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伟:明清族谱中的远代世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2 次 更新时间:2020-05-22 13:53:47

进入专题: 宋代   明清   士大夫   族谱   世系  

刘志伟  

   摘    要:

   明清以来修撰的家族谱中“始祖”以前世系的记事, 开创了宋以后族谱范例的欧氏谱与苏氏谱的内容体例, 明代中期以前士大夫有关祖先世系的记忆, 表明宋明之间族谱基本上是以小宗宗法为基础编成的, 因而宋明时代始修族谱中构成世系群体的祖先, 一般都以高祖为始祖。由此可推知, 后来大多数族谱中始祖之上的世系, 其实并不可能有真实的记录为凭。同时, 宋明之间的士人, 一方面反对远攀华胄, 牵合附会, 另一方面又主张姓族源流不可不考, 致力于远代世系的追寻, 以致世人修谱时竞相仿效, 莫不以攀援附会为尚。于是, 明清族谱中的远代世系, 成为明清以来散漫开来的一种特殊的历史记忆方式, 今人以这些记录为研究资料, 尤应以这一特性为出发点。

   关键词:宋代; 明清; 士大夫; 族谱; 世系;

  

   明清以来修撰的家族谱, 大多数以宋代以后的祖先为始祖, 但同时也往往不惮其烦地追溯始祖以前的远代祖先, 一些族谱甚至把远代祖先的记事作为族谱内容的主体。族谱越具规模, 记事就越完备, 由罗列名人, 到串连成谱;修撰越晚近, 溯代就越久远, 由汉唐而上, 远至唐虞三代;林林总总, 蔚为大观。治谱之人, 或信其为古史而不吝笔墨, 或斥其虚妄而弃置不理;史家则素知此类记事既非附会杜撰, 亦不过移录旧史, 从不以为证史之凭。然而, 在族谱中叙述远代世系, 并非只是少数酸儒文侩之所为, 许多儒宗名家编撰的族谱, 亦不吝笔墨, 历数世胄。如在清末民国时期公认为族谱之典范的南海九江朱次琦编撰的《南海九江朱氏族谱》中的《宗支谱》首卷, 就在“族姓源流”的名目下, 将本族远代祖先追溯至颛顼。据云, 颛顼后裔有一人名安, “周武王克商, 封安苗裔峡于邾为附庸”, “战国时为楚所灭, 邾既失国, 子孙去邑为朱氏”, “厥后枝条繁衍”, 之后名人辈出, 至魏晋时“族望冠东南, 遂为天下右姓”。接着, 《族谱》的记叙由“族姓源流”转到与本族宗支连接起来, 述曰:

   晋祚播迁, 衣冠南徙, 遂有逾岭居始兴者……沿唐逮宋, 门才不坠。元祐时, 有司法参军缨;崇宁时, 有广州司理宗俞;嘉定时, 有新喻尉晞父;宝祐时, 有恩州文学廷直, 并繇廷试特奏通籍南雄州保昌, 族属乃霦霦昭曜岭海间……度宗咸淳末保昌民因事移徙, 有讳元龙者, 与弟元凤元虎, 浮海南下, 散居九江上沙及清远潖江铁头岗新会水尾等处, 而九江上沙乃元龙公之族也。

   如此记述, 既然为从朱九江这样的大学者到乡村士人纂修谱牒所重, 就不应简单视之为虚文饰词, 其所表露着的文化风习, 研究族谱者或有稍加留心之必要。

   现今传世族谱, 始祖及其以下分支的谱系, 最早也只始于宋代以后。此一事实, 皆因近世族谱, 实为宋代以后的创制, 此乃学界共知之事实。湛若水《甘泉先生文集》 (嘉靖十五年刻本) 内篇卷之6《叙谱》云:

   族谱之作, 其起于中古乎!宗坏而后谱作, 谱作而后分明, 分明而后义生, 义生而后礼行, 礼行而后祖尊, 故人伦正而风俗厚矣。是故正名分, 兴礼义, 莫大乎谱。

   甘泉所言“起于中古”之“谱”, 是宗法废坏之后的产物, 也就是我们今日能见之近世族谱。中古之前, 亦有另一种谱牒, 然仅见于少数士族世家, 欧阳修《欧阳文忠公集》 (四部丛刊影印元刻本) 之《集古录跋尾》卷2《后汉太尉刘宽碑阴题名》记曰:

