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伊朗杂记(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90 次 更新时间:2020-03-29 22:38:43

进入专题: 伊朗  

史啸虎 (进入专栏)  

伊朗里海行及其联想

   年轻时看地理书就得知,里海(Caspian Sea)是地球上最大的湖泊,面积有近40万平方公里,居然比北美五大湖加在一起还大一半。据说上古时期里海是地中海的一部分,所以也叫海迹湖。为此,我也想过何时能有机会去里海看看。后来到了伊朗,我的这种想法也就更强烈了。

  

   伊朗北部背靠里海,其实从德黑兰朝北翻一座山,即东西走向、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厄尔布尔士山,就到了里海。里海沿岸地区是伊朗的一块风水宝地,因为这里没有戈壁、盐漠和干旱,而是一片平原,虽然面积狭小,但也风调雨顺(类似于地中海气候,年降水量高达1000-1200毫米),阡陌纵横,年产稻谷近300万吨,而且稻米质量很高,市场价格也远高于进口的泰国大米。我在《伊朗杂记》(2)一文中对此有较为详尽的介绍。

  

作者站在里海边,摄于1990年中秋

  

  

   在伊朗期间,我去过里海两次。一次是1990年秋,另一次是1992年秋。第一次我是与胡家博先生领衔的伊朗卡尔赫河零号坝项目组的部分工程师一起去的(有关胡先生的情况前几集中均有较为详细的介绍),目的就是散心。去时恰逢那年中秋。那天傍晚,我站在里海岸边,面对辽阔无限、涛声低徊的里海,望着天上一轮初升的又大又圆的明月,口占了一首五言诗,抒发了自己当时的心情。具体如下:

  

   五言

   《里海中秋》

  

   碧水连千里,星空映沃畴。

   海边观朗月,异国度中秋。

   本是团圆日,孤身望九州。

   何时能醉酒,一解思乡愁。

  

   注:平水韵下平十一尤。此诗1990年中秋之夜作于里海岸边。此处作了修订,居然像一首五律了。

  

   这首诗中的中秋夜景也就是白描,个中意境稍显单薄平淡。这是因为当时一个人在伊朗待了半年,面对里海这么一个景色虽然很美但因了解不多仍觉陌生而寂寥的异国环境,自己的心情还是有点怅然。不过第二次去里海,心情就不一样了。

  

   第2年,因中标的水利水电设计咨询项目比较多,从国内又来了一批水利水电专家,其中两个项目由中国治淮委员会副主任谭福甲先生负责,其余项目组成员则由中国治淮委员会专家为主,辅之以安徽水利水电设计院、南京水文研究所和湖北省水利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们。这些水利研究机构都是国内水利专业领域技术实力最强的单位。想一想上世纪后半叶陆续建成的新安江水库、梅山水库、响洪甸水库、佛子岭水库以及葛洲坝水利枢纽就知道了。

  

   这些专家们也很了不起。比如,谭福甲先生身材高大挺拔,为人内敛和善,今年90岁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毕业于南京大学土木系,长期从事淮河水系工程项目的水利设计工作,曾负责梅山水库溢洪道、磨子潭水库泄洪隧洞以及几大水库的枢纽——六安横排头过水土坝等工程的主设计。谭先生也是胡家博先生的老朋友,同为中国水利界元老和翘楚,听说伊朗有需要,60岁出头的他便立即带了一些部属和学生来到了德黑兰与胡先生他们相会了。

  

   在伊朗这个异国他乡连续工作了一年多,确实很辛苦。到了1992年秋,当谭先生他们的项目告一段落可以调休几天时,我问他们是想去伊斯法罕还是到伊朗其他什么地方看看?没想到几位专家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伊斯法罕下次去,这次就先到北边的里海看看吧。

  

   谭先生他们想先去里海看看?从德黑兰往南走确实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古迹,虽然设拉子或胡泽斯坦远了点,时间上有点紧,但伊斯法罕也有不少古波斯的历史遗存值得一看的。他们既然要去里海,那就得做好准备。于是我便请办事处同仁们落实车辆和里海住宿事宜,自己则设法找一些有关里海的资料先看看,总比像自己上次那样糊里糊涂去旅游要好些。

  

   当时没有网络,寻找资料比现在困难得多。好在驻伊朗大使馆驻伊朗文化处有不少有关伊朗历史的书籍和资料。当时使馆文化专员任维夫,为人慷慨豪爽(《我在伊朗下围棋》一书中披露的那张中日韩三国围棋比赛现场的照片就是他拍的),得知我想了解有关波斯与里海相关历史后,一下子给了我一沓子资料,有书也有活页资料。

  

谭福甲先生(左二)等水利专家与作者夫妇(右一和右三)合影,摄于1991年春


   我当时要求不高,只想旅游时有备无患,多了解一些有关里海的历史和地理知识总是好的,于是急用先学,囫囵吞枣,结果也只了解了一个大概。不过也就是这样一些零碎的知识片段,让我是次里海行感到比较充实,后来在关注和研究伊朗与里海历史关系的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历史现象:由于俄罗斯及其前苏联的扩张,伊朗最近300年的历史遭遇与我们中国又是何等相像啊!

