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成实 张剑光:东晋时期的钱币及其流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9 次 更新时间:2020-09-09 09:58:56

进入专题: 东晋   比轮钱   四文钱   剪轮钱   钱币流失  

朱成实   张剑光  

   摘    要:

   东晋时期各种钱币按形制大小大致分为“比轮”“四文”和“小钱”,但三类钱币在钱重和币值的对比上存在着较严重的失衡,引起了大规模的钱币流失。其中“比轮”钱主要以“货于夷人,铸败作鼓”的方式大规模消亡,“四文”钱被大量剪凿,而以“沈郎钱”为代表的熔铸“小钱”本就数量有限,又受到铸造者沈充参与“王敦之乱”被杀的影响而迅速退市。随着钱币持续大规模的流失,东晋社会的物资流通总量日益超过金属货币的供应量,实物货币在此过程中愈发走强,本就“钱既不多”的金属货币日渐式微,并最终引起了一场是否要“废钱用谷帛”的争论。

   关键词:东晋; 比轮钱; 四文钱; 剪轮钱; 钱币流失;

  

   东晋王朝统治的百余年间,官方未曾铸钱。《晋书》卷26《食货志》载: “晋自中原丧乱,元帝过江,用孙氏旧钱,轻重杂行,大者谓之比轮,中者谓之四文。吴兴沈充又铸小钱,谓之沈郎钱。钱既不多,由是稍贵。”①这一记载反映了当时钱币流通的基本情况。对于“孙氏旧钱”,前辈学者已指出并不限于三国时期孙吴政权的铸造钱币,而是包含了孙吴时期流通的各种钱币,不过关于东晋时期“比轮”“四文”“小钱”的形制和相互之间的比价,以及由此带来的钱币流失问题却仍值得关注,因为这是东晋经济史上的一个重要问题。本文拟就此作一些探索,如有不当,敬请方家指正。

  

   一东晋流通钱币的形制

  

   关于东晋时期的钱币流通,杜佑《通典》卷8 曰: “晋元帝过江,用孙氏赤乌旧钱,轻重杂行。大者谓之比轮,中者谓之四文。吴兴沈充又铸小钱,谓之沈郎钱。钱既不多,由是稍贵。”②此段文字与《晋书》记载基本相同,但将“孙氏旧钱”改为“孙氏赤乌旧钱”。“赤乌”为三国时期吴大帝孙权在位时期的年号。考诸史籍,孙吴曾于“赤乌元年春,铸当千大钱”。③杜佑特别强调“赤乌旧钱”,因为他认为东晋时期的“比轮”钱和“四文”钱主要是孙吴时期铸造并留存下来的“当千大钱”。

   杜佑对孙吴所铸“当千大钱”的形制也有描述,指其“径一寸四分,重十六铢”,④但他并未解释“当千大钱”到了东晋时期为什么会呈现出“比轮”和“四文”两种大小不同的形制。原因何在呢?

   我们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该钱在使用的过程中遭遇盗铸等原因而变小减重。洪遵《泉志》对孙吴政权所铸“当千大钱”形制的描述为: “旧谱曰: 径寸四分,重十六铢,文曰‘大泉当千’。”这与杜佑所述完全一致。但洪遵又在所加的按语中说: “此钱有二品,大者径寸五分,重十二铢六絫,篆书,字文夷漫,轮郭重厚,颇艰得之。小者径寸三分,重七铢二絫,世多有之。”①这二品都不属于“径寸四分、重十六铢”的那种大钱。不过洪遵谈到的“重十二铢六絫”和“重七铢二絫”的小二品也明确告诉我们,“大泉当千”确实有大小不同的形制。当代考古的测量结果则显示“大泉当千”钱“初铸时近20 克,以后不断减重,约为11 克,最轻至3. 5 克”。②按照1 克约合魏晋时期1. 75 铢换算,③“大泉当千”初铸时约有35 铢,减重后约有19. 3 铢,最轻的只有6. 1 铢。

   由上我们可以推出,“孙氏旧钱”中的“大泉当千”到了东晋时期仍在流通,此钱的大者被称为“比轮”钱,小者被称为“四文”钱。不过,孙权除了在赤乌元年( 238) 铸“当千大钱”外,还曾于此前的嘉禾五年( 236) “春,铸大钱,一当五百”。④《通典》记载为: “径一寸三分,重十二铢。”⑤《泉志》记载为: “旧谱曰: 径寸二分,重十二铢,文曰‘大泉五百’。”在大小上略有差别,但钱重一致,且“十二铢”的钱重和洪遵所记“大泉当千”二品中重“十二铢六絫”的小品相差无几。然而,洪遵在“大泉五百”的按语中却又说: “此钱径寸一分,重四铢六絫,今世有之。”⑥上博所藏的8 枚“大泉五百”则在14. 18 铢—9. 1 铢( 8. 1 克—5. 2 克) 之间,⑦都表明“大泉五百”也有大小不同的形制,该钱中的大者在东晋时期或许应属于“比轮”钱的范畴,小者则多数可归入“四文”钱的行列。

