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同祖:我和社会史及法制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 次 更新时间:2020-07-10 21:46:01

进入专题: 社会史   法制史   瞿同祖   自述  

瞿同祖  

   2020年是中国社会学研究的先驱林耀华、瞿同祖与费孝通三位先生的110周年诞辰,三位先生皆受教于燕京大学,与师长和同学一道,在1930-40年代亲历了燕京社会学矢志于社会学中国化之路的艰苦努力。从华北到西南边疆,燕京社会学以社区民族志为核心方法,采取实地调查与社会试验的方式,对内地城乡社区、民族地区的人文生态进行了深入探究。吴文藻和他的学生林耀华、费孝通和瞿同祖等,以及诸多共此理想的燕京社会学人,不仅代表了早期中国社会学以通达的心胸理解域外社会学的眼光,也代表了以社会学的思路重看、重写中国社会的传统与变革的精神。燕京社会学人不仅为社会学入中国奠定了根基,他们所树立的学术典范和精神品格,又通过北大社会学的发扬,不绝于缕,一直影响着中国社会学的发展,至今仍有待我们充分地尊重、认知和延续。北大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将自秋季学期始,陆续推出燕京社会学派学人专题,一方面回溯他们的研究历程、学术渊源,另一方面,也针对燕京社会学的经典研究,以学术传承的眼光加以重新归纳、对照和编排,希望引发学界与读者的思考。

   7月12日是瞿同祖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我们将先期推出一组文章,回顾瞿同祖先生的学术历程,重温他的思想遗产。今天,我们推送瞿同祖先生的自述文章《我和社会史及法制史》,收入《家学与师承——著名学者谈治学门径》第二卷,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

  

   我和社会史及法制史

  

   我1910年7月12日出生于湖南长沙。我祖父文慎公(鸿禨)生于1850年,岁在庚戌。我出生于庚戌年,故命名同祖。我生于阴历六月初六日,为天贶节,故字天贶,后改为天况。辛亥革命后,祖父挈全家迁居上海。我在沪入小学。

  

   我父希马公(宣治)先后在驻瑞士、荷兰等国公使馆任职。1923年于回国探亲途中卒于法国马赛。次年我叔父兑之先生迎养祖母来北京居住,挈我同行。我先后就读于育英中学、汇文中学。1928年母亲在沪病逝,奔丧辍学一年,故我晚一年毕业。1930年毕业时以优异成绩保送燕京大学。

  

   我主修社会学,选读以下课程:林东海先生的“社会学概论”,雷洁琼先生的“社会学原理”,许仕廉先生的“人口学”,杨开道先生的“农村社会学”和“统计学”,吴文藻先生的“人类学”、“家族社会学”及“西洋社会思想史”,张鸿钧先生的“社会工作”。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系著名教授派克(Robert E. Park)应邀来燕大讲学半年,开“社会学”一课,我也随同我系老师们及同学听课。吴文藻先生任系主任时,因我校无“社会史”课程,特邀北京大学教授陶希圣来校开“中国社会史”一课,我旁听了。陶著有《中国社会之史的分析》等书,并主编《食货》杂志。我常去拜访他,谈论古代社会组织,并请他为《中国封建社会》作序。不料抗战初期,陶竟丧失民族气节,追随汪精卫投降日寇。后又逃回香港,投靠蒋介石,作为“御用文人”。我深鄙其为人。

  

   瞿同祖先生祖父瞿鸿禨诗稿手迹,这首七律诗反映了文慎公初得长孙时的喜悦与期望的心情。

  

   我初入校时只是随班听讲,专业方向未定。我对历史发生兴趣,遂副修历史。选修了洪业先生的“史学方法”,邓之诚先生的“中国通史”和“秦汉史”,张星烺先生的“宋辽金元史”及张尔田先生的“史微”。

  