   右汉太尉刘宽碑阴题名。宽碑有二:其故吏门生各立其一也。此题名在故吏所立之碑阴, 其别列于后者, 在宽子松之碑阴也。宽以汉中平二年卒, 至唐咸亨元年, 其裔孙湖城公爽以碑岁久, 皆仆于野, 为再立之, 并记其世序。呜呼!前世士大夫世家著之谱牒, 故自中平至咸亨四百余年, 而爽能知其世次如此之详也。盖自黄帝以来, 子孙分国受姓, 历尧舜三代, 数千岁间, 诗书所纪, 皆有次序, 岂非谱系源流, 传之百世而不绝欤。此古人所以为重也。不然, 则士生于世, 皆莫自知其所出, 而昧其世德远近。其所以异于禽兽者, 仅能识其父祖尔, 其可忽哉。唐世谱牒尤备, 士大夫务以世家相高, 至其弊也, 或陷轻薄, 婚姻附托, 邀求货赂, 君子患之。然而士子修饬, 喜自树立, 兢兢惟恐坠其世业。亦以有谱牒而能知其世也。今之谱学亡矣, 虽名臣巨族, 未尝有家谱者, 然而俗习苟简, 废失者非一, 岂止家谱而已哉。嘉祐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书。

   欧阳修据刘宽碑阴刻记之世次推断“唐世谱牒尤备”, 事实是否如此, 非本文所论范围, 暂不深究, 但汉唐时谱牒, 与宋以后之族谱并非一物, 当毋庸置疑。更重要的是, 欧阳修所言已经清楚显示, 宋以后的士大夫, 与前代士族并无直接联系, 即或有联系, 亦亡其谱牒, 不明来处。这一事实, 在宋儒言论中屡见不鲜, 与欧阳修同时创制族谱规范的苏洵, 亦尝言其编撰《族谱》之宗旨, 苏洵《嘉祐集》 (《四部丛刊》影印无锡孙氏小绿天藏影宋巾箱本) 卷13《谱例》曰:

   古者, 诸侯世国, 卿大夫世家;死者有庙, 生者有宗, 以相次也, 是以百世而不相忘。此非独贤士大夫尊祖而贵宗, 盖其昭穆存乎其庙, 迁毁之主存乎其太祖之室, 其族人相与为服, 死丧嫁娶相告而不绝, 则其势自至于不忘也。自秦、汉以来, 仕者不世, 然其贤人君子犹能识其先人, 或至百世而不绝, 无庙无宗而祖宗不忘, 宗族不散, 其势宜亡而独存, 则由有谱之力也。盖自唐衰, 谱牒废绝, 士大夫不讲, 而世人不载。于是乎, 由贱而贵者, 耻言其先;由贫而富者, 不录其祖, 而谱遂大废。昔者, 洵尝自先子之言而咨考焉, 由今而上得五世, 由五世而上得一世, 一世之上失其世次, 而其本出于赵郡苏氏, 以为《苏氏族谱》。

   由是可知, 在唐代以前, 贵族阶级或尚能记录其先世历史, 但到苏洵的时代, 即使士大夫阶级亦失其先世世系的历史记忆, 对于大多数庶人出身的新兴士大夫家族来说, 更是如此。故苏洵编《族谱》只能记其高祖以下世系, 苏洵《嘉祐集》卷13《族谱后录上篇》曰:

   ……其后至唐武后之世, 有味道立, 味道圣历初为凤阁侍郎。以贬为眉州刺史, 迁为益州长史。未行而卒。有子一人, 不能归, 遂家焉, 自是眉始有苏氏。故眉之苏, 皆宗益州长史味道……自益州长史味道至吾之高祖, 其间世次皆不可纪。而洵始为《族谱》以纪其族属。《谱》之所纪, 上至于吾之高祖, 下至于吾之昆弟, 昆弟死而及昆弟之子。曰:呜呼!高祖之上不可详矣。自吾之前, 而吾莫之知焉, 已矣;自吾之后, 而莫之知焉, 则从吾《谱》而益广之, 可以至于无穷。

   然而, 当时的士大夫阶级, 对追述先世来历怀有浓厚的兴趣。苏洵就说, 自己“既为族谱, 又从而纪其所闻先人之行”, 并把编撰族谱同让后人不至于忘其祖先、使本出一人之身的兄弟“未至于途人”的目的联系起来, 从而达到“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的效果。由宋明之后的士大夫族谱这种理念, 我们可以把握到宋以后的族谱隐含着一个固定的结构, 即由可逐代查考的继嗣线连接起来的近世系谱和“所闻先人之行”两部分构成。这两个部分, 在宋明时期仍属少数的编撰族谱的高层士大夫中, 往往可以清楚区分开来。被后世奉为圭臬的欧阳修《欧氏谱》和苏洵《苏氏谱》就都是把两部分区分得非常清楚的。苏洵《嘉祐集》13《苏氏族谱》言:

