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rich Drobnig:论物权变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20 次 更新时间:2006-12-08 00:36:48

进入专题: 物权法  

Ulrich   Drobnig  

  (德)Ulrich Drobnig 著** 于海涌 译***

  

  一.介绍性评述

  

  在本文中,物权变动这一题目必须限定适用于因合同而引起的所有权转移,从而排除法定转让(例如:继承)之情形。基于合同而引起物权变动,其经济上的重要性和法律上的复杂性已至为明显:它通常(虽然并不是永远)表明财产的归属关系从一个自然人或企业转移给另一个自然人或企业的变化过程。市场经济有赖于这种财产归属关系的变化,以便于市民和专业的市场主体自由选择如何发挥其财产的价值。

  物权变动因合同当事人的自愿而生效,这是市场经济的具体体现。从法律上讲,物权变动只是结果,其基础则为合同,因此基于合同而引起的物权变动就处于合同和物权的十字路口上。正如我们马上就要发现的,物权变动的这种特征是法律对其加以调整中的重大障碍之一。

  一个只熟悉本国法律制度的律师可能会认为,基于合同而引起的物权变动是一个相对易懂的问题,假如说它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那么至少任何法学专业的学生在一年级就应该掌握其主要规则。然而,经过比较观察以后,你马上就会发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难:不仅关于物权变动的基本规则在不同的欧洲国家里相距甚远,而且很显然你还必须考虑大量的补充规则才能对物权变动有一个真实全面的认识。

  考虑到法律上的复杂性,在本文的研究中还必须作出进一步的限定:本文只适用于有形动产的转让,不包括不动产和无形财产的转让,例如金钱请求权(或债务)的转让就被排除在外。

  

  二.有争议的三个问题

  

  对物权变动的基本规则进行简单的比较分析后,你就会发现在基本原则方面有许多令人不安的分歧。如果从涉及物权变动的三个基本的争议问题入手进行分析检讨,那么关于适用不同物权变动原则的重要性和现实意义就会格外清晰[1]。

  第一个问题涉及转让财产所有权的基本要求问题,这也是最基本的分歧,即:财产所有权从卖方转让给买方,其仅仅根据当事人之间的合意,抑或除了当事人的合意之外还必须交付转让的标的物?对这两个基本法律原则的不同选择通常被简化为合意原则和交付原则。许多著作中把这个问题看作是这个领域的唯一的争议[2]。然而,对这个分歧它们既没有正确无误地陈述,也没有进行详尽无遗的论证。

  第二个问题是,在当事人间的主合同(例如买卖合同)关系中是否存在或有必要抽象出物权合同(real agreement)。这是当事人之间的附属的合同,或者辅助性合同,其唯一的目的是决定交付是向买方移转所有权抑或仅仅移转占有(或其他权利)。如果认为交付就足以移转所有权,那么这种解决方案就被称为单一原则;如果认为交付仅仅移转占有,尚需一个附属合同才能移转所有权,这个解决方案则被称为区分原则。因为附属合同涉及到交易的物权问题,因此它被称为“物权合同”[3]。这个辅助性的合同是否需要,取决于其适用哪一个国家的法律。法律可以规定买卖合同依法可以将所有权转让给买方。相反,法律也可以规定,它仅仅为卖方设定了一个转移所有权的义务,所有权并不发生转移。在采取区分原则的情况下,物权合同对于卖方将所有权转移就不可或缺了。

  第三个问题是针对采取基础合同与所有权转移作出区分的国家而提出的,即:基础合同(underlying contract)和物权合同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尤其是,基础合同无效能否自动导致引起物权变动的物权合同也无效?抑或通常由物权合同自身来决定其效力?第一个方案被称为有因性原则(the principle of causality),第二个方案被称为无因性原则(the principle of abstraction)。

  如果对这些高度抽象的原则进行比较研究仅仅限于对这些原则本身进行讲解、对比和评价,这样将会得出毫不可靠的和令人误解的结论。相反,要想对这三个颇有争议的基本问题进行冷静分析和正确评价,必须把每一个基本原则的一些附属规则和补充规定一并加以研究。