   除社会及历史两系课程外,我也选修了钱穆先生的“国学概论”,萧公权先生的“西洋政治思想史”,吕复先生的“比较宪法”,张东荪先生的“西洋哲学”,陆志韦先生的“心理学”,某位老师的“经济学”和郭云观先生的“法学概论”。

  

   我初入燕大时虽主修社会学,研究方向却未确定。最初想专攻农村社会学,后逐渐转向社会史专业。吴文藻先生除了开设课程外,并在《社会学界》、《社会学刊》、《社会研究》等刊物上发表了多篇论文,向国内读者介绍关于德国社会学、法国社会学、功能派社会人类学、社区研究等学科的发展和趋势。他的另一贡献是根据本系学生的才能和兴趣,择优培养了一批人才。学生到欧美何校深造、跟从哪一位导师学习,都作了精心的安排和推荐。例如李安宅、费孝通、林耀华等同学都成为杰出的学者。吴师因我古文有相当根底,对中国历史也有一定的基础,便决定培养我专攻社会史。社会及经济史家魏特夫(K. A. Wittfogel)自美来华访问吴师时,他介绍并推荐我给魏氏。在吴师的鼓励和指导下,我下定决心企图以社会学和社会人类学的观点和方法来研究中国社会史,希望能做出一点成绩,不辜负老师们的期望。

  

   我的大学毕业论文为《周代封建社会》,后以此稿为基础,加以补充和改写,以《中国封建社会》为硕士论文。导师为杨开道先生。这是我写作中国社会史的初次尝试。1937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90年代上海书店收入《民国丛书》。该书由日人田岛泰平及小竹武夫合译成日文,在东京出版(1942)。国内有若干大学以我书为参考书。罗隆基先生告我他在西南联合大学兼课时即以我书为主要参考书,并说若无此书,他便无法开课了。初入士林的我当时不免有受宠若惊之感。但我写此书时年纪尚轻,才疏学浅,对该书并不满意,自认是我著作中最不成熟的一本。我在美时,华盛顿大学拟请人译成英文,已译了一章。我认为无翻译出书的价值,便婉言谢绝了。可谓尚有自知之明。

  

   日寇发动侵华战争,攻占北平,成立伪政权。我不愿在敌伪统治下做顺民,便于1938年只身南下。在重庆街头巧遇杨开道师。他在贸易委员会任调査处处长,知我尚未找到工作,聘我为处员。呆了五个月,适吴文藻师和同学费孝通在云南大学成立社会学系,邀我前去,于1939年夏到达昆明。由社会、政经、法律三系合聘我为讲师,后升为副教授、教授。开设“中国经济史”、“中国社会史”及“中国法制史"三门课程。经济史一课由于史料丰富,易于搜集,撰写讲稿尚属顺利。

  

   我读过摩尔根的《古代社会》、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罗维(Robert H. Lowie)的《原始社会》(Primitive Society) 郭沫若的《中国古代之社会研究》、陶希圣的《中国社会之史的分析》和吕振羽的《中国社会史纲》等书。但中国社会史史料散见于各种古籍,浩瀚如烟海,搜集不易。虽有我叔父宣颖(兑之)先生的《中国社会史料丛钞》一书可以参考,但所搜集的资料究属有限,不能满足我的要求。主要仍靠自己的努力,于是广读正史、野史、家训、笔记、小说等书,搜索有关史料。撰写讲稿相当吃力,幸不负苦心,差强人意。1944年在西南联合大学社会系兼课,讲授“中国社会史”。

  

   瞿同祖1939年受邀加入老师吴文藻和同学费孝通创立的云南大学社会学系,图为1982年费孝通与原云大社会学系师生合影。

  