   东晋墓葬出土钱币较少⑧有研究者曾对建国后散见在《考古》《文物》杂志上有钱币出土的东晋墓葬进行了统计出土的钱币币种涉及秦汉至孙吴时期的多种类型,数量多在数枚至十数枚,最多一处是江苏镇江跑马山3 号墓,共出土钱币100 枚,皆为剪边五铢。⑨

   1973 年在江苏丹徒出土了约280 斤的东晋窖藏钱币,?瑏瑠包括西汉八铢“半两”和四铢“半两”,两汉“五铢”,新莽“大泉五十”“货泉”“布泉”,蜀汉“直百五铢”“直百”,孙吴“大泉当千”,以及通常被认为是蜀地制造的“定平一百”“太平百钱”,也有少量的十六国后赵“丰货钱”和成蜀“汉兴钱”,这批钱币中五铢钱占90% 以上,五铢钱中剪轮钱又占多数,这些剪轮钱不太可能都生产于东晋时期,但应主要属于“比轮”和“四文”之外的“小钱”,那些形制完整的五铢钱则应主要属于“四文”钱。五铢钱之外不到10% 钱币,其形制在不同币种之间、同种钱币之间,也是不完全统一。其中蜀汉“直百五铢”大的重9. 5 克( 16. 6 铢) ,当可归入“比轮”钱行列; 西汉八铢“半两”大的重4. 8 克( 8. 4 铢) ,?瑏瑡孙吴“大泉当千”重3. 5 克( 6. 1 铢) ,似可视为“四文”钱之属。

   可以推定的是,“孙氏旧钱”实为“孙氏流通旧钱”,是吴国流通钱币的统称,并不只是指当时铸造的那部分铜钱。通过以上考察,我们对于“比轮”钱和“四文”钱形制的认识应可再进一步: 东晋时期指称的“比轮”钱,可能以孙吴政权所铸“大泉当千”和“大泉五百”等钱币中的“大品”为主,但也包括一定数量的新莽“大泉五十”、蜀汉“直百五铢”等其它前朝“大钱”。“四文”钱既包括“大泉当千”和“大泉五百”中的大多数“小品”,也包括自两汉至三国时期铸造的各种“标准五铢钱”,①以及在形制上接近标准五铢钱的各种前朝“旧钱”。

   “比轮”和“四文”之外,还有“小钱”。除了前期的“沈郎钱”外,东晋其它形制的熔铸“小钱”在史籍记载中踪影难觅,而“沈郎钱”的铸造规模实际很小,且流通时间很短。考古发掘显示,东晋时期流通的“小钱”,其主体实际上并非“沈郎钱”一类的熔铸钱,而是被剪凿或磨鑢掉外廓的剪轮钱。

  

   二东晋流通钱币的币值

  

   关于东晋“四文”钱的币值,学界一般认为一枚“四文”钱约可当四枚“小钱”使用。彭信威先生提出: “所谓四文,大概是说一文可当小钱四文用。”②石俊志先生也指出: “‘四文’可能是说这种钱币可以当四枚小钱。”③然关于“比轮”钱的币值,目前未见学界讨论。

   《晋书·食货志》载孝武帝太元三年( 378) 诏曰: “钱,国之重宝,小人贪利,销坏无已,监司当以为意。广州夷人宝贵铜鼓,而州境素不出铜,闻官私贾人皆于此下贪比轮钱斤两差重,以入广州,货于夷人,铸败作鼓。其重为禁制,得者科罪。”④可见夷人获取铜钱的目的并不是将钱币用作商品流通中的交换媒介,而仅仅是为了“铸败作鼓”,也即把铜钱作为铸造铜鼓的“铜金属原材料”。

   从“铸败作鼓”的角度而言,把“比轮”钱、“四文”钱和“小钱”投入熔炉销熔以获取铜料,在技术上并无太大差别,但获得相同重量的“比轮”钱、“四文”钱和“小钱”,所需付出的代价却并不相同。“大泉五百”和“大泉当千”钱中的多数径大钱重,但因其铭文币值高达“标准五铢钱”的成百上千倍,故早在孙吴时期就已经出现了“钱既太贵,但有空名,人间患之”的情况,⑤到了东晋更不可能再以铭文币值进行流通,否则夷人在获取“比轮”钱并“铸败作鼓”的过程中,无论是从所获铸鼓原材料的代价还是从所获铸鼓原材料的数量上考虑,都必然会弃“比轮”钱而趋向“四文”钱乃至“小钱”。但当时的实际情况却是“官私贾人皆于此下贪比轮钱斤两差重,以入广州,货于夷人”,也即夷人更愿意购买“大泉当千”“大泉五百”等一类的大钱而非“四文”钱和“小钱”来“铸败作鼓”,说明“大泉五百”“大泉当千”等大钱在东晋时期已不再是据其铭文币值在实际经济生活中起作用,而只是当作一般钱币在使用,其含有铜金属的绝对量远较“四文”钱和“小钱”为多。

