沙门慧生使西域, 采诸经律, 得一百七十部。”8结合前述《洛阳伽蓝记》,且谓“太后遣崇立寺比丘惠生向西域取经”,足见慧生在此次西行中举足轻重。《慧生行传》或云《惠生行记》《惠生行纪》《惠生经行记》等。《北史·西域传》云:“慧生所经诸国,不能知其本末及山川里数,盖举其略云。”3《洛阳伽蓝记》亦云“惠生在乌场国二年, 西胡风俗, 大同小异, 不能具录”,“《惠生行记》事多不尽录”。4足见《隋志》等书目著录《慧生行传》一卷堪称真实可信,原书实乃粗略记载慧生西域行程之佛教行记。法国沙畹强调:“按《惠生行传》,李延寿似已见之;盖《北史·西域传》嚈迄乾陀罗诸条显为录诸《行纪》之文。”9今覆核原文,李延寿得见《慧生行传》属实。《北史·西域传》曰:“朱居国, 在于阗西。其人山居, 有麦, 多林果。咸事佛, 语与于阗相类, 役属嚈”,又曰:“钵和国, 在渴槃陁西。其土尤寒,人畜同居,穴地而处。又有大雪山,望若银峰”3,均以《慧生行传》为材料依据。明代以来,《慧生行传》在官私目录中已罕有提及,当属亡佚无疑。而事实上,《惠生行传》仍部分留存于《洛阳伽蓝记》卷5之中, 尽管已不易断定其中有哪些内容经由杨氏删改。

   二、《宋云家记》。因《慧生行传》多不尽录, 叙事简短, 故《洛阳伽蓝记》卷5注明:“今依《道荣传》《宋云家记》, 故并载之, 以备缺文。”4据《洛阳伽蓝记》, 宋云乃敦煌人, 曾居住于洛阳城东北上商里 (后改为闻义里) 。其生卒年亦不详, 正史阙载。与慧生的僧侣身份不同, 宋云可能作为外交官领导此次西域巡礼之事。《宋云家记》或云《宋云家传》《宋云行记》《宋云西行记》等, 史志未见著录。与《慧生行传》类似, 此书亦佚, 其部分内容仍留存于《洛阳伽蓝记》卷5之中, 故杨守敬《隋书地理志考证》称引“洛阳伽蓝宋云《取经记》”10。不同的是, 缘于宋云官方使节的身份, 或是因为便宜通称, 《洛阳伽蓝记》卷5综合叙述慧生等人取经事迹, 往往被后世学者引作为宋云行记。清人俞浩《西域考古录》卷9、卷12分别征引“宋云西域取经记程”11、“宋云使西域行程记”11两种, 即为《洛阳伽蓝记》中内容。近人丁谦撰《宋云西域求经记地理考证》、冯承钧译注《宋云行纪笺注》, 同样沿袭这种习惯。虽然如此, 据宋人乐史《太平寰宇记》卷186:“赊弥国。后魏时闻焉。在波知之南。山居。不崇佛法, 专事诸神。宋云《行记》云:‘语音诸国同, 不解书筭, 不知阴阳。’国人剪发, 妇人为团发。亦附嚈。东有钵卢勒国, 路险, 缘铁锁而度, 下不见底。后魏时, 遣宋云等使于彼, 不达。”12不论如何句读, 这则材料与《洛阳伽蓝记》卷5所载“赊弥”在文字上不尽相同。抑又, 宋苏易简《文房四谱》征引《宋云行记》:“以魏神龟中至乌苌国。又西至本释迦往自作国, 名磨休王。有天帝化为婆罗门形, 语王曰:‘我甚知圣法, 须打骨作笔, 剥皮为纸, 取髓为墨。’王即依其言。遗善书者抄之, 遂成大乘经典。今打骨处化为琉璃。”13较之《洛阳伽蓝记》所记“乌场国”相关佛迹, 这则材料更为详细具体。至于吴淑《事类赋》、苏易简《文房四谱》、彭大翼《山堂肆考》、陈耀文《天中记》、张英《渊鉴类函》等, 另有征引《宋云行记》所谓西天磨伏王斮髓为墨写大乘经之事, 同样稍异于《洛阳伽蓝记》。抑又, 志磐《佛祖统纪》卷41述曰:“《隋史·西域传》、魏宋云《西行记》《唐太宗实录》, 皆言于阗有毗摩寺, 是老子化胡处。”14但《洛阳伽蓝记》卷5并未记载毗摩寺。抑又, 乐史《太平寰宇记》卷183“乌苌国”征引宋昙《行记》:“人皆美白, 多作罗刹鬼法, 食噉人肉, 昼日与罗刹杂于市朝, 善恶难别。”12王文楚等《校勘记》云:“此‘昙’乃‘云’字之误。”12上述文献, 一证《宋云家记》可能存有佚文, 二证《洛阳伽蓝记》应有删改之举。值得一提的是, 刘昫《旧唐书·经籍志》著录“《魏国已西十一国事》一卷, 宋云撰”15, 欧阳修《新唐书·艺文志》著录“宋云《魏国以西十一国事》一卷”16, 同归史部地理类。《魏国以西十一国事》亦佚, 或别是一书, 或与《宋云家记》直接相关。余太山指出:“《宋云家纪》或即《旧唐书·经籍上》 (卷四六) 、《新唐书·艺文二》 (卷五八) 所见宋云撰《魏国已西十一国事》 (一卷) 。”17两宋以来, 不少论著征引《宋云行记》, 或不见于《洛阳伽蓝记》卷5, 或与《洛阳伽蓝记》卷5相比而呈现文字差异, 疑即宋云所撰《魏国以西十一国事》, 惜无其它证据可寻。