  

  三.合意原则抑或交付原则

  

  (一) 合意原则

  1. 合意原则的基本原理

  根据合意原则,财产所有权因当事人订立具有所有权转让意思的合同而由转让人移转给受让人。

  合意原则为1804年《法国民法典》所首创。这个原则在《法国民法典》的财产法和合同法的各种规定中均对这一原则进行了一致清晰的表述。《法国民法典》第711条规定:“财产所有权,得因.....债的效果而取得或转移”。另外,《法国民法典》中关于合同的一般规定[4]、买卖合同[5]以及赠与的接受[6]这三个条文的规定也明确表明,即使财产没有交付,财产所有权仍然发生转移。比利时和卢森堡采纳了《法国民法典》的解决方案,意大利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意大利民法典》第1376条)。

  英国的货物买卖立法也采用了合意原则,尽管它采用了差异更为明显的方式。《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7]将合同区分为绝对买卖合同(absolute contract of sale)和附条件买卖合同(conditional contract of sale)。绝对买卖合同是一个买卖,即出卖人把货物的所有权在订立合同时就转移给买受人。附条件的买卖合同其实只是一个买卖的合意,基于该合意出卖人同意在将来某一时间或在某种条件下将货物的所有权转移给买受人[8]。显而易见,货物所有权转移的时间对买卖合同属于何种类别有重大影响,而合同当事人的意思是判断买卖合同种类的关键标准。如果当事人没有在合同中明确其意思,则法律就根据一些客观事实作出推断以弥补合同中的意思欠缺,最为重要的确定当事人意图的依据就是第18条中规则1的规定。如果是一个不附任何条件的买卖合同,所有权在合同订立时即发生转移[9]!

  2. 关于合意原则的补充规定

  英国法和意大利法的制定比法国民法典要晚得多,它们的法律规定中对合意原则有三个颇有用处的改进规则值得注意,这三个改进规定在法国法中也有所暗含,所以可以说,在每个采用合意原则的国家里这些规定都被接受。

  (1)英国和意大利这两个国家的法律规定,合意原则只适用于特定物的所有权转让[10]。而且,这种规定的内在逻辑是以订立合同时[11]该特定物必须存在而且必须属于出卖人所有为先决条件[12]。

  (2)英国的法律规定特别强调当事人转让所有权的意思的重要性[13]。这个规则的一个重要适用方式就是所有权保留买卖合同。根据所有权保留买卖合同,买受人直到全部付清了货物的价款(或履行了其他债务)时所有权才转移给买受人。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不准备在此将作进一步深入的研究,因为它涉及担保物权的广阔领域[14]。

  (3)意大利的法律规定中明确要求当事人的合意必须合法有效[15]。

  3. 合意原则的适用

  根据合意原则而发生物权变动必须受一些限定条件的约束。不考虑这些限定条件就不能把握合意原则的真正适用范围。

  (1) 种类货物(generic goods)与未来货物(future goods)

  如前所述,根据合意原则而发生物权变动只有在适用于特定现存货物时才能有效[16]。种类物的所有权只有在划拨在合同项下(appropriated to the contract)以后才转移给受让人[17]。如果买卖的货物要通过独立承运人运送给买受人,那么通常认为在交付给承运人时货物被划拨在合同项下[18],这通常被视为是把货物交付给买受人占有。未来货物所有权的转移规则与种类货物的转移规则基本一致[19]。

  (2) 对内效力(effect inter partes)

  依当事人的合意即可发生的物权变动在当事人之间具有完全的效力。法国关于买卖的法律[20]对此规定非常明确,英国1979年货物买卖法中也可以间接地推导出这一结论[21]。然而,对于第三人而言,情况就大相径庭了。

  (3) 对第三人的效力(effects vis-à-vis third persons)

  根据合意原则的规定,仅依当事人意思而无需交付所有权即可在出卖人和买受人之间发生转移[22],这显然意味着所有权转移不能对第三人发生完全的效力。事实证明的确如此。目前,所有的法国法学家对所有权转移在当事人之间和对第三人的效力均加以区分[23]。我们将连续讨论在标的物因合意而发生所有权转移以后,占有标的物的出卖人将标的物转让给第三人、不占有标的物的买受人将标的物转让给第三人以及出卖人或买受人破产时所有权转移的效力问题。