   我在燕京大学时,法律系无法制史一课,未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上乏师承,撰写讲稿难度更大。幸我少时读过亨利•梅因(Henry Maine)的《古代法》(Ancient Law)及《早期的法律和习俗》 (Early Law and Custom )二书,叹服其渊博精深,见解卓越,能成一家之言。又读维纳格勒多夫(Paul Vinogradoff)的《历史法学大纲》(Outlines of Historical Jurisprudence)。我对法律史的兴趣更为浓厚,颇有效颦之志,而力不从心,只得望书兴叹。我对社会人类学有了初步了解后,明白法律是文化的组成部分,亦是一种社会制度,有其特殊的功能,为人类学家所重视。如想对法律进行深入的研究,便有补课自修之必要,应认真阅读各人类学家有关法律的名著。因此陆续读了马林诺斯基(B. Malinowski)的《蛮族社会之犯罪与风俗》(Crime and Custom in Sav-age Society),罗布森(W. A. Robson)的《文化及法律之成长》( Civilization and the Growth of Law ),哈特兰(E. S.Hartland)的《原始法律》(Primitive Law),拉德克利夫—布朗(A. Radcliffe—Brown )的《原始法律》(Encyclopaedia of The Social Sciences ,Vol.IX)等书。深受启发,获益匪浅。因窃不自量,益有撰中国法制史之意。

  

   于是大量阅读现存的古代法典:《汉书》、《晋书》、《魏书》、《隋书》、《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宋史》、《辽史》、《金史》、《元史》、《新元史》、《明史》和《清史稿》中的《刑法志》,“十通”,各种《会要》及有关古代法律的著述。在云南大学任教时,着手撰写《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一书(吴文藻主编,《社会学丛刊》甲集第五种。商务印书馆,1947年;中华书局重印本,1981年,1996年)。

  

   法律是社会规范之一,它与风俗、习惯有密切的关系。它维护现存社会制度和道德、伦理等价值观念,并反映某一时期、某一社会的社会结构。法律与社会的关系极为密切。因此我们不能像分析学派那样,将法律看成一种孤立的存在,而忽略其与社会的关系。只有充分了解产生某一种法律的社会背景,才能了解这些法律的意义和作用;也只有考察法律在社会上的运用,才能了解法律的实施情况。我书便是运用上述观点,将法律与社会结合起来予以研究的一个创新的尝试,故命名为“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它既是一部法制史,也是一部社会史。书中家族、婚姻、阶级及巫术宗教等章显然都属于社会史范围。

  

   我指出我国古代法律的基本精神及主要特征表现在家族主义和阶级概念上。二者是儒家意识形态的核心和中国社会的基础,也是古代法律所着重维护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秩序,在法律上占极为突出的地位。

  

   我书讨论了儒、法二家思想。关于儒家思想对中国古代法律的影响问题,我书出版后,我的看法有进一步的认识和发展。适北京大学为五十周年校庆,筹备出一纪念文集。罗常培先生当时也在纽约,约我写稿。我就此问题写了《中国法律之儒家化》一文(1948)。秦、汉法律是法家所制订的,代表法家精神。汉儒撰写法律章句来解释法律,并以经义决狱。法律在一定程度上已为儒家思想所左右。我这篇论文指出魏、晋、南北朝的法律为儒家所制订,他们逐渐将儒家提倡的“礼”掺入法典,至唐而集其大成。法律之儒家化实为中国法律发展史上最重要之大事,从此改变了法律的本来面目,形成礼、法结合的体系。法律于是为儒家思想所支配,成为统治阶级维护礼教的工具,用以维护儒家所提倡的社会秩序。

  

通过吴文藻先生的介绍,我与魏特夫有一面之缘。后来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成立中国历史研究室。1943年费孝通先生应美国国务院之邀赴美访问,晤见魏特夫时为我联系,魏氏来电邀请我去该校任研究员。我偕同妻赵曾玖及子女二人于1945年春抵达纽约。王毓铨先生和我的任务均为汉史的研究。他的课题为经济史,而我的研究范围则限于社会史。美国汉学界当时流行的一种体例是于正史中捜集有关资料,选译后旁征博引,加以注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史   法制史   瞿同祖   自述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大师与经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64.html
文章来源:《家学与师承——著名学者谈治学门径》第二卷,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