   三、《道荣传》。如前所述, 《洛阳伽蓝记》卷5依据《慧生行传》《宋云家记》《道荣传》等, 以综合叙述宋云一行西域巡礼之事。“道荣”其名, 《古今逸史》本、《汉魏丛书》本《洛阳伽蓝记》均作“道药”, 其生卒年亦不详。据唐道宣《续高僧传》卷8, 有南朝齐大统合水寺释法上, “至于十二, 投禅师道药而出家焉”, 后“卒于合水故房, 春秋八十有六, 即周大象二年七月十八日也”18, 则道药在北魏正始三年 (506) 已名显于世, 十余年后遂同宋云、慧生等人共往西域求法。《道荣传》或云《道药传》, 岑仲勉称之为《游传》19, 该著亦佚, 史志亦未见著录。道宣《释迦方志·游履篇》云:“后魏太武末年, 沙门道药从疎勒道入, 经悬度到僧伽施国, 及返, 还寻故道, 著传一卷。”20此《传》一卷疑即《道荣传》, 《洛阳伽蓝记》存录其相关内容有七处, 周祖谟均视之为注文。检读《洛阳伽蓝记》卷5, 可见杨衒之在讲述乾陀罗城东南七里雀离浮图之时, 有六次征引《道荣传》以作参证或者补充说明, 在描述那迦罗阿国之佛顶骨、佛袈裟、佛锡杖、佛牙、佛发、佛影、佛浣衣处等诸多佛迹时, 亦详细征引《道荣传》一次, 其行文“随事条举”, 细致有理, “此盖《惠生行记》之所未备”4, 不失为宋云、慧生行记绝好的辅助材料。《道荣传》亦被后世类书多加摘录, 陈耀文《天中记》卷36、吴襄《子史精华》卷170、张玉书《佩文韵府》卷32等均有征引, 撰者并未擅作文字上的改动。

   综上,《慧生行传》《宋云家记》《道荣传》等著作三种,因其直接关联于北魏慧生、宋云等西域巡礼求经之事,从而在中古佛教文献学中占有一席之位,又因其记载旅行见闻、佛教遗迹以及相关故事和传说,由此具体表现出了佛教叙事文献的应有价值。上述著作,诸种大藏经均未收入,亦无其它传本,盖其亡佚已久,幸赖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卷5而存其崖略。诚然,《慧生行传》等佚著在《洛阳伽蓝记》卷5的分布和构成, 以及杨衒之在节录和拼补方面的可能性等方面,可谓值得进一步探讨的学术问题。

   二、《洛阳伽蓝记》卷5之文例和建构

   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卷5简叙禅虚寺、凝玄寺,继而叙及闻义里宋云宅以及慧生、宋云等西域巡礼求经之事,从而构成该卷的主体内容。杨著之节录和拼补,实则依据《慧生行传》等三种佚著,却未能给后人提供一个较为理想的叙事文本,加之经典历代相传而致版本繁多,文字内容不乏脱讹,乃至难以卒读。杨勇《洛阳伽蓝记校笺》指出:“此篇文体与卷四永明寺‘南中有歌营国’以下相类, 尤多歧出赘文,殆是据数书凝成,宜细心读之,章节自显。雀离浮图以下诸文,节目益烦”,“可知本篇乃集上列诸文并载之者,是以多歧出也”。21换句话说,《洛阳伽蓝记》采用“合本子注”,亦即正文与事类子注搭配的组合模式,却因其多现“歧出赘文”,最终给读者带来了不少困惑。

事实上,沙畹撰、冯承钧译注《宋云行纪笺注》同样指出了上述问题。当读及“有如来昔作摩休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洛阳伽蓝记   慧生行传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86.html
文章来源:《宗教学研究》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