   以上文所述重35 铢的“大泉当千”和重5 铢的标准五铢钱为例,在两者含铜比例相近的情况下,1 枚“大泉当千”的含铜量和7 枚标准五铢钱相当。从作为“铜金属原材料”的角度看,在两者的市场比价为1∶ 7 的情况下将受到同等欢迎,也即1 枚“大泉当千”可以兑换7 枚标准五铢钱。如果两者之间的比价发生变化,例如变成1∶ 6 甚至更低,则市场必然会贵“大泉当千”而贱标准五铢钱。反之,如果比价变成1∶ 8 甚至更高,则市场必然贵标准五铢钱而贱“大泉当千”。不过“比轮”钱本身在形制和钱重上也有差别,1∶ 7 仅可作为一个上限的参考比值,如果我们取史籍中所言重“十六铢”或者考古测量所得减重至19. 3 铢的“大泉当千”和重5 铢的标准五铢钱对比,所得比值将变为约1∶ 3—1∶ 4,而该比值似应较1∶ 7 更为普遍一些。

   约当东晋孝武帝太元三年( 378) 后一个世纪的南朝齐武帝永明二年( 484) ,竟陵文宣王萧子良在上书中指出: “东间钱多剪凿,鲜复完者,公家所受,必须员大,以两代一。”①永明四年( 486) ,萧子良在上书中又提及: “泉铸岁远,类多剪凿,江东大钱,十不一在。公家所受,必须轮郭完全,遂买本一千,加子七百。”②萧子良所谓的“江东大钱”与东晋时期的“孙氏旧钱”,在概念上大致相当。这里“以两代一”和“买本一千,加子七百”,反映出至南齐时期一般意义上的“大钱”和“小钱”之间的比价大致在1∶ 1. 7 到1∶ 2 之间。东晋正处在“江东大钱”流失的高潮期,虽还不至于达到“十不一在”的状态,但形制最大的“比轮”钱已流失殆尽,留存至南齐时期的少量“江东大钱”其主体应该是“大泉五百”和“大泉当千”中的小品以及类似的其他旧钱,也即属于东晋时期的“四文”钱,甚至是品相相对尚好的“小钱”。此外,“东间钱多剪凿,鲜复完者”和“泉铸岁远,类多剪凿”,佐证了上文提出的东晋时期“小钱”的主体是剪轮钱而非“沈郎钱”之类熔铸钱的判断。

   以南齐“大钱”和“小钱”之间的币值比作为参考,我们认为东晋时期“比轮”钱和“四文”钱的比价基本不超出1∶ 2—1∶ 7 的范围,而较普遍的情况似应在1∶ 2—1∶ 4 之间。如果采用学界一般认为的一枚“四文”钱可当四枚“小钱”的观点,则“比轮”钱和“小钱”之间的比价大致在1∶ 8—1∶ 16 之间。当然,史籍中所谓“钱既不多,由是稍贵”的记载表明,即便是“小钱”的购买力也并不太差。

   虽然确定一个严格的比值并不现实且失于拘泥,但“官私贾人皆于此下贪比轮钱斤两差重”是可以肯定的。这反映出市场上较普遍地出现了贵“比轮”而贱“四文”乃至“小钱”的现象,说明“大泉当千”和标准五铢钱之间的市场比价不仅没有达到钱币铭文比值的1∶ 1000,甚至也没有达到二者钱重之比的1∶ 7 甚至是1∶ 2,也即“比轮”钱与“四文”钱乃至“小钱”之间在钱重和币值的对比上是失衡的,既没有按实际钱重的准确比率,也没有按钱币上的铭文规定来使用。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产生足够的利润空间,更不会满足“官私贾人”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竞相收集“比轮”钱并将其输入尚属蛮荒之地的广州以“货于夷人”的热情。

前已阐述,东晋时期流通的“小钱”虽包含了“沈郎钱”等熔铸减重钱,但主体是被剪凿或磨鑢掉外廓的剪轮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东晋   比轮钱   四文钱   剪轮钱   钱币流失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11.html
文章来源:史林. 2016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