  (i)占有标的物的出卖人(seller in possession) 将标的物转让给第三人

  在英国和法国,虽然出卖人不再是所有权人,但占有标的物的出卖人将之转让给他的第二个买受人(a second buyer)时,在某些情况下这种转让仍被认为有效。如果符合以下两个条件,第二买受人的权利就可以优先于第一买受人:首先,财产必须已经交付给第二买受人;其次,第二买受人必须“善意且对前一个买卖不知情”[24]。意大利也普遍适用这一规则[25]。

  (ii)未取得占有的买受人 (non-possessing buyer) 将标的物转让给第三人

  不占有标的物的买受人可以成为所有权人,有权对标的物加以处分,因此他可以将所有权转让给他的第二买受人(a sub-buyer),当然,第二买受人也不可能取得占有。从转让的法律后果来看,第一出卖人可以抗辩第一买受人的权利同样可以有效抗辩第二买受人,第一出卖人也仍然有权利根据原合同的规定占有标的物。

  另外,英国法和法国法都赋予未获付款的出卖人保有货物的留置权以及停止交货权[26]。然而这些权利对第一买受人处分标的物并无影响[27]。在英国,出卖人可以通过转卖货物的方式行使其权利;第二买受人可以获得“一个完好的可以对抗第一买受人的所有权”[28]。

  (iii)出卖人破产

  在英国和法国,未取得占有的买受人在出卖人破产时可以以所有权人的身份对其所买的货物主张权利[29]。然而,如果出卖人在破产时仍未获得付款,则出卖人对货物的保留权(the right of retention)优先[30]。

  (iv)买受人破产

  如果买受人破产,英国和法国关于买卖的法律对此的规定也是一致的。如果买受人在破产时基于所有权向出卖人要求交付货物,而出卖人仍占有货物且尚未获得付款,则出卖人就可以行使其留置权 (lien) 或保留权,直至把货物转卖,而第二买受人不仅能够取得货物的所有权,而且可以对抗第一买受人[31]。

  4. 小结

  在合意原则下,虽然货物的所有权根据当事人的合意而发生转移,但出卖人占有标的物并予以处分时,未取得占有的第一买受人势必就处于被动的地位,除非第二买受人取得时具有恶意(mala fide)。在出卖人破产时,买受人如果仍未向出卖人付款,则买受人不能对货物主张权利,而出卖人则可以合法有效地将财产出卖给第二买受人。尽管根据合意原则,第一买受人在未取得占有时就已经取得所有权并可以加以处分,但如果第一买受人将标的物转卖给第二买受人,对出卖人的上述权利却毫不影响。在第一买受人破产时,未获付款的出卖人仍可依据其保留权(right of retention)有效地将属于买受人所有的货物转让给第二买受人。买受人的地位只有在货物交付以后才能明显改善,只有完成交付,出卖人(转让人)才无法再进行有效的处分,买受人(受让人)才不会再丧失其在交易中已经取得的财产所有权。

  根据合意原则,财产所有权的转让实际上是分两个阶段进行的:当只有转移所有权的意思而没有交付时,当事人之间转移的仅仅是一个不具有对抗第三人效力的所有权;只有在财产交付以后这个不能对抗第三人的所有权才具有完全的效力。

  英国和法国的法学家批评认为,罗马法采用“意思加交付”转移所有权的方式相对比较简单,而合意原则这种实际上分两个步骤转移所有权的方式“极端复杂”[32]。他们指出,在合意原则下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实际上已变得并不重要了[33]。的确如此,所有权的转让依据的是法律(ex lege)而不是合同 (ex contractu),,从这个角度来看,合意原则这一概念实际上是词不达意的。对合意原则最强烈的批评可能来自于比利时的学者De Page, 他在文中把他的批评总结为:“人们放弃了基于合同而转让所有权的法律效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物权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