   苏氏《族谱》, 谱苏氏之族也。苏氏出于高阳, 而蔓延于天下。唐神龙初, 长史味道刺眉州, 卒于官, 一子留于眉。眉之有苏氏自是始。而谱不及焉者, 亲尽也。亲尽则曷为不及?谱为亲作也。凡子得书而孙不得书, 何也?以著代也。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高祖, 仕不仕, 娶某氏, 享年几, 某日卒, 皆书, 而他不书, 何也?详吾之所自出也。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高祖, 皆曰讳某, 而他则遂名之, 何也?尊吾之所自出也。《谱》为苏氏作, 而独吾之所自出得详与尊, 何也?《谱》, 吾作

   苏洵在这里明确把远代祖先的来历与“谱为亲作”的世系区别开来, 远代的祖先因为“亲尽”“而谱不及”, 谱所书世代只是“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高祖”。这种以小宗宗法所奉祀的代数为谱系记录的范围, 是宋明时期很多士大夫所采用的族谱编撰原则, 苏洵称之为“小宗谱法”。虽然苏洵同时也另行拟定了大宗谱法, 但自己并没有付诸实践。值得注意的是, 无论是苏洵还是欧阳修, 他们在创制族谱时, 将同代人连属成为世系群体的系谱, 实际上是以高祖以下为主体的。至于高祖之上的世系, 苏氏谱明确说是“其间世次皆不可纪”;而欧氏谱虽上溯了九世, 仍明确以断自高祖的原则为“谱图之法”。《欧阳修全集》 (中华书局2001年点校本) 卷74《欧阳氏谱图序》云:也。

   姓氏之出, 其来也远, 故其上世多亡不见。谱图之法, 断自可见之世, 即为高祖, 下至五世玄孙, 而别自为世。

   细读苏氏谱和欧氏谱, 虽然其中都追述了一番远代祖先的源流, 但是实际上都没有能够把远代祖先与近世祖先之间的系谱关系严格地接续起来, 苏洵所作的谱图很清楚地表明是从苏洵的高祖开始的, 对于高祖之前的祖先, 苏洵只能感慨曰:“呜呼!高祖之上不可详矣。自吾之前, 而吾莫之知焉, 已矣”。欧阳修作的《谱图》复杂一些, 历经多人修订, 有不同的版本, “其间世次与表又多差殊”, 已经很难判断哪些真正出自欧阳修自己之手。不过, 就现在可见的文本来看, 《谱图》的谱系也是断续的。从萧齐时的景达至唐代的琮之间的世系, 与欧阳修从自己一代出发, 向上一代代接续起来的世系之间是中断的。欧阳修用一句“琮以下七世, 谱亡”来连接, 已经明白无疑地显示出这是两段并不能接续起来的谱系。至于欧阳修从自己一代连续地上溯的谱系, 虽然包括了9个世代, 但其实他只把属于其高祖讬之子孙的同代族人收入《谱图》之中, 讬之前的四代, 则根据他定的“上自高祖, 下至玄孙, 而别自为世”的“谱图之法”来记录。也就是说, 由欧阳修编撰的《谱图》而连属起来的世系群, 仍然是以高祖以下子孙为范围的。事实上, 欧阳修的《谱图》多个版本之间对于其高祖之前数代的祖先的人数和名字有数处异文, 如果不是刻意篡改, 也可以相信本来是出自口传的记忆。可以推测, 欧阳修编《谱图》的时候, 是没有早前的很确切的文字记录作为依据的, 以至他自己及其后人要一再修订。这种情况, 在相信有可能为欧阳修手书的写卷《欧阳氏谱图序》中 (以下文字录自王鹤鸣《国宝〈欧阳氏谱图序〉简介》, 《图书馆杂志》2003年第4期;宋人欧阳守道则认为此卷非出自欧阳修手笔, “疑其为公家童幼之所书, 初学而习公字体者, 莫知其的为谁矣。”见欧阳守道《巽斋文集》卷19《欧公帖》) 讲得很清楚:

   自唐末之乱, 士族亡其家谱, 今虽显族名家, 多失其世次, 谱学由是废绝。而唐之遗族, 往往有藏其旧谱者, 时得见之。而谱皆无图, 岂其亡之, 抑前世简而未备欤?

   这里道出的是欧阳修编撰族谱时代的一般性事实, 由此可知, 在欧氏谱和苏氏谱中, 关于远代祖先的记述和近世世系的记录, 有完全不同的来源, 是两类截然不同的历史记忆。同时也证明了, 宋明之后的族谱, 与汉唐间的谱牒或氏族志一类典籍, 中间本来存在断裂, 并非一脉相承的记录。

有记载说, 略早于欧苏的范仲淹亦有编撰家谱, 明代有人看过据说源自范仲淹编家谱的《范氏家乘》, 读后“深叹先生之世泽何其原本之深固而流裔之长且久也” (见吴伯宗《荣进集》卷4, 《范氏族谱序》) , 但其实该《家乘》也显示出同样的事实。明叶盛《水东日记》 (中华书局1980年点校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代   明清   士大夫   族谱   世系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417.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 , Academic Research 2012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