  

   与中国汉族王朝一样,古代波斯也曾多次遭受异族入侵和统治。比如,14世纪到17世纪中叶,中国汉民族就驱逐了蒙古人近百年的统治——元朝,建立了继秦、汉、唐、宋之后的第五个统一的汉民族王朝——明朝。而波斯人则于16世纪初到18世纪中期赶走并推翻了也是蒙古人的王朝——帖木儿帝国,建立起萨法维王朝,即继阿契美尼德、帕提亚、萨珊波斯人王朝之后的第四个统一的由波斯民族建立的朝代。

  

   有意思的是,与汉民族的明朝最后被中国东北部的少数民族满族政权——大清所灭一样,波斯民族的萨法维王朝最后也是被其东北部的一支少数民族——恺加人灭掉了并建立了大一统的恺加王朝。不仅如此,之后由于西方列强,尤其是沙皇俄国的形同血与火的扩张,伊朗恺加王朝在18和19世纪的命运与中国大清王朝的几乎同出一辙,也被同一个北方国家——俄罗斯侵吞了大片的国土,而且迄今也未能收回。有关里海的具体历史演变故事后面再叙,下面还是先继续我们的里海之行吧。

  

   从德黑兰到里海得越过其北边那座厄尔布尔士山(Elburz Mountains)。此山的最高峰叫达马万德峰(Demavend Mount),5604米高,也是喜马拉雅山脉以西世界上的最高峰,位于德黑兰东北约60公里的地方,是一座死火山,曾被传说是远古洪荒时代诺亚方舟的停泊地。有时候我们开车出去办事,不经意间就能在德黑兰的某个山坡上看到德玛万德峰那终年积雪的雪白色的锥形山峰。那种美很壮观,那种感觉也很奇特。

  

   伊朗高原气候非常干旱的主因就是高峻的厄尔布尔士山脉。里海东部和北部是中亚广袤的草原,仅仅隔了一座山的南部则是异常高热和干旱的伊朗高原,因此伊朗里海沿岸的气候非常温暖潮湿,属于地中海气候。而且,因东西行的厄尔布尔士山脉把里海和里海平原上空流动的随时可以南下的潮湿冷空气给阻挡住了,致使位于山脉南部的整个伊朗高原又是异常的干旱和高热。德黑兰因紧贴着山脉的南坡,每到冬天因南下的湿冷空气还能有一部分越过厄尔布尔士山脉渗透到山南地区,所以还经常能下下雪。

  

   伊朗人很重朋友情谊。那次,一位伊朗朋友听说我们要去里海玩,便很高兴地将其位于里海旅游胜地阿莫勒(Amol)的一个别墅钥匙交给了我们说,你们住在那里会很方便的,走之前将电源关掉即可。伊朗项目合作方也慷慨地向我们提供了一辆中巴车和一位司机。

  

   当年从德黑兰去里海沿岸地区没有高速,都是路况一般的盘山公路,也有隧道,但不多也不长。窗外景色则是多变,山南一片土黄色,几乎寸草不生,过了分水岭到了山北,山上就开始有了绿色,而且植被也越来越丰富,山高处多针叶林,后来阔叶林也多了起来。到了山谷底部,我们都清楚地看到有不少地方一片片的矮树林枝条上还挂着累累的橙黄色柑橘(橙子)!印象中,在我的家乡这可是气候温暖潮湿的皖南地区才有的果树呀!

  

   伊朗里海沿岸地区没有什么工业,因土地肥沃,气候适宜,也是伊朗的最重要农业区,盛产柑橘和水稻;渔业也不错,里海还出产一种独特的高档鱼类——鲟鱼。鲟鱼籽也是名贵的鱼子酱的原料。里海的鱼子酱确实美味,但吃法繁琐。我曾经在德黑兰吃过一次,那份考究也让人难忘。

  

   由于独特的温暖潮湿气候,里海沿岸也是极好的度假地。德黑兰有钱人在里海沿岸各个城市和小镇上都有别墅。这些别墅白墙红瓦,掩映在绿色的树林中,别有一番异国风情。那位伊朗朋友提供的别墅就位于马赞达兰省阿莫勒市南郊一个靠近海边的山坡上,两层楼,5-6间卧室,10来个人住宿也很感方便。

  

   阿莫勒(Amol)是马赞德兰省一个美丽的里海沿岸城市,具有悠久的历史,2000年前就是一个城镇。相对于里海边的旅游胜地恰卢斯(Chalus),安静的阿莫勒其实更让人感到舒适。里海岸边也没有多少游人。傍晚在异国空旷的海滩散步,海风习习,水天相连,那种感觉很放松,也很微妙。

  

   这次旅游前我曾看了一些资料,得知阿莫勒此地在10年前,即1982年,曾发生过一次短暂的武装起义,反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发起者居然是当年伊朗的一个毛派组织——共产主义者联盟,但很快就被当局镇压下去了。这个组织又进行了几次重组,均遭失败,后撤退到伊朗、伊拉克和土耳其交界处的库尔德斯坦地区进行武装活动,战斗口号竟然是“持久人民战争和农村包围城市”等。

  

我有一位朋友,WG前部队某外语学院毕业的老五届,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曾被国内一家大公司派往伊拉克一个项目上当翻译,没多久的一天晚上就被这个组织游击队将其连同项目组其他几位工程师一起掳走当了人质。虽然他们一再告知对方他们是中国人,那些游击队员却说你们中国改革开放是“改良主义”“解体主义”等,言下之意是背叛了M主义,几次威胁要枪毙他们。后经我驻伊朗及伊拉克大使馆一再营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伊朗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633.html
文章来源:史啸虎杂谈

3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